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场局中局 > 899妙人余数

《官场局中局》 899妙人余数

下载: 官场局中局TXT下载


    余数坐了下来。 梁健这才放下手的件,拿起茶杯喝了一口,然后开口问道:“余数同志今天来找我,是有什么事情吗?”

    余数回答:“梁书记,我今天来是有些事情想跟您汇报一下。”

    梁健没追问是什么事,而是笑着说了一句:“小沈今天怎么茶都没给你泡,你等等,我让他进来给你泡杯茶。”

    余数忙阻拦:“梁书记不用麻烦沈秘书了,我不渴。没事。”梁健作势要伸出去拿电话的手就收了回来。然后看着余数,慢悠悠地问:“刚才你说有事要跟我汇报,是什么事?”

    余数有犹豫的神色一闪而过,梁健看在眼里,问:“怎么?余数同志是还没想好怎么说吗?要是没想好,没关系,可以等想好了再来找我说。”

    余数忙说:“没有。我已经想好了。其实也没什么大事情,我就是上次好像听人说起过,梁书记有个朋友想要在东陵开发一个项目,最近我们局里接到个项目申请,是走钱市长亲自点名的,也是在东陵那边的。所以我是想来问问,梁书记是不是知道这个项目。”

    梁健问他:“那这个项目你那里程序走完了吗?”

    余数回答:“这个项目主要是飞鸿同志负责的,程序已经走完了。”

    梁健看着余数,他虽然胆小了点,但绝对不笨。梁健笑了一下,说:“待会我那个朋友的项目应该也会到你们局里去走下程序,手续上的事情,你帮忙上点心,多提点提点。”

    余数微微愣了一下,然后立马点头答应下来。

    “其他还有什么事情吗?”梁健问。余数站了起来,说:“没了。那我就不打扰梁书记工作了,先走了。梁书记朋友的事情,我回去就去安排。”

    梁健笑道:“倒也不用搞什么特殊,就是时间上别拖太长就行。项目相关的信息,你待会出去问下小沈,他知道的。”

    余数点着头,小心翼翼地退了出去。看着门关上,梁健心里十分清楚,刚才他话虽这么说,但这余数回去,肯定会十分重视这件事情,康丽她们的那个项目在招商局的程序肯定会走得十分顺畅。至于那个飞鸿会不会横插几手,这就不是梁健关心的问题了。这余数虽然胆小了点,但人绝对不笨,否则也不会坐上招商局局长的位置。据说,他在这位置有几年了。这样的肥缺,他能坐上,还能坐几年,也是要点本事的。所以,梁健并不担心。倒是,这余数今天故意来他这里,跟他透露欧阳他们那个项目的事情,这意思倒是有点耐人寻味。上一次,梁健让余数来这里时,这余数还特意先去钱江柳那边转了一下,没想到这才没多久,这余数倒是主动跑他这边来跟他示好来了。这风向转得可谓不快啊!

    梁健在心底感慨了一会后,就将心思收了回来。招商局那边,如果康丽动作快,余数又给力的话,最多两天就能走完所有程序了。梁健心里稍微松了松。

    忙碌起来,时间就会很快。一上午过去后,午稍微休息了一会,下午就是常委会了。会议主题是讨论上次长清区水灾事情该由谁承担责任,又应该承担多大的责任。会议主持是梁健。

    会议快开始的时候,梁健在去会议室的路上,远远地就看到闫国强和卫明两人走在一起,也朝着会议室走去。他们还没看到梁健。梁健愣了一下,眉头一皱,问跟在旁边的沈连清:“他们两个是谁叫来的?”

    这次的常委会议,除了他们常委会的那几个人之外,并没有其他人。也没有人跟他汇报过,问过要不要通知闫国强和卫明他们两个过来。

    沈连清看到,也是被惊了一下。他摇了摇头回答:“我不知道。”梁健停了下来,看着闫国强他们两个走近会议室后,他对沈连清说:“你去把常建叫过来。”

    沈连清走到一旁,打了个电话。很快,常建就从会议室跑了出来,看到梁健在不远处站着,就立马跑了过来,问:“梁书记,您怎么不进去?人都已经到齐了,就等您了。”

    梁健看着常建,问:“人齐了,可不代表人可以多出来。你来告诉我,闫国强和卫明他们两个是怎么回事?谁通知的他们来参加这次的会议?”

    常建脸色变了变,然后回答:“这个我也不清楚。”

    梁健冷冷地看着他,说:“这次的会议是我召集,安排工作都是你去做的,人员表也是你做好了,拿给我看过确认之后再通知下去的。那你告诉你,你现在说你不清楚的意思,是不是就代表了,你这个秘书长该做的本职工作没做好?”

    常建脸色又是一变,低着头不敢说话。梁健哼了一声,继续说道:“行了,今天的会议我不会再参加了,你们要怎么样就怎么样吧。”

    梁健说完就转头看向一旁的沈连清,说:“你去通知一下纪全同志,还有于建德同志,让他们到我办公室来见我。”

    沈连清听后,点头就往会议室去了。梁健转身就准备回自己办公室。常建面色难看,犹豫了一会,追了上来,解释着:“梁书记,您听我解释。其实闫国强和卫明他们,是钱市长通知的。”

    梁健没看他,口问道:“那你不知道吗?”

    常建迟疑了一下,回答:“我也是刚才才知道的。”

    梁健盯着他看了一会,淡淡说道:“我是比你们年轻了几岁,可这并不代表我就好唬弄。”梁健说完,继续往前走。常建追着上来又要解释。这一次,梁健不等他开口,就冷冷挡住了他接下去的话:“行了,该说的,该提醒你的,我之前早就提醒过你。既然你已经做出了你自己的选择,那就站稳了。”

    梁健说完就走,常建也没再追上来。

    回到办公室没多久,沈连清就和于建德,纪全进来了。泡了茶后,沈连清准备往外走,梁健叫住了他,问:“常建回办公室了吗?”

    沈连清回答:“我过来的时候,他还在会议室那边。”

    梁健点了下头,让沈连清出去了。等他走后,梁健看向于建德二人,说道:“今天叫你们过来,主要还是闫国强和卫明的事情。本来这些话是应该在会议上说的。”梁健说到这里,就止住了这个话题,转而问纪全:“上次让你查闫国强的事情,有什么眉目了吗?”

    纪全斟酌了一下,才回答:“查是查到了一点,但都是些小事。关于青龙潭大坝的事情,因为时间有点久了,当初承建的那个公司,这几年里有过几次大的人事调动,有些人早就已经不再那个公司了。所以不是很好查。”

    梁健听了皱眉,问:“照你这么说,事情并没有什么进展?”纪全点头。梁健抿了抿嘴,又问纪全:“那你知道上次水灾问题,闫国强为什么要瞒着不上报?”

    纪全回答:“据我目前得到的消息,好像是因为这青龙潭水库附近的那几条泄洪喝道当初在承建过程,是有猫腻的。这一次之所以河道会损毁这么严重,跟河道的质量不过关是有关系的。但很奇怪的是,闫国强的个人账户明面上并没有什么问题。最关键的一点是河道最开始修建的时候,长清区的区委书记并不是闫国强。所以,他有可能只是因为知道河道质量不过关,想硬撑一下,瞒过这个问题。”

    于建德接过话茬:“如果他真的没问题的话,他也用不着瞒啊,而是应该积极上报,及时抢修才对啊!”

    梁健也觉得于建德说得有道理。他们看着纪全,纪全摇了摇头,说:“这也是我弄不懂的地方。”

    梁健说:“不管怎么样,水灾的事情,总是要有个结论出来的。不然,对不住长清区的老百姓。这样,关于他们两个人如何处理的问题就不上常委会了,你们两个回头商议一下,拿出一个方案来,方案出来后,我们再放到常委会上讨论一下。”

    纪全听了问:“那长清区的班子问题,还查吗?”

    梁健回答:“当然查。闫国强也要查。我总觉得这其有问题的。不然说不通。”纪全点头。

    “那长清区那边的事情就这么定了,全同志没什么事的话,就先回去忙吧。建德同志再留一下,我跟你聊几句。”梁健说。

    纪全点了点头,站了起来告辞出去了。等他走后,于建德问:“书记想跟我聊什么?”梁健回答:“我想跟你聊聊常建同志。”

    于建德看了梁健一眼,然后问:“书记想换秘书长了?”

    梁健笑了一下,说:“你看出来了?”

    于建德说:“刚才你在会议室外面训常建同志,里面不少人应该都知道了。”梁健点了点头。于建德迟疑了一下,说:“书记你刚才冲动了一些。”

    梁健笑了笑,说:“可能因为还年轻吧。”

    于建德说:“年轻不是坏事。但这样一来,你跟钱市长之间,算是彻底的对立了。”梁健回答:“这是必然的结局。既然注定如此,又何必在乎早晚。反而,早些挑明了,还好做事些。你说呢?”

    于建德愣了愣,然后笑道:“年轻果然是有冲劲的。”手机请访问:hp://.feisuz

    【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