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场局中局 > 900何去何从

《官场局中局》 900何去何从

下载: 官场局中局TXT下载


    梁健跟着笑了笑,然后问于建德:“你觉得我关于常建的事情我是直接跟省里提比较好,还是转几个弯?”

    于建德回答:“我听说现在的代理省书记,跟书记的关系匪浅。复制网址访问 hp://%77%77%77%2e%76%6f%64%74%77%2e%63%6f%6d既然如此,书记就秉承一贯做事风格,直接提就行了。该利用的还是要利用的。”

    梁健其实心里也是这么打算了只是有些犹豫,听了于建德后,就坚定了这个想法。梁健点了点头,沉默了片刻后,忽问于建德:“你觉得,闫国强跟钱江柳同志之间,关系怎么样?”

    于建德想了一下,回答:“这个不好说。但我想关系可能不会很好。否则的话,青龙潭的事情,不可能瞒得住。钱市长如果知道,肯定不会任由闫国强胡闹。”

    梁健听了,却说:“未必。钱江柳同志又不是没胡闹过。”

    于建德笑了笑,说:“我知道你指的是什么,但那不一样。你已经去了那里,青龙潭水库要是还是没保住,他钱市长是没什么主要责任的。他是可以有话说的。但如果他知道,却瞒了下来,这出了事,他可就是主要责任,他就是来头再大,也很难扛得住这责任。”

    于建德说得也有道理,梁健皱了眉,说道:“那你觉得,钱江柳今天把闫国强和卫明叫过来,到底是为了点什么?”

    于建德斟酌了一会,回答:“不好猜。”

    “你随便说。没关系。”梁健说。于建德这才说道:“如果硬要猜的话,可能钱江柳是不希望闫国强或者是闫国强和卫明两个人,换人吧。无论闫国强和钱江柳之间的关系怎么样,但起码现在闫国强算不上是你这边的人。但如果闫国强走了,那接棒的人,就不一定能跟他钱江柳站一边了。毕竟你才是一把手,他还是有点怵你三分的。”

    果然姜是老的辣。于建德这么一分析,原本梁健心里想不通的地方,都想通了。钱江柳和闫国强并不一定是同一个阵营的,但钱江柳绝对不希望接棒长清区的那个人是梁健这边的。所以对于钱江柳来说,最稳妥的办法当然是,闫国强还能待在位子上。

    这么一想通后,梁健忽然有种想跟他对着干的想法。他不想长清区区委书记换人,梁健就偏让他换了。但,这也只是梁健脑子里一瞬间闪过的想法,如果要换,他还得把一切想周全了。比如,谁来接班?这是个很重要的问题。就像钱江柳不希望闫国强的下一任是和梁健一条船的,梁健也不希望。对于永州市的整个班子,梁健还不够熟悉。所以,这是一个对双方都有风险的问题。

    梁健正想着,于建德开口打断了他的沉思:“梁书记,我认为,闫国强暂时还是不要动为好。这一次的事情,稍作惩罚就可以。一来,可以给全同志争取时间,让他深入调查。二来呢,也能卖闫国强一个人情。闫国强现在还不算是钱江柳的人,不是不能让他站过来。”

    梁健点了点头,说:“你说得不错。行,那就按照你说的去办吧,全那边你跟他去沟通吧。”

    于建德点头。事情谈到这里也差不多了。于建德告辞出去了。他才出去,常建敲门进来。梁健抬头看了他一眼,人坐在沙发里没动,问他:“常秘书长有什么事吗?”

    常建走近了几步,站着回答:“我来跟梁书记认个错。之前闫国强同志和卫明同志的事情,是我想得不够周全。我承认错误。”

    梁健听完他的话,笑了一下,有些冷,说:“好像自从我上任到现在,常秘书长这种想得不够周全的情况,已经有好几次了吧。”

    常建脸色变了变。梁健没继续说下去,常建站在那里也不说话。一会后,梁健抬头看他,说:“常秘书长还有事吗?”

    常建有些颓丧地摇了摇头,说:“没有了。”

    “那你出去吧。”梁健说。

    常建走后,梁健坐在那里,拿着手机,有些犹豫。如果梁健打了这个电话,对于常建来说,他的仕途,今后很可能就不会再有大的起色了。但如果梁健不打这个电话,常建这种总是摇摆不定的做法,会让梁健的工作很没有安全感。他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被卖了。

    梁健狠了狠心,终究还是打了这个电话。就像于建德说得那样,该利用的还是要利用的。张强随时都有可能离开江省,趁着他还在,将这件事给定了,也是件好事。

    张强对于梁健提出的要求,也没有太多的意外。当初,周部长来送梁健上任走的时候,就曾提过,他当初应该也是看出了一些端倪,回去的时候应该是跟张强说过。张强没问什么,只是说,会尽快给梁健安排。

    末了,张强忽然告诉梁健,新的省长人选消息已经有了,是从省里提拔。但是省书记这个位置,到底花落谁家,还不确定。

    梁健想了一下,说:“我相信,上面一定会让明珠蒙尘的。这迟迟没有消息,或许上面只是在想,是不是能有更大的舞台能给首长你发挥。”

    这是梁健第二次给张强的暗示了。张强笑了笑,说:“我都这个年纪了,要是真能再上一步,那肯定是好的。如果不能,我也不强求。在这个位置上,这么多年,看得多了,也看开了。”

    梁健笑着说:“这可不像首长您的风格。再说了,您这个年纪,正是大展拳脚的时候。”

    “一段时间不见,你这恭维话倒是说得顺溜了不少。”张强笑着说道。梁健嘿嘿笑了两声,说:“这也就是在您面前。”

    张强笑了一声,而后收起笑意,一改刚才的轻松,语气蓦然严肃了一些,说:“梁健啊,既然这省长一职的消息已经出来了,那省书记的位置估计也快了。到底何去何从,想必也很快就会有结果了。你呢,也要做好心理准备。一旦我离开了江省,我希望对你的影响不会很大。”

    梁健恩了一声:“我知道了。我会做好准备的。”

    “行了。那没其他事的话,就挂了吧。我也要准备一下,待会还有个会议。”张强说道。

    电话挂断后,梁健坐在那里想:张强是走是留的问题,应该不会再拖很长时间了。如果张强能留在江省做市委书记,那无疑对梁健的帮助是很大的。如果张强离开了江省,那对梁健在永州的发展肯定是有一定的影响的。毕竟山高皇帝远。但,到底影响有多大,梁健把握不准,这是要看人心的。

    看来,梁健还是得要抓紧时间,在永州站稳自己的脚跟才行。那就从秘书长的位置开始吧。希望张强能在任命下来前,让这件事尘埃落定。

    但一个秘书长,换一换不是一两天就能敲定的事情。何况张强觉得自己可能要走,他给梁健选这个秘书长,肯定是要求很严格的。这样一来,时间肯定是短不了的。

    常建自从那天开始,就每天神色都不是很好。梁健也刻意地将一些能安排给小沈做的事情就都安排小沈做了。常建心里应该已经有数了。所以这几天,梁健好几次听到他往钱江柳那边去,想必是心里着急了。但换秘书长的事情肯定是没有转圜了,常建能跑的,只能是自己的将来。

    秘书长的消息还没来,项瑾先回来了。回来那天,梁健去火车站接的他。霓裳看到他,倒是没有一点生分,手舞足蹈的扑着过来要他抱,将他心里的那点惴惴都给压了下来,心里一瞬间充满了浓浓的喜悦。

    他抱起孩子,项瑾站在边上看着他们,眼神有些复杂。梁健走过去,伸手牵住了她的手,轻轻说:“我们回家。”

    李园丽已经走到了前面,见他们还没过来,喊了一声:“走了,一会霓裳该饿了。”

    梁健和项瑾两人同时笑了。相视一眼,梁健感觉两人间曾经有的那种默契又回来了,提着的心,也总算是落了地。

    车上,项瑾很安静。倒是李园丽,话比往常多了一些。她对梁健说:“健儿,什么时候有空,你跟我们一起去北京的家里看看。现在,既然我们一家人又在一起了,家里也总应该去一去,就算是认个门也好。家里还有些老人,都应该去见个面。或许,再过个几年,他们就都不再了,到时候想见也未必能见到了。”

    梁健在后面点头回答:“好的,妈。”俗话说,日久总能生情。何况,李园丽是梁健的亲生母亲。时间一长,这一声妈叫起来,就顺口多了。就好像叫了很多年一样。

    李园丽回头看了她们一眼,又说:“到时候项瑾和孩子也一起去。都见见。”项瑾笑了,看了梁健一眼后,学着梁健的语气,回答:“好的,妈。”

    李园丽说完,回过头去,目光看着前面,渐渐出神。

    后面,项瑾收起笑意,悄声问梁健:“你有没有觉得妈有点怪怪的?”

    梁健点头回答:“是有点。是不是在北京遇上什么事了?”项瑾眉头皱了皱,回答:“好像也没有啊。回北京后,妈就回自己家待了一天,其余时间都在我那。”

    “那回头我问问她。”梁健说。手机请访问:hp://.feisuz

    【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