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场局中局 > 914 电话惊魂(二)§

《官场局中局》 914 电话惊魂(二)§

下载: 官场局中局TXT下载


    梁健皱了下眉头,这不是刚才他在办公室接到的电话吗?竟然还追到了家里。 他伸手过去将吊在那里的话筒拿了起来,一听,果然里面只剩下了嘟嘟的声音了。电话已经挂断了。

    这时,梁健下意识地抬头看去,项瑾正从楼梯上走下来。

    “怎么了?”她没听到李园丽的话。梁健抢在李园丽的前头,说道:“可能是小孩子搞怪,随便拨的电话,把母亲吓到了。”

    项瑾看了看李园丽,又看了看梁健,说:“母亲脸色不好,你扶她到房里歇会吧。”梁健点头。扶着李园丽进房,出来的时候,忽然觉得有些不对。刚才李园丽尖叫,为什么应该也在楼下的梁母和小五都没出现。

    项瑾还站在客厅里,看到梁健出来,便问:“妈妈和小五呢?他们去哪了?”看来,她应该是和他想到了一处。

    梁健说:“不知道。可能出去了吧。”话虽这么说,但梁健心里却有些不放心。他想起之前郎朋在车上说的话,人心难测,防人之心不可无啊!他想了想,给梁母的手机打了个电话。手机通了,铃声却是在客厅里响起。梁母的手机没带出去。梁健又给小五打了个电话。倒是很快就接通了,梁健立马就问:“在哪?”

    “我在门口。”话音落下,门就被推开,小五就进来了。梁健看到小五,就问:“有没有看到我妈?”

    “我在这呢。怎么了?找我有事?”梁母的脸从小五背后探了出来。梁健松了口气,问:“你们去哪了?”

    小五回答:“我们去扔了垃圾。”小五说完,梁母又接着说道:“今天不知道怎么回事,原本院子口的垃圾箱没有了。我们也总不能把垃圾扔到别人家门口去,只好走远一点扔了。”

    梁健说:“可能是环卫工拉出去没拉回来吧。”

    梁母走进门,一看项瑾和梁健都在客厅,看架势,似乎还是在等着她们回来一样,便问:“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

    梁健忙说:“没事。就是下来没看到你,所以问问。那我项瑾先上去了。”

    梁母点头。梁健和项瑾往上走,项瑾在前,梁健在后。走了几步,梁健停下,转头喊住准备进房间的小五,说:“小五,你跟我到书房来一下。”

    两人进了书房,梁健对小五说道:“今天的事情,别跟家里人提起,免得他们担心。”小五点头。

    梁健又说:“刚才那个恐吓电话打到了家里,我母亲接的,被吓到了。我有些不放心,要不从明天开始,你不要陪着我去上班了,留在家里吧。有你在,我也放心一些。”

    梁健看着小五,当初在宁州发生的事情,他可不希望再一次发生。小五有些犹豫,但宁州的事情,他也是知道的。他开口说道:“要不,我跟首长汇报一下,让他再派个人过来吧?”

    梁健忙否决了他这个提议。虽然这是一个好办法,但老唐不可能护他一辈子的,梁健说:“只要家里这几个人没事就好,至于我,这几天,郎朋应该都会负责接送,所以,你也不用担心。”

    小五这才点了点头。

    两人书房聊完,梁健上了楼。项瑾在门口等着他,看着他上来,说:“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

    以项瑾的聪慧,梁健是瞒不住的。他只能尽可能地将事情说得轻描淡写一些。项瑾听完后,说:“那这几天让小五跟紧一点,以防万一。”梁健说:“我让小五留在家里了,对了,你这几天工作室要不就不要去了?”

    项瑾皱了下眉,但也没拒绝,但是对于小五留在家里这件事,有点异议。梁健劝道:“这几天,郎朋,就是之前在我们家里吃饭的那个,他以前也是部队出身的。他会接我上下班,放心好了,没事的。”

    项瑾这才放了心。她转身准备进屋,才转过去,又回转过来,对梁健说道:“对了,菲菲说,她这个周末会过来。”

    梁健眉头一皱,这丫头这个时候来凑什么热闹。梁健想着,便对项瑾说道:“要不跟她说,下个星期再过来吧?”

    项瑾看他一眼说:“她不是过来看我们的。”

    梁健愣了愣,那这丫头是来看谁的?他没问,因为项瑾已经走进房中。

    一夜相安无事。第二天一早,小五按照昨夜商量好的,留在了家里。郎朋的车一早就到了,接了梁健去了市政府,然后又离开自己去上班。

    到了办公室,梁健忽然就想到了常建,就叫住了准备出门的沈连清,问:“今天常建到人大那边报到了吗?”

    沈连清顿了一下,然后回答:“不是很清楚,要不我去问问?”

    梁健点头。沈连清出去后,没多久,梁健桌子上的固定电话就响了。经过昨天的两次,梁健对这电话,已经有了一些敏感了。他没有去拿话筒,而是摁了一个免提。

    “啊——”一道尖利而又凄惨的女子惨叫声从电话机传出来,响彻在整个房间里,饶是梁健平日里胆色还不错,也还是被吓得不轻。

    惨叫声持续了大约有七八秒时间,待梁健回过神来,想挂断的时候,对方倒是先挂断了,瞬间没了惨叫声,而是成了温和的嘟嘟声。

    梁健喝了口茶,定了定受了惊吓有些不宁的心神,然后给郎朋打了一个电话,将这个电话又出现的事情说了一遍。

    郎朋说了一声知道了,另外告诉梁健,林冲已经到了市里,要不要带过去给梁健见见。梁健想了想,说:“中午约个时间,外面找个地方坐坐聊聊吧。到时候你过来接我下。”

    郎朋同意。

    这过后不久,沈连清进来回话说,常建今天没去报到,说是身体不舒服,去医院了。梁健皱了下眉头,这常建病得可是有些蹊跷。

    于是,梁健又吩咐沈连清去查,看看常建去了哪个医院?是住了院,还是在家?沈连清又去打电话去了。而梁健坐在办公室里,接下去的时间,那个电话倒是再也没出现。大约十二点不到一点的时候,郎朋到了楼下。梁健没带沈连清。上车的时候,林冲就坐在后面,看到梁健,一脸羞愧,很快就低了头不敢看梁健。

    梁健叹了一声,一路都没怎么说话。到了地方后,三人简单吃了点东西,然后开始了正式的谈话。

    梁健问林冲:“我想你应该知道我今天找你来是为了什么事情。你好歹也是一个大学生,孰对孰错应该是分得清楚的,怎么会做出这种事情呢?”

    林冲满面羞愧之色,喏喏道:“我那天被灌了点酒,一时冲动就犯了这种错。我已经知道错了,我保证以后再也不会犯这种错了。”

    梁健看着他,说:“那你能跟我说说,当时的一个具体情况吗?是谁提议去砸车的?为什么要砸车?”

    林冲皱着眉头想了会儿,回答:“不太记得了,当时酒喝得有点多。”

    梁健一听,眉头一皱,有点不死心,又问:“真的一点都不记得了?”林冲使劲想了想,还是摇了摇头。

    梁健不由失望。这时,郎朋开口问道:“当时跟你一起喝酒的,是跟你一起砸车的那几个小混混吗?”

    林冲一听,却是立马回答:“不是的。我当时是跟几个朋友一起喝酒的。至于后来为什么会跟那几个混混一起去……砸车,我真的不记得了。”

    梁健和郎朋相视一眼,郎朋又问:“那你跟哪些人喝的酒还记得吧?”

    林冲回答:“这个……有些记得,有些不记得了。当时,刚开始,是我和三个朋友一起去的酒吧。后来,又陆陆续续来了些人,有些认识,还有几个不认识的。”

    “把你记得的都说说看。”郎朋说道。林冲努力回忆着,将名字一个个抱了出来,刚开始几个,都是他的一些朋友,高中同学之类的,但是报到第五个的时候,梁健和郎朋顿时就来了兴趣。这个人是,项目方那边的。林冲的原话是:“这个人叫什么不太记得了,只知道他姓孙,是东陵最近度假村那个项目里的一个经理好像是。”

    梁健问他:“他怎么会跟你认识?”

    林冲回答:“有一次饭局,我叔叔带上了我,饭局上认识的。”

    梁健和郎朋又相视了一眼,看来这个孙经理,很可疑。林冲后来又说了一些人,但听着都跟砸车的事情,没多大关联。唯一让梁健他们觉得可疑的,只有这个孙经理。

    梁健看了看时间,也差不多快到下午上班时间了,既然林冲这里也问不出什么来了,也就没必要再问了。到了饭店外面,梁健看了看四周,一切看着都很正常,就对郎朋说:“我自己回去吧,你送林冲回去吧,要是他家里人着急了,就好好解释一下。但,不能提是为了砸车的事情。”

    说完,又看向林冲,说:“今天的事,保密。你叔叔也不能说。”

    林冲点头。旁边郎朋看着梁健,说:“这边到市政府也没多少路,我还是送你回去吧。”

    “你也说了,没多少路。没事的。”梁健说道。郎朋可能也觉得这朗朗白日的,路上车人这么多,应该不会有什么事。所以也就没坚持。看着梁健拦了出租车上了车,也转身上了自己的车,走了。

    【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