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场局中局 > 920 美女之殇§

《官场局中局》 920 美女之殇§

下载: 官场局中局TXT下载


    梁健知道,这个时候千万不能走。 这一走,以后他和白其安之间的关系,就可以说是完蛋了。虽说,梁建不想也并不需要去巴结他,但莫须有的罪名梁健还是不想背负的。有钱江柳在,只要他一走,他就算是千张嘴,也恐怕是洗刷不清自己了。但若是不走,杨美女这边,恐怕也是难弄。梁健一时之间,陷入两难之境。但抉择的时间不多。

    几秒后,梁健轻轻按住杨美女的抓在他胳膊上的手,拍了拍,以示安抚。然后,开口对白其安说道:“我和美女相识,其实早在我还没到永州的时候就认识了。凉州那时候的那件大事,您应该知道吧?当时,就是美女负责的新闻报道,我和美女也是那时候认识的。因为美女的文笔功底不错,报道也很务实,所以我到了永州后得知她也被单位调到了永州,就安排她跟随调研报道。如果说,这其中有什么让您误会的话,那我先在这里道个歉。”话音落下,杨美女拉了他一下,喊道:“你跟他解释什么!他要误会,就让他误会好了。反正,我在他眼里,也从来都是一文不值。”

    白其安此时脸色已是难看至极,气得那手指点着杨美女,愣是好几秒钟都没说出话来。梁健见白其安这副模样,还真怕杨美女把她这个有些‘蹊跷’的父亲气出个好歹来。他刚想说些什么企图缓和一下,这时,欧阳插进话来。

    “白先生,何必这么生气。所谓父女,打断骨头还连着筋呢。美女年纪轻,说话做事难免会冲动一些,又何必跟她这么较真?”欧阳说着就使了个眼色给小雪。小雪会意,走过来,忽然伸手挽住了梁健的胳膊。

    “梁书记,我们到一旁坐坐聊聊?让白先生和美女父女二人好好叙叙旧。”小雪一边说着,一边欲引着梁健往一边走。

    可,杨美女不让他走。

    “我跟他没什么好叙旧的。梁健,你走不走?”杨美女盯着梁健。梁健还没来得及犹豫,杨美女便又气急败坏地说道:“你不走,我走。”说罢,转身就走。

    梁健追也不是,不追也不是。

    “混账东西,你走了就以后永远都不要来见我!”白其安对着杨美女怒喊。杨美女头也不回,无比决然地走向电梯。梁健见场面似乎已经到了无法收拾的地步,索性心一横,推开了小雪的手,对白其安说道:“我去看看。”说罢,转身追了上去。

    梁健才走出去两步,钱江柳就对白其安说道:“大哥,你也别太生气了,你又不是不知道,美女一直就是这么个脾气。不过,她似乎对我们梁书记的话挺听得进去的,回头我跟他说说,让他好好劝劝她。”

    白其安闻言又是眉头紧皱,沉声斥道:“哼,她连我这个父亲的话都不听,倒愿意听一个已婚男人的话。你说,她跟他到底什么关系?”

    钱江柳状似惶恐,连忙回答:“这个……我也不是很清楚。不过,我想,美女应该是不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的吧。”

    “哼!”白其安一听,哼了一声,说道:“她一个小姑娘,涉世未深,被人家骗去卖了说不定还帮人数钱呢!”说罢,他转头看向王大仁,吩咐:“你赶紧追上去,别让美女跟着这个梁健走了。一个已婚的书记,还经常搞出些花边新闻,能是什么好鸟!”

    王大仁唉了一声,追了过去。这时,梁健他们的电梯都已经下去了。王大仁跟着坐了电梯下去。可电梯门开,王大仁走出电梯外,看着梁健追着杨美女出酒店大门,却没动。

    酒店门口,杨美女终于停住了愤怒的脚步,站在那里,胸脯上下起伏着,脸上怒容未消。梁健走到她身边,看着她,叹了一声,问:“你住哪里?我送你回去。”

    杨美女回答:“我不想回去。”

    风吹过来,杨美女缩了缩。梁健看在眼里,说:“外面挺冷的,你穿这么少,还是回去吧。”

    杨美女却很固执:“我就是不想回去。你要是冷,你就自己先回去。”梁健怎么可能把她一个人扔在这里。他只好脱了自己的外套,披在了她身上,然后问:“那你说,你要去哪里?”

    “喝酒!我们去酒吧。”杨美女说完,转头看着梁健,说:“你的车呢?怎么还不去开车?”

    “我的车坏了,在修理厂。”梁健回答。杨美女一听,拔腿就往外走。梁健只好跟了过去。

    边走,边劝:“酒吧就别去了。你知道,我也不喝酒,陪不了你。你要是真的不想回去,那我就陪你散散步吧。正好,也吹吹风,你也冷静冷静。”

    梁健说完,杨美女忽然停了下来,转头盯着他,问:“你觉得我需要冷静什么?”

    梁健叹道:“我不清楚,你跟你父亲……”

    “他不是我父亲。”梁健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杨美女愤怒的声音打断。梁健只好改口:“我不清楚你跟这个白先生之间到底发生过什么,有过什么矛盾。但无论怎么样,他终究是长辈,你今天冲动了一些。”

    这话才说完,杨美女眼中忽然就落下泪来。这可倒是让梁健有些措手不及,他想找张纸巾给她,却也是没找到。一时间,竟不知所措起来。

    而杨美女此时,眼泪一流,情绪也意味着开始失控。她朝他歇斯底里地大喊:“你什么都不知道,你凭什么这么说我!我冲动?他不冲动?他不冲动,当年我母亲会死吗?”

    梁健心内一震,杨美女说完,掉头就跑。梁健顿时回神,立马追了上去。杨美女一边跑一边哭。梁健一边追,一边心里跟着叹气。

    没想到,今天这一餐饭,还吃出这么多事来。

    美女常年在外跑新闻,体力倒是跟男的不相上下。梁健费了好一番劲才追上她。

    “对不起,我不知道……”梁健话说了一半只能停下,看着美女哭得一抽一抽的,心里还是生出些心疼来,但,经过以前的一桩桩事情后,梁健也已成长了许多。他轻轻叹了一声,走到路边,伸手拦了辆出租车,然后拉过杨美女,将她塞进了车里。她没反抗。

    坐上了车,梁健却不知道杨美女住哪里。问她,她也不说话。梁健无奈,只好报了自己家的地址。

    既然有些事,逃不掉,那起码要先保住后院的平静。车子快到家的时候,梁健忽然想起,沈连清不是也应该和钱江柳的秘书一起到饭局上的吗?怎么后来一直没有出现。想到这里,他拿出手机,准备给沈连清打电话。刚找到号码准备拨出去的时候,忽然想起来,杨美女还在后面,就改成了发短信,但迟迟不见回音。

    到了家门口,杨美女一走出车门,就停住了。抽噎了一下后,问:“这是哪里?”

    梁健说:“这是我家,我也不知道你住在哪里,只好先带你来这了。外面凉,进去吧。”进门,客厅里除了项瑾之外,一个人都不在。听到声响,正坐在沙发上看书的项瑾站了起来,一边回头一边说:“你回来了啊。”

    话音落下,正好看到跟着梁健进来的杨美女,顿时一愣,问:“这位是?”

    梁健说:“杨美女,我在凉州的时候认识的记者。今天发生了一点事,她也没地方去,我就让她先来家里坐坐。”

    项瑾哦了一声,立马走过来,领着杨美女往里面走。

    “你手怎么这么凉?我去泡杯热水给你。”项瑾进去厨房泡水,梁健跟了进来,看着她的背影,轻声解释:“她是我一个领导的女儿,今天饭局上,跟她父亲吵了几句,就跑了出来。毕竟是朋友,我不放心,她又不肯回家,我就带着她到家里来了。你,介意吗?”

    项瑾没理他,泡了水后,她端着水杯,转过身,看着他,说:“我要是连这些都介意,那我现在就不会在这里了。其实,你不用解释的。”

    “我怕你多想。”梁健说。

    项瑾微微一笑,说:“该多想的我会多想,不该多想的我一分也不会多想。你说,这一次我该多想吗?”

    “当然不该。”梁健回答。项瑾笑了一下,端着水杯出去了。梁健在饭桌上虽然吃了些东西,但吃得也不多,这一番折腾,忽然觉得有些饿了,便开了冰箱,准备弄点吃的。

    项瑾在外面和杨美女坐着聊了一会,见他在厨房一直没出来,就返回来找他,看他正翻冰箱,就问:“晚饭没吃?”

    梁健回答:“不太合胃口。”

    “我来吧。”项瑾说。

    梁健看着她,让了开去。看着她娴熟地从冰箱里拿出食材,然后洗净,放在砧板上,拿刀……一系列动作,都好像已经经过了上百遍的演练一样,不由觉得很吃惊,于是说:“我记得你好像是不进厨房的,怎么对这些这么熟练?”

    项瑾没回头,声音平静地回答:“最近学的。”

    “为什么学这个?”梁健问。

    项瑾说:“妈妈她们不可能照顾我们一辈子,日子还长,我总要会点什么,不然以后怎么照顾你?”

    【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