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场局中局 > 921 变故频出§

《官场局中局》 921 变故频出§

下载: 官场局中局TXT下载


    灯光下,她的背影,似乎比以前更纤瘦一些了。 .Vd梁健看着,不由得怔住了。那次,从宁州回来后,她变了很多。梁健心里一直有些惴惴不安,害怕她离开,害怕这个温馨的家会就这么散了。可此刻,看着她,脑海里回荡着她刚才的那句话,这颗一直惴惴的心,总算是落了地。

    他说:“谢谢。”声音很轻,很轻。但,梁健知道她听到了。

    总是留杨美女一个人在客厅也不好,梁健正准备出去,一转身却看到杨美女正站在那里,泪流满面。

    梁健一惊,忙走过去,问:“你怎么了?”

    “没怎么!没事。”杨美女说完,擦着眼泪转身就走,梁健跟了过去,却看到她径直走向门口,梁健还没反应过来,她已经开了门,走出去了。项瑾听到关门声,走了出来,看到梁健,问:“美女人呢?”

    梁健这才回过神来,说了一声“她哭着出去了”就追了出去。门一开,杨美女倒是没走远。正坐在门口的台阶上,埋着头,嚎啕大哭。

    她此刻很脆弱,梁健却不知道该怎么安慰。项瑾听到哭声跟了出来,轻声对梁健说:“你去看着火,我来陪着她。”

    梁健松了口气,忙进了屋,把这里让给了项瑾。

    十多分钟后,梁健刚把项瑾准备给他做的面下了水,项瑾搂着杨美女进来了,径直送她上了二楼,进了客房。又过了半个小时,梁健已经吃完面,正准备洗碗,项瑾才下来。

    “她在客房睡着了。今天就让她住这里吧。”项瑾一边接过梁健手里的活,一边说道。梁健松了口气。项瑾忽然问他:“你之前说她是你一个领导的女儿,是宁州的吗?”

    梁健摇头,回答:“是接下去会接替夏厅长的位置的,叫白其安。我也是今天才知道。我和美女是在凉州的时候认识的,没想到,她竟然还是高官的女儿。更巧的是,永州市的钱市长,是她的舅舅。”

    项瑾闻言愣了一下,说:“竟然会这么巧?”

    本来梁健无论和钱江柳怎么样,是好还是坏,都是比较纯粹的关系,可现在把杨美女扯了进来,钱江柳怎么想梁健不想去揣测,但对于梁健来说,到底还是有些让他感觉为难的。

    而且,今天在饭局上,杨美女的一些表现,让梁健也觉得有些失望。

    “算了,不说这些。霓裳睡了吗?”梁健换了话题。项瑾点头,说道:“睡了。你也去洗澡吧,比较晚了。”

    梁健点头。

    一夜无话,第二天梁健起床时,杨美女还没起来。倒是郎朋一早就到了,坐在客厅等着他,看到他从楼上下来,站了起来,神色有些严肃。梁健觉出些不对,就问:“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吗?”

    郎朋看了看旁边正在准备早餐的梁母。梁健会意,招呼郎朋进了书房。门一关,郎朋就说道:“昨天晚上,沈秘书出了点事。”

    一提到沈连清,梁健顿时就想起,昨天后来沈连清一直没给他回信息。他忙问郎朋:“他人怎么样?”

    郎朋说:“人没事,就是受了点惊吓。不过,我觉得,这件事可能跟书记你这几天接到的恐吓电话还有汽车轮胎被扎一事有关系。”

    梁健一听,皱了下眉,昨天因为美女的事情,他也没顾上其他的,家里昨天是个什么情况也没问。不过昨天小五一直在家,应该是没什么问题。不然,他肯定会第一时间通知他的。想着,他就问郎朋:“你还没说,小沈他昨天晚上出了什么事?”

    “被跟踪了,开车的师傅一急,把车撞了。不过,人都没事。”郎朋说完,梁健就立即想起来昨天白天,他被跟踪的事情。他当时也是告诉了郎朋的。

    梁健问他:“那小沈现在人呢?”

    郎朋说:“应该是还在家休息吧。昨天出了事,他就立马打电话给我了。我看他人没事,就商量着没告诉你。”

    “你觉得会是谁?”梁健问郎朋。

    郎朋迟疑了一下,回答:“据目前的情况来看,最有可能的就是两个人,一个是常建,还有一个是钱江柳。但这也只是推测,目前没有任何证据。同样,也有可能会是其他的人。但这两个人是最有动机的。”

    梁健点头,然后说:“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必须要尽快抓住这个背后的人才行。时间拖得越长,就越危险。”

    “确定不报警吗?”郎朋问。

    梁健抿着嘴唇,想了好长一会,说:“如果真的是这两个人,那么报了警的话,可能永远都抓不住他了。市公安局的赵全德不是我的人。但,如果不报警的话,还有一丝机会。现在市公安力量里面,我能靠得住的,只有朗大哥你了。”

    郎朋听见梁健喊他朗大哥,不由得有些激动,嗖地就站了起来,掷地有声地保证:“书记你放心,我一定抓住他!”

    梁健点头,说:“这段时间辛苦你了。”

    郎朋憨厚一笑,说:“说实在的,我还挺享受这种有紧张感的生活的,就好像回到部队了一样。”

    梁健看了他一眼,有些苦笑不得地摇了摇头。

    “吃早饭了吗?”梁健问。

    “还没呢。”郎朋回答。

    梁健拉开书房门,说:“那就一起吃吧。”

    吃过早饭,到了单位,梁健发现沈连清已经在办公室了。便停了下来,敲了下他的门,看他抬头,就问:“你怎么不在家休息一天?”

    沈连清回答:“没受伤,不用休息。”

    梁健点了点头,说:“那你跟我进来吧。”

    进了办公室后,沈连清关了门,梁健让他在对面坐下,然后问:“昨天晚上你怎么没去酒店?”

    沈连清一听,诧异地反问:“不是您让钱市长的秘书通知我,不用过去的吗?”

    梁健一愣,忙追问:“我让钱市长的秘书通知你,让你别去酒店了?”

    沈连清点头。梁健略微一想,便明白,这恐怕又是钱江柳做的手脚。只是,他不让沈连清去,又是为什么呢?难道,沈连清昨天去了,就会影响他的某些计划?

    可是,从头至尾,除了钱江柳的话中明里暗里地想在白其安面前暗示梁健和杨美女关系不浅之外,并没有其他的动作啊?

    梁健想不通,只好不想了。他又问了沈连清一些关于昨夜被跟踪的事情。沈连清说,他昨天坐出租车出政府大楼的时候,被跟踪的。那个出租车师傅一听被跟踪了,有点慌,一不小心就和别人撞了。

    沈连清说:“其实,我也不太肯定,到底是不是真的被跟踪了,可能只是恰好同路。”梁健却并不这么认为,他问沈连清:“那辆车是辆车有没有看清。”

    沈连清皱眉想了会,回答:“什么车倒是没看清,不过我记得,那个车的牌照是个外地牌照。车子颜色的话,当时天色有点晚了,分不清到底是黑的,还是深蓝的。”

    梁健点点头。等沈连清出去后,梁健坐在那里,想沈连清刚才的话。他记得,昨天跟踪他的车,也是外地牌照的。如此看来,这肯定不是巧合了,他和沈连清确实是被跟踪了。只是,他不明白,这个人为什么要跟踪沈连清?按照这几天的事情来看的话,这个人应该是针对他而来的。那他为什么要跟踪沈连清呢?难道是因为昨天他坐着钱江柳的车出去,那个人没看到他,后来看到了沈连清,以为他和自己在一辆车上?所以跟踪了?

    这倒是有可能,不过也不能完全肯定。不过,可以肯定的一点是,跟踪的车辆,是一辆外地牌照车。可惜的是,那天梁健心思不够细,没记下那个车牌号。

    正懊悔着,桌上的座机忽然响了。梁健被惊了一下,因为一时失神,也没多想,顺手就拿过话筒放到了耳边……

    “啊——”尖利的声音穿过话筒,穿透了他整个脑袋,将梁健吓得差点就将话筒给扔了。梁健忙将话筒一把放了回去,略微定了定神后,看了下时间,发现似乎和昨天的时间差不多。梁健多了个心思,拿了纸笔,将这个时间记了下来。

    记下来后,他立马就给郎朋打了电话。

    “我有两点信息,你记一下。第一点,昨天跟踪我和跟踪小沈的车子应该是同一辆,牌照号码我不记得了,但是是外地牌照。另外,昨天和今天,都是差不多时间接到恐吓电话的。我想,很可能明天这个人还会在这个时间打这个电话。你看看,有没有办法根据电话查到这个电话到底是哪里打来的?”

    郎朋在电话那头回答:“可以。本来我也想这么做,但因为你要求保密,监控电话,需要设备什么的,容易被人知道。但是,现在有个大概时间的话,就好办了。这样,今天晚上下班后,我就把设备在办公室里装好,明天早上,我找个借口来见你。”

    “行。”

    放下电话后,梁健忽然想起,今天是星期三,是新任秘书长上任的日子。怎么,一直没动静呢?想到这事,梁健立马就给沈连清打了个电话,问:“今天是新秘书长上任的日子,人来了吗?”

    沈连清也是一愣,然后回答:“没有啊!省里面没通知。”梁健怔住,难道出了什么事情?或者他看错时间了?想到这,他立即就让沈连清拿出上次的文件核对下时间。沈连清核对过后,告诉梁健,确定是今天无疑。

    【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