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场局中局 > 952路遇故人

《官场局中局》 952路遇故人

下载: 官场局中局TXT下载


    梁健听说过很多版本,最‘伟大’的版本是说乔任梁曾经任市委书记的时候,太刻苦,总是熬夜看件查资料,就把眼睛给看坏了。最‘直接’的版本说是乔任梁天生眼睛就不好,现在年纪大了就更不好了。

    但哪一个版本都不重要,因为无论哪个版本,这副老花眼镜背后的目光在看他时,都总是会带着一种怀疑的审视,或者说,还带着点厌恶。

    梁健不是十分确定,这种审视和厌恶来自何处,但他猜测,可能是因为他的岳父和张强还在江时对他的各种照顾,还有这三年里,他在永州的平凡表现。

    其实,梁健猜得不错。这三点,最影响乔任梁对他的看法的是第二点,张强对他的照顾。或许因为张强在江待得时间太久,他的一切都给整个江烙下了深刻印记,而他这个新来的,花了两年多时间,却还未彻底磨平张强留下的烙印。无论是他做什么,总会有人有意无意地提醒他,曾经张强是怎么做得,所以即使张强已经离开了江,但心底里,乔任梁还是将张强看做了一个对手,一个实力强劲的对手。

    而梁健,就是这个对手曾经无比看重的一个棋子。有这样一个前提在,他又怎么能去欣赏他。更何况,这个棋子也没做什么值得他欣赏的事情,今天又是闹出了这样的事情,真不知道张强到底是看了他什么!

    乔任粱一边想着,一边抬眼从老花镜上边瞄了对面的粱健一眼,他低头坐在那里,一副俯首帖耳的模样,丝毫看不到传言的那股子桀骜不驯。乔任粱是希望他听话好控制的,可此刻看到他这副模样,却又多生出了一些厌恶。

    粱健并不知道,他这一走神,又让乔任粱对他多了几分不喜欢。他在想,之前胡小英对他说的话。她说,省里有意将他调回来。或许这一次就会是定音时刻,只是,如果这样离开永州,太狼狈,梁建不甘心。

    “一个副局长在市政府门前,对着一群手无寸铁的老百姓开枪,你知道这件事的影响有多恶劣吗?”乔任粱忽然摘下了老花眼镜,靠进老板椅,看着梁建说到。

    梁建收回思绪,回答:“我知道。”

    乔任粱盯着他问:“那你说这件事该怎么处理?”

    梁建抬头迎着他的目光,回答:“当时事发突然,郎朋同志是考虑到了事态发展才这么做的。我认为这件事的关键不在于怎么处理郎朋开枪的事情而是在于怎么查清楚摆摊老人死亡事件背后的隐情,还所有人一个真相。等到真相出来,大家自然也会理解当时的情况。”

    乔任粱的目光忽然冷厉了起来,不得不说,一个久居高位的人,目光自带一种威势。以前张强也有这种威势,但略有不同,张强的威势更刚正一些,而乔任粱的威势更冷一些。

    “真相?什么真相?你这个市委书记无能的真相?”乔任粱的话讲得很轻飘,仿佛就像是在跟你开个玩笑,可这话无能两个字却像是一颗千斤巨石忽然砸在了梁建的心上,带着它迅往下坠去,坠得梁建心里一阵冰寒。

    但,他能坐以待毙吗?不能!梁健迅调整了心情,毫不退缩地看着乔任粱,不卑不亢地回答:“在这件事情上,我确实是有失责的地方。我愿意接受组织上的任何处罚,但我希望组织上能够再给我一个机会,让我把这件事情查清楚,给那个老人的家人还有永州百姓一个交代。“

    乔任粱忽然站了起来,拿着茶杯,走到一旁的柜子上,准备自己倒水。他将杯子放下来的时候,回头看了一眼梁建,梁建还坐在那里,眼里不由又多了些厌恶,连这么点颜眼色都没有,做什么市委书记。传言项部长的也眼光独特,没想到,还真是挺‘独特’的!

    他想着这些,心里对梁建就愈发的不满意,这说出口的话也就更冷漠了一些。他问:“你想查出点什么?”

    梁建一愣,一时不知道该怎么措辞。说他认为这件事另有隐情,那乔任粱肯定会问他另有什么隐情。什么隐情呢?很多事情,梁建目前也只是猜测,并没有真凭实据。正在梁建犹豫的时候,乔任粱忽然接着上面的话继续说道:“我不在乎你是怎么想的,我只在乎一件事。”

    “您请说。“梁健边回答,边站了起来。他站了起来,乔任梁却又回着坐了下来,梁健不好再自己坐回去,乔任梁也不说让他坐,梁健只好站着。

    这一站就一直站到了梁健离开办公室,其实也没有很久,乔任梁冷嘲热讽地批评了他几句又提了些要求后,就让他出去了。

    走出乔任梁办公室,路过秘书祁佑的办公室,他的门虚掩着,以前梁健自己做秘书时,这门也总是这样的。他的脚步停了一停,但一想,祁佑对他态度一直很冷淡,自己又何必去贴他这个冷屁股,想着,就径直走了。

    他走后不久,省纪委书记和组织部部长一前一后地来了,到了祁佑办公室门口,纪委书记先去敲了下门,祁佑马上迎了出来。

    “书记在里面吧?”纪委书记问祁佑。祁佑端着笑脸,热情地回答:“在呢,正等你们呢。我去给两位领导开门。”言毕,步履飞快地上前去打开了乔任梁办公室的门。

    祁佑泡了茶才退出来,关门之前忽然隐约听到乔任梁在那说:“永州市市委书记的位置该换换人了,这么重要的位置,一定要成熟稳重的人才行。“

    祁佑立马记在了心,快步回到办公室,锁了门后,拿出手机,拨了一个电话。几秒后,电话接通,他笑着说道:“乔书记终于打算动他了,消息应该近期就会传出来,你准备准备。”

    祁佑的话说完,电话那头似乎跟他保证了什么,祁佑笑得分外的开心。

    走在楼道里的梁健忽然毫无预备的打了一个喷嚏,那动静,将对面走过来的一个女人给吓了一跳。梁健正尴尬地找纸巾准备擦一擦,忽然耳边传来一声不太肯定的呼声:“梁主任?”

    梁健捂嘴,抬头一看,眼前的女子一件鲜红色的外套内,一件休闲白衬衫和一件修身长裤,显得十分休闲和青春。再看脸,皮肤白皙,五官分明,只是有几分熟悉,目光忽然落到她那一头披在肩上的乌黑秀发,梁健脑突然就冒出了一个名字,小语。

    梁健不太确定地叫了出来:“小语?”

    对面的女子顿时无比开心地笑了起来,“你还记得我。”

    梁健也笑了起来,仔细打量了她一眼,说:“你变化很大,差点就认不出来了。”

    小语害羞的笑了笑,然后问:“梁主任,哦,不对,是梁书记。“小语吐了吐舌头,样子调皮可爱,”你来找乔书记吗?“

    梁健点点头。又问她:“你现在还在妇联吗?“

    小语摇头,说:“两年前就调出来了,现在在环保局那边。“

    梁健记起小语似乎以前也是学环保学相关的,去了那边也算是学以致用。他笑着说:“那挺好。“

    小语挺大的眼睛,直直地看着他,似乎对他的话没听到一般,并没什么反应。梁健不由觉得有些尴尬了,联想起以前小语对他总是有那么一丝隐隐约约的情愫,他正要借口离开时,小语却抢在他前头,说道:“你不急着回去吧?晚上一起吃个饭吧。“

    “算了吧。“梁健不太忍心地说道。

    “我们已经很久没见了。“小语说道。目光还是那么看着他,像是一只受了委屈的猫咪在看着自己的主人,那眼神,柔顺乖巧到让人生不出任何的抗拒。

    可永州还有一堆事等着他。梁健犹豫着,挣扎着。

    小语忽然又说道:“我下个月要结婚了,我想让你见见我的未婚夫。“

    梁健一愣,他不明白小语为什么想让他见见她的未婚夫,可小语的话都说到这里了,梁健若再一口回绝,就不好了。

    他点头同意了,说:“那你待会下班了给我打电话。“

    小语抬手看了一下时间,然后说道:“已经快五点了。我去送个件就出来,你在门口等等我好吗?“

    梁健点头。

    转过身正准备走,小语忽然又说道:“我一直很感谢,在那段时间里,有你出现在我的生命里。“

    梁健怔住,而她莞尔一笑,步伐轻快地离开了,那红色的衣摆如一只蝴蝶一般翩翩起舞,仿佛她的心情,仿佛人生从此圆满,再无缺憾。

    有人曾说,人一辈子,一定要有一个偷偷暗恋过的人,才算完美。

    遇见他时,他仿佛落魄,可他的脸上看不出颓废。无论何时,他的眼神,总是会透出一股力量,告诉着所有人,他不会屈服。

    她喜欢他帅气的外表,也喜欢他身上那股气质,更爱他眼那股不服输的劲头。

    可他是个有妇之夫。她怪相逢太晚,却也无可奈何。小心翼翼地喜欢,控制不住的关心,最后,只剩祝福。

    只是,刚才看到他,他似乎并不好。心事重重地模样,疲惫的神情,还有那一瞬间的狼狈。

    她忽然停下了脚步,回过头去看他,他正走过转角,蓦然发现,三年不见,他老了一些了。心底某个地方,似乎疼了一下。

    她要结婚了不是吗?嘴角扬了起来,可眼底却只是一片深邃。手机请访问:

    【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