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场局中局 > 949情况再变(二)

《官场局中局》 949情况再变(二)

下载: 官场局中局TXT下载


    女人却不肯依,她哑着的嗓子,似乎说每一句话都需要用尽全力,潮红的脸上,满是悲愤的憎恶和不信任。

    “谈?我们没给你们机会谈吗?那些人怎么谈的?五万块!区区五万块!我们家稀罕你们五万块钱吗?你们把自己当什么了?当上帝了吗?公道呢?公道在哪里?我说过,你们只要把公道还给我们,钱不给都没事!“

    女人的话,让梁健心里翻起了大浪,他转头看向毛大伟和卫生局局长,最初的谈判,都是他们在操作的。卫生局局长先白了脸色,指着女人的鼻子就骂道:“你胡说!当初,不就是你狮子大开口,一定要一百万。没有一百万不肯私了!你爸,他是自己摔倒被车撞得,我们肯赔钱就已经是最大让步了,可你们得寸又进尺。”

    女人怔在了那里,半响才回过神来。回过神来后,她像是发了疯一般,猛地冲了过来,伸长手想去挠卫生局局长的脸。局长吓得连连往后退,脚下一个不当心,就踩在了刚才砸沈连清的那个石头上,然后砰地一声,就整个人往后倒去砸在了地上。

    局长挺胖一人,梁健看到他脸上的肉抖了好久才停下来。

    女人被缓过劲来的沈连清抱住了,梁健看到沈连清的脸,有点吓人。右侧的额头上几缕鲜红蜿蜒在脸颊上,像是几条狰狞可怖的大蜈蚣。

    女人挣扎了一阵忽然整个人就软了下来,沈连清一下子没抱住,就坐倒在了地上。女人转回头看着被梁健西装盖住的自己父亲,泪水潸然而下。

    周围的人已经从郎朋的枪声回过神来,可是脸上的悸色还是没有退去。有些人已经开始退去,还有些胆大的,还留在那里,但也已经不敢再轻举妄动。郎朋收起了枪,退到了梁健身边,低声道歉:“对不起,一时情急,没忍住。”

    开枪不是小事,还是在是政府门前,对着这么多百姓,梁健敢肯定,不用多久,用州政府将会再一次闻名互联,而梁健也将会免不了受到省里的质问。但这都是后面的事情,此刻最要紧的还是要想办法先将眼前的事情解决好。

    梁健走上前,在女人身边蹲了下来,说:“我知道,你现在很难再相信我这个市委书记,也很难再相信我们这个政府,但老人家已经给过世了,死者为大,总不能让他就这么一直躺在地上吧?”

    女人萎顿在地上,听到梁健的话,也不做反应。倒是另一个一直在老人身边呆着的女人,忽然答道:“如果不能还我爸一个公道,他就算是入了土也是不瞑目的。”

    女人说话时,目光盯着梁健,其的恨,让梁健有种身体发凉的感觉。正在这时,两辆不知哪里来的面包车忽然带着尖锐的刹车声停在了外围人群的旁边,车门一开,车内立即冲出了不少人,都是男的,个个手上都抄着家伙,各式各样。

    这些人一下来,就像疯了一样,冲了过来。

    “砸!给我砸!狠狠地砸!这些狗官,既然不办人事,那要他们也没用!全给砸了!”喊话的是个削瘦的男人,人也不高,还带着副眼镜。要不是他手里拿着的棒球棍,还有他脸上狰狞的表情,很难相信这样一个充满着书生气的男人会主导出这样一幕。

    他们来得太快,上来得太快,棍子挥得也快,梁健和郎朋他们根本来不及阻拦,就被棍棒赶得一步步往后退去,只能退进了政府大门内。

    那些男人像是疯了一般,不顾铁门的阻拦,手脚并用的就爬上了铁门,翻了进来,对着梁健他们穷追不舍。

    郎朋拿着枪,犹豫不决。卫生局的局长和毛大伟跑在最前面,那竭尽全力的样子,好像恨不得自己身上长上一百只脚。梁健越跑越慢,脑子里忍不住地不断问自己,为什么事情会到这样的地步,为什么自己会搞得这么狼狈。

    他到底哪里错了?哪里错了?

    梁健忽然停了下来,跑在他身边的沈连清一转头发现不见了梁健,也停了下来,见梁健傻呆呆地站在那里,只好又跑了回来,急声催促:“梁书记,他们追过来了。我们先到楼离去,再想办法。”

    “我不跑了。“梁健看着他回答。沈连清一怔,他看了一眼后面已经给追了过来的那堆棍棒,再次劝道:”这些人现在都疯了,你跟他们讲道理讲不通的。“

    梁健却铁了心,他不希望自己以后的履历上会被写上一笔:任职永州市委书记时,被一群老百姓拿着棍棒赶得只能躲进市政府大楼里不敢出来!这将会是他人生永远也无法抹去的污点。梁健不能让这样的事情发生。

    梁健对沈连清说:“有些事躲是躲不掉的。这件事总要解决,如果我真的被他们打死了,我也认了。“

    “可是要解决也不急在这一时啊,等这些人发泄完了,冷静下来,我们再想办法慢慢解决不行吗?“沈连清急得面红耳赤,右边脸上的血,不知什么时候摸了满脸。那模样,看着又几分可笑,还有可怜。

    梁健看着他,问他:“你觉得,我们当官当得这个地步,还有意思吗?当官是为了什么?”

    沈连清愣在了那里。梁健转过了身,迎着那些人走了过去。一直在后面准备善后的郎朋看到梁健不走反倒迎了过来,也是愣住了。

    “你干嘛?赶紧回去。”郎朋冲梁健喊。

    梁健没理他。这时,沈连清跟了过来,拉了拉郎朋,轻声说:“随他吧。“郎朋看了沈连清一眼,皱着眉头,满脸不悦,但不再说话,只是迈步走到了梁健身后。

    那些冲过来的人,看到梁健不逃了而且还朝着他们走过来,反倒慢了下来,最后停了下来。那个瘦削的眼睛男跑得慢,在后面。看到人都停了下来,他挤了过来,一看到梁健,攥着棒球棍的手动了动,最终还是没砸过来。

    他问梁健:“你怎么不逃?”

    梁健问他:“你想不想解决问题?”

    “当然想,我们闹了这么久,无非就是想要个公道。“眼镜男回答。

    “好,我可以给你们公道,但是你们必须冷静下来坐着跟我好好谈。“梁健说。眼镜男犹豫了,旁边有人喊道:”不能听他,这些人嘴里就没一句实话,怕你的时候,说得比唱的还好听,等他不怕你了,什么都干得出来。“

    “他说的,我不承认也不否认。但就算今天你把整个市政府都给砸了,你就能讨回公道了?“梁健盯着他,平静地说着:“不能!你们只会被警察抓起来,然后告你们聚众闹事,蓄意破坏,去蹲个几个月的大牢,这还是轻的,要是狠一点,给你们套上一个反动的名头,你们恐怕几代人都得受累。”

    梁健的话,让眼前这些人心里都开始打鼓。梁健说得虽然有些夸大,但并非没有可能。群众闹事各地都有,但他们真是就这么冲进市政府里面,把市政府给砸了,那这可就是历史上头一桩了。政府为了维护自己的颜面,总是要想出些借口来的。到时候,这些人必然是会遭殃的。所以,梁健并不是在恐吓他们。

    眼睛男子应该是感觉到了梁健的认真,犹豫了一会后,开口说道:“那你怎么保证,你一定会还给我们公道?“

    梁健说道:“我不能保证,因为我不知道,今天的事情过后,我还能在市委书记这个位置上呆多久。但你放心,只要我还是市委书记,我一定会将这件事查清楚,然后根据事实,给你一个最公道的交代,怎么样?“

    “查清楚?怎么查?你们的人都说我丈人是自己摔倒被车撞的,那个女司机也承认了,当时是她开得有点快,加上天色有点暗,没看清楚情况,才撞上的。你们的人,推得一点责任都没有!还怎么查!查个屁啊!”眼睛男情绪激动,唾沫横飞,梁健脸上都溅了一些。

    梁健抬手抹了一把后,说:“如果我没记错的话,那个女司机的车是有行车记录仪的,而且周围也有人看到,老人家是自己摔倒的。”

    “我丈人他不是自己摔倒的。是有人推的!“眼镜男忽然大声吼道。他脖子里,额头上一根根青筋暴起,像是用尽了全身力气,只为呐喊出这一句。

    梁健怔了怔,问他:“你凭什么说是有人推的?“

    “我丈人亲口说的。“眼镜男回答。

    梁健皱了下眉,如果他没记错的话,他老丈人被车撞了之后,就不能说话了。但此刻眼镜男情绪激动,梁健考虑他的情绪,并没有反驳他,只是问他:“那他有没有说是谁推的?”

    眼镜男摸了一把脸上的泪水,回答:“他还没来得及告诉我,就被送进了手术室,出来之后就不能说话了,还瘫痪了!送进手术室之前,他根本没那么严重,出来之后,却变成了这样。他们说是,我丈人他年纪大了,打了麻醉就这样,还说,当时手术前签的什么协议里就有!我不信,年纪大了做手术的很多,为什么就我丈人就成了这样,他做了一辈子的老好人,没想到到老到老被你们这群黑了心的王八蛋给害了!“

    (不好意思,这应该是情况再边的一章,回头看到忘记上传了。)手机请访问:

    【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