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场局中局 > 956危机四伏

《官场局中局》 956危机四伏

下载: 官场局中局TXT下载


    听梁健这么问,他的眉头皱了一下,回答:“事情确实有几件,主要是一些人事调动,还有一些设备采购,生产线调整等等。 其余就没有了。“

    “你说具体一点。“梁健说道。

    谷清源听了,问:“难道这些跟审计的事情有关系?”

    “不好说,我只是猜测。你先说说吧。”梁健回答。

    谷清源露出些羞愧之色,回答:“最近因为家里有点事情,这些事情,大部分都是毕望毕副总和我的秘书在负责,所以,我并不是十分清楚,这样吧,让我的秘书跟你们说吧。”

    谷清源说完示意秘书详细的讲一下最近发生的事情,可梁健在听到毕望这个名字的时候,心里忽然就生出了一些不好的预感。他打断了刚开始的秘书,问谷清源:“你之前说人事调动,是指高层吗?”

    谷清源点头,说:“是的,最近有几个高层管理辞职了,前几天毕望也提出了辞职,不过我还没批。一下子走得人太多,这个缺口很难短时间内填上。“

    听到谷清源说毕望在前几天提出了辞职后,梁健心里那种不好的预感就更加强烈了。梁健脑子里忽然就想到了当初股权交接仪式上,谷清源和杨永成儿子握手时,所有人都在鼓掌,唯有毕望站在旁边,双手交叠在身前一动不动,他虽然在笑,可笑容去而是僵硬的。梁健那时候并没有觉得怎么样,任何人在看到到了嘴边的额肥肉飞走了时感觉都不会好。但此刻,梁健却觉得,或许这个毕望没这么简单。

    梁健叫过沈连清,在他耳边嘱咐了几句,沈连清点头拿着手机走了出去。谷清源看着他走出去,神色紧张了起来,等门一关,他皱着眉头问梁健:“梁书记,你怀疑毕望有问题?”

    梁健也只是猜测,没有真凭实据的事情,他不能随便说。他没说是也没说不是,只是告诉谷清源:“这个时候审计团队进你们企业,这其肯定是有原因的。你回去之后最好立刻自查一下,如果能赶在审计团队之前发现问题,那一切还好说。“

    被梁健这么一说,谷源清就坐不住了。梁健也不留他,他出门的时候又多问了一句:“你来跟我见面的事情,除了你的秘书之外还有谁知道?”

    谷源清愣了一下,然后似乎很快明白了梁健的意思,回答:“只有我和秘书两个人知道。”

    梁健点点头。谷源清走后,梁健看着桌上才刚上来的菜,觉得有些可惜,便叫了沈连清坐下来吃了一点。估摸着时间也差不多了,就跟沈连清两个人离开了那里。

    审计团队进了永成钢业后,就一直没有消息传出,或者只是传了出来梁健不知道。钱江柳如今与他之间,已成水火不容之势。既然是处心之作,肯定不会轻易让梁健知道消息。

    到了第二天下午的时候,梁健这边终于收到了谷清源的消息,那个毕望还真有问题。不过具体是什么问题谷清源还没查清楚,只是他这个人已经找不到了。

    梁健得知后,立马就打电话问沈连清:“我昨天让你办的事情办得怎么样了?有消息了吗?“

    沈连清回答:“还没有。郎局似乎很忙。“

    梁健一听,就知郎朋肯定是一心扑在了那件事情上,虽然那件事情也很急,梁健也明白郎朋心里的那股子气,但永成钢业如果真出了事,那可真就是大事了。

    “我给他打电话。“梁健说完就挂了电话,然后立马给郎朋打了过去。电话响了很久都没人接,他接着又打了一个,这一个响了很久终于被接了起来。

    不等他开口说话,梁健就吩咐道:“你先把手里的事情都放放,立马就去找毕望这个人,找出来之后,想办法先把他稳住一段时间,等我消息。”

    郎朋罕见的没有应下,回答道:“我这两天走不开,要不我让下面的人去找那个毕望吧。”

    梁健一听,不由有些上火,说话的语调也就严厉了一些:“我明白你的决心,但你要知道,你这个副局长要管的不是一件事,是一整个永州的事情。我让你去找的那个人很重要,你必须要在明天之前找到他。否则的话,永州可能就要出大事了。”

    梁健的话难免有些危言耸听的成分,但在梁健心底里,如果这一次钱江柳的审计团队真的查出了问题,那么永成钢业肯定会被钱江柳一棍子打到起不来,那时候就是阿强集团趁虚而入的时候。而且这两年,梁健虽然一直努力在和永成钢业保持距离,但一旦永成钢业出了事情,梁健恐怕就只能回避了。到那时候,永成钢业就成了阿强集团的囊之物了。

    所以,梁健必须得抢在钱江柳的前面,找出永成钢业里面的问题。这样,就算最后还是被钱江柳查出了问题,那最起码他也是有准备得。

    可郎朋还是有些不甘心,梁健火了,呵斥道:“毕望的事情,你必须马上去办!你要清楚,什么是大局!”

    郎朋不说话了,梁健略微冷静后,意识到自己的失态,但又觉得这一次郎朋确实有些不像话,也就没说两句缓和一下,就挂了电话。

    电话断了之后,梁健坐在那里,脑子里不停地想着,最近接连发生的事情。他一遍一遍地想着当时在乔任梁的办公室,乔任梁说的那句话。

    你到底有没有这个能力管理好永州市!

    梁健回答得是有,可乔任梁脸上的笑,却很轻蔑,明显地表示着不信任。梁健的脑海里又开始一遍一遍地响起白其安说得那句话,思想太年轻。

    从宁州回来之后,梁健一停下来就会琢磨这句话,他琢磨来琢磨去,觉得白其安的想法或许和上面那两位并不是十分统一。

    这个想法在梁健脑海里转了转,又被他抛到了脑后。如果乔任梁真的下定了决心想动他了,那么就算白其安能站在他这边也是没有抗衡的能力的。这两年多时间来,乔任梁和新省长一直都在给江省的常委班子大换血,目的就是为了能够完全掌控常委班子。如今,省里,能出席常委并且和梁健关系不错的,就只有胡小英一个了。就算加上白其安,也只是杯水车薪,根本没什么用。与其在这动这些没用的脑筋,还不如踏踏实实地想办法将眼前的事情解决好。

    只要事情做好了,就算离开了永州,也无所谓。梁健本来也就是要离开的,可要是没把这里的事情解决好就离开了,这尾可是结的太难看,梁健不甘心,他心里的责任感也不允许他就这样走了。

    想起胡小英,梁健心底的某个地方就被扯了一下,有些疼,却疼得像是很享受一般。梁健不敢多想,慌忙将心思从她身上收了回来,整理了一下心情,正准备再仔细研究一下纪全留下的资料,他早上看的时候,发现了一些疑点,但当时被一些事情打断了,没来得及细细琢磨。

    可,梁健还没翻开那本资料,门忽然被敲响了。除了沈连清之外,就只有李端了。进来的,果然是李端。

    李端神色不是很好。梁健看到,心里一沉,忙问:“怎么了?”

    “还记得上次那个董大伟吗?”李端问梁健。梁健一愣,董大伟?这名字很陌生,梁健正要摇头,李端忽然补充了一句:“就上次摆摊老人那群人闹到市政府,那个带人冲进来的戴眼镜的男人。”

    李端这么一说,梁健立即就将名字和人对上了。一听是这件事,梁健的心情就更加不好了。本来离开乔任梁那边的时候,梁健是跟乔任梁保证了的,他一定会将这件事情在半个月内解决好。可是,这都回来一个多星期了,梁健也没查出什么来。不是他不想查,是梁健越是想查,就越是查不到。

    钱江柳派审计团队进驻永成钢业之前的那一天,梁健还去见过摆摊老人的小女儿,也就是当时差点将卫生局局长的脸给挠花了的刘全英。

    刘全英告诉了梁健很多事情,但她说得,跟梁健以前从其他地方了解到的,完全是两个版本。梁健自然不会全信,但若说刘全英全部都是编的,有些地方又说不通,何况,对于这件事情,梁健心里已经起了疑,这一次,这疑心只会更重了。

    但追查的过程很坎坷。赵全德推三阻四地不肯接这个活,总是以忙为理由,要么就是答应了下来却又拖着不做。那几天正好郎朋又不在,梁健也是在那时候发现,这么几年下来,他其实什么力量都没有培植起来,于是对自己又多了几分检讨。

    后来,被永成钢业的事情一分心,就将这件事忘了。此刻李端一说,梁健立马就想了起来,忙问李端:“他出什么事了吗?“

    李端说:“刚才来的消息,说是被人打了。“

    梁健皱了下眉,问道:“确定和我们有关?会不会只是他个人的私怨?“

    李端摇头,回答:“董大伟说,他认得那个打他的那两个男人之的其一个,当时他老丈人摔倒被车撞的时候,那个男人就在旁边看着。当时,那辆肇事车辆的行车记录仪有拍出来。“

    梁健一震,问:“他确定?“手机请访问:

    【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