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场局中局 > 959专案调查

《官场局中局》 959专案调查

下载: 官场局中局TXT下载


    梁建心里已是大大的不爽,永成钢业的问题是真是假先不说,你钱江柳这一次派人进去,为的是堵他梁建的嘴吧!

    尽管愤恨,可毕竟这是常委会,钱江柳毕竟是一市之长。 梁建索性将手收了回来,忍着怒气,对钱江柳回到:”既然怀疑有问题,就该查!而且得好好地查,认真地查,仔细地查!永成钢业是我们永州市的大企业,他的发展,与我们永州市的经济发展息息相关。这种事,怎么能够做做样子?钱市长这话说得不对,要自我批评。“

    下面的人听完梁建这话一个个神色古怪,钱江柳的脸色变了变,转瞬又稳住了,口里说到:”是,梁书记批评得是,以后注意。“

    梁建这才目光一扫在座众人,然后又问钱江柳:”既然今天是为了永成钢业的事情召开这次常委会,那为什么这份材料不每个人都发一份?还是说,在座的各位都已经清楚这件事情了?“

    梁建这话落下,钱江柳立马就使了一个颜色给角落里坐着记录的秘书,秘书立马就站了起来,走到了会议室的另一边,打开了投影机。

    同时,钱江柳说到:”现在不是提倡环保节约么,我让秘书准备了PPT,大家看起来也方便。纸面的材料,我就打印了一份,方便梁市长审阅。“

    从梁建进来到现在,钱江柳说话都刻意放低姿态,表面上给足了梁建面子。这是他的策略,手段!他就是要在人前做足了姿态,就是要将梁建推上无路可退的地步。

    梁建明白,但从他在出租车上接到沈连清的时候,他就已经落入了被动的局面。在官场,一旦落入被动,就是十分危险的事情。

    对面的墙上,开始出现一张张的照片,都是永成钢业的票据和财务记录。梁建冷眼瞧着,心却随着那一页页的记录,一寸一寸地往下沉,直沉入深渊的最深处。

    不得不说,钱江柳这一次的动作很完美,那些票据财务记录等,就像是大铁钉子将永成钢业狠狠地,不留一丝余地地钉在了违法犯罪的墙上,再也翻不了身。

    等钱江柳带着一丝虚伪的沉痛讲述完永成钢业的罪证之后,他目光看了一眼梁建,又扫向在场的委员,高声问:”我们一直以来对于永成钢业这个企业都是寄予厚望的,这次它出了这样的事情,跟领导者也是有关系的。谷清源目前已经暂时收押,还未审讯。大家认为,对谷清源,还有永成钢业怎么处置比较好?“

    说完,又转向梁建,特意问了一句:”梁书记,你怎么看?“

    梁建怎么看?梁建自然是不相信谷清源会做这样的事情,或者换句话说,他不相信永成钢业会出这样的事情。

    但此刻,刀已经在他梁建手里,不论他愿不愿意砍这一刀,这‘铁证’面前,梁建无论如何都得要动手。

    半分钟的时间,梁建脑子里转过了无数的念头。终于,他找到了一个关键。毕望!毕望突然辞职,然后永成钢业出事,现在毕望人还没找到,这绝对不会是巧合。只要能找到毕望,这件事说不定还会有巧合。但,郎朋那边目前还没消息传过来,不知道事情进展如何。

    一个字,拖!梁建必须得拖住钱江柳。

    有了主意之后,怎么说,就不难了。梁建手指头敲了敲桌面,冷静地开口:“如果说,刚才PPT里面讲得都是真的,那必须严惩。虽然永成钢业对于我们永州市的经济来说,举足轻重。但违法犯罪的事情,决不能姑息。必须要杀鸡儆猴,以儆效尤。但同样的,永成钢业这么些年对永州的贡献大家也是看得见的,这么大的事情,我们也不能轻率就下结论。当然,钱市长的工作肯定是没问题的,只不过,我们是不是也应该给永成钢业一个机会,听听他们怎么说?”

    梁建话音落下,组织部部长于建德立马就附和道:“我认为梁书记说得有道理。有错就要惩罚,但也不能草率。我认为应该成立一个专案组,彻查一下这件事情。”

    于建德这话说完,那几个一直一来都偏向于靠拢梁建的几个委员都纷纷点头表示赞同。钱江柳似乎会料到这局面,脸上没什么波动,冷静地瞧着。倒是赵全德有些不够冷静,脸一板,喝道:“还查什么查!这都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了,难不成,这些证据都是作假的?”

    梁建看着赵全德,忽然觉得这人怎么好像忽然间多了些心计。虽说,不少人心里恐怕也怀疑这证据来源和真假,至少梁建是怀疑的。但这话,不能说出来。钱江柳毕竟是市长,永成钢业也不是小企业,若是作假,那钱江柳陷害一个支柱企业,这可不是小罪,轻易就会掉了帽子,说不定还得做上个几年牢底。

    但赵全德说了出来,他这一说出来,刚才点头的那几个人都变了颜色。政法委书记吴越是去年新上任的,原来的老书记一直身体不好,去年退居二线疗养去了。吴越上任到现在,一直比较低调,但这一年的工作下来,公检法那边对他的评价都还不错。吴越与梁建年纪相仿,略大了两岁,虽年轻,但很稳重,也很谦虚,看不出任何轻狂的样子。常委会上,他一直都比较谨言,今日却开了口。

    ”我说两句。“他的声音比较轻,但一发出来,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梁建也将目光看向了他,虽然上任一年多,也有过多次接触,但这个人的性格,梁建一直没摸清楚过。至于他的背景,梁建倒是知道一些,上面有人,而且官还不小。

    吴越先将目光在梁建脸上停了停,然后又将目光在钱江柳脸上扫了一下,最后又停留在赵全德的脸上,轻轻说道:”赵局长有些激动了。

    赵全德眉头一皱,但没开口反驳。

    吴越继续说道:“我认为,永成钢业不是小企业,我们在对待跟它相关的问题上,多谨慎一些总是没错的。“

    他这话出口,有人欢喜有人愁。钱江柳抿着嘴,半响后,开口说道:“既然大部分同志都认为应该谨慎一些,那就按照于部长说的,我们成立一个专案组,对永成钢业开展一次彻彻底底的调查,争取做到公平公正,不冤枉他们任何一件事,也别放过任何一桩罪恶!“

    梁健心里松了松,跟着开口说道:“那就让吴越同志负责这次的专案调查吧。吴越同志,你觉得怎么样?“

    “试试吧。”吴越没有满口答应。但或许是因为吴越刚才帮了梁健,所以梁健看他,也是特别顺眼一些。

    钱江柳的目光在吴越的身上停留了很久,而后忽然说道:“既然要彻查,那公安方面,全德同志,你接下去就好好地配合吴越同志,务必要把这一次永成钢业的案子办好。”

    赵全德满口答应。

    接下去,专案组的其他成员就由吴越和赵全德各自挑了五人,梁健和钱江柳又各自说了几句场面话后,这次会议算是结束了。

    临走的时候,梁健忽然又想起一事,停下来问钱江柳:“钱市长,永成钢业的谷清源现在被收押在哪里?”

    当时会议室里的人都还在,钱江柳不能不回答。

    “在友谊宾馆。全德同志的手下正看着。”只能照实的回答让钱江柳心里生出些不服气,也更加坚定了要将梁健尽快弄走的想法。

    “这样啊,那就辛苦钱市长再多操心几天,一定要把谷清源同志看好了,别到时候案子还没查清,人就出了什么意外,这可就不好办了。”梁健说道。他不是没想过要把谷清源救出来,但后来一想,或许谷清源在钱江柳手里,反而更好,更安全。

    离开会议室回到办公室后,梁健立马就给郎朋打了电话,可是打过去却是关机。梁健皱了皱眉,又打到了郎朋的办公室,是他的秘书接的。秘书说他已经两天没来上班了。梁健心里一顿,这家伙干什么去了?难道是找到毕望的线索了?

    梁健有些不放心,又给他家里打了电话。郎朋的妻子一听是梁健找他,起了不少的牢骚,梁健听了一会后,好不容易才挂了电话。

    联系不上郎朋,梁健再着急,也只能等着了。但谷清源那边,虽说现在事情还没彻底定性,钱江柳不太可能会把谷清源怎么样,但万事都有说不准的。

    梁健想来想去,给纪全打了电话,让他立马过来一趟。

    没想到,纪全这一趟过来,却是带了一个好消息。他找到当初那个真正承包青龙潭大坝的建筑商了。这个建筑商,目前就在永城区内,他现在不做建筑承包商了,改行做投资了。

    纪全问梁健:“目前证据已经收集得差不多了,要不要对他进行控制?“

    梁健想了一会,问纪全:“他现在跟闫国强那批人还有联系吗?“

    纪全点头:“有。我查到,上次闫国强的儿子十六岁生日酒,他就送了一栋房子给他儿子。不过这房子的名字不是写在闫国强一家人的名下的,而是写在闫国强妻子的一个妹妹名下的。”

    梁健皱了一下,一套房子,这家伙的手笔可够大的。看来他跟闫国强之间的交情匪浅啊!或许,也该给他们一点压力了。

    “立即控制,不过要做到绝对保密。”梁健嘱咐纪全。纪全点头:“我待会就去安排,你放心,绝对保密。”

    “要快!我可能时间不多了。“梁健说道。

    纪全一听,神色微微一变,低了声音,仿佛隔墙有耳,问:“上面打算要动你?“

    梁健脸上露出些忧色,说:“乔书记对我的工作不是很满意。所以,我们动作一定要快,不做市委书记对我来说,没什么重要的,但是我不能扔下这一摊子就走了!我必须要把这些事情都做完,给自己一个交代,也给永州百姓一个交代。“

    纪全郑重无比地点头。手机请访问:

    【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