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场局中局 > 967深更半夜

《官场局中局》 967深更半夜

下载: 官场局中局TXT下载


    情况有些变化,梁建拦住了想混进去探探究竟的郎朋。品%书¥¥网两人缩在垃圾桶后面,安静地等待着。半个小时后,谷清源从后门那里走了出来,有两个带着粗金链子的光头壮汉送他出来,看着他坐进车后,就掉头回去后。梁建本以为谷清源坐上了车马上就会走,他和郎朋都已准备好马上上车跟上。可是,谷清源的车子没动。梁建和郎朋在垃圾桶后等了一会后,忽然看到车里的黑暗,忽然亮起了一道火光,然后是一点红光,忽亮忽暗。

    梁建犹豫了一下走了出去,郎朋想拦,没拦住,他犹豫了一下没跟出来。梁建快步走到车子边,伸手就去拉车门。车门一下就开了,车内的谷老爷子惊讶地看着梁建,直到他坐进副驾驶才反应过来。

    “你是?”他仔细看了一眼梁建,皱起了眉头,想了一会才猛然想起眼前这个人是谁:“你是市委书记梁建。”

    梁建点头:”是我,你好,古老先生。“

    谷老爷子还在惊讶之没彻底缓过来,手上的烟都已经烧到了尽头,直到红光烫到了手指,他才彻底回过神来,一把扔掉了烟头,然后沉下脸来,质问:”你怎么在这里?找我有什么事吗?“

    梁建笑了笑,不答反问:”谷老爷子不开车吗?要不然待会老黑的人出来看到你跟我在一起,恐怕不太好吧。“

    谷老爷子一听,回头看了一眼他刚才走出来的那扇后门,手摸上钥匙一卷,车子很快就动了起来。路过那个垃圾桶的时候,梁建朝那边看了一眼,依稀看到郎朋在黑暗朝他比了个手势。

    梁建想了想有些不放心,他拿出手机给郎朋发了一条短信,嘱咐他注意安全。小五现在下落不明,他可不希望郎朋再出事。

    车子开出了一段距离后,谷老爷子最先忍不住打破了沉默:”现在可以告诉我你堂堂一个市委书记,深更半夜的为什么会在太阳城这种地方了吧?”

    梁建笑了一下,说:“原因很简单,我跟你一样,是为了毕望来的。”

    谷老爷子这点想藏起来的秘密被梁建一语道破,心一惊,手下就有点晃,车子也跟着晃了两下。梁建借着车外洒进来的路灯光,看了一眼谷老爷子,他两鬓斑白,眼角的褶子层层叠叠,他已经很老了。

    这么大年纪,现在为了孙子却还在半夜自己开着车出来奔波,也可见谷清源被抓,确实是让他着急了,着急得甚至都有些不知所措了。

    忽然,车子急转弯,然后一个急刹,就再路边停了下来。梁建错愕地看向谷老爷子,谷老爷子双手紧抓着方向盘,良久,忽然松了手拿出一包烟,分了一根给梁建。梁建摆了摆手,谷老爷子收了回去,塞在了自己的唇间。然后又摸出打火机,嗒地一声,火苗就窜了起来,猛吸一口,这烟就红了。

    “你说,这世道怎么就这么不公平?永成他一辈子没做过任何一件坏事,哪怕后来做了永成钢业的董事长,他路上看到个乞丐都要给个钱的人,竟然这么年纪轻轻就没了。清源我就不说了,我这一辈子,虽然算不得好人,可也绝对算不上是个坏人,你说老天为什么偏偏要和我们过不去!我们老老实实地做生意,别人都偷税漏税,我们永成钢业,我可以拍着胸脯保证,从开厂到现在从来都是一个子儿都没缺过!为什么现在反而却是这样的结局?我们到底哪里错了?难道有钱就错了吗?难道他们有权,就可以无法无天了吗?”

    谷老爷子越说越激动,最后那一句话的时候,梁建甚至感觉到了唾沫星子都喷了他满脸。他抬手抹了一把,然后看着谷老爷子又狠狠抽了一口烟,尼古丁带来的刺激平缓了他激动的情绪。他咳了一声,涩涩地说了一句:“不好意思,失态了。”

    梁建转头打开车窗,窗外的凉风吹进,吹散了车厢里的烟雾,却吹不散两人间那股沉重的气氛。梁建叹了一声,说:“我知道你心里苦。清源出这种事情,我也不希望!”

    谷老爷子像是被梁建的话刺激到了,眼一瞪,就骂道:“你别在我面前装好人!以前永成在的时候,总跟我说你是个好人,好领导!现在看来,你跟那些贪官污吏,也没什么区别,都是一丘之貉!“

    谷老爷子的不分青红皂白,让梁建心里郁闷,可也理解。谷清源是他看重的孙子,永成钢业的股份有一大半都在他和谷清源的手上,现在不仅谷清源很可能要遭受牢狱之灾,就连永成钢业恐怕也保不住。梁建觉得,谷老爷子还能让他坐在这车上,跟他说话,已经算是客气了。

    但气话说一两句就可以了,梁建是有正事要跟他谈的。时间紧张,不能浪费。梁建开门见山:”其实你心里应该很清楚,这次事情背后到底是哪些人做得手脚。我也就不明说了,我之所以上车找你,是想告诉你,如果你跟他们求和,恐怕也救不了清源。他这牢是坐定了,无非是长短的问题。”

    谷老爷子一听这话,脸色顿时变了,声音都抖了一下:“刚才太阳城的老黑可不是这么跟我说的。”

    “他们是一路人,自然不会跟你说实话。你自己想想,目前他们掌握的证据都是指向谷清源的,谷清源要是不承担责任,他们去哪里找替罪羊?让毕望出来认罪?那岂不是自打巴掌?他们会这么笨吗?”梁建的一番话点醒了谷老爷子。他本来就是个精明的人,不过是因为关心则乱。

    砰地一声,谷老爷子一拳砸在了方向盘上,车子发出尖锐地喇叭声,将梁建都吓了一跳。谷老爷子气的大爆粗口:“这帮***,早晚不得好死!”

    梁建问他:“你能不能跟我说一说,刚才太阳城的老黑跟你谈的什么条件?”

    谷老爷子冷静下来后,将之前在太阳城内与老黑的谈判,和盘托出。

    老黑其实也算是一个比较具有传奇色彩的人。光听他这绰号,大部分肯定都以为他是个人高马大的,起码是个比较壮实的人。可实际上,他又矮又瘦,而且还是个残疾。据说,他以前在外面混的时候,一次群架的时候,为了救一个人把自己的腿给搭上了,后来虽然接上了,但从此就没办法正常走路了。只不过,他这一条腿却换来了后面的一路亨通。他救下的那个人,据说很厉害,但具体是谁除了他自己之外,没人知道。

    而他在之所以能混到如今这个地步,除了背后有人帮忙,还有他的手段。老黑手段的很辣是圈内有名的。只要是栽到他手里的人,恐怕没一个是能囫囵着回去的。关键是,这么多年了,这老黑不但还活着,还活得很滋润。甚至,梁建到这里几年,都没听人检举过他。这也算是一个奇迹了。

    而谷老爷子之所以会找上老黑,是老黑的人先联系上的谷老爷子。起初,谷老爷子也不知道,老黑竟然也牵扯到了这件事情。他对老黑是要比梁建对老黑熟悉的。毕竟永成钢业在永州开了这么多年,跟黑道上多多少少也有过一些接触。他对老黑是有忌惮的。所以,老黑的人打电话给他的时候,谷老爷子的心就一下子揪了起来,谷清源这么一个清清秀秀的人,要是到了老黑手里,恐怕不死也要脱层皮。这就是关心则乱,谷老爷子只要再稍微想一想,就应该能想到,谷清源目前是被政府的人带走审讯了,这是记录在案的事情,老黑就是手再长,恐怕也要掂量掂量的。

    谷老爷子一个人去见老黑,也是老黑的要求。见了面,老黑倒也没为难他,就是给了他一张纸,上面写着老黑的要求。老黑的要求,倒是也不多,就三条。

    第一条,要谷清源卸去董事长的职务,将手上的股权全部转让给老黑。不过不是无偿,是半价。

    第二条,要谷老爷子手上的股权立即低价全部抛售。

    第三条,要永成钢业裁掉一半的员工。

    第一条,老黑似乎是留了情的,可第二条,谷老爷子手上的股份有20%多,一旦抛售,无疑会立即引起永成钢业的股市震荡,下滑是必然的。到时候,对于永成钢业来说,恐怕又是一次伤筋动骨。

    而第三条,不得不说老黑的心思果然比较毒的。永成钢业除了务实之外,它的员工团结度也是一直都很高的。这个时候,永成钢业如果突然裁员,一定会在永成钢业内部造成震动。谷清源被收押审讯之后,据谷老爷子说,公司内部一大半以上的人都不会相信他会做出这种事来,如果这个时候裁员,一定程度上就坐实了谷清源犯罪的事情。所以说,老黑心思毒,他不仅从资金上要打击永成钢业,还要从员工的情感上。

    谷老爷子看到这三个条件的时候,是有犹豫的。不用说,这代价太大,大得让他下不去手。永成钢业虽然他谷家占有大部分股份,但只是大部分。只是,谷清源对于谷老爷子来说,除了是爷孙之情外,还有一份特殊的情感在里面。他抛不下永成钢业,更抛不下谷清源。

    老黑像是捏准了他这一点,笃定他一定会同意,也不急,让他回家考虑一晚,明天午之前给他答复。手机请访问:

    【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