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场局中局 > 971居高临下

《官场局中局》 971居高临下

下载: 官场局中局TXT下载


    “他招没招我不知道,但梁健那边据说已经拿到了证据。 .Vd“说话时,钱江柳已经有了些烦躁。老黑看了出来,虽然眼前这人,他还真有点不放在眼里,甚至可以说鄙视。但毕竟是个市长,该有的场面活还是得有。

    老黑站了起来,走到门口开了门对站在门边守卫着的一个手下低声吩咐了一句:”去把后面仓库里关着的那小子给我弄过来。注意点,别让人不相干的人看到了。“

    手下点了点头,立即就去了。老黑转身进屋关了门,说到:”钱市长,你也别急。我已经让人去把毕望叫过来了,回头你亲自问问。“

    钱江柳却哼了一声,说:”你现在叫过来还有什么用。就算他承认他招了,难道你还能把他杀了?“

    “如果他真招了,那还真留不得了。”老黑一边说,一边回到原位坐了下来。那轻描淡写的口气,让钱江柳一震,无比震惊地看着他,半响确认他不是开玩笑后,神情更加震惊。手指间的烟颤了颤,烟头的烟灰落了下去,落在了他的皮鞋尖上,又滚落在地上。

    “我警告你,人命可不是小事。这件事,从今天开始,你就别插手了,回头我就会让人过来接手毕望。”

    “这可不行。”钱江柳的话音刚落,老黑就立即反驳了回去。他盯着钱江柳,淡淡一笑,说:“老钱,你怕什么!你放心,区区一条人命,还不放在我老黑的眼里。毕望还是留在我这里好,一呢,掩人耳目。二呢,就算有人想来抢,也得掂量掂量他们自己够不够这个资格。我这太阳城虽称不上铜墙铁壁,却也不是一般人能随随便便就进得来的。不是我吹牛,老钱你恐怕还真找不到比我这更牢靠的地方了。”

    钱江柳似乎是刚才被老黑那一句留不得给刺激得厉害了,眼神望着桌面上那杯价值不菲的人头马,口分毫不松:“你这里就算是铜墙铁壁也不行。接下去,这件事,我亲自管,永成钢业的案子必须做成铁案。对了,梁建的事情,你最好也上点心。你把毕望抢到这里来,他肯定是已经注意到你了,他要是再留在这里,对你没好处。”

    老黑不以为意:“老钱你别这么紧张。梁建算什么,要是当年张强还在,他还能翻出个浪来,现在省里跟他还有点关系的,除了一个女人之外,还有谁会帮他。你就放宽心吧。毕望呢,还是在我手上比较安全。其他的,你看着办。”

    老黑的不给面子,让钱江柳的脸挂不住了。昏暗灯光下,老黑靠在沙发里,翘着他那条残疾的腿,手里夹着烟,烟雾缭绕的背后是他看似淡然实际嚣张得意的脸。钱江柳欲出口的话,又吞了回去。

    他欠身将手里还没烧到头的香烟摁灭在女人造型的烟灰缸里,一缕残烟从女人的屁股里袅袅而起,无比**。钱江柳在心底唾弃了一声,他爱钱,爱权,却唯独不贪色。对于在永州经营色交易经营得风生水起的老黑,他心其实是鄙夷的。可他,不鄙夷钱。钱是最好的。

    他站了起来,居高临下地看着老黑,说到:”你要留着毕望也行,但你必须保证他活着。否则,要是出了事,就别怪我不给你面子。“

    老黑油滑地笑了两声,毫无诚意地奉承了两句后,钱江柳转身走了。他刚走,之前门口的手下拖着毕望进来了。

    毕望被一把摔在了光可鉴人的地上,那张原本还算帅气的脸,如今满是死气沉沉的萎靡,贴在冰冷的地砖上,连动一下都懒得动。

    老黑瞄了一眼,皱了下眉头,问:“他怎么了?别弄死了。”

    后面站着的手下回答:“狗子说他这两天不肯吃饭。估计是饿的。”

    老黑一听,笑了,站了起来,踱着步走到像一滩泥一样软在地板上的毕望旁边,尖头的皮鞋在他的脑袋上不轻不重地踢了两脚后,见他还是没什么反应,就带着一脸嫌恶地吩咐后面的手下:“既然他自己都不想活了,那你回头让狗子把他拉到城外找个地方给解决了吧,省得他死在这里,晦气。”

    “好。”手下应下后,就立即弯身去拉毕望。这下一直装死的毕望装不住了,有气无力地挡开那只手,抬头朝着老黑吼道:“我要是死了,你们也别想好过。那些证据我早就备份了一份,你要是敢杀了我,我保证第二天你们就会在各大站看到你们做的那些事!“

    毕望说这些话的时候,眼里都是对死亡的恐惧和交集。但他却没弄清楚,眼前的人是一个根本不将生死放在眼里的人,何况他毕望不过是一个智商不够的棋子,凭什么来威胁他老黑。果然,老黑浑不在意地说道:”是吗?那也不错,我这辈子最大的愿望,就是上一次新闻头条。“

    毕望错愕地看着他,半响,又不甘心地喊:”你别得意,我告诉你,我早就摸清楚你的底了,你不就是在上面有个部长罩着你么!我告诉你,这个部长也没几年待在位置上,都已经入土半截的人了,谁知道还有没有心思来顾着你!“

    这话像是踩了老黑的尾巴,或许他也没料到,这个不被他放在眼里的毕望竟然知道许多人都不知道的秘密。他惊愕地看了他一眼,刚才在他说出部长这个词的时候,差点就没忍住一脚踹他脸上。但他忍住了。

    他笑了一下,说:“我还是那句话,你的威胁对我没用。不过,你想威胁我,说明你还不想死。既然不想死,那就好好地配合,别逼我对你用手段。到时候,讨不着好,反而还要吃苦头,何必呢!你说,对不对?”

    毕望不说话了,刚才那个消息,他也是这两天在这里的时候,无意听到的。可刚才见老黑的反应,似乎又不像是真的。他心里开始泛起嘀咕,难道这个老黑的靠山比那个部长还要厉害?

    毕望虽说曾是永成钢业的副总,但就像有个名人说过的,一个人的知识层面决定他的生活层面。毕望的眼光太浅,以至于他一招走错就将自己陷入这样的险境之。他不是没后悔过,可是,如果再来第二次,当那二十万红艳艳的人民币像几块大砖头砰地一声带着回响砸在他面前的时候,他可能还是会毫不犹豫地答应。

    他爱钱,钱是万恶之源。

    毕望又被带回到了那个只有一盏十五瓦白炽光的灯。他踏进去,门就在后面咣啷一声关上了。他转头看看周围,简陋而冰冷的四壁,和房间里凌乱的纸箱子里,纸箱子里不值钱的杂物,还有地上这两天被他翻出来的各种杂志报纸。他忽然开始绝望,后悔,悔恨至极。他问自己,当初怎么就财迷心窍,答应他们了呢。

    正想着,身后的门哗啦一声又开了。毕望忙转过身,一个瓷盘递到了他面前,瓷盘里装着饭菜,看着味道不错,闻着也挺香。瞬间,心里的那些悔恨绝望就全部抛到了云霄之外。

    “吃了就好好睡一觉,别再瞎折腾了。我可不是吓唬你,你要再闹腾,万一遇上我们老板心情不好,还真有可能把你给咔嚓了!”

    说话的是看守他的狗子。这小子,很年轻,最多不超过二十岁。讲话却一股老成气,眉眼看着老实,但眼睛里总是透着一股子机灵。

    毕望接过盘子,还没说话,狗子就急着去关门,毕望已经怕了一个人待在这个房间里,忙伸手紧紧攥住,哀求道:“狗子哥,行行好,门就别关了,一个人在里面闷得慌。我保证不逃,不闹事。”

    狗子犹豫了一会,或许是他的狼狈,又或许是他脸上的苍白,让他起了怜悯之心,松了放在门把手上的手,说:“开着可以,但你不能逃。不能闹事。”

    毕望忙不迭的点头。

    狗子拉了个椅子在门旁坐了下来,毕望就着门框盘腿坐在了地上,刚坐下,正要埋头朵颐盘的美食,狗子却喊了他一声:“把这个垫下面,地上凉。”

    毕望抬头一看,狗子手里拿着个软垫子。毕望许是最近吃的苦头太多了,猛然有个人忽然对他好了这么一下,一瞬间竟有种眼泪要夺眶而出的感觉。

    毕望接过垫子重新坐了下来,揉了揉有些酸的鼻子,埋头吃了起来。他太饿了,以至于都还没尝出味,这盘里的东西就没了。他有些可怜的看了狗子一眼,狗子看出来了。他犹豫了一下,说:“厨房的常姨就留了这么一份,要不这样,你先忍忍,回头我去给你到街上买两个饼。”

    毕望又感动了,他有些不好意思地说:“我身上没钱,要不这样,等我出去了,我再把钱给你。”

    狗子却不在意地摆摆手说:”两个饼能有多少钱,不用给。“

    毕望更加感动。

    两人一人在门外,一人在门内,就这样聊了起来。不知怎么的,两人忽然就聊到了毕望身上。毕望说他以前在永成钢业的辉煌日子,说起杨永成的时候,狗子感慨了一句,说:”我知道他,你说这么好一个人,怎么就得了这种病呢!老天还真是不开眼!“手机请访问:

    【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