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场局中局 > 973小巷死尸

《官场局中局》 973小巷死尸

下载: 官场局中局TXT下载


    乔任梁坐在办公室里,脸色很难看。品%书¥¥网秘书站在门口,看了一眼窗外的天色,犹豫了一下,悄声提醒:“书记,已经七点多了。”

    乔任梁没动,也没说话,像是没听到一样。秘书站在那里,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很是尴尬。

    幸好,乔任梁并没有让这种尴尬持续很久。很快,他就回过了头,看着秘书,面无表情地吩咐:“去通知一下,马上召开会议。”

    秘书有些不确定,又确认了一遍:“是常委会议吗?”

    乔任梁点头。秘书又问:“议题是什么?”

    乔任梁想了一下,说:“永州市的领导班子问题。”

    秘书领命去了,转身关了门出去。乔任梁低头看着桌上那份件,眉头渐渐皱了起来。这份件是白其安给他的。白其安这是个老狐狸,件给了他,却不告诉他这件里的信息是哪里来的,可靠不可靠。这相当于是给他出了一个难题。为什么,因为主角是梁建。

    白其安一定是知道自己十分迫切地想将梁建换掉。是他在对待梁建的问题上,表现得太明显了吗?这可不是一件好事。

    胡小英收到消息的时候,正好跟梁建通完电话没多久。她的消息是于何勤那边来的。她没想到乔任梁会这么快就有动作,但转念一想刚才梁建说的,这未必是件坏事。她关了灯,在房间里坐了一会。她总是喜欢在黑暗思考事情,黑暗会让她的头脑格外的思路清晰。

    九点半差三分钟,漆黑的永安巷内,毕望坐在一户锁着门的老房子门口台阶上,手里拿着手机犹豫不决。

    逃出来之前,他唯一的念头就是逃出来之后去自首。可等到真的自由之后,他忽然就不那么想了。既然已经自由,为什么还要去自首?以后天高海阔随他往哪里去,虽然少了二十万,但他其实还是藏着点私房钱的。只不过想拿到有点麻烦。

    毕望坐在那里,犹豫不决。

    梁建接到郎朋的电话时候,快十点钟了。他正在跟王世根通电话,上次他借着扫黄的名头,给了王世根需要的一切,可事情进行了这好几天一直没什么大收获,但让他没想到的是,东边不亮西边亮了!王世根扫黄扫出了大事!

    王世根这些年在刑警队一直坐冷板凳也算是磨砺了自己的性格,相比于当年的风风火火,如今的他沉稳了很多。问题发现,是他在审讯一个嫖客时无意听来的消息。他没有告诉任何人,正好那天负责这件事的都是他的人,他就讲那个人的审讯录音都压了下来。王世根给梁建打电话,除了汇报一下进度之外,主要也是想请示一下梁建,这件事是点到即止,还是深入一下。

    按照王世根的性格,他肯定是希望能够深入下去,哪怕这些年的冷板凳让他学会了冷静沉稳,但他骨子里还是一个嫉恶如仇的大龄愤青。

    所以,他给梁建打这个电话的时候,心里是忐忑的。梁建听完他的汇报,并没有立即回答他。不是他不想查,而是现在局势本身就很紧张,若这个时候再揭开一口大锅,梁建怕自己的火不够,到时候煮个半生不熟,时间又来不及,恐怕不但还不了永州一个清明,还会将自己和支持自己的那些人全部拉下水。

    梁建不得不犹豫。他的犹豫让王世根感到失望。梁建感觉到了他的失望,却也有些无力。正在这时,郎朋的电话进来了。梁建本想对王世根解释几句,看到郎朋的电话后,就放弃了。挂了王世根的电话,接起郎朋的电话,忙问:”怎么了?“

    ”毕望好像逃了。“

    ”什么?“梁建惊了一下,忙问:”你是说,毕望从老黑手里逃掉了?“

    ”是的。现在太阳城出动了不少人,正满城找毕望呢。“郎朋说。

    原本毕望在老黑手里,梁建几乎没有机会,但毕望现在逃出来了,事情就不一样了。

    ”你现在手下有多少人?“梁建问郎朋。

    ”不多,大部分人都去参加扫黄了。“郎朋的话提醒了梁建,他忙说:”你有没有毕望的照片,发一张给我,我发给王世根,让他帮忙留意。“

    郎朋有些顾虑,说:“王世根虽然可以信任,但他扫黄队里的那部分人并不是个个都靠得住的。现在不仅老黑在找毕望那小子,我估计钱江柳的人也在找。毕竟毕望在外面,对他们来说,也是一个威胁。”

    可梁建也有梁建的考虑:“我清楚你的顾虑,但我们现在人手不够。就这么去做吧。无论怎么样,都要搏一把。如果我们能首先找到毕望,那最好不过。如果不行,也一定要想办法将毕望推到人前来。这样的话,即便他们想做什么,也总是会收敛一点。“

    郎朋同意了。

    这一夜,不少晚归的人神奇地发现整个永州市的公安像是吃了兴奋剂一般,不停地穿梭在各个大街小巷。更奇怪的是,往日里公安一动,那些混道上的总是会避开锋芒,今天却像是杠上了一样,哪里有公安哪里就有他们。以至于,一夜里,起了好几次冲动,但还好,双方都还算克制,并没有动手,酿成大场面。

    接近黎明的时候,梁建睡不着正坐在书房的窗边抽烟。他本戒了烟了,最近事情多,心里烦,不知什么时候又抽上了。

    一支烟到了尽头,他正想再点一支,手放到旁边的茶几上摸来摸去没摸到,转过头正准备找,忽然电话响了。

    ”出事了。“电话是王世根的。

    梁建感觉心里咚地一声,忙问:“什么事?”

    “你让我找的那个毕望,我找到了。”王世根说,梁建一听这话,一愣。找到了,不是好事吗?可王世根说的话味道不对。他感觉王世根还没说完,果然,几秒钟的沉默后,王世根又说了一句:“找到的是尸体。”

    梁建心里又是咚地一声,整个人僵在了那里。好一会儿,梁建才回过神,问他:“在哪里?我现在就过来。”

    “永安巷最里面的一处废弃民房里。”

    郎朋比梁健先到那里。梁健到的时候,他站在那扇被风霜雨雪侵蚀得七零八落的木制大门外,靠着坑坑洼洼的围墙抽着烟。

    这巷子里没路灯,早些年应该有,但后来这里住的人少了,灯泡坏了也没人提出来要换,也就没了。梁健就着手机的光,一步高一步低地快走着,一抬头正好看到郎朋的那根烟,一亮一暗。走近了,看清是他,这烟也到了尽头。郎朋手一松,掉到了地上,狠狠地碾了两脚后,声音低沉地说了一句:“死得很惨。”

    梁健想进去看一眼,被他拦了下来:“王世根带了两个人在验尸,你还是不要进去了,免得看到了回头饭都吃不下去。”

    可不去看一眼,梁健总觉得心里不是那么的滋味,他还是走了进去。就想郎朋说的,他死得很惨,整个人身上不少刀伤,都深可见骨,血染红了半个院子,一进门就能闻到一股浓郁的血腥味和死亡的味道。

    他应该是死前遭受了一番虐待的。只是谁会这么对他呢?梁健第一个想到的是老黑,老黑有杀他的动机,可没必要如此虐杀。可除了老黑之外,还有谁呢?

    梁健没在院子里多留,他不是没见过死人,也见过更惨的。当初在凉州,更惨的场面他都见过。只是,他心里依然不好受。毕望虽然有罪,却罪不至死。再如何,这也是一条生命。

    梁健和郎朋一同站到了门外。你一根我一根地,接连抽了五六根烟,才各自心里好受了一些。时间已经过去了大半个钟,王世根走了出来,一出门,先伸手跟郎朋要了根烟。

    梁健也不急了,事情到了这一地步,也不急这一分钟两分钟的。静静地等着王世根抽完了烟,听着他因为抽烟抽的猛咳得撕心裂肺,好半响才停下来。

    王世根拿手背抹了下嘴,终于开口:“流血过多死的,死了最多不会超过两个小时。”说完,他的目光又朝着那条漆黑幽长的巷子扫了一眼,说:“这附近是老城区,没什么监控,应该是查不到什么。现场的话,也仔细勘察过了,没留下什么证据。想查出凶手,一个字,难。”

    尽管不想听到这个答案,但实际上,梁健也没有太多的意外。他过来的时候,已经看过附近环境,这地方确实是杀人抛尸的好地方。他忽然想起一事,转头问王世根:“你们怎么发现他在这里的?”

    王世根刚跟郎朋要了根烟,听到梁健的问话,也不急,先接过打火机点着了,才开口:“不是我们发现的,是几个小年轻发现的。”

    梁健一愣,只听王世根接着说道:“小年轻喜欢刺激,大半夜到这里来找刺激,一进门看到这个,都吓傻了。我让人把他们送回局里了,等他们情绪稳定了,就录口供。”

    梁健有些不死心,问:“真的一点线索也没有?”

    王世根叹着气摇了摇头,说:“凶手应该是个老手,他在死者身上一共砍了四十九刀,但没有一刀是直接致命的。死者是真的慢慢流血流死的。这个过程起码有一个小时的时间。”

    梁健听完,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这得要多冷酷的心,才能做下这么残酷的事情。手机请访问:

    【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