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场局中局 > 975危急关头

《官场局中局》 975危急关头

下载: 官场局中局TXT下载


    梁建是真的害怕了。特别是当他看到那两个朝着他走过来的男人脸上露出来的那种表情,就好像是一个老嫖客看到了一个刚入行第一次接客的小姑娘。他知道他们做得出来,而且他可以肯定,这种事,他们也不是第一次做了。这从他们眼睛里那种跃跃欲试的兴奋可以得知。

    鸡皮疙瘩一片一片地从梁建的衣服下凸了起来,一股呕吐的**从他的喉咙深处泛出来,梁建努力压抑着,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可那地上的两个魔影像是两只欲从地狱之扑窜而出的地狱犬,时刻准备着扑向他,将他撕得粉碎。

    忽然,一道身影从旁边像是一道箭一般冲了过来,一拳一脚将这两个男人都暂时逼了开区。梁建微惊,但瞬间这心又定了下来。背后血肉模糊的小五像是一座山一样站在他面前。梁建忙去解脚上的绳子,手忙脚乱地解开之后,小五已经和那两个壮汉打在了一起。

    很明显,那两个壮汉打不过小五,动作很是捉襟见肘,可坐在不远处的女人丝毫不急,甚至还带着笑,饶有兴趣地看着他们,或者说看着小五。梁建还看到,屋子外也站着几个人,可是他们没有一个人冲进来帮忙,似乎一点也不担心。

    梁建本想上去帮忙,可看到这情景,他没动。女人肯定是有什么把握,才会这么镇定。果然,小五再一次将那两个壮汉一人一脚踹翻在地上的时候,女人终于不想再看了。

    她的手一动,也不知是从哪里拔出来的,手上忽然多了一把精巧的手枪,木制的手柄,泛着银光的枪身,就好像美国电影里那种左轮手枪,复古精巧,可当那黑洞洞的枪口对着你的时候,只有冰冷和无情。

    小五停了下来。因为那只手枪对准的是梁建。他虽然有把握在那个女人打到他之前,抢下这只手枪,可是他不敢拿梁建冒险。

    “把他捆好带出去。”女人冷漠的声音冷得像是寒冬腊月里镜湖里的水,刺骨。

    小五无奈地走出去。梁建刚刚定下来没多久的心,又提了起来。小五出去后不久,女人也收了手枪站了起来,走近梁建,目光在梁建身上一扫,说到:”曾经江省最红的年轻人,我想这个噱头,应该会有很多人想看的。“

    梁建身上一阵寒。

    ”我不会让你得逞的!“梁建咬牙切齿,可他心里明白,这句话说得有多空洞无力,那个女人肯定有一百种办法能让他就范。

    比如……

    春药。小拇指细的玻璃瓶子里装了一半的透明液体。男人晃悠了两下,猥琐地笑着,问梁建:”你是自己喝,还是我喂你喝?“

    梁建闭着嘴,不想说话。男人也不恼,笑了一下,说:”你嘴闭得再紧也没用!这种事,我也干过不少次了,其实,我还是挺喜欢看着你们这些人被灌药的时候那种痛苦挣扎的表情的,特爽!“

    那表情,就好像是一个心理严重变态的人在说到某一件他很喜欢的事情时,那种陶醉。梁建看得毛骨悚然。

    ”最后问一遍,你是自己喝,还是我帮你?”男人又问了一遍。

    梁建心里挣扎着。

    门外有个壮汉拿着摄录机等得不耐烦了,喊着催促:“你跟他废什么话,直接灌进去不就行了吗!”

    男人回头朝着那壮汉吼道:”你懂什么!老子就喜欢他们心不甘情不愿但又无可奈何的表情。“

    ”你丫就是个变态。“门口的壮汉回骂!

    男人也不生气,嘿嘿咧嘴一笑,说到:“你要是不想让我现在多玩一会,晚上你可得把门锁紧点!”

    门口的壮汉听到这话,那表情跟吃了苍蝇一样,难看至极。他转过头不再说话。男人得意极了,回转头朝着梁建一笑,笑的梁建身上又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想得怎么样了?“他又问。

    梁建心一横,说:“我自己喝。但我需要点时间。”

    “我懂,没事,我给你时间,十五分钟怎么样?”男人眼里,梁建就是一只煮熟的鸭子,飞不了。

    十五分钟。梁建心里抱着那一丁点并不可能的希望,坐在地上,目光透过门看着外面的黑夜。郊区的夜空好像比城里的要高一些,也明亮一些。虽然没月亮,也没星星,但看得到那墨蓝的颜色。

    男人坐在那里,时不时地低头看一眼时间,又时不时地打量一眼梁建。

    十五分钟不长。甚至很短。梁建的思绪还没彻底沉淀下来,时间就已经到了。男人站了起来,将那小玻璃瓶递到了梁建的面前。

    “喝吧。“

    梁建接过。

    灯光下,透明玻璃瓶里那半瓶液体微微晃动着,折射出一缕缕七彩的光。

    ”快点!“男人终于有了些不耐烦。梁建一狠心,拔开塞子,仰头一饮而尽。闭上眼之前,他看了一眼那男人,脸上眼底都是那种猥琐到极致的笑。

    他没有晕过去,他只是不想看到那些恶心的脸。他将自己缩到了房间的角落里,等待药效的发作。

    男人走了出去,仿佛是怜悯他一般,刻意在他还清醒的时候,留了片刻的安宁和清净给他。

    片刻很短。很快,梁建就感觉有股火从丹田处开始烧起来,越烧越旺,越烧越让人神智模糊。他的脑海里开始出现一个个女人,他们或娇媚或妖娆,或成熟或清纯,她们曾都是他心里的柔软。渐渐的,她们只成了两个人。

    一个清冷带着妩媚,一个成熟带着妖娆。一个智慧贤良,一个温柔大方。

    再渐渐的,只成了一个人。

    她笑,她哭,她静静坐着不说话,她迎风而立,表情忧伤。她穿着白色的套裙,身段姣好;她不着寸缕,眼神迷离……

    ”小英……“他不受控制地呓语着她的名字,记忆,他仿佛从来没有这样叫过她,可此刻,他却这样称呼她,像是恋爱的男女,又像是生活了许久的夫妻……

    门外,男人和壮汉站在那里,看着门内的梁建意乱情迷。

    ”差不多了。“壮汉说到。男人却一笑:“不急,再让他熬一段时间,效果会更好。”

    壮汉皱着眉头看了他一眼:”别光顾着玩,到时候误了老大的事,老大可饶不了你!“

    ”你放心,误不了!我早就准备好了。”说话时,男人的目光一直在梁建身上,仿佛他是脱光了的美女,如此的诱人。

    “相机架好了?”壮汉又问。

    “架什么相机,你拿着就行!”男人目光一动不动地回答。壮汉露出嫌恶表情,说到:“我才不想看你那恶心的场面。”

    男人却笑:“等什么时候我让你也尝尝那味道,你就不会嫌恶心了!”

    “滚,你要是敢来动老子,老子就跟你拼了!”壮汉立即紧张起来。盯着男人,全身都警惕起来,可男人都没看他一眼。

    两人的话,梁建一句都没听见。此刻他的脑子里只有胡小英,全部都是胡小英。

    也不知过了多久,就在梁建就要克制不住,扑向意识里那个妖娆妩媚的她时,屋外忽然传来几声枪响。

    枪声在寂静的夜里,格外的响。梁建迷乱的神智也被惊醒了一丝。门口的男人和壮汉感觉风声不对,冲进来就准备将梁建带走。

    晃动的世界里,他们两个的身影格外臃肿,梁建努力保持着仅剩的理智,努力推开他们。正挣扎着,衣衫不整的小五冲了进来,冷酷的脸上,染着不少血,也不知道是他的还是别人的。

    他们打不过小五,自然不会多留,虚晃了几招后,就立即逃了出去。小五也没去追,立马就来查看梁建的情况。

    恍惚,看清小五的脸,梁建心里一松,就晕了过去。

    再醒来时,是白色的天花板。鼻间传来的消毒水味道,不用问他也知道是在医院了。转头看向旁边,床边趴着一个女子,乌黑的头发散落在白色的床单上,简单而美好。

    他抬手想去抚摸,一动之下,却带起全身的酸痛,每一块骨头每一块肌肉都好像被撕扯了千万遍一样,痛得梁建的冷汗一下子就冒了出来。他没忍住,闷哼了一声。

    床边的女子惊醒了过来,转头看到他皱着眉头脸色惨白的样子时,瞬间惊喜。

    “你终于醒了。”

    那张熟悉的脸上,满是憔悴。

    “你怎么来了?”梁建忍下疼痛,嘶哑着声音问。只是,她不知道,他此刻好像去摸一摸她的脸,就好像那一刻在那间屋子里不清醒的时候。

    甚至,昏迷前,他的脑海里都有掠过一个念头,虽然只是一瞬间。但他记得。

    他有种渴望,可以永远不醒来。

    “你知道你昏迷了几天吗?”胡小英问他。

    梁建一下子就紧张了起来,听胡小英的意思,他应该是昏迷了好几天。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永州的这些事情……

    梁建的心沉了下去。胡小英应该是看出了他的担忧,笑了一下,说:“身体还没好,就去想这些事情,你还真是一刻都不准自己休息一下。不过,事情并没有你想得那么严重,甚至可以说有转机。”手机请访问:

    【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