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场局中局 > 977赶往宁州

《官场局中局》 977赶往宁州

下载: 官场局中局TXT下载


    好运似乎并没有在梁建身上停留太久,可能是幸运女神最近特别忙,忘了他。复制网址访问 hp://%77%77%77%2e%76%6f%64%74%77%2e%63%6f%6d

    胡小英走后,梁建听了那两个好消息后,就在医院里按捺不住了。强拖着浑身都痛的躯体,心急火燎地回到了单位,刚进了办公室,屁股还没在椅子上坐热,沈连清的那杯茶还没泡好,李端就进来了。

    李端看了一眼沈连清,问:”怎么这么快就出院了,身体怎么样?”

    “待着也无聊,再说最近事情也多,时间经不起耗!”梁建说着就准备给郎朋打电话,他醒来后还没见过郎朋,他有些事想问问他。

    手机还没找到,李端却道:“昨天和今天早上,省里都来电话了,乔书记的秘书祁佑让我通知你,乔书记要见你,让你一出院就赶紧过去。“

    梁建心里一沉,看来是那件事的副作用来了。

    梁建坐在那里不说话,李端试探着说了一句:”要不再回医院躺两天?“

    梁建瞪了他一眼,说:”既然已经出院了,哪有再回去的道理。乔书记也不是老虎,吃不掉我。“

    李端还是有些犹豫,”可是这个时候,永州不能没有你坐镇。很多事情,现在已经到关键时刻了。我之前听说,郎朋那边的事情也有了些眉目。“

    梁建一愣,问:”是董大伟的那件事吗?“

    李端摇头:”董大伟的事情不是王世根在负责吗?我说的是,当时洛水街拆迁的事情。”梁建一听这事,心里就有些不大痛快。如今这个节骨眼上,郎朋怎么就非得揪着那件事不放,就不能先放放,先把眼前的坎给过去了。

    但心里抱怨归抱怨,既然有了些眉目,梁建也想听听。可一问李端,李端又说:“具体我也不清楚,你还是等他来了,让他亲自跟你说吧。对了,那你现在就出发吗?“

    梁建点头:“给我换个司机,小五受了伤,让他好好休息一下。”

    “我马上去安排!”李端出去了。

    李端安排的司机是个老师傅,五十多岁年纪了,总是笑呵呵的,话挺多。一路上,不停地跟沈连清搭着讪。沈连清有一搭没一搭的跟他说了一路。

    终于到了宁州,已是下午。到了书记办公室外,门关着。梁建敲了敲祁佑的办公室,半响,里面传来脚步声,祁佑揉着眼睛出来开了门。

    一看是梁建,表情冷淡地回了一句:”你先等等吧,乔书记还在休息。“

    他也没说让梁建进去坐坐。梁建已经领教过几次他这冷漠态度,倒也不意外,也没想着要进去坐一坐,场面话说了几句后,就跟沈连清走了。两人在外面简单吃了点后,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就又回到了祁佑的办公室外。这一次,他的办公室门开着。刚准备敲门,祁佑就抬了头,看到他,还没等他走进来,就开口说道:“你直接去找纪委书记吧,书记现在很忙,没空见你。”

    梁建眉头一皱,心里有些不爽,同时也多了些不好的预感。找纪委书记,和找省书记,那是不同的概念。后者,明显还多了些余地,前者,则是已经比较严重。

    梁建一边往纪委那边走,一边脑子里想着:那件事只是他弄出来为了拖延乔任梁的一个烟雾弹,但有些人似乎当真了,又或者说他们巴不得是真的。这既是好事,也是坏事。好事就是,对于某些人说,这是一个更好的机会,可以让梁健彻底的一蹶不振甚至离开官场。在这样的一个好机会面前,将他调离永州的方案很大可能就会暂时搁置。而坏事就是,这件事很可能就会弄假成真,到时候他梁健就真的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

    梁健没有问自己值不值得,这个问题在他想出这个办法之前他就已经一再考虑过,并且已经得出答案。所以,他并不会在现在犹豫,后悔。他只是不确定,乔任梁打算怎么做。如果,乔任梁不顾程序,直接将他控制起来,严刑逼供,那梁健就只能怪自己运气不好了。

    到了纪委书记这边,还没见到正主,就先见到了小语的那个未婚夫,叫什么,梁健已经记不得了,只记得姓余。他先认出了梁健,看到他略有些惊讶,问:“梁哥来找我们书记吗?”

    称呼得很亲近,梁健有些不适应,但并没有表现出来。他笑了一下点头:“是的。”

    余秦很热情,立即就说:“我陪你过去吧。“

    “没事的,你忙自己的好了。”梁健礼貌地拒绝,可余秦的热情就好像梁健是好久不见的老友。

    “没事的,我也没什么事。”

    梁健见推脱不掉,就只好随了他。纪委书记的办公室离这不远,但三个人走了似乎很久。快到纪委书记秘书办公室门口的时候,余秦有意无意地提了一句:“最近关于你的消息挺多的。”

    他的话点到即止,但意思很明白。纪委是什么部门,一个人的消息在这个部门里多并不是什么好事。

    梁健看了他一眼,他已经将目光转回去,欠身打开了纪委书记秘书的门。

    “小吴,你在忙吗?”余秦和纪委书记秘书的关系似乎很不错。

    屋里面的男人是个三十多岁的男人,听余秦叫他小吴,也不生气,咧嘴笑了一声,调侃道:“今天太阳从西边出来的吗?你余大官人竟然有空到我这小庙里面来了!”

    话音刚落,他的目光就瞟见了随着门打开逐渐显露出来的梁健和沈连清,刚才嬉笑的表情立即收了起来,动作飞快地从桌后站了起来,快步走了两步绕过办公桌,说道:“梁书记来了啊!“

    他的态度显然比祁佑要热情得多,也比以前的相见要热情,或许是因为余秦的缘故。小吴依次和梁健沈连清握了手。梁健正要问他,纪委书记是否有时间的时候,余秦忽然插话:“书记现在在忙吗?”

    这回梁健看出来了,小吴对余秦的热情除了关系好之外,似乎还多着一份奉承的意思。余秦的背景梁健不曾了解,也不曾想去了解过。此时看到小吴的态度,也只是多看了余秦一眼,并没有放在心上。

    见纪委书记很顺利,不知是因为余秦的关系,还是真的就像小吴说的那样,纪委书记原本就等着他。

    进门的时候,梁健忽然想起,自从这个新纪委书记上任后,这办公室他还是第一回走进来。他快地打量了一眼,屋里的摆设没有多大的变化,只是屋角多了个大花瓶,花瓶里放着几幅画卷。

    小吴给他倒了杯茶就退了出去。纪委书记从件里抬起头,靠进老板椅内,目光在那厚厚金丝边眼镜后,打量着他。

    忽然,他问:“梁健,我们这是第几回见面了?”

    梁健一愣,这他哪里一下子就能记得清的。他不敢胡乱作答,万一这纪委书记还真记得几次,要是答错了,可不是好事。与其胡乱说个数字冒险一把,不如老老实实回答。梁健正要承认自己不记得了,纪委书记忽然说话了:“第七次。”

    梁健有些惊讶,没想到他还真记得。

    纪委书记一笑,说:“是不是很惊讶,为什么我会记得这么清楚?”

    梁健如实点头。纪委书记却没回答,只是拉开抽屉将一摞信件拿出堆到了梁健的面前,说:“你猜猜这些都是什么?“

    “举报我的信件。“梁健回答。这根本不用猜。

    “看来你还有些自知之明。“纪委书记说着,从那一摞信件最上面拿起了一封,将里面的信纸抽了出来,扔到了梁健面前,说:”你看看。“

    梁健没去接,“既然他们举报我,那就说明我肯定是有做的不好的地方,但这并不代表他们所举报的都是事实。我觉得我不用看,也不想看。“

    纪委书记愣了一下,旋即又笑了起来,这一次的笑容多了些冷意:“刚来的时候就听人说,你是个刺头。果然是有些脾气。不过,在这个环境里面,最要不得的就是脾气。“

    梁健分毫不让,他在进这扇门之前就在心底反复斟酌了很久,是忍气吞声,做足了低姿态,还是胆大一回。

    梁健选择了后者,所以他说:“每个人之所以不一样,就是因为脾气。如果人都没了脾气,那还有什么意思。“

    纪委书记眯了眼睛,眼缝之后,那目光像是利刃一般,锋利无比。

    半响,他问:“你知道我今天找你来是为了什么吗?”

    “我不清楚,还请书记明示。”梁健回答。其实,他心里清楚。纪委书记哼笑了一声,说:“事情都到了这个地步,你装傻有什么用!要不是因为之前有人力保你,现在你就不会坐在这里跟我对话了。“

    梁健知道他的潜台词,而他更关心的是,那个力保他的人是谁?胡小英?还是于何勤,亦或者是白其安。

    除了这三个人之外,省城里已经没有其他人可能帮他了,而这三个人里面最可能帮他的,只有胡小英一个。

    是她吗?如果是她,她想必又付出了很大的代价吧。否则,乔任梁和眼前的这位纪委书记不会轻易退步的。

    梁健一时走了神,都没注意到对面之人的神色变化。手机请访问:

    【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