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场局中局 > 1000 谜团丛丛§

《官场局中局》 1000 谜团丛丛§

下载: 官场局中局TXT下载


    这老黑的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梁健到医院门口的时候已经十点。医院门口的车依旧很多,排着队等着进去。忽然,开车的小五眼睛一眯,看着出口处一辆正在退卡的黑色奥迪说道:“哥,那辆是不是胡姐的车?”

    梁健一愣,抬头看去,不正是胡小英的车吗?

    透过挡风玻璃可以看到,开车的是她的司机,副驾上没有人,后座不知道她是不是坐着。梁健犹豫了一下,正准备打电话,手机先响了起来。拿起一看,是胡小英。梁健下意识地抬头看去,只见那辆车的后座窗户已经摇了下来,露出了胡小英精致的脸。

    她朝他挥了挥手,梁健忙接起电话,胡小英问他:“什么时候回去?”

    “明天一早吧。”梁健回答。话音落下,胡小英的车动了,缓缓驶到他的车旁边停下。两人还没说上话,梁健前面的车往前走了一段,后面的车就开始不耐烦了,滴滴的喇叭声开始响起。

    梁健只好让小五往前走了,两人就这么错开了。

    “我待会还有点事,明天早上你要是不急的话,我们聊聊。”胡小英在电话里说道。梁健下意识地问:“这么晚了,还有事?”

    “嗯,要去见个人。”胡小英说。

    梁健本想问去见谁,可话到了嘴边又变成了:“注意安全。”

    “好的。”

    两人各自挂了电话,或许是他先,也或许是她先。梁健不知道。

    楼上,项瑾还没睡。梁健进门的时候,她正在看书,陪床的梁母已经酣睡在另一张床上。霓裳不在,想来是和李妈妈留在了家中。

    听到开门的声音,项瑾抬头,看到梁健愣了一下,旋即笑了。

    “这么晚了,你自己开车来的?”

    话音落下,小五跟在后面进来了。看到他,项瑾问:“前几日听你哥说你受伤了?怎么样了?”

    “我没事。”小五回答。

    “今天菲菲过来了,她在家里住着呢,你也回去住吧。这里你哥和你梁姨在就行。”项瑾说道。

    听到菲菲二字,向来表情不明显的小五脸红了。他害羞地垂了眼,说:“那我回去了。”

    “走吧。注意安全。明天早上,我出发的时候会给你打电话的,你不用急着过来。”梁健笑着说道。

    小五走后,项瑾问梁健:“明早一早就走?”她看着他的目光里,带着的那种光,让梁健不忍面对。

    梁健在床边坐了下来,靠着她,伸手搂过她,轻声解释:“有一桩案子到关键时刻了,我不放心。我会争取每天晚上过来陪你。”

    “天天来回赶,太辛苦了,而且也不安全。”项瑾一边说着,一边将脑袋挪了挪,在他胸口寻了个舒适的位置。

    这时,另一边酣睡的梁母却是忽然醒了过来,不知是被梁健二人说话的声音吵到了,还是自己醒了。

    她迷糊着眼坐了起来,朝着项瑾这边望了过来,犹豫了一下,问:“梁健来了?”

    “嗯,妈,是我。”

    梁母站了起来,走了过来,又问:“怎么这么晚过来?”

    “白天忙,没时间。”梁健说道。

    “晚上不安全。”梁母说道,说完忽又问:“那晚饭吃了吗?”

    被梁母这么一提,梁健忽然响起,自己还没吃晚饭。知子莫若母,梁母见他犹豫,便知:“没吃吧。那你等等,我下去给你买点,医院后面应该还有店开着。”

    说着,她就去拿衣服准备出去。梁健忙拦住她,说:“妈,你睡吧。我不饿,待会要是饿了我自己会去吃。”

    “怎么可能不饿?”梁母执意要出去,这时,梁健电话响了,是小五打来的。原来他一出门也想起还没吃晚饭,就在附近找了一家店,打电话来是问梁健想吃什么。

    梁健对梁母说:“小五帮我买了,你去睡吧。”

    梁母这才放了心。

    小五送了吃的来,和梁健一起在楼道里的台阶上坐着吃了,才回。回到病房里,项瑾靠在那里已经睡着了,书还拿在手里,歪在胸口。梁健上前,轻轻地将书拿走,才一动,她就又醒了,看到他,呢喃了一句:“你去洗澡,洗好来陪我。”

    “你先睡。”梁健的话刚说完,电话忽然响了。梁健一看号码,就往外走。出门前,又叮嘱了一句:“先睡,别等我。”

    关上门,接起电话,问:“怎么样?”

    郎朋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透着疲惫和恼火:“凶手已经招了,但是线索又断了。和凶手联系的那个老总死了。”

    梁健震了一下,不敢置信地问:“他也死了?”

    其实这也并不是特别意外的事情,这个老总原本就是个背锅的,现在凶手已经落网,他若不死,就很容易暴露出更多的东西,只有他死了,他后面的人才安全。梁健只是没想到,对方的动作这么快,才一天时间,就这么多变故。

    “怎么死的?”梁健问。

    “一枪毙命,关键是现场是在太阳城。”

    梁健一愣:“老黑的那个太阳城?”

    “是的。报警的是老黑的心腹。你说,那个老总的死跟老黑有没有关系?”郎朋问。

    关系是肯定有的。梁健心想,但并未说出口。具体有什么关系,梁健暂时也想不清楚。以老黑的手段和精明程度,他若是想让这个老总死得无声无息,很简单。他实在没必要让那个老总死在太阳城,回过头却又亲自报个警企图博取警方的信任。

    梁健想了一会,回答郎朋:“死者和老黑之间是肯定有关系的,但人未必是他杀的。但能在太阳城里动枪,且一枪毙命,而且没被老黑的人抓到的,应该也不是一般人,老黑未必什么都不知道。”

    “你的意思是说,关键还是在老黑身上?”

    梁健犹豫了,老黑不是一般人,他已经让纪中全去做准备了,但这个时候,因为这件案子,去动老黑,会不会打草惊蛇,影响到纪中全那边?这是梁健不得不顾虑的事情。

    他思虑良久,才做了决定:“先走常规程序吧,老黑那边,能不动就不动。”

    “那毕望和谷丰的案子怎么办?现在结案吗?”郎朋又问。

    “先结案吧。既然幕后主使已经死了,拖着也没意思。这边案子结了,董大伟那边也好处理。另外,虽然那个老总已经死了,但他跟毕望之前的那些交易,未必什么蛛丝马迹都没有了,最好仔细找找,如果能找到些什么,谷清源那边应该就没问题了。永成钢业最近局势不太好,如果谷清源不能尽快回归的话,恐怕要撑不住了。”提及永成钢业,梁健心底就是一阵忧虑。

    他费尽心思地救谷清源,除了谷清源本身的清白之外,更多也是为了永成钢业。可这一拖拖下来,永成钢业已经在走下坡路。而且,刚才梁健还有一个担忧没有说,他担心谷清源的精神撑不住,到时候他人就算出来了,也未必能重新回到永成钢业。

    这样一来,对于某些人来说,无论谷清源有没有事,他们的目的都已经达成了一半了。按照现在的钢业的市场行情,和整一个社会的大方向方针,只要永成钢业颓势一显,基本就很难翻身了,最后的下场除了被人兼并就是破产然后被卖。这种案例在近两年,不是没有出现过。

    梁健心中忧虑,却也无可奈何。他现在只期望,纪中全那边能尽快有所进展。挂了郎朋的电话后,梁健左想右想,还是决定给纪中全打一个电话。

    纪中全似乎还在办公室里忙碌,接起电话后,梁健问他:“太阳城出了枪杀案的事情你收到消息了吗?”

    “什么时候的事?”纪中全显得很惊讶。

    “大概半个小时前吧。”梁健回答。

    纪中全沉默了一下,问:“死者是谁?”

    “谷清源案子的一个关键人物。”梁健回答,说完顿了顿,继续说道:“具体的资料,郎朋那边有。我觉得,这起案子跟老黑之间的关系应该不简单,你去了解一下,看看能不能查出些什么。郎朋那边,我让他们走正常程序,以免打草惊蛇,影响了你这边的工作。”

    “好的。我待会找个脸生的,去现场看看。”纪中全说道。

    梁健犹豫了一下,还是忍不住问:“那件事情,准备得怎么样了?”

    纪中全想了一下回答:“这起枪杀案说不定就是一个切入口。”说完,忽问:“你现在在宁州?”

    “嗯。”

    “项瑾要生了?”

    “快了。”

    “好好陪着,这里不用担心。”纪中全说道。可梁健哪里做得到不担心。沈连清到现在也没电话打来,不知道事情怎么样了?那个罗经理还真是会凑热闹。希望那件事情,不要再和目前的这团乱麻扯上关系了。

    原本以为只要抓住杀害毕望的凶手,这团乱麻就能慢慢解开了,可当他抓住凶手后才发现,这团乱麻背后还有一团更大的乱麻等着他。

    还有董大伟岳父的案子,虽然他岳父的死从医学上讲和他们没关系,但这件事情,始终还是要给他们一个交代的。这背后隐藏的那些东西,也是需要还原一个真相给大家。

    【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