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场局中局 > 1010 弱肉强食§

《官场局中局》 1010 弱肉强食§

下载: 官场局中局TXT下载


    果然,正如梁健所料。 没多久,乔任梁的电话就来了。

    一接通,就听到乔任梁气急败坏地对着他吼:“梁健,你到底想干什么?”

    “乔书记,您这话是什么意思?我听不太懂啊!”梁健回答。他已然有种死猪不怕开水烫的姿态。

    “别跟我装傻!那天你从我这里走的时候,我怎么交代你的!我让你把工作跟钱江柳同志做好交接,你为什么不交接?”乔任梁质问。

    “乔书记,这可就是您误会我了,该交接的工作我已经交接好了,不信我可以和钱江柳同志一起到宁州去见您,我们当面跟您汇报!”

    乔任梁一听,哼了一声,怒气更盛:“那你跟我解释一下,这两天大大小小一共将近二十个同志被带走是怎么回事?”

    “这是纪委的工作,我也不是很清楚,要不我让纪中全同志直接跟您汇报?”梁健一边说,一边在心底默念了一声srry,这话可是说得有点不厚道。

    乔任梁似乎被气得不轻,半响都没说话,片刻后,才开口,咬牙切齿:“梁健,你最好明白,让你去西陵,我已经是给足你岳父的面子了。你最好不要再给我惹出什么乱子来,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那我谢谢乔书记了。你放心,我会记住你这番话的。乔书记还有其他吩咐吗?”梁健脸上的笑容也收了起来。

    话音落下,乔任梁啪地一声就挂了电话。梁健放下手机,半响,才从乔任梁那句“让你去西陵已经是给足你岳父的面子了”话中回过神来。自从,和项瑾在一起后,每个人在得知他的情况后,总会将他的岳父和他联系在一起。在这个环境中,背景往往比自身实力重要得多。梁健努力让自己习惯,但依然还是免不了会有些难受。更让他难受的是,他岳父项部长的面子,也只是让他去了西陵而已。如此说来,如果不是项部长,他如今的下场可能会更惨。

    或许是这个电话刺激了乔任梁,省里的动作忽然一下子快了很多。第二天,梁健调动和钱江柳即将上任永州市市委书记的文件就已下达,并定在五日后,也就是下周一开始公示,时长一周。

    消息刚传开没多久,沈连清就来告诉梁健,钱江柳那边,已经有不少人开始称呼他为钱书记了。还真是急不可耐呢。梁健笑了笑,没在意。于他而言,叫什么不重要,但有一件事很重要,就是他们目前在做的事情。还有十几天的时间,对于他们来说,剩下的时间已经不多了,一切必须得抓紧。

    纪中全那边,还是没什么大的突破,那些人的嘴巴很紧。不过,郎朋那边,却是有些进展。董大伟的案子里,那几个混混没撑住,松了口。这几件案子,一环扣一环,其中一环解了,其他的自然也就不会太远了。

    得到这个消息,梁健紧绷的心松缓了不少。到如今,该做的也已经做得差不多了。考虑到目前永州政府的实际情况,昨天钱江柳的话不是一点道理也没有的。如果真的有太多的额官员牵涉落马,那永州政府很可能就会因此瘫痪,这不是梁健想看到的局面。

    该收网了。

    梁健走到窗前,看着窗外的景色,灰蒙蒙的天空下,整个城市都弥漫着一种死气沉沉的感觉,感觉不到一丝蓬勃的生机。

    总说,阳光总在风雨后,希望这场风雨之后,迎接永州的是,灿烂的阳光。

    “收网吧。”

    一个小时后,老黑在那个小巷子里的院子里,被捕。听说,郎朋带着人冲进去的时候,还遭到了火力反抗。有两名警员轻伤,一个老黑的人重伤。于是,老黑的罪名又多了两条,拒捕和持枪袭警。

    老黑被关进去后,钱江柳的反应有些出乎意外。梁健本以为,他或许会来说情。但事实是,他确实来了,却不是来说情的,而是……

    “梁书记,没想到你还真的行动了。”钱江柳坐在梁健对面的沙发上,姿态放松,那架势俨然当自己已经是市委书记了。

    梁健看着他,回答:“难道钱市长认为我之前是在跟你开玩笑吗?”

    钱江柳笑笑,说:“梁书记好魄力。那接下去,梁书记打算怎么处理这个老黑的问题?”

    梁健不答反问:“钱市长有什么建议吗?”

    钱江柳动了动,脸上掠过一丝迟疑之色后,忽然眼底闪过几许狠戾之色:“老黑之所以能在永州盘踞剥削这么多年,就是因为没有人站出来好好地惩戒一下他,所以才导致他的气焰越来越嚣张,目无王法。既然这一次,证据确凿,依我看,应该重惩!”

    梁健点点头:“钱市长这建议不错。既然如此,那接下去的事情就交给钱市长办了。你也知道,马上就公示期了,我也该准备准备,去宁州陪我妻子几天,这边的事情,也该移交给钱市长您了!”

    钱江柳当即就愣住了。好一会,才回过神,刚要说话,梁健就抬手打断了他,说:“不好意思,钱市长,我有点急事,得要走了。钱市长要是还有什么事的话,我们回头再说。”

    说完,梁健起身拿过桌子上放着的早已收拾好的公文包,就往外走。其实,他没有这么急,他只是不想给钱江柳推脱的机会。

    他想将老黑的事情全部推到自己头上,梁健可不会让他这么轻松了。在这里三年多,钱江柳可给他使了不少绊子,梁健可没忘了。临走,当然也要给他添点堵。

    不过,永州交到钱江柳手中,还真是不放心啊!

    车上,小五问梁健:“去宁州看嫂子吗?”

    “嗯,就快要去西陵了,该去好好陪陪她。先回家拿衣服。”梁健回答。

    小五点头。

    梁健看了一会窗外,忽然想起一事,转头问小五:“你和菲菲最近怎么样?”

    “还好。”小五还是有点不好意思。

    梁健笑:“多久了?两年多了吧。好定下来了。”

    小五却没回答,脸上露出的神色,有那种犹犹豫豫地担忧和顾虑。

    梁健明白他在想什么,但这种事情,需要他自己去克服。别人劝是没有用的。

    “这次去西陵,你就不要去了。在这里陪着项瑾他们吧,正好也跟菲菲近一点,方便联络感情。”

    小五看了梁健一眼,然后摇了摇头。

    梁健正打算再劝,忽然手机响了。

    “有时间吗?”电话里吴越的声音有些低沉,显然心情不是很美丽。

    梁建犹豫了一下,说:“有空,怎么说?”

    “见个面吧,我在泰和路32号等你。”

    梁建到的时候,吴越坐在落地窗边的沙发里,抽着烟。梁建走过去,他没动,随意地说了一声:“坐。”

    梁建坐下来,他准备给梁建递烟,被梁建拒绝:“我不用。”

    “怎么?戒烟了?”吴越看他一眼:“看来心情不错啊!”

    梁建笑笑没有接话。吴越却抽了一口,继续用他那带着点嘲讽的语调继续说道:“但是,我心情不好呀,错信了不该信的人。”

    梁建知道他想说什么,正好有服务员过来,两人停了下来。等服务员离开,梁建看了吴越一眼,笑道:“吴书记是在指我吗?”

    吴越一下坐直了身体,身体略微前倾,两只眼睛盯着梁建的脸,上下左右打量了好一会,说:“看来,你还没忘了。”

    梁建笑笑:“既然答应了你,我自然不会忘。”

    吴越眉毛一挑:“既然没有忘,那你对今天下达的文件就没什么要跟我说的?”

    “说什么?这不是还有时间吗?”梁建看着他,笑。

    吴越愣了愣,眉头一皱,问:“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这时,服务员端了茶送过来,吴越又靠回了沙发中,整个人放松下来,姿态略痞。梁建拿起茶闻了闻,赞了一声:“茶不错。”说完,浅尝一口后,放下茶杯,缓缓而道:“马上就是公示期了,公示期最怕什么?”

    吴越的眼睛顿时眯了起来:“你的意思是……”

    他话未说完,但他心里已经清楚,脸上有惊骇之色一闪而过:“看来,你确实有点能力。那你想好怎么做了吗?”

    梁健对着他摇了摇头。

    吴越的眉头又皱了起来,问:“你摇头是什么意思?”

    梁健笑答:“不是我怎么做,是你怎么做。”

    吴越眉头皱得更紧,但没说话,等着下文。

    梁健喝了一口茶:“证据中全同志那边有,回头我会让他交给你。接下去该怎么做,我想你应该很清楚。”

    “为什么不是你亲自来?”吴越问他。

    “我手上的证据,以我目前的处境,还不够分量。但你可以。”梁健看着他笑。

    吴越看着梁健,问:“你怎么知道我可以?”

    梁健反问他:“难道你不行?”

    吴越脸色憋得有些红,半响忽然笑了起来,口中骂道:“没想到,你也挺狠的。”

    “这个社会,本来就是弱肉强食。不过,我还有一个条件。”

    吴越笑容一滞,旋即说道:“我就知道,你没这么容易把东西给我,说吧,什么条件,只要不过分,我就答应你。”

    “永成钢业。”

    【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