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场局中局 > 1015此去西陵§

《官场局中局》 1015此去西陵§

下载: 官场局中局TXT下载


    挂断电话,正好听到敲门声。门开了,沈连清走进来,嗫喏了好一会,才开口说道:

    “梁书记,你现在有时间吗?我想跟你谈谈。”沈连清说话的时候,低着头,不敢看梁健。

    “先坐。”梁健说。等他坐下,他才问:“你想跟我说什么?”

    沈连清沉默了有一会,才猛地开口:“我想跟你去西陵。”

    梁健震了震,他原本也想着什么时候找他谈谈,正好他去太和的时间也延期了,有这个时间可以做一下人员调整,将这永州政府稍微整顿一下。趁这个机会,也就可以将沈连清的问题也解决一下,可梁建没想到沈连清先找他来谈了,还直接给了他这样一个答案。

    要说不开心是假的,有这么一个人,愿意这样死心塌地地跟着自己,这种忠诚,任谁遇到都会开心。只是,几千公里的路程,恶劣的环境,梁健有些于心不忍。

    梁建叹了一声,说:“你能有这样的想法,我很开心,真的。但是,西陵距离江中省有上千公里,整体大环境也相对比较恶劣,去西陵是上面对我的决定,你没必要跟着我一起去承受这些。而且,这几天我原本也打算把你的位置做一下调整,长清区区长的位置目前空着,我觉得你或许可以试试。”

    沈连清惊讶地看向梁建,半响才回过神,却没多大惊喜,而是摇了摇头,说:“梁书记,其实,我对自身认识还是挺全面的,我根本不是一个当领导的材料。我还是比较适合待在您身边。”

    梁建皱了下眉头,没想到这沈连清在这件事情上,竟也这么固执。他问:“难道你打算一辈子都跟着我吗?你要知道,天下无不散的筵席,你不可能一直跟着我。”

    沈连清沉默了一下,却说:“我认为,一个人活着,就是要活得舒畅,工作也一样。您是我见过所有领导当中,最没有领导架子,也是我认为最好的领导。虽然,可能您在处事上还不是很成熟,但我相信,您肯定会成为一个优秀出色的领导。所以,我要跟着您。而且,我还没结婚,我跟李秘书长不一样,没什么好放不下的。”

    “李秘书长?”梁健皱了皱眉:“怎么?他难道也要跟着去?”

    沈连清想了一下,说:“不清楚。但是他赞成我跟着你一起去西陵。”

    “胡来!”梁健斥了一句:“你先出去,把他叫进来。”

    梁健本想训他几句,可他一进来,这训斥的话就怎么也说不出来了。只能叹一声,问:“小沈说要跟我去西陵的想法,是不是你怂恿的?”

    “他去挺好的。西陵不比江中,有个熟悉的人在身边,总是会好些。小沈跟了你快四年了,你的习惯,做事的方式,他也清楚,不至于拖你后腿。你就别想着多了,放宽心带他去。”李端劝他。

    “我再想想吧。市委书记上任,自带秘书的,好像还没听到过!”梁健自我嘲讽了一句。

    李端回:“既然没有规定说不可以,有什么关系。说不定,你就是那个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呢!”

    “这第一个吃螃蟹的,也未必是好事。我去西陵,初来乍到的,太高调,不太好。”梁建谈到。

    李端却说:“正是因为初来乍到,所以才要高调一些,要不然怎么镇得住那些地头蛇?”

    李端说的,也未必不对。但,沈连清跟着去这件事,梁建还是觉得不太妥当。其一是,按照目前的情况,他完全可以给沈连清安排一个合适的位置后再离开,而且信任市委书记是吴越,应该也不至于太为难他。西陵环境艰苦,沈连清实在没必要跟着去吃苦。其二,目前乔任梁跟他之间的梁子已经不小,他就算提出来,也未必同意。毕竟,这也是没有开过的先河。

    梁建一时也决定不好,索性就放在一边不想。

    又平静过了几天,郎朋忽然找上门来,脸色并不好。梁建一看,皱眉问:“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

    郎朋说:“老黑的案子,恐怕没这么轻松地结束。”

    梁建一愣,皱眉问:“案子不是已经结案了吗?”

    郎朋点头:“确实是已近结案了,但只是我们这边结案了,前段时间省厅来的那几个王八蛋,趁着我不注意,把资料拷贝了一份带回去,现在说案子中发现了一些疑点,要重审。”

    这节奏可不对啊!梁建心里才安静了没几天的警钟立即又响了起来。他沉吟了一下,说:“既然他们提出要重审,我们也没办法拦着,目前最关键的是,人不能让他们带走,必须得掌握在我们自己手里,还有原始资料,也必须要拿在手里。”

    “恩。那接下去,我们怎么办?就等着他们重审出结果?”郎朋问。

    梁建想了会,说:“你也先别急,我打几个电话,问问再说吧。”

    “好吧。也只能这样了。那你先忙,我先回去了,有消息了,告诉我一声。”郎朋走后,梁建坐在那边,犹豫了一会,还是决定给白其安打个电话。

    电话通后,梁建听到白其安在对面说到:“我就知道你会打这个电话来。”

    梁建说:“那你应该是知道我是为了什么事情了。”

    白其安沉吟了一下,说:“你要是相信我,就听我一句劝,这件事,你不要再插手了。”

    梁建沉默。白其安这句话里已经透露了很多。但,真的就不插手了吗?老黑的事情,他们几个人辛苦了数月才得到了这样的结果,才终于掌握了十足的证据,但现在却迎来这样一个结局,梁建心里不甘心。郎朋他们心里肯定更是不甘心。但白其安还有一句话没说完,这件事到了现在,恐怕梁建想插手,也未必能有用了。搞不好,再把自己搭进去。

    白其安见梁建好半响没出声,叹了一声,说:“我以前也是公安出身,我懂你的心情,但这件事,你最好是跟你手下的人打好招呼,不要再插手了。你很快就要去西陵了,但他们还在江中,你要明白。”

    梁建心中一凛,颇为艰难的应下:“好的。我知道了,我会叮嘱他们的。”

    “恩。其实永州这场仗,你已经赢了一大半了,不管是在官场,还是做人,都要懂得见好就收,哪怕你有理。这个社会,不是非黑即白的。”白其安难得像是一个慈和的长辈一样,语气温和的叮嘱。

    “恩,我会记住的。”梁建回答,心里有些感激。

    挂了电话后,梁建略微平复了下自己的心情后,才给郎朋打去电话。果然,如他所料,郎朋一听就跳了起来,很是激动。但,再激动也是无济于事。郎朋也是明白这个道理,很快就自己平静了下来。

    郎朋问梁建:“那这件事就这么算了?”

    梁建想了一下,说:“古话说,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这件事,不用急。总之,你记住,证据无论如何都得要留一份藏好。我想,总有一天会用得上的。”

    第二天,梁建正在和组织部部长讨论人员调整的问题时,郎朋忽然来电话说:“省厅来人了,要带走老黑。”

    梁建毫不意外,昨天白其安那个电话之后,梁建就有预感,这些人是肯定会来的。他笑了一下,说:“他们来得倒是挺快的。你别拦着,我们大方点,他们要什么就给什么。”

    郎朋还是有些不甘心:“真就这么让他们接手了?”

    梁建反问他:“那你觉得我们能拦得住?”

    郎朋沉默。

    梁建叹了一声,说:“这今后日子还长着,你急什么。你只要有心,我相信,早晚有一天这些账都得重新算过。”

    挂了郎朋的电话过后,梁建忽然想到一件事,他示意于建德等等,然后走到窗边,给乔任梁的秘书打了个电话。

    “梁书记,您有什么事吗?”祁佑的口气还是那么高冷,但比以前客气了许多。梁建也懒得与他寒暄,直接说:“我找乔书记有些事要说,他现在有时间吗?”

    祁佑问:“乔书记知道你会打电话来吗?”

    “我只知道,乔书记一定会关心我要跟他说的事情的。”梁建到。

    祁佑沉默了一会,估计被呛的不轻。半响,才说:“你等等,我先去问问。”

    一会后,电话接到了乔任梁那边。

    “你想跟我说什么?”乔任梁语气很冷,不过也是意料之中。在钱江柳的事情上,乔任梁吃了这么大个亏,对梁建语气能好,才是见鬼了。

    梁建开门见山:“老黑的人我已经同意让省厅的人带走了,但如果这件事,你不希望我插手的话,我有个小请求,希望你能答应我。”

    “梁建,你别太得寸进尺,别真以为我不敢拿你怎么样?”乔任梁怒声说道。

    “乔书记,你不妨听我说完我的小请求再发火也不迟。”梁建说到。

    乔任梁沉默,似乎是在整理情绪,半响,声音平静了下来,问:“什么要求?”

    “我想带我的秘书一起去西陵。”

    乔任梁愣了一下,问:“就这么点事?”

    梁建回答:“是的。”

    乔任梁笑了起来,半响,说到:“梁建,说你年轻,你还真是年轻。行了,你的要求我同意了。你去西陵的日子,已经定下来了,这几天就好好准备下。”

    “好的。”

    (至此,第三卷还有一两章就结束。接下去就是梁健的西部之行了。在第三卷的永州之行中,因为一些事情,这一卷的有些情节可能让读者失望了。这不仅仅是书中梁健的一个迷茫期,也是我的一个迷茫期。所以,在西部之行开始之前,会暂停更新两天时间,用来整理一下思绪,以期望在下一卷中,能写出比第三卷更好的内容。当然,也非常盼望你一如既往的支持。马上要过年了,在这里先拜个早年。)

    【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