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场局中局 > 004 如何权衡§

《官场局中局》 004 如何权衡§

下载: 官场局中局TXT下载


    车子下了高速后,就立即汇入了省道。品&书¥网出口距离太和城区很近,路上车流密集。原本的三辆车变成两辆车后,小五和另外几人就留在了高速出口等待太和市市政府的车来接。而梁健他们则先赶去市政府。

    到的时候,娄江源等一众市委常委的领导站在市政府大楼的玻璃门外,头顶十点的阳光透过玻璃落在他们身上,个个脑袋上都冒着汗。

    车子一停,娄江源还有几人就上来打开了车门。梁健的车门也是有人开的,梁健仔细打量了一下,发现此人有些眼熟,略一想,这不就是市委秘书长陈杰吗?

    陈杰看一眼梁健,就认出了他。笑着伸出手与他握手:“梁书记,你好。我是陈杰。”

    “你好。”梁健笑着回应。这边刚松开,立马就有人又上来握手,一通介绍过后,一群人就往里面走。娄江源走在西陵省委组织部部长的旁边,部长问:“中织部的人在会议室吗?”

    “他们还没到。”娄江源的回答让所有人都愣了一下。之前在高速上被拦停的时候,部长就有提到说中织部的人已经到太和市政府了,所以本还打算让梁健和部长他们先赶过来。可娄江源此时却说他们人还没到。这是怎么一回事。

    部长的眉头顿时就皱了起来,娄江源依旧平静,不紧不慢地解释:“原本是来了,但好像出了点什么状况,又回酒店了。具体我也不清楚,闫部长你们先到休息室休息一下,我再去联系一下,看他们大概什么时候过来。”

    “不用了。”闫部长神情有些不悦,很快地转头吩咐跟在旁边的秘书:“中织部那边负责联系的是谁?”

    “小周。”秘书回答。

    “你给他打个电话问一下,大概什么时候能过来。”

    “好的。”秘书走到一旁打电话去了。闫部长抿了嘴不再说话。娄江源也识趣地闭了嘴。梁健走在后面,听着这一串动静,却在想,他这一路过来,还真是一段不平凡的旅程。

    与中织部约定的会议时间是在十点。可中织部最后赶到的时候已经是十点四十五分。人到的时候,娄江源带着人去下面迎接了,等他们上来,进会议室的时候,梁健看到闫部长依然是那副不悦的神色。

    中织部来了两个人。一个男的,一个女的。男的大约四十来岁,有些秃顶。女的看着三十来岁的样子,但具体年纪不好估计。男的一进来,目光一扫就落在了坐在最中央的闫部长身上,然后立即堆上了笑脸,走到闫部长的身旁,说道:“闫部长,不好意思,临时通知有个视屏会议,不得不参加。让你们久等了。”

    闫部长看了他一眼,神情依然没什么变化,说:“到了就开始吧。这里一结束,我还得赶回去开会。”

    “是!我马上开始。”男的说着就坐在了闫部长旁边那个空着的位置上。按说,中织部来的人,应该是坐在最中央的,可是这一次闫部长坐在了最中间。

    会议很简单,一切都有既定流程,讲话也有稿子,走完后,就结束了。会议结束,已经是午饭时间。

    娄江源就说:“闫部长,午饭已经安排好了。”

    闫部长看了看胡小英和她身边的副部长,对娄江源说:“胡部长和何副部长会在太和留几天,你要负责好安全。尤其是胡部长的起居生活,一定要照顾好。至于午饭,我就不参加了,时间紧,我先走了。”

    闫部长一动,中织部的那两个人立马就跟了上来,拦住还想挽留一下的娄江源,说:“你去安排好其他人,闫部长这边我会安排。”

    闫部长走了,陈乾也跟着走了,中织部的也走了。至于他们是回了晋阳还是还在太和,梁健也不是很清楚。

    午饭是娄江源安排的,地点是太和的一家本地酒家,位于一条较为偏僻的街道上,门面不大,俗气的门头。

    进了包厢落座后,娄江源才说:“这家饭店是太和的一家土菜馆,做的太和菜味道很正宗。今天应该是梁书记第一次来太和吧?”

    梁健点头:“确实。”

    娄江源又问胡小英:“胡部长以前来过太和吗?”

    胡小英笑着回答:“以前来过两次,不过是很多年之前了。”梁健惊讶地看了一眼胡小英,她以前从来没提过。

    同席的还有几个常委,市委秘书长陈杰坐在梁健的另一边,逮着了空,跟梁健聊了起来。几句后,忽然问梁健:“我听说梁书记带了秘书过来,怎么今天没看到?”

    带秘书上任确实不是多见的事情。有人关注这一点,好奇这一点也是正常的事。但陈杰这么迫不及待地就跟他提这件事,还是让梁健有些意外。

    梁健看了陈杰一眼,回答:“他在永州那边还有些事没处理完,多留几天。”

    陈杰笑了一下,压低了声音,说:“其实,我能理解你这种行为。太和市问题已经放任太久了,一次两次的雷霆行动根本不能够彻底清除的。你不放心这边的人也是情理之中。”

    梁健诧异地看着陈杰,这人还真是奇怪。他和他两人才第一次见面,陈杰竟然就这么‘掏心掏肺’地跟他说这些话,这是单纯呢?还是只是想来膈应他一下。

    梁健看着陈杰的神情,觉得可能前者多一些。只是,单纯是好事。但在这样的环境中,未必是好事。

    梁健想到今后要和这样一个单纯的人共事,心里忽然有些不知道该是喜还是忧的复杂情绪。

    和娄江源倒是有过两次接触了,给梁健的感觉,他是一个比较干脆和有想法的人,往往这样的人,都会在性格上有些傲气,偏向强势。不过,总体来说,通过这两次接触,梁建对他的感觉还不算差。

    饭局到差不多的时候,副部长和胡小英站了起来说有事要先走,在席的太和市市委宣传部部长也一起走了。

    他们走后,梁健他们又坐了一会后,也准备离开。走的时候,梁健忽然想起刚才高速公路上发生的事情,这件事情,与其自己去了解,不如先问一问娄江源,他虽不是太和市的人,但在太和市也有几年了。虽任职市长才有一年,但对于这件事情,肯定是有所了解的。

    上车的时候,梁健拦住娄江源,问:“娄市长介意我跟你坐一辆车吗?我有事想跟你了解一下。”

    娄江源看了他一眼,点头。

    上了车,梁健还没说话,娄江源就先开口说道:“梁书记想问的是娄山煤矿的事情吧?”

    “是的。”梁健有些意外。娄江源笑了一下,说:“之前你们在高速上发生的事情,我已经听说了。是我的工作没有做好,让你们受惊了。”

    梁健摆了摆手说:“这不是重点。我想跟你了解的是娄山煤矿这件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情。你既然已经听说了今天的事情,那你应该也知道了,我们还有一辆车在那些人手里。”

    娄江源叹了一声,神色有些凝重,还有些无能为力的懊恼。梁健忽然有种不太妙的预感。果然,娄江源说道:“梁书记,你要是相信我,这件事,还是不要插手比较好。搬车子这种事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不怕你笑话,我自己的车还有一辆在他们手里。”

    梁健一听,惊讶无比。但看娄江源神色,不似作假。他问:“具体是怎么一个来龙去脉,你能跟我说说吗?”

    娄江源看了他一眼,说:“说来话长。你要是真想了解清楚的话,我那边有详细的记录和资料,回头我让人给你送到办公室,你一看就清楚了。不过,要是我,我不会去管这件事。这次搬走的车子也是省里的车子,他们自会处理。这件事,省里比我们更清楚,心里更有数。”

    听娄江源这么一说,梁健突然就想起了,之前在高速路上,闫部长在车里问他“如果条件不允许怎么办”,他还记得,他当时是这么说的:我认为既然我们允诺了,那么总是要想办法去做到。一个政府如果都不能遵守我们的承诺,那么又怎么让百姓来拥戴我们,信任我们。

    当时他这句话说完后,闫部长只是笑了笑,没说话。过了一会后,他又问了梁健一个问题。他问:在你看来,一个城市的发展,什么最重要。

    梁健回答的是:这个很难一概而论,要根据实际情况来定。

    闫部长又笑了笑,没再问下去。

    可此时被娄江源这么一说,梁健再回味起来,终于觉出了一些不对。他想,当时闫部长对他的回答肯定是不满意的。闫部长想听到的,一个城市的发展,什么最重要?经济最重要,这才是他要的回答。至于前面的那个问题,答案或许是拖。能拖就拖,只要经济在那里,那么一切都是值得的。

    可是真的值得吗?

    梁健回过神,再看向娄江源时,他犹豫了一下,决定还是探一探娄江源对于这件事最真实,或者说最初的想法。刚才看他的神情,那种无能为力的挫败感,应该他也曾为此努力过吧。

    他问:“今天在高速上,那些拦车的人,都是些什么人,你清楚吗?”

    “嗯。”娄江源点头:“他们都是娄山煤矿附近几个村的村民。”接下去,没等梁健问,他就自己说了起……

    【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