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场局中局 > 016 微服私访(二)

《官场局中局》 016 微服私访(二)

下载: 官场局中局TXT下载


    说走就走。复制网址访问 hp://%77%77%77%2e%76%6f%64%74%77%2e%63%6f%6d当天晚上,梁健就和陈杰二人敲定了路线,然后第二天一早,二人就悄悄出发了,谁都没有说,包括娄江源。

    市委办的那些人平日里也见不到市委书记,梁健上没上班倒也不是他们关心的问题。可问题是,陈杰也没出现。很快,坐在副驾驶的陈杰手机就响了起来,出发前梁健就叮嘱过他,这一次的出行,谁都不能说。所以市委办的那些人联系到他后,他拿早就准备好的借口搪塞了过去。可没多久,陈杰就接到了一个他不能搪塞的电话。

    是组织部长余有为的电话。陈杰转过头,轻声唤醒后座闭目养神的梁健,说:“余部长的电话。”

    梁健看了一眼陈杰给他看的手机屏幕,沉吟了一下,说:“你就说我身体不适,在休息。”陈杰一听,犹豫着说:“这借口恐怕敷衍不了他!”

    梁健看他一眼,笑了一笑,说:“他信不信是他的事,我们给他一个回答就够了。”

    陈杰愣了一下之后才明白梁健的意思,也笑了:“也对。”说着,就接起电话,三两句之后,陈杰就学着梁健告诉他的话,回答了余有为的试探:“梁书记身体不适,在休息,我先不跟你说了。”

    说完,陈杰就快速挂了电话。他电话刚挂不超过五分钟,梁健的手机响了。梁健掏出手机一看,是娄江源的。

    娄江源和余有为不同。在娄山的事情上,梁健和娄江源是站在同一条船上的。而从人品上,梁健也愿意相信娄江源。

    电话响了三下,梁健接了起来。娄江源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过来:“听说你身体不适?”这消息倒是传得快,梁健犹豫了一下,问:“余有为同志在旁边?”

    娄江源回答:“行,那你好好休息。”

    说完,就挂了电话。陈杰从前面转过头来,问他:“刚才是娄市长的电话吗?”能直接打到梁健手机上,又是太和市政府的人不多,能猜到是娄江源并不稀奇。

    梁健点头,说:“估计是余有为不相信你跟他说的理由,所以让江源同志打过来确认一下。”

    陈杰皱了眉头,抱怨道:“这老家伙,管得还真宽!不过,娄市长是怎么回事?余有为让他打电话,他就打?”

    梁健笑了一下,没有替来娄江源说话。不过,他心底里,是理解娄江源的。他的出行,娄江源也不清楚情况。这个时候,余有为跑去跟他说,自己身体不适,他打个电话询问一下情况,完全是情理之中的事情。而且,刚才梁健的那一句暗示,我们的娄江源市长可是完全地领会了其中意味了。

    想到这里,梁健就笑了起来。看来,自己这一次的太和征途,应该不会像和永州一样了。

    而此次的“微服私访”,梁健之所以连娄江源都没有明言,是担心走漏消息。如果消息走漏,那么他想看到的,或许就看不到了。

    在梁健看来,这一次荆州的事情,要是想真正的解决,最根本的问题还是在水的问题上。如果水的问题无法得到很好的解决,那么类似的事情还要发生。

    而想解决水的问题,靠天是靠不住了。这已经近一个月都没有降雨了,这夏天才过了一半,谁知道这雨到底什么时候才能下下来。旱一整个夏天的事情,也不是没有过。与其去期待这种没谱的事情,不如着眼于现实中能抓住的一些东西,比如娄江的水。

    娄江不是没水。梁健在出发前,通过各方面渠道了解过,娄江的上游,也就是陵阳市的陵阳水电站后的水库中,水源十分充足。但具体如何,却不清楚,所以他要亲自去看一看。只有亲自了解了,他才能在接下来的行动中,掌握足够的底牌去和人谈判。

    他们的路线也很简单,就是沿着娄江,穿过荆州,一路往北,到陵阳市。

    车夫依然是小五。小五的车技,梁健是深信不疑的。而且,有小五在身边,就算有些突发状况,也能应付。

    荆州市地界和城六区接壤,但实际上还是有点路途的。梁健三人早上七点半出发,一直到十点左右才踏上荆州的土地。当然,这跟早晨出城时候的堵车也有一定关系。

    到了荆州,这地貌就和城六区不太一样了。太和市的地貌主要以山地为主,占整个市面积的百分之六十多,但荆州就属于这剩下的百分之三十多里面的。荆州地貌主要以平原为主。

    一入荆州之后,从窗户看出去,便是平坦辽阔,视野十分开阔。梁健他们正行驶的省际公路似乎是近两年才修缮过的,路边的围栏都比较新。右手边是宽阔的娄江,可惜里面只有灰白的石头,和少得可怜的一洼洼积水,估计连条金鱼都养不活。一路过去,偶尔可以看到有些鸭子蹒跚着脚步在里面游荡,大概是江那边的人家养的。而路的另一边,基本都是干裂得一块块的黄土,根本没什么作物,即使有也是些已经枯萎的,或者即将枯萎的。

    梁健一路看着,一路面无表情。忽然有一阵大风过来,顿时间,沙尘四起,原本还算清朗的天空瞬间就灰黄了下来,漫天都是风沙。路上的车子都慢了下来,靠边停住。风持续了好一阵,才渐渐停下。

    车里的人看着车身上的那薄薄一层沙尘,都沉默不语。良久,陈杰叹了一声,说:“这荆州是太和市内沙化最严重的。目前我们还不算深入,再往北一点,恐怕这情况还要严重一点。”

    果然被陈杰说中了,又往北开了二十来分钟左右,娄江的河道忽然逐渐变窄,到了此处,已只有原来的一半。而周围的平原已经开始半沙化,辽阔的地面上,只有些许沙漠植物坚强的挺立着。至于梁健曾经在沿海地带看到的那些夏天该有的繁茂景象,在这里,丝毫没有。只有炎热,干燥,还有颓败和了无生机。

    或许是受环境的影响,车子里三人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说话。据陈杰说,快出荆州地界了。也就是说,陵阳就在前面了。而渐渐的,平原也到了尽头,开始有山崛起。只是,山都已经不成样子,周围也开始多了裂缝,坑洞,都很巨大,不像是人力所为。可以说是,满目苍夷。梁健知道,这是人类过度开发的后果。

    以前煤矿开采最为疯狂的时候,荆州也有很多煤矿企业,当然那个时候,太和市其他地方的煤矿企业更多。只是,荆州的煤矿资源并不是最丰富的,甚至和城六区和青阳县比起来,算是比较贫乏的。但,那个时代就是一个挖煤的时代。在过度的开采下,采空区大面积分布,于是地裂,地陷,泥石滑坡等状况频频发生。虽然,后来这种过度开采的情况被制止了,荆州地区内的很多煤矿企业都被强制关闭,仅剩如今两家,但已经造成的大自然损害,却是很难用人力去弥补的,起码段时间内是弥补不了的。而过度的开采,带来的另一个严重影响,就是水资源破坏。这也是如今荆州为什么总是缺水的一个原因之一。

    总算是到了荆州与陵阳市交界的地方,过了收费站,就正式进入了陵阳市。看了看时间,已经近一点。小五问梁健:“要不,我们先找个地方吃饭?”

    小五不说,梁健也有这个意思。

    问了收费站的一个员工后,三人一车就直接奔向了距离这里最近的一个镇,登封镇,据说是个古镇。只是,别说梁健和小五没听说过,陈杰也是没听过。

    三人到了镇上,才发现,原来还真是个“古镇”。这镇上的一切都很古老,像是还停留在八九十年代,但还好,饭店还是挺多。三人找了一家看着还略干净的饭店,在门口空地上停了车。刚停稳,梁健就看到有人从远处走过来,边走边挥手:“走!走!走!这里不能停!”

    “为什么不能停?”陈杰摇下车窗问那个走过来的中年男人。

    中年男人也不解释,蛮横无理地喊道:“不能停就是不能停,赶紧开走!”

    陈杰的脾性,肯定不会就这么听话的走了,何况开车的还不是他。梁健清楚陈杰和小五,忙在后面提醒:“算了,我们换个地方。”

    陈杰见梁健已经发话,本来到了嘴边的话又吞了回去,气鼓鼓地合上车窗,看着小五掉头离开重新找地方停车。

    被这么一闹,三人也不打算在刚才那家饭店吃饭了,又重新找了一家。

    饭菜没什么出彩的地方,寻常的家常菜,说不上好吃,也说不上不好吃。好在还算干净。三人填饱了肚子后,略作休息了一会后,就准备再次出发。谁料,刚从饭店出来,就迎面撞上了刚才那个中年男人。

    不过,这一次,他手里还拽着一个小姑娘。小姑娘大概十六七岁的样子,穿着一条蓝布裙子,扎着一个马尾辫,样貌不算惊艳,但五官端正,倒也透着股小家碧玉般的清秀,放在这样的“古镇”,应该也是算得上一个美女了。

    【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