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场局中局 > 038 意外顺利

《官场局中局》 038 意外顺利

下载: 官场局中局TXT下载


    刁一民今年55岁。 四十岁时生过一场大病,之后,这左手和右脚就都不太灵动了。多年锻炼,如今左手已基本恢复正常,但走路时,依然能看得出右脚的不便。一般身有不便的,出于形象考虑,很少会成为门面人物,但刁一民依然一步一步走到今天这位置,除了其背景之外,自身的出色能力也是一大重要原因。据说,刁一民此人,话不多,但从来言出必行。至于其他的,梁健却也没能了解更多。

    进门前,梁健是有些忐忑的。因为他深知,到了省书记这一层面,身份和地位,是有天翻地覆的差别的。梁健虽然曾在张强身边呆了有很长一段时间,但并不是人人都像张强一样青眼于他。

    看着近在咫尺的门铃,梁健深吸了一口气,才抬手按下。叮咚的声音响了三次,别墅的大门才打开,走出一个身材玲珑的女子,一路走过那条不长的石径,来到梁健面前,隔着铁栅栏,打量了梁健一眼,俏声问:“你是梁健?”

    等梁健点头后,她才伸手拉开铁门,说:“跟我来,刁书记这会不方便,你先在旁厅等等。”

    “好的。”梁健跟在她后面,目光不经意掠过她背后腰间打了蝴蝶结的两根围裙带子。轻柔的丝质材料,随着她轻巧的步子,在她浑圆的臀部上有一下没一下地轻轻拍打着。

    进门,左转,就是旁厅。进门直走是客厅,另一边是餐厅和厨房。这系着围裙的女子,很年轻,大约二十来岁的年纪,应该是这里的保姆。梁健在旁厅的沙发里坐下,她面无表情地嘱咐他:“我没叫你,你不要乱走。”

    梁健再次说好的。

    她转身走了,没有茶,没有水。

    梁健看着时间,分针路过了6,接着路过了7,然后又路过了8,眼看着就要路过9,梁健心里不由有些着急。倪秀云交代过他,九点是省书记刁一民的休息时间,这要是到了九点都没空,那他很可能就是白跑一趟。

    他突然而至,刁一民不见也是正常。只是,梁健为了见他一面,而在这里耗着,太和那边还有好些事等着他去做。所以,最好是今晚能见到他,无论最后是否能达到目的,总是要比连个面都见不到要机会大一些不是吗?

    梁健正转着脑筋,想一个既不会唐突又能见到刁一民的法子时,忽然客厅里有了动静。梁健回头去看,正好看到刚才那年轻女子,带着一个高挑的身影往外走。那人应该是不知梁健就在旁厅里看着他,匆匆跟着年轻女子往外走,只留了个侧脸给梁健。有些眼。

    女子将他送到了门口就转身回来,喊梁健:“你跟我过来吧。”

    梁健顾不得去想刚才的是谁,忙站了起来,跟着女子穿过客厅,到了书房门前。女子打开门,就站住了。梁健走进去,房间里,一个身材有些胖的男人穿着一条白体恤和运动裤背对着梁健,站在落地窗前,窗外是齐膝高的植物,窗内是一盏落地的台灯,亮着明黄色的光。

    “坐。”梁健才迈步进去,就听得他的声音,轻却浑厚有力。梁健扫了一眼房间,左手边是一面墙的书架,书架上放满了书,匆匆扫过,来不及看书名。书架前是一张暗红色的大书桌,书桌上,放着一台笔记本,合着。很多文件,堆着。一个台灯,熄着。

    书桌过来,也就是梁健和刁一民的中间,是一套沙发和一张茶几。梁健扫了一眼茶几上,只有一个茶杯,带盖的青花瓷。梁健在没有放茶杯的两个沙发间,挑了那张面对面的沙发坐了下来。

    刚坐下,站在窗前的刁一民转过了身,他手里拿着个烟斗,却没有烟。看了一眼刚坐下的梁健,将烟斗随手往旁边的一个高几上一放,然后微瘸着踱步过来,在那张放着茶杯的沙发上坐下。

    “梁健,怎么,这么急来见我,有什么事吗?”他口气随和,就好像是一个关系熟稔的长辈在闲聊。

    在旁厅的时候,还忐忑的心,此刻倒反而平静下来。梁健不避不让地直面着他那带着审视的目光,开门见山:“确实是有事,人命关天,想请刁书记帮个忙!”

    人命关天四个字让刁一民脸上右边的眉毛微微挑了一下,又抿了抿嘴,问:“你先说说,怎么个人命关天!”

    “荆州大旱,娄江干枯,水是生命之源,老百姓喝不到水,算不算是人命关天?”梁健反问了一句。语气或许带了些诘问的味道,梁健说完便意识到了,他也是没想到,自己在说这个问题时,竟会不自觉地带上了情绪。本以为,这会让他不悦。却没料到,他反而笑了一下,说:“算!”

    倒是梁健意外了,愣了愣,才反应过来,说:“我想请刁书记将荆州纳入调水工程的名单里!”

    刁一民没说话,伸手将桌上的茶杯拿了起来,浅浅啜了一口后,忽然悠悠问:“好像就前段时间的事情,陵阳市的张恒也跑过来,吵着要求我把陵阳市也纳入这个什么调水工程的名单里,我比较好奇,这消息是谁传出去的!”

    说完,他便拿眼瞧着梁健,目光玩味。

    梁健心里突了一下,然后毫不犹豫地低头承认:“是我透露给张恒同志的。”

    “你倒是诚实。”刁一民笑着说完这一句,语气忽然一变:“不过,你又是从哪里知道的?这件事情,就算是省里目前为止也没几个人知道!”

    梁健自然不可能把胡小英说出去,只是刁一民那灼灼目光一瞬不瞬地盯着自己,若是不能说出个一二三,恐怕也很难过关。梁健脑袋里飞速地转着,可刁一民没给他思考的时间,直接说道:“怎么?不方便透露?”

    梁健一听,索性点了头。刁一民笑了一下,又抿了口茶后,放下了茶杯,茶盖轻轻合在茶杯上,发出清脆的声音。

    “调水工程的事情,你就别想了。顺便也告诉张恒一声,让他也别想了。”刁一民不轻不重地说着,梁健心里说不上多少失望,他本就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只是,刁一民接下去的话,却是让他心里惊了一下。

    刁一民说:“不过,陵阳水电站的水闸可以让他们开一下。”

    梁健没有将心底的惊讶藏起来,而是流露在了表面,刁一民见了,笑道:“你耍的那点心眼,能瞒得了谁!绕这么大个圈子,你不累,我听着都累!行了,水闸放水的事情,明天我会让秘书通知张恒,你回去吧。”

    伎俩被拆穿,梁健倒是分毫没觉得难为情,只要目的达成了,其余都不重要。梁健真诚谢过之后,告辞出来。倪秀云的车停得有些远,梁健走过去的路上,还有些不真实的感觉,本以为会费一番口舌,却不料,竟是这般顺利,真是让人出乎意料,甚至有种在做梦的感觉。

    上了车,倪秀云见他有些神不守舍,关切道:“怎么了?事情不顺利?”

    梁健回过神,笑道:“没,很顺利。就是太顺利了,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倪秀云笑他:“难道不顺利就真实了?”

    梁健笑了起来。

    一路上,倪秀云也没问他,他找刁一民什么事。梁健也没问他,到底是怎么帮他约到了这个时间。而且,刁一民今天也是格外的和善,仿佛他不是刁一民,而是张强。

    梁健又想起了张强,两人已经很久没有联系,也不知他在京城是否可好。

    倪秀云送他到了酒店门口,梁健下了车,准备走,倪秀云在车里调侃:“怎么?不请我这个功臣上去坐坐?”

    梁健笑:“已经比较晚了,怕你不愿意。”

    倪秀云嘴角一挑,说:“帅哥的房间,再晚我都愿意进的。”

    梁健也算是在花丛中待过,可在倪秀云面前,却是毫无优势,每次总是三言两语就能被她败下阵来。梁健苦笑,说:“姐,你就别调侃我了!”

    倪秀云笑得十分开心,笑过之后,终于正经道:“跟你开玩笑的,我还有事,你请我上去,我还不上去呢!”

    “这么晚还有事啊?”梁健随口问了一句。倪秀云眯着眼睛笑:“怎么?心疼我工作辛苦了?”

    梁健只好说:“女人还是不应该太劳累!”

    倪秀云笑了笑,准备走,才准备点火,忽又停了下来,转过头看还没走的梁健,问:“帮我个忙,行不行?”

    “没问题。你说。”梁健爽快地应下。

    倪秀云却道:“你答应了就行,具体的事情,回头再跟你说。走了,你早点休息。”

    倪秀云说完就走了。梁健倒也没将这承诺放在心上,在他想来,倪秀云找他帮忙,无非就是一些工作上的事情,能帮他肯定帮,但若是真的爱莫能助,那也是没办法的。

    回到酒店休息了一晚上,事情已经办成,第二天一早梁健三人就启程回太和市了。车子刚上高速,昨天到了卿堂居后就消失了的蒙蒙打来了电话。

    梁健刚接起来,就听得蒙蒙在电话那头骂道:“王八蛋!”

    梁健怔了一下后,淡淡问她:“有事?”

    蒙蒙收了收情绪,问:“你还在晋阳吗?”

    【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