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场局中局 > 040 太和水深

《官场局中局》 040 太和水深

下载: 官场局中局TXT下载


    张恒干笑了两声,说:“久仰吴教授的大名,今日总算是见到真身了。品#书¥网没想到,吴教授和我们秦站长还是师生关系,还真是巧!”说着,他又转向一旁同样是颇为意外的秦站长,说到:“秦站长,你今天这礼数可是不周到了。吴教授来了,你都不介绍一下。”

    秦站长苦笑了一下,说:“老师他向来低调,走在后面,我一下子也没注意到。”

    陪了末座的吴清学听到此处,抬了抬手,还想说话的秦站长,立即就收了音。吴清学看向秦站长问:“小秦,你刚才说这合约里的数据放在实际当中,有些问题。你来说说,有哪些问题,我听听。”

    吴清学一脸认真,可在秦站长和张恒看来,却不是这样了。秦站长一脸苦笑,说:“老师,这开闸放水的事情,不是按一下开关就这么简单的。这其中涉及到的问题,十分多。”

    “我知道。我以前也在长峡水电站待过,你不用担心我听不懂或者理解不了,尽管说。”吴清学还是那副认真的表情。

    秦站长显然是对这位曾经领着自己在水利这条路上走了很远一段路程的老师心存敬意,所以此刻,有些缩手缩脚。但张恒却不会。他见秦站长犹豫,就说:“有问题就提出来讨论,虽然二位是师生关系,但工作是工作嘛!”

    张恒这么说了,秦站长再犹豫,也只好硬着头皮,说了几点。只是张恒哪里晓得,梁建准备的那份合约里的数据,无论是理论上还是在实际,都是没有问题的。若一定要说有问题,就是这份数据,将陵阳市水电站的实际情况摸得太清楚了,完全是量身定做一般,实在是没给陵阳水电站留什么余地。这样的一份数据,秦站长若不是心中存了几分轻视之心,应该是能够一眼就看出,这份数据绝不是一般人就能给出来的。只是,他大意了,所以此刻只能陷入了被动局面。

    他那没什么说服力的几点说出去以后,吴清学倒是没有立即就反驳他,而是认真地想了一会后才回答他:“你说的几点,我刚才仔细想过了,不是不可以考虑,毕竟这水电站是斥巨资建成的,总不能让它成了摆设。你看这样行不行,合约里的数据,我调成这样如何?”说着,吴清学就拿起笔在纸上快速写了几个数字,推给了秦站长。后者本就在吴清学面前没什么底气,此刻见吴清学让步,正要开口应下,却被看出苗头的张恒打断:“你们是专业人士,这数据是一看就明白。但我们就不一样了,所以,还得麻烦吴教授解释一下。”

    吴清学看了看张恒,那张虽然认真,却一直比较温和的脸上,忽然露出些不耐的神色,理都没理他,径直问秦站长:“怎么样?这数据还有问题吗?”

    被忽视的张恒,一愣之后,脸上的笑容差点就端不住。好在官场打磨这么多年,定力已经可以说是炉火纯青的地步,脸上立即就稳住了。梁建观察着这一切,心想,这吴教授看着似乎是一个很老实的老学究,没想到,竟也有这样可爱的一面。

    秦站长见自己的老师一点面子也不给张恒,本就讪讪的脸上,更是挂不住,而吴清学的问题,他就愈发的不敢回答了。刚才张恒打断他的用意很明显他,他这会要是说了没问题,那就等于得罪了张恒,要是回答有问题,得罪了自己的老师不说,也是在往自己脸上扇巴掌,砸自己的招牌。一下子,秦站长就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境地。

    正在他为难的时候,忽然角落坐着的沈连清站起来,走到了梁建旁边,耳语到:“梁书记,陈秘书长的电话,接不接?”

    梁建皱了下眉,陈杰是知道自己这个时间在干嘛的,没有重要的事情,绝对不会给他打电话。难道是出什么事情了吗?

    梁建拿过电话,站起来,对会议室里的众人说:“你们先讨论,我出去接个电话。”他一走,秦站长就松了口气,目光看向张恒,张恒可是个老狐狸,哪里看不出刚才这短短的时间里,陵阳市和太和市,他和梁建,秦站长和吴清学之间,他们这一方已经完全落入了下风。此刻梁建出去接电话,正是他们喘息的时机,张恒又怎么会放过。于是,就说到:“那我们也先休息一下,喝茶的喝茶,上洗手间的洗手间,出去抽根烟的抽根烟。”说完,他就站了起来,笑着告罪:“我烟瘾大,先去抽根烟。”

    他一走,秦站长借了尿遁也跟了出去。

    梁建接着电话,走出会议室后,还往旁边走了一段,转过了一个墙角才停下来,问:“怎么了?”

    对话那头陈杰的声音有些焦急,问:“那边谈得怎么样了?”

    “估计还要一会。”梁建回答,说完又问:“怎么回事?”

    “这边出了点事情,娄市长受了伤,刚送到医院去了。”陈杰的回答让梁建大惊,忙追问:“出什么事情了?”

    陈杰将事情简单说了一遍后,梁建略作犹豫后,就说:“你先想办法稳住场面,我现在就启程回来!”

    “那开闸放水的事情怎么办?”陈杰问,刚才发生的事情是很重要,但开闸放水的事情牵涉着荆州数十万百姓,也是十分重要的。

    梁建回答:“只能先退一步了。好了,就这样,我待会出发了再打电话给你。”

    梁建挂了电话之后,快步回到会议室,进门扫了一圈,发现张恒和秦站长不在,就问:“张书记和秦站长呢?”

    “可能是去商量对策了吧!”吴清学淡淡说了一句,梁建看了他一眼,益发觉得这老学究身上还是有很多可爱的地方的。张恒那边的人听到这话,尴尬地解释:“张书记烟瘾比较大,他们出去抽烟了。马上就回来!”

    梁建听后,点点头,然后叫吴清学:“吴教授,我们借一步说话?”

    吴清学点头,两人也没出去,就走到角落,梁建低声交代了几句后,就喊上沈连清往外走。沈连清不知刚才的电话里陈杰说了什么,出了门就问:“梁书记,我们这是去哪?”

    “你给小五打电话,我们回太和市。”梁建说到。

    沈连清愣了一下,说:“现在就回去?那这里怎么办?”

    “这里有吴教授,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梁建边说边走,步伐飞快。沈连清一边翻着小五的电话,一边又问:“是出什么事情了吗?”

    “待会上车再说吧。”梁建道。

    一上车,梁建就对小五说:“开快点。”

    小五回头问他:“要多快?”

    “你能开多快?”梁建反问。

    “好,我知道了,那你们系好安全带。”小五说完这句话,梁建立即就拉过安全带系好。刚系好,车子轰地一声就出去了。

    等到适应了这比寻常快了一倍不止的车速后,沈连清又问起了刚才梁建没说的事情:“梁书记,是不是太和出什么事情了?”

    梁建一边拿着手机给陈杰发微信,一边回答:“上访群众闹事,把办公室砸了,当时在现场的娄市长也受伤进医院了!”

    “啊!”沈连清惊了一下,忙问:“伤的严重吗?”

    “目前还不清楚。”梁建回答。刚跟陈杰发完微信的他,立即又给公安局的明德同志打了电话。

    “在现场?”电话通了之后,梁建听着电话那头嘈杂的喧嚣,便问。

    明德在那头喊:“梁书记,你等等。”

    梁建等了一会,渐渐的,喧嚣声就小了下来,然后传来明德的声音:“梁书记,现在情况已经在控制中了,我们怀疑是有人故意闹事。”

    梁建问他:“找到证据了吗?”

    明德回答:“我们刚才看了监控,大概出事前十分钟左右,有两个人没有走大门,翻墙进的大院,然后再出现是在上访办办公室门外,是他们先动的手。”

    “那这两个人找到了吗?”梁建问。

    “目前还没有,闹起来之后,监控系统就被破坏掉了。”明德说完之后,梁建问:“有多少人受伤?”

    “轻伤的话比较多,大约有十来个人,中度伤情的话,大概有四五个人。有一个比较严重,眼眶破裂,可能以后视力会受损。”

    听完明德说的数据,梁建皱眉问他:“是我们的人还是上访群众?”

    “我们的人偏多,上访群众这边的人,除了那个眼眶破裂的,其余都是些轻伤。那个眼眶破裂的,很可能是那两个人下的手!”

    “行,我知道了,现场就先辛苦你了,务必要想办法稳住群众的情绪,受伤的,无论轻重,一律先送往医院,通知家属。”

    “好。”

    梁建交代完之后,就挂了电话,靠在那里,想着明德的话。如果按照明德的说法,那很明显,今天这场群体事件,无疑是有人故意挑起来,给市政府找不痛快的。那么,会是谁做的手脚呢?

    大金牙?同里煤矿?还是剩下的那个红旗煤矿?梁建在心底里将这三大煤矿排了一排,要说嫌疑,三家都有,或许大金牙还多一些。但换个角度一想,如果是他们出手,不应该是这样的手段,他们有更好的手段给梁建他们施压!

    但,如果不是他们,会是谁呢?

    梁建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个究竟。看来,太和的这摊水,比他想象得还要深。他原本想慢慢来,而这近两个月来,一切确实也在他的掌控之中,事事都还算顺利。可没想到,还没等他松口气,这岔子就找上门来了。也许,是有人见不得他这么一帆风顺了!

    【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