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场局中局 > 045 百万石头

《官场局中局》 045 百万石头

下载: 官场局中局TXT下载


    陈杰拦不住梁健,出去后和明德在电话里商量了十来分钟后,弄出了一个浩大阵势。复制网址访问 hp://%77%77%77%2e%76%6f%64%74%77%2e%63%6f%6d那严阵以待的架势,仿佛梁健不是去走访,而是去和什么暴力团伙对抗。得到消息的娄江源给梁健打来了电话,开口就问:“听说你要去娄山?”

    梁健笑了笑,说:“消息传得还真是快。”

    娄江源跟着笑道:“陈杰那小子紧张得不行,跟明德两个人动静弄得很大,我想不知道都难。”

    “他过于紧张了,娄山的百姓虽然说对政府态度不友好,但又不是洪水猛兽,用不着这样。”梁健说道。

    “以防万一嘛,还是保险一点好,毕竟娄山那些人闹事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以前我也去过,虽然人没事,车子不是被押在那了嘛!”娄江源劝道,随口还说出了往昔的那件“糗事”,说来也是至今印象深刻。这可是他从政历史上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事情。当时,那么多人围上来的时候,他的心里一点没有紧张,没有心虚害怕,那是假的。只不过,他的身份地位,还有尊严都不容许他在那样的场合下露怯。还好,当时他们只是将车子给抬走了,并没有将他怎么样,要不然他很可能是新中国成立以来,第一个下去调研被百姓围殴的领导。

    娄江源回忆着往事,情不自禁地在嘴角泛起一丝苦笑。这娄山的百姓跟那娄山煤矿一样,都不是好易与的,也不知道梁健这次下去,会不会比他境况好一点?上任以来,他一直表现不错,希望这一次也有惊喜。

    明德带了两辆车,加上梁健的两辆车,一共四辆车。梁健站在大门口,看着这阵势,皱了皱眉,要是这阵势下去,估计原本没事可能都要惹出点事来,但是看陈杰和明德那紧张的样子,梁健这到了嘴边的话又吞了回去。

    要去娄山,势必要经过娄山煤矿。漫天的灰尘,一路的颠簸,梁健的车子在第二辆,前面是明德安排的干警,后面是陈杰和明德的车,末尾还是干警。梁健坐在车内,看着窗外这条与上次来相比,更加差了几分的路,神情平静,看不出什么。沈连清在前头,皱着眉,手拽着一旁的把手,忍着不适,回头问梁健:“梁书记,我记得娄山煤矿似乎已经承诺了会修这条路,怎么一直没有动工?”

    梁健将目光从窗外收回来,说:“那你回头催催。”

    沈连清愣了愣,然后点头说好。

    快到娄山煤矿的时候,有一个岔口。往右是娄山煤矿,往左是娄山。交通局在这里设了红绿灯,但每年这个岔口出的意外还是挺多的。梁健他们的车队到这里的时候,正好是红灯,前车停了下来,梁健的车子也跟着停了下来。这时,梁健的手机响了。沈连清从包里拿出手机,看了一眼,递了过来:“是陈秘书长。”

    梁健接过手机,刚好红灯转为绿灯,前面的车动了,小五也跟着松了刹车,开始提速。突然,咣——,刺耳的喇叭声,穿透过闭合好的窗户,涌入车内三人的耳朵。小五一个急刹,梁健刚贴到耳朵上的手机差点就飞出去。

    “怎么了?”他抬头问。

    “有辆运输车闯了红灯。”小五回答,说话间,前车已经重新动了。小五也跟了上去。路过那路口的时候,梁健转头看了一眼通往娄山煤矿的那条路。

    或许该让明德好好查一查历年来这个路口的那些交通事故。

    过了路口后,陈杰的电话重新打了进来。梁健接起,陈杰先问了一句:“梁书记,没事吧?”

    “没事。”梁健回答后又问:“怎么了?”

    “没事,前面就快到娄山了,我提醒一声。”陈杰说话的时候,声音都透出紧张。许是刚才那辆运输车坏了梁健的心情,让梁健忽然有些恼怒陈杰的这种还未临阵就先自乱阵脚的紧张,冷着声音说道:“你要是担心出事的话,可以先回去,不用陪着我。”

    陈杰再笨也能听出梁健那溢于言表的不满意,悻悻地挂了电话。很快,梁健就看到了楼山村的那三个大字。

    进村的路还挺大,黑黑的一条路,笔直通向里面。只可惜这路面上的黑色不是柏油,而是煤渣。只要车子开过,必然是煤灰飞扬,让人睁不开眼,张不开嘴。

    村口,一颗黑色的石头竖在那里,上面刻着三个大字,娄山村,用红色漆涂了,显得十分醒目。

    接近那块黑色大石头的时候,头车停了下来后,其余几辆车也跟着停了下来。陈杰和明德走了下来,梁健看到,也打开车门走了下来。

    “怎么不走了?”梁健问走近来的明和陈杰。

    陈杰之前被梁健训了一句后,此刻似乎还没缓过情绪来,微垂着脑袋不说话,明德接了上来:“我考虑,我们是不是少两辆车进去,不然太引人注目了。另外两辆车的人就在这外面留着待命,如果有点事,也好接应。”

    梁健看向明德,他的方案确实比较稳妥,但也说明,明德对这娄山村也是十分警惕的。他犹豫了一下,说:“行,那人员你安排。我车上三个人肯定是跟着去的。”说着,梁健目光扫到了陈杰,停顿了一下,说:“那陈杰你辛苦下,带着人在这里待命吧。”

    陈杰听到,立即抬了头,看向梁健,有些意外。旁边明德似乎察觉出了什么,忙笑道:“这样也好,陈秘书长在这里,到时候万一有点什么事,还能有个人坐镇指挥,我也放心些。”

    陈杰笑得很是勉强。梁健没理会他,对明德说:“你安排下人,我在车上等你。”

    上了车后,梁健从后视镜中看到,明德对陈杰叹了一声,摇了摇头。看着陈杰微微耷拉了脑袋,他收回了目光。陈杰有好的地方,可是在娄山这件事情了,若是连他们都怕了,都退缩了,懦弱了,那还要怎么去拔这根已经扎在太和市政府所有人心中好几年的刺!

    梁健承认对于陈杰,是有些严厉了,可能是由于之前那辆运输车闯红灯的事情,让梁健心里起了火气,但这不过是最后一根稻草,对陈杰的态度,心里终归是有些意见的。

    两辆车,先后进了村。远远地,就瞧见,那一排排低矮的平房,裸露的红砖,和破旧的围墙。还没靠近,这路就开始变得狭小,一辆车开在上面,旁边过辆自行车都紧张。

    明德坐在梁健边上,忽然出声问梁健:“梁书记,你知道刚才村口那大石头是什么材质的吗?”

    “什么材质?”梁健正想着其他事情,听到这问题,便随口接到。

    明德轻声回答:“煤晶。”

    煤晶这东西,有好也有坏。梁健办公室的抽屉里还放着一个蒙蒙姑娘送的煤晶领夹,晶透的程度应该是价值不便宜,看刚才那石头,除了黑之外,跟其他的石头没多大区别,想来应该不过是最最寻常的。

    梁健想到蒙蒙送的那个领夹,就问了一句:“这东西现在价格贵吗?”

    明德误以为梁健是问村口那石头,回答:“这东西具体价格不知道,一年前曾有个专门做煤晶生意的老板相中了这块石头,想要出五百万买这块石头。”

    梁健原本还是心不在焉,听到五百万三个字,立时就回过神来,惊讶地盯着明德,不敢确定地重复了一遍:“五百万?”

    明德点头。

    “真的假的?那块石头看着并不出奇。”梁健说道。

    明德笑笑,说:“真的。这石头大,外面看着不出奇,里面却是不一定。那个老板做煤晶生意坐了几十年了,应该不至于做什么亏本买卖。他肯出五百万买这个石头,估计这个石头到了他手里之后,价格能翻一番。”

    梁健震惊地同时,又问:“那后来怎么了?那老板又不要了?”他根本没想过,娄山的人是不是不愿意卖。五百万不是小数目,娄山村虽然人多,但平均下来,一户人家也能分好些钱,以娄山村村民的生活水平,如果真有这样的机会,应该是会举双手双脚赞成的。

    可世事总是会有些意外。这石头并不是因为老板不肯要,而是因为娄山村不肯卖。至于其中的原因,在梁健看来,总有些说不上来的好笑。据说,原本娄山村的人也打算卖了,可这个时候来了一个道士,非说这个石头所在位置是一块风水穴位,这块煤晶放在这个位置,是为了镇压风水的,如果动了这块石头,娄山村的村名首当其冲就要受影响,到时候生个病死个一两个人都是小事,搞得不好就要举村迁移。而说服娄山村村民保留下这个石头最关键的一句话是,当时不知是谁传出了这样一句话:那个要买石头的老板其实是和政府还有娄山煤矿一伙的,等娄山村签了合同同意卖这个石头了,他们将石头一挖,到时候风水被破坏,娄山村的人就不得不迁走。到时候娄山村的村民钱拿不到,家也回不去,这个地方就成了娄山煤矿的了,他们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再也不用担心有人跟他们对抗。

    【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