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场局中局 > 046 下访娄山

《官场局中局》 046 下访娄山

下载: 官场局中局TXT下载


    听明德说完这其中的梗,不要说当时的村民,就连梁健都有些相信这最后的那个说法。品%书¥¥网因为实在是那个石头太不起眼。可最后的说法是基于那个风水理论的。梁健是不太相信这些风水学说的,但当时的事情政府主事的不是他,娄山煤矿主事的也不是他。梁健犹豫了一下,还是问明德:“你觉得,你刚才最后的那个说法,有多少可能性?”

    明德诧异地看了一眼梁健,见他不似玩笑,才认真地考虑了这个问题,片刻后,回答:“如果说五百万的事情真的只是场戏,那么太和市政府肯定不会参与其中的,最有可能是娄山煤矿联合那个老板演了这么场戏!但,如果这是场戏,那那个风水大师的出现可就有点耐人寻味了!”

    梁健沉默着,脑子里不停转着这些信息,直觉告诉他,门口那块石头绝对不值五百万,虽然这世上明珠蒙尘的事情不少,但这样一块大石头矗在这里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要真是值五百万,怎么可能等到今天。所以,那个说要出五百万买这块石头的肯定有问题。至于,这风水一说,很可能就是有些人弄出来的迷雾。

    但不管如何,这件事,梁健一时是理不清楚想不通透的。而且,也没那么多时间给他想通透。

    车子又停了下来。

    梁健问前面的小五:“怎么回事?”

    坐在前座的沈连清见前车的车门打开,他也打开车门走了下去。与前车的人对话了几句后,沈连清告诉梁健:“路太小了,进不去了。”

    梁健皱了下眉头,明德则说:“不可能啊,前段时间局里还有人来过,明明可以开进去的。”说着,他下了车,往前走去。梁健跟了下去,一同往前走去。

    一到前头一看,顿时明白为什么车子开不进去了。

    这原本才一辆车宽度左右的煤灰路两边被挖了两条水渠,许是煤灰太松,这水渠又挖得深了些,于是不够紧实的煤灰路面就塌了。

    梁健抬头顺着路往里面看了看,这水渠似乎一直是从村里面挖出来的,一眼看过去,沿路不少地方都塌了。这里过去不远,路两边就都是那种低矮的平房。一间连着一间,院子的大门都朝着路开着。

    梁健不解,问:“他们挖这么一个渠干什么?完全用不到啊!”

    明德也摇头表示不知。

    “接下去怎么办?”他问。

    梁健看了看路,说:“既然开不进去,就走进去吧。留两个人在这里看车。”

    明德听了,忙说:“留人就算了吧,我打个电话给陈秘书长让他派两个人进来看车就行。”

    “也行,那你通知他一声。”梁健点头。

    明德打完电话后,留了一个人在这里等着陈杰派人进来,等汇合后,再让他追上来。其余人则往里面走去。

    走了不多远,就迎面遇上一个村民从自家的院子里走出来,肩上挑着一副木桶,木桶里还传出来阵阵恶臭味。不用说,大家都明白了这木桶里的是啥。

    双方见面,都是愣了一下。梁健身后跟着的几个干警,有两个都抬了手轻轻捂住了口鼻,偏过了脑袋,虽然动作幅度不大,但脸上显露出来的那丝嫌恶,还是很明显的。

    村民则是打量了一番梁健一行人,开了口:“你们哪里来的?”话刚说完,还没等梁健这边人回答,他忽然目光在明德身上一凝,眉头一皱,说:“我认得你,你是那个……那个……”

    名字已经到了嘴边,可一下子就是想不起来。村民皱着眉头,连着说了好几个那个都没说出来明德的名字。正当明德打算说话的时候,他却大声说道:“明德!太和市公安局局长,对不对?”

    明德可能也没想到这村民竟然真的认出了他,愣了愣后,正要说话,没想到村民竟然瞬间变脸,一脸的冷厉,喝问:“你们来干什么?这里不欢迎你们!”

    说罢,将肩上的担子一放,扁担一抽就抓在手里,摆出了一副随时准备将梁健他们赶出村的姿态。

    明德身后带的几个干警一见这情形,早就有心理准备的他们,速度飞快地走上前来,将梁健和明德还有沈连清护在了身后。他们这一动,那村民的敌意就更加浓了,梁健看到他原本一只手拿着的扁担,变成了两个手攥着,便知如果不让这些干警退下,今天可能休想走进这村子一步。正要说话,谁料一个干警没沉住气,张口就喝道:“快把手里的扁担放下,不然别怪我们不客气!”

    这下可好,村民张嘴就朝院子里喊:“婆娘,把村里人都叫来!”

    院子里的婆娘,早就注意到了这边状况。一听自家男人喊她,立即就掏了手机打电话。前头的干警更加紧张了。梁健见状,瞪了一眼明德,明德也是意识到自己手下处理这状况有些过激了,被梁健瞪了一眼后,立即就动了起来。他拨开最前面的两个干警,对着这皮肤黝黑,身材精瘦的半百村民和声劝道:“大哥,别误会,我们今天来,不是来给各位找麻烦的!”

    村名警惕地目光盯着明德,也不说话,抿着嘴,一步不退,也不肯松了手里的扁担。很快,就有人从各个院子里出来,陆续赶到村民身边。

    明德说干了口水,也没让村民放松警惕,见人越来越多,就退回来问梁健:“看这情况,今天是进不了村了!要不还是先回去吧?”

    梁健抿着嘴,不说话。明德见状,也不敢擅作主张,只好紧张地警惕着对面。片刻过去,对面已经聚了有十来人了,有男有女,大都手里都拿着东西,扫帚,耙子,还有拿着鱼叉的。

    梁健叹了一声,对明德说:“你先让这几个干警回去吧。”

    明德惊住,难得坚决地拒绝:“不行,这样我没办法保证您的安全。”

    梁健朝他笑了一下,说:“难不成你还想跟这些人动手不成?”明德抿着嘴沉默。梁健摇了摇头,又叹了一声,然后自己开口对周围围着的这五个干警,说:“你们先回去,到车子旁边等着。”

    干警惊讶地看向梁健,再看向明德,明德只好点头说:“回去吧。”他们这才撤去。少了这些穿着便衣的干警,只剩下梁健明德等四个人后,对面的村民许是觉得少了些压力,对他们的警惕也少了些,抓着各式各样工具的手也松了些。

    梁健往前走了一步,站到了最前,目光扫过这些人,开口说道:“我想你们当中肯定有人认得我,对不对?”

    对面的村民沉默了少顷后,一个站在后面的年轻人站了出来,说道:“你是市委书记梁健。”

    梁健笑了,说:“我记得你,那天在告诉公路上,你也在,我见过你。”

    梁健这话一出口,这年轻人倒是愣住了。片刻后,脸忽然红了,讪讪地说道:“梁书记记性很好。”

    其实,梁健之所以能记住他,是因为那天他的车被拦下后,有人上来拉车门,梁健只看到了这个年轻人的脸,所以记得格外深刻一些。

    “你们今天是来要车的吗?”年轻人问。

    话音刚落下,梁健看到有人掉头就往村子里跑去,想来是去通知什么人去了。梁健没说是也没说不是,只是问这年轻人:“车子还在吗?”

    年轻人倒是也老实,回答:“就在村委会停着。停了这么久,估计已经没电了。你今天就是想开走也开不走。”

    梁健又问他:“那天出主意拦我车,又把我的车抬头的人,今天在村里吗?”

    这么一问,这些人顿时紧张起来,年轻人警惕地看着梁健,问:“你问这个干什么?你要抓他?”

    梁健笑了:“你觉得我们就四个人,你们这么多人,能抓谁?”

    这么一说,对面的人又放松了一些。梁健跟着说道:“我只是想跟他聊聊。他应该在村里吧?”

    年轻人狐疑不定地看着他,半响后,应该是掉头准备叫人去喊那个带头的,可没想到,才转过头,那人就已经来了。

    拨开人群,站到梁健面前的是一个身材单薄的年轻人,一条白色体恤,洗白的牛仔裤,平头,带着一副黑框眼镜,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书卷气。这形象和梁健想象中,还是有些出入,所以,看到他的第一眼还是惊讶了一下。

    梁健官不大,却也是个市委书记,一般百姓,就算再讨厌他,不喜欢他,看到他,总是会有些紧张,但这个年轻人不同,倒是落落大方地伸出手,微笑着说:“梁书记你好,我叫许单。”

    这份气度让梁健对他多了一分赞赏。梁健伸出手与他握在一起。

    “你好。”

    两只手轻轻一摇,就松开了,各自松回。许单站在那里,梁健笑道:“我第一次来,难道不打算请我到村子里坐坐?”

    许单微微一笑,说:“也好,那就到村委会吧。正好,你的那辆车也在那里。”

    梁健笑着跟上许单的步子,接过话:“那辆车可不是我的,只不过那天我正好坐在上面。”

    许单听了,看了梁健一眼,说:“那倒是可惜了。原本我还打算还给你的,既然不是你的,那就等正主来的时候再还吧。”

    梁健接话:“也好。”

    【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