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场局中局 > 054 煤与生态

《官场局中局》 054 煤与生态

下载: 官场局中局TXT下载


    这突如其来的意外,让梁健只好将手头的事情搁一搁。 窗外的雨愈发大了,楼下原本欢腾的男男女女也都躲到了里面。

    梁健叹了一声,转身走出办公室,敲开了陈杰办公室的门。

    “在忙?”梁健站在门口问。陈杰看到梁健,愣了一下,然后忙站起来,一边迎过来,一边说:“还好。您怎么过来了?有事打个电话就行了。”

    梁健走进去:“过来跟你聊点事。你坐着吧。”

    “我给您泡杯茶。”陈杰说着准备转身去泡茶。梁健拦住:“不用了,你坐着吧。”

    陈杰回过头看梁健,见他神色不似轻松,心里不由忐忑了一分,有些不安地坐了下来。梁健看着他,心底还是不愿意将那件事想到最坏的那种结果,叹了一声,开口问道:“最近,陵阳市那个小姑娘有没有联系过?”

    时隔月余时间,梁健已经不记得那女孩子的名字。陈杰听得梁健忽然提及那个女孩子,惊了一下,面对梁健的目光,有些闪烁。梁健看在眼里,心里凉了一凉,忍不住心底低呼:陈杰啊陈杰,你可千万别犯傻啊!

    正想着,听得陈杰回答:“见过两次。”

    这下梁健愣了一下,从图片上看,确实是两次。陈杰倒也算是诚实。梁健假装不知照片的事情,继续问:“那她打算继续读书吗?”

    “嗯。”陈杰点头。梁健就说:“那学费呢?如果不够,差多少,我来补。”陈杰支吾了一下,说:“学费我已经给她了。”

    梁健看着他,他微低着头,目光根本不敢看梁健。叹了一声,没了继续试探他的心思,问他:“你就没有什么想跟我说的吗?”

    陈杰沉默,梁健也不催他。半响,听得他低声说道:“我挺喜欢那小姑娘的。”

    梁健这心,一下子像是沉到了海底。陈杰啊陈杰,你怎么说也是四十左右的人了,怎么就……虽说现在恋爱自由,可是人家到底还是一个未成年啊!

    这话梁健并未说出口,只是在心底咆哮了一番,可脸上表情还是露出了一些怒其不争的感慨,陈杰看到,似乎终于明白梁健有些误会了,忙开口解释:“梁书记,你别误会,我虽然喜欢她,但我们没做什么!我还不至于这么禽兽,对这么一个小姑娘下手!”

    听到他说没做什么,梁健心里松了口气。他相信陈杰。他吐了口气,平复了一下心情,决定跟陈杰说穿,便道:“刚才纪委禾常青同志过来找我,就是为了你的事情。”

    陈杰皱眉惊声:“我怎么了?”

    “你和那个小姑娘在酒店被人拍了。”梁健直接说道。陈杰先是愣住,然后急声辩解:“我跟她真的什么都没发生,她一个人呆在房间里怕,我陪了他一会。”

    梁健看着他,无奈地摇了摇头,说:“我愿意相信你,我也真的相信你跟那个小姑娘之间没什么事情,但光相信有用吗?你作为一个政府人员,应该要有一定的觉悟,带着一个小姑娘去酒店,怎么就不知道避嫌呢?”

    陈杰本还想辩解几句,被梁健一瞪眼之后,颓了下来,片刻后,有些无助地问:“那常青同志怎么说?”

    “你别管他怎么说。你先想想自己应该怎么做!”梁健说道。

    陈杰犹豫了一会,一咬牙,说:“我去找常青同志坦白。”

    梁健瞪了他一眼,说:“什么坦白。你要是跟常青同志说你喜欢那个小姑娘,那这件事,没什么也有什么了!”

    “那我……”陈杰有些无措地看着梁健,梁健摇了摇头,说:“该说的说清楚就行了,你就说这个小姑娘是我让你帮忙资助的一个贫困生。不过你在酒店房间里和她共处时间太长,始终是个问题。你自己想个好点的理由吧。”

    陈杰感激地看了一眼梁健,道:“谢谢梁书记。”

    梁健看他,问:“你最近状态不对,是不是跟这小姑娘有关系?”

    陈杰点头,脸色尴尬。“有什么问题吗?”梁健问他。

    陈杰犹豫了一下,回答:“小丹想去读医,但是她的高考分数不够上西陵大学的医科。西陵大学我有个熟人,我在想,能不能想想……”

    不等陈杰话说完,梁健就打断了他:“有多少本事就办多大的事。考多少分就上多少分的学校,要是不满意,可以复读一年重新考,钱不够,我来出,这都没问题。但是你要是想给她走后门,按照目前的状况,你恐怕刚给她塞进去,就有人给你抖出来,到时候只怕你浑身是嘴,也是解释不清楚的。而且对于小姑娘来说,你这样帮她,并不是件好事。人都是一样的,只有自己努力得来的,才会珍惜!”

    陈杰低了头,满脸愧色:“是我考虑得不周到。”

    “行了,你先去常青同志那边,把该交代的交代一下吧。”梁健说着站了起来,陈杰跟着站起来,送了梁健出门,自己拿了东西,也出门去找禾常青了。

    梁健站在自己办公室门口,看着陈杰匆忙消失在转角,叹了一声。希望,那个人到此收手。

    但真的会收手吗?

    梁健转身回到办公室,将这件事暂时放到脑后,开始忙那总是忙不完的工作。最近上头又有文件下来,说要打造生态型经济,可是省里也有意思传下来,要生态没关系,煤矿是一块不能动的肉,尽管这块腻得爬喉咙,省里有些人也是舍不得吐出来。

    梁健想到刁一民,想到那天在办公室中,他说的那番话。其中,他说,无论是一个人还是一个国家,总是要进步的。十年前的经济模式,就算再好,到十年后,总是会显得落后一些。有些东西,用久了,该修的修,该换的换,不然吃苦的是自己。

    他虽没有明言,但意思已经足够明显。当时梁健有些贪心,想得到他的一句明言,只要他说句话,挑明态度,就算有人反对,对于梁健来说,那也无异于是神助。只是,刁一民看了他一眼后,却下了逐客令。

    当时走出那扇办公室门后,梁健就后悔自己那一时的贪心了。第一次接触的时候,梁健就有所感觉,这刁一民应该是有心要改变目前西陵省整体的一个状况的,但他应该也是被各方势力所掣肘,难以有所行动。而梁健,就是他尝试用来投石问路的一颗棋子。既已明知自己的身份,就应该要有作为一颗棋子的觉悟。棋子只有表现出一定的价值后,才能让下棋的人愿意耗费更多的资源去为这颗棋子铺路,保护这颗棋子。所以说,梁健得要表现出更多的价值。

    那么,这份文件,就是他体现价值的时刻吗?

    梁健转头看向窗外的雨,苦笑了一下。生态,和经济,难道真的不能两者兼得吗?

    生态型经济的方针,不是刚刚提出来,在东部许多城市都已经在实践,当初的永州就是走得这条路,是有所成就的。但在生态型经济的初始,肯定是会让一个城市的经济有所下滑的,但只要坚持度过这个下滑期,进入稳定期后,那么生态型经济的好处就会逐渐显露出来的。可是这个下滑期,对于太和市这样一个以煤矿这类高污染型企业为经济支柱的城市,必然是影响十分巨大的。这样的结果,梁健不仅要考虑自己是否能够承受来自的上面的压力,还要考虑太和市是否会能够承受。

    这几年因为官商之间的贪腐问题,太和市的经济问题一直不容乐观,经济转型带来的后果,太和市万一没承受住,后果是十分严峻的。虽然说这种可能性比较小,但梁健不得不考虑进去。

    除了经济问题,还有生态转型,要往哪个方向转,这也是一个需要经过深思熟虑的问题。太和市的环境问题,是一大严峻问题,日益严重的沙化,还有这几年一年严重过一年的缺水问题,等等一系列问题,都是有待解决的。

    一瞬间,肩上的担子重了很多。

    他看着桌上那份文件,生态转型,煤矿,这是必然要碰撞的两个词,那么什么时候碰合适?还有,怎么碰?

    梁健坐了一会,伸手拿过电话,给沈连清打了个电话:“你看看时间表,这几天什么时候有空,排个会议,会议名单我待会发给你。”

    沈连清哦了一声。梁健挂了电话后,想了想,给娄江源打了电话。电话接起,梁健笑问:“怎么样?头上拆线了没有?”

    娄江源笑答:“估计还得当几天印度人。有事?”

    “嗯,你什么时候有空?我有几个问题,想跟你探讨下。”梁健说道。

    “我看看,你等等。”娄江源说完,似乎去翻时间表了。梁健安静等着。一会儿后,听得娄江源说:“白天是没空了,要不晚上?”

    梁健想了一下,他晚上似乎也没事情,便同意了。

    挂了电话后,他将会议名单确定了之后,发给了沈连清,让他去做安排。发出去后,忽然想起一个人,当时在江中的时候,他曾见过两个环保方面的教授,太和市的环境要想改善,势必要有专业人士参与,才能事半功倍。看来,得什么时候想办法联系一下,看能不能获得帮助。

    【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