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场局中局 > 066 十条烟罢

《官场局中局》 066 十条烟罢

下载: 官场局中局TXT下载


    听到梁健又要和女儿去对质,又要去查监控,梁父心里更加虚。品#书……网但,转念又想起那个人千叮咛万嘱咐他的那句话:无论如何,你只要咬准了,那个人对你女儿动手动脚,别松口,就没关系。如果他们不肯承认,你就说他们官官相护。反正,你只管往大了闹,到最后赢得肯定是你。

    想着这些话,顿时,梁父的胆气就壮了些,朝着梁健喊:“你去求证好了,反正你们是一伙的,到时候是黑是白还不是你们说了算。我也不跟你们辨,我回头就去打小张热线,把这件事曝曝光,我要让所有人都听听这件事,叫他们帮忙评评,到底这个陈杰是不是个畜生。我女儿还未成年呢,他也下得了手,整个就一衣冠禽兽!”

    梁健虽然没听说过小张热线,但也能大概猜出这个小张热线是干嘛的。以前镜州,宁州,永州,都是有这样的热线的,专门曝光一些不公平之事,但也有些到最后发现是个大乌龙的事情。听梁父嚷着要去小张热线曝光,梁健伸手就从口袋里掏出了手机,道:“喏,手机借给你,你现在就打。”

    梁父见梁健这么硬气,一点也没有投鼠忌器的忌惮神色,不由愣了愣,目光瞟了瞟手机,犹豫了下,嘴硬道:“打就打!难道我还怕你不成!”说罢,就去拿手机。

    梁健真的就这么让他把手机拿走了。还没走的明德见到这一幕,有些着急。梁健瞪他一眼,说:“你怎么还在这?”

    明德张了张嘴,什么都没说,转身出去了。这边,梁父的电话还没打。梁健转回头,讽刺道:“怎么还不打?心虚了?”

    “我心虚什么!”梁父喊。梁健冷笑,说:“你女儿还未成年,你就要把她送给一个跟你差不多年纪的男人做小老婆,你就真的一点不心虚?”

    梁父眼神闪了闪,却依然强撑着替自己辩解:“我这也是没办法,她弟弟得了这种病,我养了她这么多年,现在要用到她了,她报答一下怎么了?”

    “报答就要把她送给一个五六十岁的男人做小老婆?你就是这么做爸爸的?”梁健冷笑。梁父终于有些撑不住,涨红的脸,变白又变青,拿着手机的手,怎么也摁不出那号码。梁健见状,伸手一把夺过手机,口里说道:“你不打,我来帮你打。我也想让所有人评评,到底是陈杰衣冠禽兽,还是你这个父亲禽兽不如!虎毒还不食子,你真的连个畜生都比不上!”

    梁健说着,就作势要去拨电话。而实际上,他根本不知道这所谓的小张热线的号码是多少,但梁父不知道他不知道,见他似乎真的要打,顿时急了,一步上来,一掌拍在梁健的手上,啪地一声,手机就砸在了地上,屏幕碎了。

    梁健的手机是去年刚换的水果牌,这一摔,几千块没了。梁父也认得,见手机摔碎,顿时傻了眼。他这还为了几万块钱要卖女儿,这会儿一时心急,几千块钱就给砸了,心里仅存的那点勇气,瞬间烟消云散,再也硬气不起来,一边连声说着“是你逼我的,不能怪我”,一边往后退,好似退远一点,这手机的事就跟他没了关系。

    梁健看了一眼地上的手机,就不再理会。手机摔了便摔了,要是能因此而将这件事平息下来,一个手机还是值得的。他看向梁父,道:“这个房间里的一切,都有监控和录音。你女儿的事情,涉及到我的干部的声誉,你要是想波脏水,我绝对奉陪到底。现在手机摔了,但外面电话很多,陈杰也有手机,你想打,随时欢迎。”梁健说着,朝陈杰伸手要来了手机,往审讯桌上一放,道:“手机就在这里,打不打你自己决定。我梁健不敢自称是个好人,但也从来不仗势压人!”

    梁父已经退到了角落中,梁健身上那股无所畏惧,奉陪到底的气势,让已经破了功的他,更加的害怕。

    梁健看了他一眼,拉过椅子,坐了下来,道:“你可以慢慢想,我等你。”

    房间里一下子安静了下来。陈杰低着头坐在那里,像是个做错事的孩子,自我忏悔着。梁健看他一眼,心里便有气不打一处来,便索性不看他。

    许久,梁父在墙角蹲了下来,拿出烟开始吧嗒吧嗒的抽。梁健被烟一熏,也来了烟瘾,伸脚踢了陈杰的凳子一下,问:“有烟吗?”

    陈杰回过神,有些木然地摇了摇头。梁健转向梁父,喊道:“烟,扔一根过来。”

    梁父抬头看梁健,眼神中透着些许弱势一方的怯懦,不知为何,伸手掏烟时,手有些抖。也不知是故意还是没估算好,烟落在了梁健的脚边。梁健也不介意,弯腰捡起,叼在了嘴上,又对梁父喊道:“火机呢?”

    梁父又将火机扔了过来,这一次梁健接住了。啪地一声,深吸两口,梁父的烟是三块钱一包的大前门,这种烟梁健小时候见养父抽过,后来这么多年,已经没见过了。烟味很冲,呛得梁健咳嗽了两声。

    梁父偷偷瞧了一眼被烟呛到的梁健,酸道:“像你们这种大官,哪里抽得惯我们这种烟。”

    梁健也不搭话,只顾自己一口一口地抽烟,很快一根烟见底,梁健又问梁父要烟。三块钱一包,一根烟只有一毛五。梁父却有些不舍得,看了看烟盒里没剩几根的烟,犹豫了一下,才扔了一根过来。梁健刚接过,又开口要一根。梁父有些恼,喊:“怎么,你长两张嘴啊!”

    梁健不耐:“就一根烟,那么多废话!”

    梁父似乎又没了刚才的心虚,顶道:“你是有钱人,一根烟不在乎。我们穷人家,活都快活不下去了,烟可是宝贝东西!”

    梁健瞪眼:“一根烟换一条,换不换,一句话。”

    梁父愣了愣,忙说:“换,当然换,不换是戆头。”

    戆头是太和的方言,意思就是傻瓜的意思。梁健到太和两个月,一些常用的方言,也能听懂一些。听梁父这么说,一边接过他扔过来的烟,一边说:“你不是戆头,你是精明过头!”

    被梁健这么一说,梁父的脸上又是一红一白,不再说话,又缩了回去。

    梁健踢了一脚陈杰,将另一根烟递了过去,陈杰犹豫了一下接过。梁健看他那模样,怒气上头,忍不住又是一脚踢过去,口里骂道:“你才是那个戆头!”

    陈杰也不说话,也不反抗,拿了烟塞在嘴里,梁健给自己点了后,将火机扔了过去,陈杰接过,点着后,吧嗒吧嗒一连猛抽了好几口,一根烟,一下子没了三分之一。

    有了梁健那句一根换一包的承诺,梁父也不心疼了。大约二十分钟时间,三个人将梁父的那半包大前门抽得一根不剩。明德进来的时候,屋子里已是烟雾弥漫,仿佛是到了可以腾云驾雾的仙境之中。

    “我靠,赶紧出来,小张,把审讯室的换气扇开起来,回头火警响了,就好玩了!”明德一边喊,一边示意梁健他们往外走。

    梁健将陈杰推在前面,推出了审讯室,然后自己走出来,梁父跟在后面。

    站在走廊里,梁健看着梁父,问:“烟也抽完了,想好了吗?电话是打还是不打?”

    梁父手摸着嘴巴,挣扎着。

    梁健也不催他,转头问明德:“怎么样?小姑娘怎么说?”

    明德看了看梁父,又看了看陈杰,道:“跟陈杰说得差不多。”

    “餐厅那边呢?”梁健又问。

    “去餐厅看监控的还没电话过来,可能还要等一会。”明德回答。梁健点头,转向梁父,想起刚才审讯室的话,便又对明德说道:“你叫个人出去买十条大前门回来,没有的话,就云烟买十条回来。”

    明德一愣,问:“大前门是什么烟?要这么多干什么?“

    “你去买就是了,钱我给你。”梁健准备掏钱包,却想起来,自己出来急,没带钱包。沈连清在其他的办公室坐着。梁健便将目光看向了陈杰,见他低头,仿佛所有事情都跟他没关系的样子,又是一阵生气,于是又抬脚踹了过去,吼道:“钱包拿出来!”

    陈杰掏出钱包,梁健接过,扔给了明德:“十条,不是十包,别买错了!”

    梁父在旁边,弱弱地喊:“刚才总共抽了十七根。”梁健瞪他:“你自己没抽?”

    梁父低头,喏喏:“这么大的官,还这么计较!”

    “老子的钱也是辛苦赚来的!你以为是大风刮来的。忙得要死,还要来处理你们这点烂事,亏你还有脸跟我说计较两个字!”梁健有些气急败坏地模样,哪里有什么领导风范,瞪眼训梁父的样子,痞气十足,像是老大在训小弟。

    走廊里站了不少人,都在看这边的热闹,见梁健这番模样,心里多多少少都对这个新来不久的市委书记充满了好奇。

    明德站在梁健的旁边,感受最深,感慨也最深。

    去买烟的小伙子,动作比较迅速。六条云烟,四条大前门,塞到梁父手里的时候,梁父心底那最后一丝不甘心,也没了。看了看已经平静下来,脸去还肿着的女儿,又看了看陈杰,叹了一声,转身走了。

    门口的干警想拦,被梁健眼神制止了。梁健对明德说:“你派个车,送送他。”

    明德点头,让门口的干警去安排去了。

    梁健又看向陈杰,和那梁丹小姑娘,张嘴想骂,可小姑娘还在旁边,话到了嘴边,又收了回来,最终化作无奈,叹着气,摇着头,作罢。

    总算,梁父是劝回去了。可是,幕后的那个人是谁,却还未知。

    梁父或许与他见过,又或许没见过。但,今天问梁父这个,总是不合适的。梁健想起禾常青那边,上次让他查举报信的来源,也不知查得怎么样了。

    【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