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场局中局 > 068 棋子命运

《官场局中局》 068 棋子命运

下载: 官场局中局TXT下载


    梁健瞪了他一眼,他张开的嘴,识趣地闭上了,后面的话也咽了回去。品&书¥网梁健转回目光,对朱琪说道:“小姑娘出面就算了。这件事情闹成这样,无论真相怎样,对于她来说,都是一种伤害,我们就不要再雪上加霜了。”

    “梁书记说得是,是我欠考虑了。”朱琪偷偷瞄了一眼陈杰,心里回味着刚才陈杰的急切。俗话说,女人心思细如针,只是一句话,朱琪就已经大概猜到了问题的本质。这陈杰,估计是真喜欢上了那姑娘。

    对陈杰情况要比梁健要清楚的朱琪,意识这个事实后,与陈杰私交还不错的她,心里多了些忧愁。

    不过,她又想起另一事,便将这些忧愁压了下去,对梁健说道:“我之前让人查了视频来源,我发现现在网上传的视频,大部分都是来自一个IP,而且,这个IP在视频下面的留言回复,大多都是带有导向性的恶性言论。”

    梁健心里不由得一动,忙问:“那能查到这个IP在什么位置吗?”

    朱琪回答:“这恐怕得需要网监那边配合一下。”

    梁健心里不由得有些小激动,要是能查出来,或许就能找到那个幕后之人,他忙说:“这个没问题,回头你跟明德联系一下,让他安排人配合一下。”

    朱琪点头,摸清了梁健态度的她,也不多说,起身告辞。朱琪出去的时候,陈杰站起来,没有走的意思,梁健却没什么想和他说的,该说的都已经说了,便将他踢了出去。门外,朱琪走了两步,停了下来,看着陈杰出来,开口:“聊聊?”

    陈杰看了他一眼,犹豫了一下,点点头。

    “到你办公室吧。”朱琪说着,走到了陈杰办公室门口,等着他来开门。陈杰过去开了门,进去后,朱琪将门关上后,才坐下。

    “茶别泡了,刚才的我都没喝。”见陈杰又准备泡茶,朱琪忙说道。陈杰说了声好,然后在朱琪对面坐下,问她:“想聊什么?”

    朱琪笑了一下,道:“不跟我说说那个小姑娘吗?”

    陈杰苦笑了一下,回答:“说什么?你不是都知道了吗?”朱琪却道:“说说那小姑娘有什么这么吸引你,把你迷得神魂颠倒的。”

    陈杰惊愕地看向朱琪,问:“很明显吗?”

    朱琪没回答,只是收起脸上笑意,叹了一声,道:“你呀,我都不知道说你什么好。本身,你在这里,就有些人看你不爽,想弄走你,现在出了这种事……你接下去,得好好打算一下了。”

    “打算什么,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又没犯法,也没做什么过分的事情。我是喜欢那姑娘,但发乎情止乎礼,他们能拿我怎么样!”陈杰有些赌气地说道。

    “还真是什么主子配什么奴才,你怎么你这个梁书记一个德性!”朱琪一时生气,便有些口不择言。不过两人之间熟稔,陈杰未在意她的措辞不恰当,朱琪说完,自己也没在意,只是起身就走。

    陈杰也不拦她,虽然刚才口中说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可心里到底还是愁的,所以也顾不上朱琪的情绪,任由她走出门,将门碰得震天响。陈杰苦笑了一下,起身给自己泡了杯茶,然后又从抽屉里翻出了那包不知什么时候放在那的烟,抽出一根抽了起来。

    他是该打算一下。

    而办公室内,梁健也在打算着。陈杰的事情,梁健既然说了要护他,那就不能坐以待毙。这件事一出,有些人已经坐不住了。想必用不了多久,陈杰这‘光荣事迹’肯定就会传到省里某些领导的耳朵里。到时候,陈杰只怕这秘书长的位置是要坐不住了。一旦陈杰走了,秘书长的位置,花落谁家都落不到梁健这里。陈杰虽然有些不靠谱,但起码有一点是好的,他不是谁的人,他就是他自己。梁健能放心用他。但再新来一个,是谁的人,就不好说了。如果刁一民照顾他,安排一个过来,倒也还不算差。可照梁健目前隐约看到的省里的局面,估计刁一民不会为了一个秘书长的位置而做什么。刁一民如今的处境,比梁健只难不好。

    太和市是西陵省的第二大市,这两年经济回落,垫了底,但太和市的三大煤矿在西陵省整个经济条上,是排在前面的。其他市的煤矿企业梁健不了解,但太和市的三大煤矿,在省里都有关系。如此前提,这秘书长的位置一空,省里有些人必然是会想把它捏在手里的,而以刁一民目前的处境,放掉一个秘书长的位置来让省里有些人放松警惕的可能性是百分之九十以上的。至于,刁一民会不会为了梁健而在这个秘书长的位置上,和有些人搏一把,如果梁健真的这么想,那就是十分不聪明,不懂局势了。

    虽然在之前的接触中,刁一民有拉拢梁健的想法,但在刁一民这个省书记的眼里,他梁健不过是颗小棋子,能为其所用,并有所作为,那必然是锦上添花的事情,但绝不是雪中送炭,也就是说,在刁一民心里,梁健目前还只是处于可有可无的分量。为了一个可有可无的人,而暴露自己的手段,这是极不明智的做法,换做梁健,在考虑大局的情况下,估计也会选择放过这个秘书长的位置。

    再想深一点,如果陈杰真的因此被弄走,那么对于刁一民来说,这也是一场对梁健的考验。如果梁健能在接下去的困境中,破难而出,那才是真正入了他的法眼了。

    所以,梁健不得不打算,怎么不让陈杰离开这个位置。他必须在类似余有为这些人之前有所动作才行。

    陈杰啊陈杰,你还真是会给我出难题啊!梁健坐在沙发里,盯着眼前那杯陈杰泡的红茶,低声感慨。

    时间一晃已经到了下班时间,陈杰将自己关在办公室中没有动静,梁健也在办公室中关着,被陈杰的事情烦着心。而走廊里,响起了脚步声,余有为转过转角,朝着梁健这边走来。

    走到陈杰办公室门口的他站了站,手抬起犹豫了一下,还是放下了,转身径直往梁健办公室走去。

    到了办公室门口,他又站了站,似考虑着什么,半响,才敲门。

    “请进。”梁健的声音传出来后,他伸手打开了门,先跨进半个脚,探了下头,看到梁健在沙发上坐着后,脚才真正迈进来,同时脸上堆上笑,说道:“我看陈杰同志的门关着,就自己过来敲门了,梁书记有时间吗?”

    这也算是说曹操曹操就到了。梁健笑了一下,道:“有时间,过来坐吧,喝什么?”

    梁健问他喝什么,却也没起身。余有为一边坐下,一边道:“不喝,不喝,我说上几句话就走。家里催着我回家吃晚饭呢。”

    梁健答:“家里人就在身边就是幸福,我是想回家吃晚饭也吃不到啊!”

    “其实,太和宾馆的厨师手艺挺不错,天南地北的,基本叫得上名的都会做。梁书记要是想念家乡菜,就吩咐下去,让他做几个,虽然比不得家里的,但聊胜于无嘛!”余有为笑道。

    梁健点点头,然后岔开话题,假作不知地问:“余部长来找我,有什么事吗?”

    余有为面露些许为难,欲言又止。梁健暗自冷笑,想,戏倒是演得挺好,不去演戏可惜了。口上却道:“余部长有什么话就说好了,在我面前没什么不好说的。”

    余有为似乎是因为梁健的这句话鼓舞,才鼓起勇气开口:“其实这话不应该我来说,毕竟不是我的职责范围。但是实在是今天我也是被电话给闹烦了。梁书记,你是不知道,今天下午,我那边办公室接了一百个电话没有,七八十个总是有的,都是来……”刚说得兴起的余有为突然停了下来,再次露出为难之色。

    梁健心底冷笑不止,脸上依旧一本正经,鼓励他:“打电话来说什么?话不要说一半嘛,尽管说!”

    余有为叹一声,道:“都是为了陈杰同志的事情来的。组织部和纪委都是管干部的,所有有些人就有些分不清楚,这电话就都打到我那去了。一个个都在说陈杰同志的事情,要求对陈杰同志进行处分。其实,我看了视屏,也清楚,陈杰同志在这件事情上,也有委屈。什么猥亵未成年,这分明是睁眼说瞎话,这整个视屏中,陈杰同志唯一碰了那小姑娘一下,还是为了保护她不被砸到。但,事实虽然如此,可事情的影响实在恶劣。我是太和市土生土长的,在这太和市政府也待了很多年,对这里有感情,所以,越个界,想来问问梁书记,这件事打算怎么处理。”

    余有为说完,看着梁健,脸上表情要多真挚就有多真挚。梁健要不是对他的为人早就有所知晓,怕是要被迷惑了。

    梁健回答:“余部长操心了。不过,余部长关心政府形象,关心我们的干部同志,也是应该的。这件事情怎么处理,我还在考虑中,毕竟就像你说的,陈杰同志也是有委屈的,我们不能为了平息事态,就不顾我们干部的情绪,不顾事实情况。这样的话,不仅寒了我们陈杰同志的心,也会在其余干部同志的心里,留下不好印象。余部长说,对不对?”

    余有为自然不会说不对,连着说了两个对字后,道:“那梁书记好好考虑。不过,最好也别拖太久了,我怕舆论会愈演愈烈,到时候反而是被动了。”余有为说着,又呵呵笑了两声,自己给自己找了个借口:“我年纪大了话比较多,比较啰嗦,梁书记别介意啊!”

    “这俗话说,家有一老如有一宝,我们政府也是个家,像余部长你这样的老同志,就是我们这个大家庭中的宝贝。没什么啰嗦不啰嗦的,那都是宝贵的经验,我介意什么。”梁健觉得自己笑得比他还真挚。说完,他还不忘在心底自嘲一句:嗯,可以给自己搬个奥斯卡了!

    “梁书记抬举了。”余部长笑着,说完,低头看手表,看了一眼后,道:“那梁书记早点休息,我先告辞了。回去晚了,家里老太婆又得叨叨。”说罢,就起身了。

    梁健点头:“好的,那回去路上注意安全。”他没起身。

    门关上,门里门外的两人都立即收起了脸上那既真诚又虚伪的表情,各自嫌恶。

    【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