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场局中局 > 095 脏与不脏

《官场局中局》 095 脏与不脏

下载: 官场局中局TXT下载


    女人,要是一下子剥光了衣服就不好玩了。梁健看着眼前这个朱琪,年轻时,应该也是美人。可如今,成熟中多了一丝风尘的韵味,到底不是梁健欣赏的类型。他笑了笑,没再继续拆穿她,有些话点到即止就可以了。他相信,这一句话,足够震住眼前这个女人了。

    于是,跳过这个话题,转回到门口的俞建民身上:“俞建民的事情,我要在会议室里那些人走之前看到效果,行不行?”

    朱琪只能点头。

    走出办公室后,门一关上,她就站住了,手扶着墙,脚下一阵阵的发软,竟是站都站不住了。

    沈连清走上前来关切:“朱部长,您这是怎么了?脸色怎么这么白?不舒服吗?”

    沈连清说着就要上来扶她,朱琪有些厌恶地躲开,摆手拒绝了沈连清的好意,扶着墙,努力往前走去。一直走出去好远,直到背后的沈连清看不到她,她才重新停下,背靠着墙,传来一阵冰凉,也不是是墙凉还是因为汗湿了衣服所以凉。总之很凉,凉到了心底里,骨髓里,凉得她甚至想现在就冲到那个人的办公室里,告诉她,她要结束跟他之间那段不堪启齿的关系。凭什么,这么多年了,他还不肯放过她!

    许久,她才重新镇定冷静下来,压下心底里对那个人的那种复杂情感,想起刚才办公室中的另一个男人——梁健。

    今天的梁健,有些不同,和当初来太和时不同,甚至和上一次见面都不太相同。今天的他,锋利得都让她不敢直视,那种压迫感,她只在省里某些领导身上感受到过。最关键是,之前梁健看她的那种眼神,太有侵略性了,除了让她胆战心惊之余,而她竟然还有一丝羞涩感。怕不要命,羞涩才要命!

    朱琪狠狠地在心底骂了自己两声,等自己彻底镇定下来后,理了理衣衫,捋了捋头发,恢复了若无其事的神态,开始往自己那里赶。她得在那批人走之前,把梁健交代的事情做完。既然梁健能把俞建民给弄成这样,那么对付她,想必也有足够的手段,更何况,他手里,还抓着自己的把柄。她不敢去赌,梁健对这件事知道多少。因为,她赌不起。

    因为要安排午饭,会议室中原本的会议桌被拆了开来,搬了出去,搬了很多大圆桌进来,紧紧凑凑地放了十来个。这百来人的用餐,尤其是市委书记发的话,食堂的人不敢轻视,几乎发动了所有员工,紧赶慢赶地准备了酒店千元标准的席面,然后在办公室的人帮助下,终于是赶在梁健来之前,妥妥当当地放到了桌面上。

    大约十二点十分左右,那些心里十分不情愿但挡不住是市委书记亲自下的命令的正处级干部,一个个都来到了这会议室中,在办公室的安排下,两三个一队地分别坐到了一张张桌子上,和他们最不想坐到一起的人坐到了一起。

    一部分人已经落座的时候,有人和综合办的一个小姑娘吵起来了。吵起来的,也是个女的,看着三十多岁,和那综合办的小姑娘站在门口进来的地方,神情激动地低声争着什么。小姑娘一脸为难,看着那女人,不住地说:“鞠主任,您就不要为难我了,梁书记这么吩咐的,我也没办法啊!”

    “什么叫不行,那边不是还空着两桌吗?我坐那两桌行不行?”小姑娘口中的鞠主任遥指了一下会议室最北面空着的两桌。

    小姑娘为难起来:“鞠主任,那两桌是留给领导的。”

    这鞠主任想来应该也是从小就娇生惯养,家里也有点背景的,否则一个女人,哪能三十多岁就成了正处级干部。听得小姑娘这么一说,立即激动了一下,声音也拔高了几分:“凭什么?难道领导是人?我们就是不是人了?凭什么我就要跟那些脏了吧唧的农民工坐一起,领导就能单独坐一桌,不用跟他们挤!”

    鞠主任的声音,说高也不是十分高,可有些时候就是这么寸,偏偏她说这话的时候,她们两人的动静已经引得满屋子人的注意,所有人都下意识地安静下来,想听一听她们这边的动静。小姑娘和鞠主任也是没想到,她这话一出口,就被房间里的这种安静给惊到了。两人一回头,看到满屋子都望着她们,脸色都不太妙,心中顿时一沉,完了,闯祸了。

    农民工里也有心气高的人。当即,就有人不乐意了。起身就指着那鞠主任喊道:“那个娘们,你把话说说清楚!我们是身上脏了一点,比不得你们这些坐办公室的,但是我们脏怎么了?我们衣服脏,心不脏,不像你们,除了衣服漂亮,这心里比那臭水沟还要脏!”

    鞠主任原本心里还有点慌,一听这话,顿时也炸了,脸一沉,眼一吊就要冲过去,与这人理论一下。旁边的姑娘也是个会识脸色的,见势不妙,当即就伸手拉住了这鞠主任。

    正在这剑拔弩张的时刻,梁健和娄江源,还有广豫元,各自带着秘书,边说话边走到了这边。一听到动静,梁健皱起了眉头,和娄江源相视了一眼,脚下步子就快了一分。

    “怎么回事?”走到门口,三人一看被小姑娘抱着的鞠主任,广豫元就率先沉声喝问。

    小姑娘看了看三人,有些怯生生地不敢说话,广豫元就将目光落到了那个鞠主任身上。鞠主任见市委书记,市长还有市委秘书长都来了,当即这股气也焉了一些,可让她说,这事情怎么好说!她也只好偏过脸不说话。

    她不说话,可不代表那些她口中的‘农民工’也不开口了。当即,刚才最先沉不住气的那位兄台一眼瞧见梁健,就立即忍不住了,迈步走了出来,他一动,跟他关系好的那几位担心他受欺负,也跟着一起走了过来。

    见他们都过来,而且气势汹汹的模样,政府方面的人就紧张起来。广豫元皱了皱眉头,转头看梁健,见梁健神情镇定,心里头那个天平又倾斜了一分。

    梁健看了一眼那鞠主任,然后迈腿往前走了两步,等那‘农民工’到近前,就先开口问道:“是不是我这边的这位美女说了什么不恰当的话,让大家不舒服了?如果是这样,那我先代这位美女跟大家道个歉!女人嘛,自古以来就比男人要任性一些,有时候撒个娇耍个脾气很正常,我们就不要跟她们计较了!男人嘛,大方一点!”

    梁健这么一说,本来打算来找梁健理论一下的几人,顿时也就不好意思再气势汹汹,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梁健作为一个市委书记,都已经放低姿态了,他们几个也都是活了一把年纪的人了,这最基本的为人处事道理还是懂得的。当即,这脸色就缓和了一些,但似乎为了表示自己是有理的一方,又出声提醒梁健:“梁书记,我们也是看在你的面子上,就不跟这女人计较了!不过,在这里,我也要说明一点。”

    “你说。”梁健笑着。

    “刚才这女人叫我们农民工,说我们脏!我们衣服脏,我们承认,我们是农民工,也不否认。但,我们不比你们低一等,刚才这女人说什么是人不是人的话,听着就让人不舒服。我们每天冒着生命危险下井作业,我们赚的每一分钱都是血汗钱,我们问心无愧!”说话的人,就是刚才与鞠主任呛起来的那位大哥,他看着梁健,说的话,字字清晰,不像是个目不识丁的文盲,应该是读过几年书,难得是他看着梁健时那股子不卑不亢的态度,让梁健对他多出了几分欣赏。不过,也有些想不明白,像这么个人,怎么就被鼓动着来市政府门口闹事了呢。

    梁健一边想着,一边又跟他道了一次歉,最后又邀请他同坐一张桌。原本办公室安排了两桌给梁健他们这些个领导单独坐,被梁健否认了,又重新动了动位置,所有人都和‘农民工’坐到了一起,至于那个鞠主任,不仅没能如愿,梁健对她所鄙夷的‘农民工’的态度,更是让她感觉羞怒不堪,坐在那里,看着其余人,在刚开始的不自在后,没多久就和这些‘农民工’聊到了一起后,更加的不甘心,甚至愤怒,没多久,就怒而离席。

    她的忽然离席,没改变什么,甚至让整个会议室显得更融洽了一些,起码表面上是这样的。

    会议室的屋顶上,有摄像头,亮着红灯。

    和梁健坐在一张桌上的大哥,聊到酣处,拿着酒杯就要与梁健敬酒。梁健抬手拦住,道:“张大哥,不好意思了,我不喝酒。”

    这张大哥酒意微醺,看着梁健,眼神里已是一片和善,听到梁健的话,笑道:“大男人怎么能不喝酒!来,走一个!”

    梁健还是拦着他:“张大哥,真不喝酒!第一,我下午还得工作,喝酒容易误事。第二,我答应了我媳妇,在外面,绝对不沾酒!”

    梁健这么一说,这张大哥就笑了起来:“没想到,梁书记还是个气管炎呢!”

    张大哥这话一出口,桌上的人都变了颜色,他身边的同伴,立即拉他的胳膊:“老张,你说什么呢?猫尿喝多了吧!”

    -----------------------------------------------------------------------------------------------

    第二章

    【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