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场局中局 > 116 接连失联

《官场局中局》 116 接连失联

下载: 官场局中局TXT下载


    从项部长那里离开,梁健一个人走了很远的路,没有目的,没有方向,就那么漫无目的的走,脑子里一直想着项部长的那番话。

    他说稳定。

    他说,经济是首重。

    可是,对于太和市来说,这盘局如果想要盘活,有些痛脚是势必要去碰的,梁健怎么想,怎么看都是避无可避。

    他还说,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让梁健自己掂量。

    梁健是市委书记,是太和市的一把手,该做什么?又不该做什么?

    忽然间,梁健就想起从古就有的一句话,叫做,各人自扫门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

    也是,这省里的事,他一个市委书记去操什么心,自然会有人操心。他只要管好他自己的那一亩三分地就好了。

    脑中念头如此一转,便忽然间就通达了。可是,隐隐间,总是有那么些不畅然,不舒服。梁健当做没感觉到,笑了笑便将这些事压到了心底。

    他看了看周边,这北京不经常来,即使来了,也很少出来逛,竟也不知道,这一瞎走走到了哪里。想起小五他们,应该还在项部长家附近等着,便忙给小五打电话。

    电话一通,响了两下就接了起来。梁健道:“我也不知道我现在走到哪了,我微信上发个定位给你,你顺着导航过来接下我。”

    “好的。对了,倪小姐走了。”小五忽然说道。梁健惊了一下,这北京人生地不熟的,她一个人去哪了。想着便问:“她有没有说去哪?”

    “没说,只说让我们不用等她,她自己会回西陵。”

    梁健皱了皱眉,挂了电话后就准备打电话给倪秀云,可电话拨过去,却是关机,不由得又是一怔,心里顿时有些恼火,这女人在搞什么!

    不多时,小五就将找到了梁健。他一边上车,一边给倪秀云打电话。可电话打过去,一直都是冰冷的机械回复。

    梁健有些恼火地将手扔到了座椅上。小五转过头来问他:“那我们现在是直接回去,还是怎么样?”

    梁健有些犹豫不定,这倪秀云忽然消失,手机又关机了,他这心底里到底还是有些不放心的,尤其是刚出过这样的事情。

    许是他的那些许忧虑摆到了脸上,小五看到了,便说到:“她是接了一个电话走的,应该不会有什么事。”

    梁健看向小五:“什么电话?”

    小五摇摇头道:“讲了什么不清楚,她也就是嗯了两声,就提出要一个人先离开。电话是你刚进去没多久的时候打来的。不过,你刚下车,我就注意到她拿出手机来微信上跟人说了什么,有可能是她联系了什么朋友吧。”

    被小五这么一说,梁健心底虽然还是有些不放心,但想到她接待办主任的身份,这北京多多少少应该也认识几个人,加上暂时也联系不上她,也就索性不再管她,吩咐小五,启程直接回太和。

    还是一路西京线,只不过回去的速度慢了不少。路上,梁健和小五换了一段,让他歇了歇,中途在服务区停了停,吃了点东西,赶到太和时,已经是灯火阑珊的时间了。

    梁健径直回了宾馆。刚进房间不久,得知梁健已经回来的沈连清,立即就过来了。他在洗手间洗漱,他在外间泡茶。洗了澡出来,这满身的疲惫也洗去了不少,坐到沙发上,喝了口沈连清泡的热茶,整个人状态好了不少。沈连清见状,便开始汇报这两天他不在太和市发生的一些事情。

    这两天,他是经历了不少,太和市倒还算平静,因为是周末,工作上也没什么特别重要的事情。吴金海被大金牙接走后,据说都没在太和歇一晚,立即就带着一家老小坐飞机走了,生怕走慢了,又被梁健带回来拷问一番。吴金海走了,虽然有些可惜,但他本身也不是十分紧要的人物,梁健也不过是可惜了一下也就过了。倒是月亮酒店经过这大火一烧,烧出了一些棘手的问题。

    据沈连清说,月亮酒店的张经理已经彻底失联了,酒店的一些高层管理也都个个拒而不见,在酒店大火中不幸遇难的几个家属,找不到人,周末那一天已经开始在酒店外面阻挠救援队员的后续工作了。

    听完这些,梁健没说什么。放下茶杯,抬头问沈连清:“明天星期一,新的环保局局长章天宇同志要来上任,准备得怎么样了?”

    沈连清回答:“该准备的都已经准备好了。”

    梁健点头,又问:“明天是组织部的那位同志送来上任知道吗?”

    “文件上是写了干部一处的处长和一位办公室科员。”沈连清回答。回答这些的时候,沈连清毫不犹豫,对答如流应该是早已记在了脑海中。

    梁健听完后,想了一下,道:“明天你和豫元同志到一下场,如果人员上有另外的变动,及时通知我。”

    沈连清点头记下。

    梁健看了看时间,已经九点多了,便道:“时间也不早了,你回去休息吧。这里也没什么事情了。”

    沈连清没动,坐在那里,欲言又止。

    梁健看了他一眼,问:“怎么了?还有事?”

    沈连清犹豫了一下,道:“刚才晚饭的时候,小青来问了我两次,打听您的消息。”

    梁健愣了一下,问:“她有什么事吗?”

    沈连清摇头:“问她她没说。”

    “好的,我知道了。你回去吧。”梁健说道。

    沈连清点头,起身离开。

    小青找了他两次?梁健皱了皱眉头想,会有什么事?想着,他的目光撇到卫生间门后放着的脏衣篓,忽然想到,往常这个时候,小青都会来把脏衣篓里他换下来的衣服拿走,今天怎么这个时间还没来?

    梁健正好还要看会材料再睡,便在外面多坐了一会,可一直到了十点,这小青还是没出现。梁健有些疑惑地看了看门口,就起身回了卧室,转眼就将这件事忘到了身后。

    星期一。

    清晨梁健醒的时候,脑子里就想起了项部长的那番话。经济发展和稳定,这两大要素才是市委书记工作的重中之重。

    梁健嘴里轻声念叨了一遍才起床。路过电视柜的时候,忽然看到上面放着一本书,豁然想起,前段时间拆了这本买来许久一直没看过的书后,却还是没机会看,便顺手拿了起来,翻了开来,一眼看下去,正好看到一句话:

    在你面前的不是一个人,是一条规则。面对规则,一个人哪怕是个知识分子,也只能是顺势而为。孔子说,君为臣纲,蒋委员长说一个当一个领袖,‘文’前说驯服工具,后来又说理解的要执行,不理解的也要执行,都是在说这个游戏规则。而你一旦违背了游戏规则肯定碰壁,碰壁了就不要怨任何人。

    梁健不由觉得这话说不仅有几分意思,还有几分道理,但早上时间不充分,便作了记号后,将这本书放到了床头柜上,以提醒自己,睡前可以看上一看,

    洗漱完毕,看了下时间还早,才七点十分不到。梁健走出门朝沈连清的房间看了看,门已经开了,想来已经起来。他便走过去,也没进去,就在门口,朝里面喊了一声:“我下去走走。”

    沈连清立马就洗手间中走了出来,问:“我和您一起去吧?”

    梁健道:“不用,你忙自己的就行。”

    走到楼下,今早的空气似乎比往常要清新几分,他抬头看看天空,仿佛能看见几许蓝色,难道是因为煤矿关了许多的缘故吗?梁健抑制不住地这么想。

    在楼下花园里走了两圈后,出了些汗后,梁健就回了楼上,走到门口,正好撞到来送早餐的服务员。意外撞到梁健,女服务员很紧张,忙低头弯腰地道歉。梁健仔细一看,竟不是小青,不由惊讶,随口就问道:“小青呢?”

    女服务员回答:“不清楚,她今天早上没来上班,人也联系不上,经理就让我先代一下班。”

    梁健点头:“行,你去忙吧。”

    她走后,梁健在门口站了一会,这小青昨天忽然找了他两回,然后现在又莫名失联,不会是出什么事情了吧?

    沈连清过来的时候,梁健随口对他说了一声:“回头你问问经理这小青是怎么回事?”

    沈连清有些反应不过来,看了看梁健,几秒后才记下。

    用过早餐,收拾一下,就往市政府赶。

    路上,梁健又给倪秀云打了个电话,电话竟还是关机状态。今天是星期一,倪秀云还关机,这有些说不过去。梁健心里不由多了些担心。

    梁健想了想,又吩咐沈连清:“你待会抽空联系一下省里的接待办,打听一下倪秀云今天有没有去上班。”

    “好的。”沈连清记下。

    章天宇到太和市是十点。九点多的时候,梁健正在看材料,沈连清进来告诉梁健,余有为竟又出现在高速出口处。不过,他也记住了上次的教训,这一次他低调了许多,可还是有人认出了他,网上还有人就着那张他站在轿车旁翘首以盼的照片作了一首打油诗。

    梁健听到后,皱了皱眉,这余有为绝不会因为一个省委组织部的干部一处处长去高速出口等,这老狐狸也是个精明的角色,既然他将姿态放得这么低,说明此行当中,肯定有一个身份起码不比他差的人。想到此处,梁健再次问沈连清:“这一次来的还有其他人吗?”

    沈连清又将那张名单翻了出来,反复看了一遍后,摇头回答:“没有了。”

    梁健犹豫了一下,道:“这样吧,你通知一下豫元同志,把这个情况跟他说一说,让他准备准备。”

    沈连清点头出去了。

    ——

    【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