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场局中局 > 129走漏风声

《官场局中局》 129走漏风声

下载: 官场局中局TXT下载


    闹事老头的大女儿冲进来的时候,梁健正和项瑾在通电话。 许是小五那边走漏了风声,项瑾得知梁健骨折的消息后,立即就打了电话过来,电话里免不了担心还有几句抱怨,无非就是说,为何别人当个官总是能平平安安的,只要自己不作死,人身安全总是没什么问题的,可是梁健怎么就这么不消停,从江中省里,到永州,再到太和,出过多少次事了。她埋怨梁健不珍惜自己,总是将自己置身险境之中,不考虑家里人。说着说着,还哽咽了起来。

    梁健心里本就对项瑾充满内疚,结婚到现在,他亏欠了她很多。如今听着她的埋怨,梁健也自知理亏,除了柔声劝慰之外,也只能是保证今后一定保护好自己。

    项瑾还是放心不下,提出让李妈妈过来照顾梁健一段时间。梁健忙拒绝了,一则太和的空气不太好,二则,现在家里两个孩子,项瑾还有工作室的事情要忙,李妈妈要是过来,梁母一个人忙不过来的。

    正在两人为了李妈妈要不要过来的问题拉锯的时候,门忽然哗啦一声开了。梁健初以为是去泡水的沈连清回来了,转头一看,却是一个不认识的女人,拎着两个手的礼物,她走进来后,梁健看到门外还站着一个女的。

    梁健说了一句,我这边有点事,挂了电话后,问:“你找谁?”

    女人打量了一下梁健,目光在梁健那动不了的右肩上来回扫了扫后,问:“您就是梁书记吧?”

    梁健点头:“我是,你有什么事吗?”

    “我是李春发的女儿。”女人说道。梁健愣了愣,李春发是谁?他认识吗?

    “我爸精神不太正常,失手砸伤了您,十分不好意思,我来替我爸给梁书记道个歉。您没事吧?”女人说到这里,梁健就知道了这李春发是谁了。那么,这个女人是来求情的了!

    梁健看了看她,问:“你怎么知道我住在这的?”

    女人回答:“我公公是副市长张启生,他跟我说的。”

    梁健一听这话,愣了一下,没想到这世上还有这么凑巧的事情,竟然还和张启生扯上了关系。不过,这个时候女人将自己公公的身份端出来,是想让梁健看在张启生的面子上不要追究了吗?

    梁健笑了笑,道:“我没什么事,你走吧。”

    女人没动,将手里的那些东西一一都放到了旁边的茶几上,说:“梁书记,您大人有大量,我爸爸年纪大了,有老年痴呆,这精神时常出问题,他那会犯了病才会失手砸了你,现在清醒了,后悔得不行。您看,能不能网开一面?您放心,你的医药费什么的,都我们来承担!”

    无缘无故被人砸成了骨折,梁健心里不恼火是假的。不过,听女人一说,这老人有老年痴呆,精神不太正常,这心里的火气也就稍微平了一些。不过,他还是想不明白,就算老年痴呆,他认出了梁健,为何要上来就砸他?任何事,总得有个缘由不是?这精神病人讨厌一个人也总是有个理由不是?

    梁健想着,就问:“我比较好奇一件事,你父亲认识我,为什么一见面就要拿石头砸我呢?这总是有个原因吧?”

    女人的脸色白了白,支吾着回答:“我也不清楚。这老年痴呆的人,有时候脑子里一根筋转不过来,做出些离谱的事情也很正常。他之前还打过我儿子。”

    梁健沉默着看了她一会,又问了一个问题:“那你父亲现在是一个人住在那里?”

    女人脸上掠过些复杂的神色,回答:“也不完全是,请了个保姆,我和我妹妹也会经常去看他。”

    梁健听了这话,便清楚了。那样的地方,请个保姆估计也就是请旁边的人帮忙照看一下,说穿了,其实还是老人家一个人住在那里。

    不过,这跟梁健也没什么关系,他只不过是一时好奇,多嘴问了一句。这时,沈连清拎着水壶回来了,见门口站着个女人,进门又看到一个女人站在房间里,怔了一下。

    梁健看到他回来,就说道:“小沈,你送这位女士出去吧,我要休息了。”

    女人虽然跟梁健聊了这一会儿,可梁健一直没松口,这哪里肯走,沈连清请了几次,她还是站在那里不肯动。这会,一直在门外观望的女人,也就是之前在公安局闹的李春发的小女儿冲了进来,大声嚷嚷道:“我姐都说了,我爸这脑子不正常。这歉也道了,错也认了,你还想怎么样?我爸被你的人弄到公安局,现在人都不好了,这要是出了什么问题,你负责得起吗?”

    女人梗直着脖子,一脸的理直气壮,仿佛理亏的是梁健,打人的是梁健。梁健也算是见识过不少不讲理的,这女人又一次刷新了他的见识。

    张启生的媳妇,忙去拦这女人,低声呵斥:“你闭嘴,不是让你在外面等着吗?你冲进来干什么?”

    女人好像见她还挺怕的,被这么一呵斥,立即就噤声了。梁健原本刚才心中的气平了些,被这女子一闹,这股气也起来了,看着张启生的媳妇也沉了脸色,道:“你们走吧。这件事,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小沈,送客!”

    小沈立即又请他们出去。这妹妹一听这话,顿时又跳了起来,扑着就想过来找梁健算账,还好被沈连清拦住了,她伸出手,那手指点得很不得点在梁健脸上,各种污言秽语喷吐而出,难以入耳。

    梁健厌烦极了,立即就叫了护士,请了保安,将这些人请了出去,最后还让沈连清将那些补品也都退了回去。终于清静,梁健坐在床沿上,看着窗外,好一会儿,这心情才平静下来,不由郁闷地想,这今天是触了什么霉头了,被人莫名其妙地砸成骨折不算,还被人这一顿骂!

    正想着,这门又哗啦一声开了。

    梁健以为是那两个女人又冲回来了,转头就准备发火,一看,却是副市长张启生。梁健怔了怔,然后压下心底刚刚涌起的烦躁怒火,看着他进门,将果篮放到一边后,道:“坐吧。我手不方便,就不给你泡茶了!”

    张启生忙摆手:“不用泡茶。”说着,也不坐下,依然站在那里,有些拘谨,看着梁健,犹豫了好半会儿,才开口:“梁书记,真是对不起,刚才我看到我媳妇和她妹妹了,他们没做什么出格的事情吧?”

    梁健道:“你先坐下吧。”

    “不坐了,谢谢梁书记。你放心,我儿子老丈人的事情,我一定不让组织上为难,我那媳妇和他的家里人我也会去说,绝对不给组织上添麻烦。就是对不住梁书记您,在这里,我给你赔礼道歉了。”张启生说完就要鞠躬。

    梁健刚听说那老头和这张启生是亲家的时候心里对这张启生还有些不满意的,但此刻看他态度真诚,加上这张启生也快六十的人了,跟自己父亲差不多年纪了都,梁健哪里真能受他这一拜。忙过去,伸出左手扶住了他,道:“这件事跟你关系也不大。行了,我也不怪你。只不过,你那个亲家的问题,你要好好跟你媳妇她家里人沟通一下。既然是精神有问题,那就应该要正确地对待,这次也幸好是砸到了肩膀上,下次万一砸在头上呢?”

    张启生忙不迭的点头。

    梁健也就没再说什么,张启生也没多留,再三道歉后,走了。他走后没多久,沈连清也回来了,广豫元和小五也回来了。

    他们可能是上来的时候碰到张启生了,广豫元一进门就说道:“这张启生也够可怜的,摊上这么个亲家。”

    广豫元说这话的时候,沈连清拿眼睛看梁健,那意思似乎在说,我们梁书记才可怜呢。梁健笑了一下,想起刚才和张启生之间的那一幕。这么大年纪了,竟然还要因为别人的事情给一个年纪跟自己儿子差不多的年轻人鞠躬,恐怕这张启生心里也是在滴血吧。

    梁健没接广豫元的话,跳过问他:“那个老头现在怎么处理了?”

    “送医院了,先去做个全面检查,如果真的是精神问题的话,就只能送精神病院了,否则留在外面,也是不稳定因素。”广豫元说道。

    梁健点点头。

    广豫元看了看梁健那不能动的肩膀,犹豫了一下,问:“那这件事,你怎么打算?还是说,就这么算了?”

    梁健苦笑了一下,道:“要不然呢?我要是认真追究,恐怕又有人要嚼舌根了,现在既然也没什么大问题,就是要休养一段时间,就这样吧。不然,张启生脸上也不好看。”

    广豫元看了看梁健,想说什么又没说。

    梁健看到了,就当没看到。他基本能猜到广豫元想说什么。坐了一会后,梁健就催促着让广豫元离开,沈连清也被梁健一同赶走了。他也不是不能动,就是不方便一些,有小五一人就够了。这单位里还有很多事,市委方面,不能没有人。

    人都走了后,病房里就剩下了小五和梁健两人。小五看了看,问:“要不我回去拿一下换洗衣服?”

    梁健道:“也好。”

    小五也走了。病房里就剩下梁健一人,梁健将房门一锁,难得清静,索性就躺到床上,蒙头睡觉,睡到一半,之前吃的止痛药药效过了,火辣辣的疼,在迷迷糊糊中,化作了一只只凶猛的野兽,在身后拼命追逐着,追逐着……

    【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