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场局中局 > 151 死因存疑

《官场局中局》 151 死因存疑

下载: 官场局中局TXT下载


    之前看到读者评论说,在前面,将老唐家里的那些人物关系弄错了。复制网址访问 hp://%77%77%77%2e%76%6f%64%74%77%2e%63%6f%6d我会在查证过后,予以改正。谢谢这位读者,今后继续欢迎指出文中的一些错误。保证愉快接受批评!

    -----

    她家里很整洁,很干净。干净得几乎一尘不染。这是,梁健进门的第一感觉。

    进去后,他在客厅看了一圈,走向卧室。据说,她是在那里吃的安眠药。卧室里很黑,他伸手开了灯。灯光亮起的时候,恍惚看到她躺在床上,闭着眼,安详而美丽的样子。

    梁健愣了一下,回过神,扭头看了一眼卧室。窗帘开着,窗外可以看到对面那栋楼亮着灯的房间里,一个女子正在房间里跳操。

    梁健看了一眼,又将目光落回屋里,床头柜上,什么都没有。再看梳妆台头,有些化妆品的瓶瓶罐罐放在那里,除此之外,并没有其他多余的东西。

    梁健又看了一圈,忽然觉得奇怪,这种奇怪说不出理由。就是很怪,却不清楚怪在什么地方。

    这时,跟着他的那个的人电话响了,他嘱咐了梁健一句不要乱动东西后,就走到客厅去打电话。梁健趁机去看了看床头柜的抽屉,还有梳妆台的抽屉,干净得就好像倪秀云从来就没有用过这些东西一样。

    梁健终于意识到了,从他进门这一刻开始,就隐隐感觉到的那种怪异是为什么了。因为这个房间里,除了一些生活必须的物品之外,似乎连一样‘多余’的东西都没有。

    梁健来过倪秀云的房子,虽然没有熟到每个细节都清楚,但他看到过一个大概,虽然倪秀云的房子也很干净整洁,但她还是会有许多小摆设,精致而又不失生活的味道。不像现在这个房子,干净得空空荡荡,没有生活的气息。

    跟着他的人打完电话走了回来,梁健没再在这个房间里多停留,走了出去。那个人问他:“梁书记,刚才局里来电话了,有事要立即回去。您看完了吗?看完了的话,我们就走吧。”

    梁健点头。

    坐上车,梁健想着刚才屋子里感觉到的那种奇怪,坐在椅子上发呆。小五在前面等了七八分钟也没等到他说去哪里,便问:“哥,我们现在是回太和还是在这住一晚?”

    梁健回过神,看着后视镜中的小五,忽然想到小五是部队出身,而且还不是普通部队,肯定有些特殊经验。他便将自己的思路整理了一下,把刚才感受到的一些怪异之处,和心底的一些疑问跟小五说了出来。

    小五听完之后,沉默了几秒钟时间,忽问梁健:“哥,你是觉得,她不是自杀的?”

    其实,梁健根本就不敢往这个方向想,但他心底里有这种隐隐的不敢说出口的感觉。很奇妙,梁健就是觉得,倪秀云不会自杀,至少不会这么默默无闻地就自杀了。虽然她留下了遗嘱,给他留了信,甚至在昨天跟他分开的时候还说了那样的话,看似好像真的是在诀别。梁健初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想着昨天的那句话,他也差点相信倪秀云真的会自杀。可去过她家之后,梁健的这种念头忽然就动摇了。他心底的那点感觉开始蠢蠢欲动。

    梁健没说是,也没说不是。但小五跟了梁健这么久,怎么会猜不到他的想法。小五抿着嘴,想了一会,开口说道:“这样,我们先走,等晚一点,我们再过来一趟。”

    梁健愣了一下,问:“你打算去房子里看看?我们没钥匙,要不我打电话叫刚才的那个小伙子把钥匙再送回来?”

    小五摇头:“有人跟着不方便。没钥匙没关系。”

    “那为什么不现在去?”梁健又问。

    小五说:“刚才的那个小伙子还没走,我们前脚刚上去,他估计后脚就跟上来了。”说着,他就启动了车子往小区外走。车子开出小区门口的时候,梁健注意到路边停着他刚才坐着来的那辆警用车,那个小伙子站在车子边上抽烟,看到他们的车开过去,立即扔了烟头就上了车。

    梁健从后面看着他的车子往另外一个方向开走之后,才收回目光,神色阴沉。

    车子开了一段,小五忽然问他:“哥,要是真的找到什么,证明她不是自杀的,你打算怎么办?”

    梁健从窗外收回目光,看了他一眼,道:“怎么办?当然是找出凶手,绳之以法,还她一个公道!”

    小五迟疑了一下,又说了一句:“那万一凶手很强大呢?”

    梁健没在说话。小五也识趣地不再问。其实,他们心里都清楚,倪秀云的死背后要么没猫腻,要有就是大猫腻。

    只是,吴万博的事情梁健可以迫着压力不追究,但倪秀云的死不可以!

    他和她,对他来说,不一样。

    夜深,小五带着梁健将车子开到了小区后面的一个停车场。停车场有些年月了,那里的监控早就坏了。看门的大爷因为夜深也早就去睡了。小五将车子停在了靠近门口的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然后准备翻墙进去。梁健也准备跟进去,被小五拦住了。

    “你在车里等我,我一个人进去,万一被发现,也好脱身。”这是小五的说辞。梁健没有坚持,毕竟自己身份不适合,万一被当小偷抓了,那可就好玩了。

    小五进去了有四十分钟左右。出来时,空着手。梁健看到他空着手出来,有些失望,却还是不甘心地问:“什么都没发现?”

    小五摇头:“没有。就像你之前说的,里面太干净了。我想,应该是有人专门清理过,把所有可能是证据的东西都清理掉了。”

    梁健不由气馁:“那也就是说,我们什么线索都没有。”

    小五却摆摆手说:“没有线索有些时候也是一种线索。房间太干净,说明他们肯定派人专门清理过。如果是正常自杀,他们为什么要清理现场?没必要。就算是他杀,一般在案子没有结案之前,也会保留现场直到案件结束。他们这么着急,只能证明,倪秀云的死背后肯定有问题。”

    “直到又有什么用。现在我们找不到证据,遗体也在公安局,我们手里什么都没有,又不能光凭着一张嘴,就去指控!”梁健在说这番话的时候,心里是对自己满满的埋怨,他埋怨自己没用。市委书记,多好听的名头。一方父母官,管一方水土一方人。可到头来呢,自己能做什么?下属死了,连个死因都不能查。现在,自己的朋友很可能就是含冤而死,可他连替她找回真相的能力都没有。

    小五看着梁健悲伤失落的样子,沉默了一下,道:“其实也不是一点办法都没有了。”梁健听到这话,不由心里一亮,忙追问:“什么办法?”

    小五道:“得要找老首长。”

    梁健皱了皱眉头,道:“老唐现在失踪,我根本联系不上,你也不是不知道。”

    小五欲言又止。

    “你……是不是知道怎么联系老唐?”梁健带着怒意,不敢置信地质问。

    小五犹豫了好长一会,才承认:“有一个紧急联系方式,但是首长说了,除非是遇到生死攸关的大问题,否则我不能联系他。”

    梁健知道,小五肯定也有小五的难处。可最近有太多让他觉得压抑的事情,心里那股火,已经压抑得太久,他好不容易才忍住没对小五发火,哑着声音低声道:“倪秀云不能白死了。我不管老唐说够什么,她的死,我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

    小五看着梁健,犹豫了两秒,道:“明天我会联系首长。

    梁健看了看他,没说什么。

    两人当夜就离开了晋中,回到了太和。梁健不知道小五是怎么联系老唐的,也没问。第二天晚上的时候,小五就来告诉梁健,老唐已经知道这件事了,他让他等一个星期。他最近不方便。

    一个星期……梁健想说太久,可除了老唐之外,这件事,他能找谁。

    找徐京华?梁健不相信,倪秀云的事情,徐京华不知道,更不相信,倪秀云的那封遗嘱和信,徐京华不知道。可昨天到现在,徐京华那边没有丝毫动静,那就证明,他已经默认了这个结果。

    省里的那些人之间的关系太复杂,在一件事上他们可能是敌人,在另外一件事情上,有可能会是朋友。

    就像曾经有人说了,在官场,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

    所以,梁健不会去找徐京华,更不会去找刁一民。

    不过,省里那些人没动静,倒是有人有了动静。

    梁健正准备睡觉。忽然电话响,拿过来一看,是自己老丈人项部长的电话。梁健愣了愣,老丈人给他打电话的次数可不多。忙接了起来,梁健寒暄了几句,老丈人的态度有些冷。

    寒暄完后,梁健正要问老丈人这电话有什么吩咐的时候,老丈人忽然就说道:“我听说那个叫倪秀云的女人死了。”

    听到倪秀云的名字,梁健心里某个地方,就微微的抽痛了一下。他沉了声音,回答:“是的。”

    老丈人那边安静了一会后,突然说道:“不管你怀疑什么,发现什么,这件事,你都不能插手。记住,她是自杀,而且已经结案了。这件事就这么结束了。”

    梁健震住了。他半响都没说话。

    好久,深吸了一口气,问:“为什么?”

    老丈人说:“你不需要知道为什么?”

    这句话,让梁健有些崩溃。有太多的事情,总是这样。他不想像一个傻瓜一样,被蒙在鼓里。他想要看清全局。

    梁健说:“我不接受这个答案。”第一次,他在老丈人面前用这样坚决反对的口气。

    老丈人沉默了少许后,哼了一声,道:“如果你想要跟她一个下场,那你就去查。不过,你去查之前,先和项瑾离婚,我不会允许你拉着她一起往坑里跳!”

    梁健再次被老丈人的严肃和决绝震住。他肯定不会和项瑾离婚,但老丈人这样的答案他也同样接受不了。梁健深吸了一口气,平静了一下自己激动的心情,尽量以平稳的口气说道:“爸,我可以答应你,不去插手这件事。但我希望知道原因,知道这件事背后的全部。她是我的朋友,我不能就这么看着她死得不明不白的。”

    “梁健,你要明白一个道理。这世上,没有人喜欢被蒙在鼓里,谁都想站在顶端看清全局。但是前提是,你得先站在顶端。你得有这个实力。否则,即使你看清了全局,等待你的,也绝对不会是一个好结局!”老丈人说完就挂了电话。

    梁健站在窗前,心情难以平复。

    周末的时候,钱江明通知他参加倪秀云同志的葬礼。梁健拒绝了。钱江明也没有勉强,只是告诉梁健,有关于倪秀云遗嘱中提到要赠与梁健的那部分遗产,可能还要接受审查之后,才能转移到梁健的名下。

    梁健没有提出异议。

    【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