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场局中局 > 154 钱不能动

《官场局中局》 154 钱不能动

下载: 官场局中局TXT下载


    明德被常务副市长耿直同志这么一呛声,愣了愣,才反应过来,当即沉了脸,道:“耿副市长何必曲解我的意思?再说了,以太和市如今的状况,就算我们真的感谢一下华晨集团又如何!”

    明德话说完,会议室里好几个人都神色有了些许变化。变化最大的是耿直,他许是没想到向来在常委会上都是‘不善言辞’的明德忽然会变得‘牙尖嘴利’起来。他表情僵硬了一下后,有些羞怒,哼了一声,低声道:“狗腿子!”

    他的声音虽然压低了,但会议室里安静,估计在场的都隐约听到了。明德当即就变了脸色,手往桌子上一撑就要站起来。梁健见状,忙一抬手,示意他别激动,然后扭头看向耿直,淡淡道:“耿直同志,接下去的时间你就不用在这里坐着了。我看你们市政府那边最近也挺忙的,你该干嘛就干嘛去吧,别再这里耽误时间了。”

    梁健这话一出口,在场的人都变了颜色。要说刚才是耿直不懂事,不会说话,那现在可是梁健不会办事了。总所周知,明德是梁健这边的人,梁健这么赤地护犊子,哪怕是耿直先挑起的矛盾,终归会让有些人心底里不舒服。尤其是余有为那边的人。

    耿直白了脸色,震惊地看着梁健,质问梁健:“梁书记,请问你请我离开会议桌的理由是什么?”

    梁健看着他,淡淡回答:“我请你离开需要理由吗?”

    耿直的脸色又白了白。

    梁健一边嘴角扯了一下,露出一个嘲讽的笑容,道:“你如果一定要一个,那我就给你一个理由:我听说政府那边工作很忙,娄市长在这边开会,我怕其他几位副市长忙不过来,所以你就辛苦下,去看着点;如果这个理由不够的话,我再给你一个:我这个人从来都不喜欢那些既不自重也不尊重别人的人;如果这两个理由也都不够的话,那我就再给你一个:我觉得你坐在这里,影响我的开会心情。”

    梁健的一连串话,让耿直的脸色白了又红,红了又青,青了又黑,变了又变。最终,再也忍不住脸上那烧得发烫的臊意,哗啦一声起身扭头就出去了。

    会议室的门砰地一声关得震天响。所有人都脸色难看地坐着,不敢说话。梁健扫了一眼,神色已恢复到最初,似乎刚才的那一幕都没发生过。

    “好了,我们继续。接下去,谁来说?”

    话音落地后,许久都没人有动静。刚才的一幕之后,谁还敢来触梁健的眉头。但梁健今天还偏偏就想让他们说一说。他扫了一圈,将目光落在了宣传部长朱琪身上。朱琪是会议室中唯一的女同志。今天的她,穿着一身玫红色的羊毛衫和一件包臀裙,坐在那里,背后腰际往下的曲线十分诱人。

    “朱琪同志,你来说说。”梁健朝她喊道。

    听到声音,朱琪有些惊讶地抬头看了梁健一眼,又飞快地收回了目光。刚才捏在手里的手机,悄悄地放到了桌上。右手放在桌面上,紧了又松,松了又紧地好几次,才清了清嗓子开口:“其实,我对这件事的关注并不高。不过,华晨集团最近的事情,可能因为工作内容问题,所以我或许比大家要了解得多一点。从目前的状况来看,华晨集团和背后那只黑手目前正处于胶着的状态。黑手想要扳倒华晨,还缺一把东风,华晨集团想要逆袭,也差那么一只手在背后轻轻推一把。所以,这个时候,到底是黑手先等来东风,还是华晨集团先找到那只能帮他轻轻推一把的手,才是关键。也就是时间问题。这是一场赛跑比赛。”

    朱琪说到这里顿了顿,目光在会议室里看了一圈,最后在梁健身上停留了几秒后,才又回到之前的某个空白的点,继续说道:“中国有句古话,叫做与其锦上添花不如雪中送炭。这一次我们的城东项目要是放在以前,对华晨集团来说,那不算什么。但是这一次不一样,如果这个时候我们能站出来,对于华晨集团来说,那就是能轻轻推他一把的手,这就是雪中送炭了。我相信,只要这次华晨集团能在我们的帮助下度过这次难关,那么我们太和市就算是在华晨集团这艘大船上站稳了,这对我们今后的经济发展,是有极大的好处的。”

    朱琪一番话说得很合梁健的想法。只是梁健有些奇怪,从他到太和市至今,朱琪从来没有在这种公开场合,如此果断地站在梁健这一边。而且,以梁健的观察,朱琪和余有为之间,肯定是有些什么的。基于这两点,那朱琪今天这番坚定的言论,就显得有些耐人寻味了。正在梁健想着这个的时候,余有为却是低低哼了一声,道:“朱部长说得有条有理,看来也并不像自己说的那样,对这件事关注不高嘛!”

    余有为语气中的不快,谁都能听出来。梁健听到后,帮朱琪说了一句:“作为一个宣传部长,身为领导干部,这种事关太和市发展的事情,多点关注是职责所在,应该的。”

    梁健说着看了朱琪一眼,他这话也算是投桃报李了。希望朱琪能明白。

    朱琪微微低着头,没说话,也没看任何人。

    梁健立即转过话题,问其余的几人:“那接下去谁说?”

    其实,在座的人,该说的都说了。剩下的几位,说不说,其实也不太重要。梁健的意思摆在那里,会议进行到现在,剩下的几人要是还看不懂这局势,还要说出反对的话来,那就不是耿直了,而是傻了。

    所以,大家都沉默。

    过了半响,没等到声音,梁健也不再点人说话,就转向了娄市长,道:“既然剩下的人不愿意说了,那我们就进行下一项,对这个项目进行一下投票。这一次,耿直同志和禾常青同志不在,他们的票就作废了。另外,我就先不参与投票,看你们结果。”

    投票动作很快,大家也都有数。投票结果出来,有两人是空白票,也就是作废。剩下的,除了一张反对票之外,其余都是赞成票。

    虽然都是匿名的,但这张反对票出处不难拆。梁健笑了笑,将所有投票都一张一张收了起来,交给了沈连清,然后面向大家说道:“投票结果出来了,少数服从多数,那么华晨集团跟我们太和市合作城东项目的事情就这么定下来了。要是大家没有其他事情的话,今天会议就到此为止,散……”

    梁健还有两个字在喉咙里没来得及说出口,就被坐在最后的城西开发区管委会主任给打断了。

    “梁书记,我还有件事,想说一下。”他说。

    梁健看向他,道:“你说。”

    管委会主任的目光在会议室里扫了一眼,动作太快,梁健没看清他是看得谁。只听得他说到:“首先,我对城东项目能够引到华晨集团的投资感到很高兴,这是一件好事,值得庆贺。其次,我想说的是,因为这两年经济大环境的不景气,加上太和市政府和经济的双重变故,城西的企业这两年都出现了下滑趋势,最近这两三个月来,已经有三个企业有了打算撤出太和市的打算。这三个企业在城西的众多企业中,也算是比较大的企业了。如果他们撤离,对于其他企业来说,也是一种军心的动摇,十分不利于今后的城西开发区的发展。所以,我想想办法挽留一下这三个企业。起码不能让他们三个一起撤走。”

    管委会主任这番话的潜台词很明显。所谓挽留,无非是各种的政策扶持,以支撑企业在太和市的继续发展。无论何种支持,归根究底,就是一个字——钱。

    如今,在太和,什么都好说,唯独这个钱字难说。

    梁健看着他,抿着嘴,沉默了一会,问:“你先说说,你想怎么挽留?”

    管委会主任也在打量着梁健,听到他的话,眼里掠过一丝精明的色彩,然后回答:“这三个企业中,其中有一个是属于新兴产业范围,主要是做生物技术开发的,公司拥有三个专利,前景不错。但,目前由于在研发方面出现了一些问题,加之这两天经济不景气,产品销售资金回笼不够迅速,所以出现了资金链断链的情况。如果这个时候,我们政府方面能给予一定的支持,就像刚才朱部长说的,锦上添花不如雪中送炭,我想他们肯定也会感激我们政府的。”

    “没钱!”梁健回答得干脆利落,甚至没有丝毫回旋的余地。不仅他愣在了那里,其余人也愣住了,娄江源也愣住了。虽然娄江源心里也是并不十分赞成给这个生物技术企业注资的想法,但是如此果断的回绝,似乎并不是绝佳的方式。

    管委会主任红着一张脸,脸色有些难看。但他依然不甘心地继续说道:“之前公务用车拍卖的钱,不是都还在吗?”

    “那部分钱已经有了计划了,暂时不能动。”梁健平静地回答。

    “什么计划,梁书记能明说吗?”他更加的不甘心。

    梁健也没什么好隐瞒,公务用车拍卖的事情,最根本的原因就是梁健为了城东项目而筹划的,不过是正好借了上面的东风。管委会主任既然想知道,梁健就说了。

    他一听,脸色又难看了一些,看着梁健,道:“我认为,就目前来说,城西比城东更需要这笔钱,请梁书记批准。”

    “钱不能动。”梁健再次强硬地回答。

    【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