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场局中局 > 168 回到原点

《官场局中局》 168 回到原点

下载: 官场局中局TXT下载


    广豫元的回答,让这件事的思绪又回到了原点。

    那到底会是谁让祁秘书甘愿冒这么大的风险来帮他呢?

    梁健想了许久,也没想出些什么头绪来,只好将祁秘书的这个疑点暂时放到了一边。小青的案子资料已经全部转移到明德手上,虽然当时的现场证据已经不完整,似是被认为损坏了,但案子在明德手中总比在区分局那边要让梁健放心得多,最起码不用担心忽然出现两个人把沈连清带走,非要将杀人凶手的名头按在他身上。

    这一放松,梁健的疲倦就涌了上来,身体往后一靠,眼一闭,一会就熟睡了过去。许是太累,倒也没做梦,一觉醒来就已经是日落西山的时候。醒来的时候,人是躺在沙发里的,身上还盖着条毯子。应该是沈连清进来过,帮他盖的。

    梁健坐起来,拍了拍脸醒了醒神,一抬眼看到茶几上放着张纸条,应该是沈连清写的。上面写着:“我和广秘书长去一趟城东,您醒了给我打电话。”

    去城东,应该就是去城东的那个项目上了。也不知是什么事情,竟要沈连清和广豫元一起去。梁健先去洗了把脸,然后拿手机给沈连清打了电话过去。电话里沈连清没说什么,只说在回来的路上了,回来再跟梁健汇报。

    梁健也就不问了。没多久,沈连清他们就回来了,还给梁健带了份饭。梁健一边吃,一边听沈连清汇报。广豫元坐在一旁喝茶,两人灰头土脸的,有些狼狈。

    沈连清说,他们是去看望一户没有子女的孤寡老人的。在梁健去北京之前,曾交代过广豫元,让他多去慰问下这些孤寡老人,争取攻克下这个关卡,好早点把征迁的事情办好。后来因为小青出事,加上项瑾生病闹着要离婚一连串的事情,梁健也就暂时将这件事给忘了。今天听沈连清说去城东,这件事就又想了起来。

    这次,沈连清之所以和广豫元一起去看望这户孤寡老人,是这个孤寡老人比较特殊。老人是单身,也就是方言中的光棍。一辈子没有结婚,也一辈子没有子女,曾经有个妹妹,也是一辈子没有结婚,但是前几年去世了。老人在那片地方开了个小卖部,前几年生意一直不错,自从妹妹去世后,自己的身体也一年不如一年的,小卖部疏于经营,生意也不怎么好了。前段时间,因为糖尿病住了一次院之后,就把小卖部给关了。老人前些年存了不少钱,所以也不缺钱。老人之所以特殊,是因为他是个军人,而且还是个有着勋章无数的军人。相比较于住在那里的其他人,这位老人明显有着比其他人更加强烈的爱国之心,爱党之心。虽然他对征迁的这件事,也存在一定的反抗心理,但态度不似其他人那么强烈,而且反对的理由也比较纯粹,纯粹是因为在那里生活了一辈子,到老实在不想再去适应一个新的地方。相比较而言,在这位老人身上,还是存在比较大的突破可能的。完全可以作为一个突破点,加速这次征迁的工作的完成。

    原本广豫元是想跟梁健商量,让梁健跟他一起去看望这位老人,体现一下政府的关怀,看看能不能说动他。

    但他来的时候,梁健刚睡着没多久,沈连清知道梁健昨夜几乎一夜没睡,就没让广豫元叫醒他。广豫元于是就带着沈连清一起去了。沈连清作为市委书记秘书,在看望老人的事上,已经可以在一定程度上代表梁健。

    等沈连清和广豫元到了那边之后,原本事情进行得不错。和老人的沟通,也十分愉快。可就在老人口风松动的时候,来了几个人。这几个人年纪都不大,两男两女,看他们跟老人之间的交谈,应该平日里来往也比较多。而且,广豫元留意到,其中一位女孩子,和老人关系很亲密,老人也很喜欢她。

    这几个人到了老人这边看到沈连清和广豫元之后,老人跟他们介绍了两人身份。得知两人身份后,那个女孩子和另外一个男孩子就拉着老人到了另外一个屋子,也不知说了些什么,回来后老人的态度就一百八十度大转变,板着脸就要赶沈连清他们走。广豫元在征迁这件事上已经花了好几天的心思,好不容易找到这么个突破点,自然是不愿意这么轻易放弃。老人忽然这么大的转变,他就想弄清楚,到底是什么原因。于是,就想再争取一下,沟通一下。这一争取一沟通,就出问题了。老人一怒之下,不知从什么地方,翻出了一把土枪,土枪虽旧,但擦得油光发亮,显然平日里呵护得不错。沈连清和广豫元两人一看到枪,也有点慌,担心出事,只好就先顺从地退了出来。谁知道刚一出来,就听到里面在喊打120,老人晕过去了。

    虽然广豫元和沈连清也是一头雾水,不知事情为何会这样。但到底老人是在他们在的时候晕倒了,两人要是不管不顾,第一心理上也有负担,第二对政府形象也有所影响。所以,主动联系了医院,把人送了过去。梁健给他们打电话的时候,他们刚从医院出来。老人倒也没什么大问题,休息休息就好了。

    梁健听完他们说的,问:“那后来有问清楚,到底为什么老人家态度突然这么大的转变吗?”

    沈连清摇头。广豫元一脸愤懑地将杯子往茶几上一放,道:“也真是倒霉透了,好不容易找到个突破点,眼看着就成了,没想到成了这么一出闹剧!还好现在人没事,要有点什么三长两短,又是一场风波。”

    梁健也是庆幸,要是那位老人真出点什么事,恐怕又是一场不小的风雨。他想了想,对广豫元说道:“听你们刚才说,老人家态度转变,是在那几个年轻人来了之后。你们有没有找那几个年轻人谈过,知不知道他们到底跟老人家说了什么?”

    广豫元有些心灰意冷,叹了一声,道:“在医院的时候问过,年轻人似乎对我们有些成见,不太爱搭理。所以,也就没问出什么。”

    “有他们的联系方式吗?”梁健问。

    广豫元摇头。沈连清插进话来:“我有那个女孩子的联系方式。”

    广豫元诧异地看向他。沈连清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走的时候,我趁女孩子去打水跟人要的,想着老人家什么时候再过去看看,毕竟老人家这次住院多少都跟我们有些关系。”

    沈连清一边解释一边掏出手机,将女孩子的手机号码翻了出来,放到了梁健面前。

    梁健看了一眼,道:“你回头把手机号码给明德,让他查一查这个小姑娘的背景。”

    沈连清和广豫元都有些不明所以,梁健笑了笑,也没解释。

    广豫元又问起小青案子的事情,沈连清因为自己也牵涉其中,不太好意思开口,但广豫元一问,他的神情就严肃起来。

    梁健将明德已经全权接管此案的事情告诉了他们,但没说,案件现场的一些主要线索都已经不复存在。之所以没说,是不希望沈连清心里有压力。

    沈连清听说明德已经全权接管,神情就放松了不少。

    梁健又宽慰了他几句,他整个人的状态好了不少。看来小青案子对他造成的心理压力其实很大。也难怪,本是好心,而且是受了梁健的吩咐给小青汇的这笔钱,他连这笔钱是做什么用的都不知道,却没想到受了无妄之灾。

    小青有孕的事情沈连清也是被区分局的人带走之后才知道的。当时被区分局的人带走后发生的一些事情,沈连清连梁健都没告诉。他不想提,区分局的人自然也不会说出来。在被区分局的人关在那个小黑屋里面的时候,他的心里也不是没有一丝责怪过梁健,他怪梁健为什么不告诉他,那四千块钱是给小青打胎的。不过,最终他还是没将四千块钱是梁健让他给小青打过去的事情说出来,虽然当时询问他的人,有过无数次的诱导。

    从梁健办公室出来,沈连清走在广豫元的身边,有些神思恍惚。到他办公室门口的时候,广豫元忽然抬手拍了拍沈连清的肩膀。沈连清有些迷茫地转头看他,见广豫元咧嘴一笑,道:“别那么大压力,是直的歪不了。不会有事的。”

    沈连清笑了笑,道:“谢谢。我没事。”

    广豫元也跟着笑了笑。而后,忽然皱起眉头,声音放低,问:“梁书记是不是有点什么事?我怎么觉得他北京回来后就和平常有点不一样?”

    沈连清想了一下,回答:“我不清楚。可能是因为最近事情太多吧。”

    广豫元没再问。

    两人分开后,广豫元倒是将刚才问的问题抛到了脑后,可沈连清却上了心思。他想到昨天晚上吃夜宵时,梁健连着灌下的两杯酒。要知道,自从他跟着梁健开始到现在,梁健很少喝酒,而且从来没有像昨天晚上那样喝过酒。可能广豫元只是感觉到了一点什么,随口问的这一句,但沈连清却是越想越觉得梁健身上必定发生了一些。想着他那天突然抛下工作直奔北京,而后回来后,就发生了这些反常的事情,这心里就更加的笃定必定是发生了什么。一旦肯定之后,沈连清不由得就担心起来。

    但担心归担心,两人之间有时像朋友,但到底还是上下级关系,沈连清也不好去打听领导的私事。所以,担心也只能藏着。

    【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