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场局中局 > 172 别无选择

《官场局中局》 172 别无选择

下载: 官场局中局TXT下载


    回到房间,梁健没有迫不及待地去看U盘里的内容。复制网址访问 hp://%77%77%77%2e%76%6f%64%74%77%2e%63%6f%6d梁健也不知道为什么当真相似乎就在触手可及的地方时,他却在心底有了迟疑。

    他去了一个澡,又抽了一根烟。他也不知道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烟成了他房间里一样必不可少的东西,虽然不常抽,但总在那放着。

    终于在电脑面前坐下来,梁健看着U盘许多,才接上电脑。

    U盘里很干净,除了一份视频文件外,什么都没有。梁健深吸了一口气,打开了这个视频文件。画面是黑的,音响里传出来一些细小的杂音,窸窸窣窣地,像是什么东西轻微摩擦的声音。这样的杂音和黑暗持续了很久,有两三分钟的时间,然后忽然就有说话的声音传了出来。

    “罗省长,我不是这个意思!”

    这声音一响起,梁健就僵在了那里。这是倪秀云的声音,梁健听得出来,也不会忘记。接着,是一个略沉的男人的声音响起。梁健猜应该是罗贯中。

    “那你是什么意思?你觉得你手里有我的把柄,就可以威胁我了?”声音里有不可一世的高傲和自负,还有冷血和阴冷。

    “不是的。罗省长,您误会了!我没有这个……”倪秀云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打断了!然后就没了声音。

    梁健的心都揪在了一起,漆黑的画面,让他的脑海里想象出了无数倪秀云受迫害的画面。他的心,像是一寸寸在被刀割,可却又无可奈何。

    他看了一眼视频的时间条,到这里,才一半。还有一半。

    这样的安静,持续了很久。一直到时间条快要读完,还剩下半分钟的时候,视频里忽然传来啊地一声尖叫,是倪秀云的声音,声音有惊恐还有痛苦。

    梁健的拳头一下攥紧,心也跟着紧了起来。

    然后是一个陌生的声音。

    “好了,差不多行了。把她弄出去吧。”

    梁健不知道这个声音是谁,但到这个时候,倪秀云应该还活着。梁健关掉视频,坐在椅子里,脑子里只有一个名字:罗贯中。

    不管倪秀云最终是怎么死的,肯定跟罗贯中脱不了干系。而且,视频中罗贯中说的那句话,倪秀云的手里,是捏着罗贯中的把柄的。

    这让梁健想起了曾经倪秀云给他的那份录音。那里面提到了很多梁健不知道的黑幕,有一部分就是和罗贯中有关,甚至,连刁一民都牵涉其中。那份录音,梁健给了项部长,项部长带着他去见了一位首长,可最终,却也是石落泥潭,哑然无声。

    罗贯中……梁健轻轻地念着这个名字,心底里的仇恨怒火如洪水一般在身体里咆哮,可他脸上却在此刻出奇地平静。

    西陵省副省长罗贯中,名为副省长,实际对西陵省的掌控力,却和刁一民不相上下。这样的实力,梁健就算了有了手中这个没有画面的视频,想要光明正大地为倪秀云声讨一个正义,也是不可能的。

    梁健的手指轻轻地敲着桌面,想为倪秀云报仇,只有两条路。一条路,从这个视频和上次倪秀云给他的那个录音着手,查清楚,罗贯中,张天一这些人背后到底藏了多少的罪恶。但是,这些人都不是简单人物,梁健想靠自己的力量去查,结果是可以预见的。只怕还没查到什么,就已经打草惊蛇,到时候不但没帮倪秀云报仇,反而容易把自己搭进去。要是求人?人早已求过,当初不行,现在相比也不会行。那么就剩下另外一条路。

    罗贯中在西陵省,确实是权势滔天。要梁健是单枪匹马地想和他硬来,注定是鸡蛋碰石头,不自量力。但,在西陵省,想将罗贯中拉下马来,可不是只有梁健一个。首先,从上任就一直被罗贯中压制着的霍家驹肯定是一个。其次,是徐京华。徐京华未必会明目张胆地和罗贯中开战,但他肯定也乐意看着罗贯中被拉下台,暗中帮上一两把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最后,关于刁一民,梁健却不太肯定。徐京华和刁一民的位置不一样,两个人对于罗贯中存在的态度肯定也有分别。从最近的一些事情来看,刁一民肯定不乐意看到罗贯中气焰嚣张,一手遮天的现状,但未必就希望罗贯中倒台。刁一民到西陵省时间不长,想要全盘掌控,还需要时间。如果这个时候,罗贯中倒台,接手西陵省代替罗贯中的未必是刁一民自己。所以,梁健猜测,刁一民可能更希望看到的局面是罗贯中被打压,但却又顽固存在着,用来牵制其他人,比如徐京华。

    虽然这是梁健的猜测,但梁健自信,起码有八分是对的。所以,梁健如果要想扳倒罗贯中,要联合的不是刁一民,也不是徐京华,而是霍家驹。对于霍家驹这个人,梁健了解的不多,不过,霍家驹那五百万梁健可是记着。

    想到此处,梁健眼睛一眯。诗经中有言:投之以桃,报之以李。霍家驹的五百万,梁健还没好好谢过人家呢。

    梁健将U盘仔细地收了起来。刚收好,梁健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梁健拿过一看,是之前那个陌生手机号。梁健忙接了起来,还没开口,就听到对面平静地声音:“东西拿到了吧?”

    “这东西你从哪里来的?”梁健立即问到。

    对方反问梁健:“重要吗?”

    梁健沉默。

    这时,对面又说道:“东西你现在已经拿到了,我希望你能尊重我们之间的交易。”

    梁健阴沉着脸色,他不喜欢对方这种威胁的语气。他说:“我可以尊重我们之间的这个交易,但你要告诉我,陈青肚子里的孩子,是不是你的?”

    对方忽然笑了起来,仿佛听到了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笑过之后,问梁健:“你这是在威胁我吗?”

    梁健抿着嘴,没说话。但意思很明显。对方从鼻子里哼出两个声音,充满了不屑和轻蔑:“你觉得我在把东西给你之前难道会没想过这个问题?”

    梁健猛地怔住。是啊,此人如此小心翼翼,几次接触都没有留下任何蛛丝马迹,又怎么会在这个事情上留下空子。梁健心有不甘,却也不得不承认,在这个事情的主动权上,梁健终究是输了一筹。

    对方笑了一声,道:“我手里有很多视频,你要不要看一看,内容绝对劲爆!”

    梁健眉头一皱,内容劲爆?他还没来得及细想,就听得对方跟着说道:“倪秀云已经死了,你总不希望她死了还被人说吧?”

    梁健心里一震,顿时明白了对方口中所谓内容劲爆的视频是什么。倪秀云曾经给梁健的录音中,虽未曾明言,但言语之外总是不免会透露一些。梁健知道,她曾经历的。只是未曾想到,竟还有视频。

    “你想怎么样?”梁健咬牙问到。

    对方说道:“你放心,人都已经死了,只要你遵守我们的约定,我保证这些东西不会有第二个人看到。”

    “好!”梁健一口应下。他知道,他别无选择。

    电话刚挂断,门铃响了,吕萍送晚饭来了。梁健将小五和沈连清都叫了上来,三人用过晚饭,梁健叫住准备离开的沈连清,对他说到:“你帮我去查一查,看看霍省长喜欢什么东西,我准备请他吃个晚饭。”

    沈连清愣了一下,看了看梁健,觉得他今天有些不一样,可到底哪里不一样却又说不上来。

    梁健见他没出声,问:“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

    沈连清忙摇头,道:“没问题,我这就去查。”

    梁健点头。沈连清走后,小五却将一样东西忽然放到了梁健的面前。梁健看了一眼,不明所以,问小五:“你给我这个扣子干嘛?”

    小五回答:“这个是在天台找到的。”

    梁健皱了下眉头,小五去天台找到这样一个扣子然后交给了他,这其中的含义很明显。梁健将扣子放到了桌面,沉声说道:“陈青的案子已经结案了。”

    小五看着桌上那个扣子,像是没听到梁健的话,说道:“这个是袖扣,一般人不会戴这种东西。而且,这袖扣上有刻字。”

    梁健心里一惊,抬头看了小五一眼,又忙去拿那个袖扣,拿到眼前仔细一查看,果然在袖扣的背面,刻着三个字母。但因为有磨损,看不太清楚。

    梁健拿着袖扣,原本已经坚定的心又开始动摇。太和宾馆的天台,除了太和宾馆的工作人员,一般没有人会上去。小五发现的这个袖扣,很有可能跟陈青的死有关。

    可是,如果这个时候梁健食言,那么等待梁健的则是倪秀云死后都不得安宁,要被人嘲笑唾骂。他没能在她活着的时候帮她一把,如今她已经死了,他要是连最后的一点声誉都不能帮她保住,他……

    梁健一咬牙,将袖扣重新放到了桌上,没去看小五,开口说道:“天台虽然不开放,但去的人也不少。你怎么就能肯定一定和陈青的死有关?”

    小五正要开口说话,梁健烦躁地打断了他:“好了,既然已经结案,那这个案子就到此为止吧。”

    小五看了他一眼,迟疑了一下,什么都没说,扭身往外走。梁健看着桌上的袖扣,心底里只有一个声音,对不起!

    【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