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场局中局 > 177 无功而返(一)

《官场局中局》 177 无功而返(一)

下载: 官场局中局TXT下载


    霍家驹再次沉默。 次沉默得比较久。

    “你的钩子在动。”再次开口说话,却是这句话。梁健回过神,往自己的鱼线看去,鱼线在颤动,一圈一圈的涟漪在散开来。

    梁健忙去收鱼钩,收上来,却发现是空的,上面的鱼饵也没了。这时,霍家驹在旁边淡淡说道:“你动作慢了。”

    梁健看着在凛冽空气里左右晃动的空鱼钩,不在意的笑了一下,他来此的目的并不是为了钓鱼,能不能钓上来,对他来说,并不重要。可是,似乎霍家驹并不这么想。

    “这收杆,也是要讲究时机的。”霍家驹说道。

    梁健一边拿了鱼饵重新往鱼钩上套,一边接过话:“我觉得,现在时机正好。”

    霍家驹盯着自己身前的湖面,抿着嘴,不接话。梁健笑了一下,甩手将鱼线甩进湖中,看着鱼钩慢慢下沉,湖面荡开一圈一圈的涟漪,在月光下泛出粼粼的波光。

    “您在西陵省四年了吧?”梁健随意问道。

    七八秒的寂静后,听到霍家驹略沉的声音:“还有一个月,就四年了。”

    梁健抬眼,将目光投向湖对面的青山,月光下,那庞大的山体就好像一只蹲着的巨兽,正静默地注视着他们。

    “您难道就甘心?”梁健忽地转头问他。

    月光下,梁健明显看到霍家驹拿着鱼竿的手抖了一下,鱼线入湖面的地方,有几圈涟漪散开。

    一会后,霍家驹忽然张嘴打了个哈欠,就站起了身。梁健眉头微微一皱,听得他说到:“有点累了。今天就这样吧。”

    梁健坐在那里没动,目光看着霍家驹放在原处没收起来的那根鱼竿,心里头琢磨着,这位被架在空中近四年的省长大人心里到底在犹豫什么?

    在梁健看来,他没有犹豫的理由。

    不远处火堆亮着,小叶坐在旁边正不知道在捣鼓什么,霍家驹走过去,将坐在一起的小杨叫了起来说了几句什么,然后小杨就走开了,霍家驹在小叶旁边坐了下来。两人不知聊了什么,没多久,小叶的笑声就响了起来,在寂静的夜里,凛冽的山风中,显得特别的清脆欢快。

    梁健坐在火光照不到的湖边,一个人静静地坐着,看着时不时被山风吹皱的湖面,脑子里的思绪愈飘愈远。

    他想起了很多事,很多很久很久以前的事。其中最多的是陆媛。想到以前,跟陆媛离婚前,陆媛父亲说的那番话。

    在陆媛和他的父亲眼里,曾经的他就是一个窝囊废。他们嫌他不思进取,不懂变通,自私而又固执。梁健不知道,她和她的父亲如今又是怎样评价自己。可对于梁健来说,这多年前的评价,对于如今的自己来说,似乎依旧很合适。

    梁健望着黑黑的湖面,叹了一声。声音刚落地,刚还稳定如山的鱼线忽然动了一下。梁健还以为自己看花了眼,揉了揉眼睛,再仔细一看,还真是在动。梁健一下子就紧张起来,刚才脑袋里那些纷乱的思绪也都瞬间抛到了脑后,想着之前霍家驹说的收杆要讲究时机,梁健在心底里琢磨了几秒钟的什么时机最好后,最终决定管他娘的什么时机,先收了再说!

    鱼线的另一头像是抓在了一个壮年男子的手里,正和梁健玩着拔河对抗。梁健咬紧牙关,脸都涨红了,费了老大的力气也没将这鱼线收回来。正准备喊人,沈连清倒是主动走了过来,一看情况,忙帮着梁健一起使劲将这鱼线往上收。

    收得差不多的,一条足有近一米长的大鱼忽然跃出水面,飞溅的水花在月光下,折射出熠熠的光辉。

    大鱼在空中依旧不放弃地挣扎着,水花溅了梁健和沈连清两人一身。小五和那位司机也听到了这边的动静,都走了过来,四个人费了一番折腾才将这大鱼放在了一个并不适合它的鱼箱里。

    许是动静大了点,原本已经进帐篷休息的霍家驹也走了出来,走到小五和司机抬过去的鱼箱旁边,看了一眼,惊呼了一声:“这么大一条?”

    梁健听到声音,一边拿了毛巾擦了擦满身的水,一边笑道:“这山里估计来钓鱼的人少,这鱼在这湖里应该有些年头了。”

    霍家驹又打量了几眼,道:“这么大的鱼还是比较少见的。”说着,忽然话锋一转,道:“它活这么大也不容易,把它放了吧。”说完,转头看梁健,问:“你没意见吧?”

    梁健一下子没反应过来,愣了一下。

    就愣这一下,霍家驹又问:“你不会舍不得吧?”梁健这下反应过来了,忙回答:“怎么会?您说放了,那就放了吧。”说完,就让小五和司机重新抬回去,把鱼给放到湖里。

    霍家驹在后面说:“佛家有句话,叫做万物有灵。这鱼能长这么大,说不定已经有灵性了,我们带回去,也不过就是满足个口腹之欲,有点可惜,还不如放了它,当做个善事。”

    “您信佛?”梁健有些诧异地问。其实,当官的,信佛信道的不少。而且,越是官当得大的,越是对这种东西相信。不过,霍家驹信佛这一点,梁健之前并未听说过,所以有些惊讶。

    霍家驹笑了笑,道:“家里内人比较信这个。”

    梁健正要接话,去放生的小五和司机走了回来。霍家驹对着走过来的司机说道:“既然这条放了,其他几条也放了吧。”

    梁健没再说什么。看着小五他们将鱼全部放生后,霍家驹对梁健说了声早点休息,就钻进了帐篷。梁健看了看时间,都已经三点多了。时间不早,也就不再耽搁,赶紧也就着寒风草草洗漱了一下,也钻进了帐篷。小五和司机轮流守夜。

    也不知是累了,还是因为到了山间这心境也随着环境变化安静了一些,这一觉,睡得久违得安稳。一觉醒来,外面已是大亮。梁健钻出帐篷,环顾了一下四周,除了霍家驹和小叶之外,其余人都已经起了,正在捣鼓吃的。

    沈连清看到梁健出来,忙走了过来。等他走近,梁健问:“霍省长和小叶呢?还没起?”沈连清回答:“他们去爬山了。说是12点前会回来。”

    梁健皱了下眉头。这霍家驹和小叶一起去爬山,秘书和司机一个都没跟去,这其中的含义,似乎很明显。

    梁健问沈连清:“他们从哪走的?”

    沈连清扭身指了指后面。不远处的树林边缘,隐约有条小路,路两旁半死不活地灌木,张牙舞爪地侵略了大半条路,将原本就不宽敞的小路,变得更加的狭窄。

    梁健犹豫着,他有些担心小叶。毕竟这姑娘是他带出来的,万一有点什么事,他这心里过不去。可,再想想,这霍家驹能做到省长这个位置,未必就是这样急色的人。而且,他也没听说过,霍家驹在女人方面有过什么传闻。

    梁健想来想去,问沈连清:“他们去了多久了?”

    沈连清看了看时间,道:“大约半个小时左右了。”他话音刚落,不远处的小杨走了过来,朝梁健笑道:“梁书记,早饭好了,去吃早饭吧。”

    梁健笑着点了点头,一边跟他一起往早餐那边走,一边状似随意地问:“我听小沈说,省长和我们小叶一起去爬山了?”

    小杨笑道:“对啊。小叶这姑娘还真是跟其他姑娘不太一样,现在喜欢爬山的女孩子还真是不多了。我是没办法,对槭树严重过敏,这山里说不定就有,没敢去。”

    梁健看了眼小杨,听他这话的意思,像是小叶主动提出来要去爬山的。但,梁健也不好跟小杨确认,这话要是说得太明白,就不好了。

    梁健顿了顿,道:“那就他们两个去会不会不太安全?虽然冬天没有蛇啊什么的,但这山里,说不定有其他的野兽。要不,我让小五去追追他们?”

    小杨像是毫不担心地一摆手,道:“没事!我们省长可不是一般人。”

    小杨的自信,梁健虽然有些不敢相信,但他都这么说了,若是他还执意让小五去找他们,这意思就太明显了,不太好。梁健也只好不再说什么。

    但,总归心里不放心。

    这老天爷似乎体谅梁健,大约十点出头的时候,不知从哪里飘来一片乌云,刚刚还晴空万里的天空,一下子就阴沉下来了。梁健一看,立即就找到小杨,道:“看这天气,可能会下雨。霍省长他们带雨具了吗?”

    小杨看了看天空,也皱了眉头,眉眼间露出一丝担忧,道:“应该是没带。”

    “那你赶紧联系一下他们。我和小五带上雨具现在就去找他们。”梁健立即说道。

    小杨一听,忙说:“还是我去吧。”

    梁健说:“你槭树过敏,还是我去吧。”小杨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道:“那就辛苦您了。”

    “没事。”梁健说完,就忙和小五去拿了雨具,然后往那条小路赶去。

    还好,小路没什么岔口。霍家驹和小叶她们也似乎没走远,梁健他们走了没多久,就正好碰到了往回走的他们,还没来得及说上话,这雨就噼里啪啦的下来了。不过,头顶枝叶茂密,倒也没多少雨淋下来。四个人匆匆忙忙地赶回营地,沈连清他们正忙着收拾东西。见到四人回来,他们都松了口气。

    梁健这才有机会打量了一下霍家驹和小叶,两人之间保持着一定距离,看不出什么。但,这一路回来,霍家驹对小叶多有照顾。梁健心里有些不踏实,隐约觉得两人间有点什么变化,但也吃不准。

    【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