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场局中局 > 178 无功而返(二)

《官场局中局》 178 无功而返(二)

下载: 官场局中局TXT下载


    雨势渐大,大家担心进山的路被雨水冲出问题,梁健和霍家驹一商量,决定冒雨下山。 于是,赶紧收拾了东西,冒着大雨往山下赶。来时,走了两个小时。回去时,虽然下雨,倒是用时比来的时候要少,走了一个半小时左右,就回到了停车的地方。

    东西全部放上车后,梁健正考虑着要不要跟霍家驹建议去附近的农庄修整一下,还没等他考虑好,小杨就撑着雨伞跑过来,对梁健说道:“梁书记,省里有点事,我们要先回去了。省长说谢谢你安排这次的活动!”

    梁健只好顺着他的话说:“要是省长喜欢,以后我们可以多来几次。”雨声哗啦啦的,小杨好像没听见他说的话,喊着问:“您说什么?”

    梁健又重复了一遍,但小杨却回答:“我先过去了。省长还等着我。回头再联系。”说罢,就扭身跑了回去,迅速上了车,然后在一片水花中,快速离开了这里。

    沈连清站到梁健的身旁,问:“梁书记,我们是现在就回太和,还是先去附近农庄修整一下。”

    梁健看着霍家驹的车子渐渐消失在雨幕后,道:“去农庄吃个饭再回吧。”

    上了车,小叶依旧坐在旁边,她照样还是那么一副拘束的样子。不知为何,想到之前她和霍家驹相处时那副自然的样子,梁健忽然在心底生出些不快。

    梁健闭了眼睛,靠在车里休息。昨夜睡得不多,刚才又是一番折腾,此刻精神和身体都很疲惫。

    可闭上眼,却睡不着。

    梁健想着这一次的青山野钓。本是胸有成竹而来,却不料是无功而返。在他看来,霍家驹没有理由拒绝。如今省里的形势,他虽不是十分清楚,但自恃还是能看清一些的。省里如今是三足鼎立的局面,其中罗贯中这一足格外的壮大,而刁一民和徐京华的势力,在罗贯中面前都有些失色。刁一民有多少实力,梁健不清楚。但他刚到西陵省不久,应该对西陵省掌控不深。徐京华要比刁一民好一些,但他似乎另有掣肘,总觉得他似乎在忌惮什么。否则以梁健对徐京华的了解,他并不是没有和罗贯中一争高下的实力。可现实是,徐京华一直被罗贯中压制着。

    而这两个人,无论是徐京华还是刁一民,似乎都不太可能和霍家驹联手。或许是霍家驹这近四年来的无所作为,让他们认为霍家驹已经失去了任何可能。而霍家驹在省长的位置上坐了近四年,一直默默无闻,也一直未能奋起反击。

    从这些看来,除了梁健,霍家驹似乎别无选择。

    可为何明明是别无选择的局面,霍家驹却偏偏没有选。

    梁健有些想不明白。

    “书记,前面有家青山农庄,要不就在这里停一停,吃一点?”沈连清忽然转过头来问梁健,打断了他的思绪。

    梁健睁开眼,朝他点了点头。

    沈连清转过去让小五转进去的时候,梁健旁边的小叶忽然轻声问梁健:“梁书记,霍省长有句话让我带给你。”

    梁健猛地转头看向她,责问:“什么话?你之前怎么不说?”

    小叶微微低了头:“我看您好像很累,就不想打扰你。而且……”梁健摆手打断了她的话,问:“霍省长让你带什么话?”

    “他说,存在即是道理。”小叶说完就闭了嘴。梁健等了一会没见她接着往下说,诧异地问:“这就没了?”

    小叶点头。

    梁健有些懵,这是什么意思?玩禅机吗?

    正迷糊的时候,车子停了。沈连清转过头来对梁健说:“书记,我们到了。”

    梁健压下心底那些烦躁,开门下车。山庄里除了老板一家子之外,没什么客人。他们进去的时候,看着五十多岁的老板正在逗一个还在蹒跚学步的小女孩,不知是孙女还是外孙女。他看到梁健他们四人,惊讶地问:“这么大雨,你们不会是从山里出来的吧?”

    “老板,有饭吗?”沈连清没回答老板的问题,开口问到。老板忙站了起来,连声说:“有!你们要吃什么?”

    “你看着给做几个就行。”梁健说道。

    老板说好。梁健又问老板要了些热水,暖一暖身子。这大雨一下,温度比之前低了很多,加上几人身上都有点潮湿,在车里有暖气还没觉得,下了车就觉得有些冷了。

    老板拿了热水来,喝了后,四人都感觉好了很多。小叶在旁边捧着水杯,暖着手,姣好的脸颊上,泛着红扑扑的色彩,眼睛出神地望着前方,不知在想些什么。梁健心里想不通霍家驹为什么会拒绝,心里烦躁没有出口,忽然想问问小叶,之前他们在山上,除了那过于高深莫测的‘存在即是道理’的话之外,还说了什么。

    他刚要开口,忽然那小女孩不知从哪里跑了出来,在小叶背后一歪,甩到了,顿时哇地哭了起来。

    小叶忙去抱她。奇怪的是,小女孩竟不要小叶抱,反而对着梁健伸出了手。梁健一边诧异,一边伸手抱起了她。小女孩趴在梁健的肩膀上,很快安静下来。

    小叶惊叹:“书记,您小孩缘真好!”

    梁健笑了笑,没说话。心里却在此刻,莫名地疼了起来。他想到了霓裳,唐力,然后又不受控制地想到了项瑾。

    这两天,他一直在克制着自己不去想她们,可,有些时候,总会有些东西提醒他。就好像此刻这个在他怀里乖巧地的小家伙。

    他想起以前的时候,霓裳哭的时候也总喜欢让他抱。他一抱,小家伙就会安静下来。项瑾为此还吃过醋。可如今……

    竟是物是人非。梁健也不明白,到底是哪里错了,为何仿佛是一夕之间,一切都变了。项瑾病了,是他的疏忽,是他关心太少,可是为何,她连一丝机会都不给,要如此决绝?到底是哪里错了!

    “籹籹,快到妈妈这来!”小女孩的母亲不知从哪里走了出来,看到籹籹在梁健怀里,忙过来,将籹籹接了过去,还不停地跟梁健说不好意思。

    “没事的。”梁健努力笑了笑,道:“她很乖!”

    提到孩子,母亲脸上浮现出一种幸福而又自豪的光芒,道:“她是比一般小孩子要懂事一些。”

    母亲说话时,籹籹在母亲怀里,还伸出手想让梁健抱,一张小脸上,梨花带雨,黑白分明的眼睛盯着眼睛,里面有着梁健总在霓裳眼里才能看到的依恋。

    忽然间,眼前的小女孩就成了霓裳。梁健不由自主地伸手接过了孩子。籹籹母亲笑得很尴尬和不好意思,同时也很惊讶,口中说道:“孩子跟您真亲。平日里,不是很熟的人,她都不要别人抱的。”

    籹籹到了梁健怀里,就把脸蛋埋在他的肩窝里。梁健轻抚着她的背部,有些出神地回答:“我也有个女儿,比她大一点。”

    “是吗?肯定也很可爱吧。”母亲说道。

    梁健用力地点点头。

    籹籹在梁健怀里待了很久,才不情愿地被她母亲抱走。梁健走的时候,她还在门口看着梁健,不停地摇着小手。

    梁健看着她,一整颗心都飞到了大洋彼岸,你们都还好吗?

    大雨还在持续,没有丝毫要停的迹象。车子开了两个多小时,才开回太和市区。梁健让小五先将小叶送回住的地方,然后才回的太和宾馆。

    刚回到房间没多久,梁健还在洗澡,手机就响了。梁健出来的时候,手机已经响过两遍。梁健看了眼,是广豫元的电话。他正准备回电话,门忽然敲响了。梁健打开门,沈连清站在门外,对梁健说道:“梁书记,广秘书长说城东那里出事了。”

    梁健心里头顿时一沉,不等沈连清说,他基本已经猜到了是出什么事了。他扭头看了眼窗外那还在瓢泼的大雨,想起之前广豫元曾跟他提过的危房评估,心又往下沉了沉。

    “你去跟小五说下,准备下,我们出发。”梁健一边说着,一边已经扭身回屋准备换衣服。

    沈连清什么都没问,就下去通知小五去了。

    正如梁健所料,出问题的就是这场大雨。之前广豫元为了说服城东的那些人在征迁合同上签字,曾做过危房风险评估。广豫元跟梁健提过,城东的那片房子,有一些已经风险很大,遇到恶劣天气,很可能出问题。当时,梁健也没太在意。一是因为,现在是冬天,除非是强降雪,一般情况下,应该问题不大。二是因为,那片地方是他们准备拆迁的地方,危房风险越大,其实越有利于他们说服这些居民。可梁健没想到的是,这场本是帮了他的大雨,竟给他带来了这样的麻烦。

    广豫元因为是城东项目的主要负责人,下雨的时候,他正和华夫在城东那片勘查一些情况。据广豫元汇报,城东那片起码已有四五个房子塌了,具体情况,还没有统计出来。最关键的是,之前那位老军人的房子也在这些塌掉的房子中,老人家的腿被压到了,又加上本身心脏不好,现在已经送往医院急救,情况不容乐观。

    梁健赶到现场的时候,城东那片的很多居民都已经在广豫元和明德的安排下,退了出来,都在附近的公园里临时搭的雨棚下面躲雨,一个个冻得嘴唇都紫了。

    -----------------------------------------------------------------------------------------------

    求打赏。

    【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