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场局中局 > 206 场中博弈

《官场局中局》 206 场中博弈

下载: 官场局中局TXT下载


    这好像是一场博弈,罗贯中和梁健都在等着对方先沉不住气,先露出破绽。但,令人意外的是,先沉不住气的,竟然是余有为。

    余有为打破沉默,开口说道:“要我说,胡东来这次的事情,说不定是有什么误会呢!梁书记心忧百姓是好事,但要我说,做事情还是急了点。这次娄山的事情一出,什么情况都还没查清楚,您就带着人去把那里给围了,还把所有人都给带了回来。这确实有些冒失了。就算胡东来真的有问题,您这不是打草惊蛇吗?而且,现在娄山村这几十号村民就关在下面的会议室里,要是相安无事倒也还好,要是闹出点什么事,那可又是一桩麻烦事。这娄山村的村民,也都不是善茬,这一点难道梁书记您不清楚吗?”余有为说到最后一句的时候,所有人都在脑海里想起了梁健第一次到太和来时,娄山村村民给他的那一份大礼。顿时,下面的人就交头接耳起来,像是有一百只苍蝇一下子飞了进来,嗡嗡地作响。

    这余有为素来和梁健都不是站一边的。今天罗贯中就坐在面前,他还不可了劲地逮住机会就要踩着梁健奉承一下这副省长。

    余有为如此毫不遮掩的踩低捧高,有人为梁健打抱不平了。纪委书记禾常青咳了一声,那一百只苍蝇瞬间落了地,会场内一下子变得鸦雀无声。禾常青这才开口说道:“余部长这话说得有些不太对,梁书记之所以将人全部撤离出来,也是出于安全考虑。这位娄山煤矿的董事长胡东来在娄山村地底作业的行为,无论其中和我们太和市方面是不是有什么误会,但这一次娄山村的地陷是不可争议的事实。这样的情况下,如果他继续作业,很可能会导致娄山村周围随时发生更大的塌陷。如果这个时候还不及时把所有人都撤离出来,万一出了点什么事,那是我们谁都没办法承担得起的责任。所以,我是赞成梁书记的做法的。”

    余有为被禾常青说得哑口无言,毕竟就想禾常青说得,娄山村发生地陷这是既成事实,谁也没办法睁眼说瞎话,说这件事不存在没发生,既如此,谁也没办法肯定会不会有下一次的地陷发生,也就是说,谁都不敢在这个时候站出来说,如果发生问题他来承担这个责任。包括,余有为。

    但余有为是个老狐狸,又怎么会轻易认输。他立即就转移了重点,道:“梁书记转移村民,封锁娄山村周围这我没意见,但把村民都关在我们这市政府大楼里这一点我觉得十分不妥。我们大家都清楚,这娄山村村民,说得难听点,那就是刁民。这些年,闹过多少事。这一次的事情又和娄山煤矿有关,万一他们要是闹事,伤了我们楼里的工作人员,那也是不可估量的损失和十分沉重的责任啊!”

    梁健本不想搭理他,他今天的重点是罗贯中。但余有为像是一只苍蝇,时不时就要出来在梁健面前飞几圈,还发出难听的嗡嗡声,让人心烦。梁健忍不住,开口接过他的话,道:“余部长,我要纠正你两点。第一点,我并没有将村民关在我们大楼里,只是暂时安置在我们的大楼里。娄山村那边已经不安全,加上这次的水患,政府方面已没有多余的人力和物力来对他们进行妥善安置,所以将他们留在这里,也只是权宜之策。当然,余部长如果有更合适的安置地点,你现在说出来,我可以立马让人把他们全部都转移过去。第二点,娄山村的村民也并不是刁民。他们确实在之前做了许多看似不讲道理的事情,甚至我上任那天坐的车目前还在娄山村。但很多事情,都是有因果关系的。他们如今看似刁蛮的行为背后,到底是什么因造成的,我相信今天在座的人心里都有个数。这里我也就不多说了。对于我这两点解释,余部长还满意吗?”

    梁健盯着余有为,余有为呵呵一笑,道:“梁书记解释得很清楚,那我也没什么好说的。”这时,罗贯中终于忍不住了,沉声说道:“我今天召开这个会议不是来听你们吵架的。梁健,我给你的时间也够多了,那么现在请你出去,好好整理一下你自己的仪容吧。”

    梁健没动,转身看向罗贯中,道:“罗副省长,既然胡东来跟你提过他的人在娄山村地底作业的事情,那您是不是应该给个解释?”

    罗贯中眉毛一挑,道:“解释什么?我需要跟你解释什么?胡东来的这次行动是中央布置下来的一次秘密行动,难道我需要跟你汇报吗?你算是什么东西?”

    自从娄江源跟他说,胥清流的秘书曾打过电话来让这边立即停止一切相关行动后,梁健就已猜到,罗贯中很可能会用中央秘密任务的借口来堵他的口。既已有准备,梁健自然也不会就被这么一句话给吓了回去。梁健丝毫不让地说道:“既然是中央布置下来的任务,那么就请罗副省长把相关文件拿出来给大家看一下。”

    罗贯中神态中没有丝毫紧张,只有不耐烦和冷厉。他看着梁健的目光中,已然将梁健视作不可不拔而且是必须得以最快速度拔掉的眼中钉。他冷冷说道:“此次行动既然是秘密任务,文件又怎么能拿给你看!而且……”他说着转向另一边的娄江源,道:“难道娄市长没接到上面的电话吗?”

    战火忽然就掉到了自己身上,娄江源一时没反应过来,条件反射般的回答:“上面确实已经有电话打到我这边。”

    下面的人一听这话,顿时哗然,目光盯向梁健,都是看好戏的神情。

    梁健却微微一笑,道:“这么重要的事情,胥委员长让一个秘书来代劳,似乎不太合常理吧?”

    胥是个比较稀少的姓。中央领导人里面,姓胥又是委员长的职称的,数一数,恐怕也就只有胥清流一个。在座的人,立即就想到了这个名字。当即,又引起一阵哗然。

    而罗贯中对于梁健的这种毫不避讳地挑明,似乎有些恼怒。眉头微微皱起后,看着梁健的目光中,已经有了狠戾的味道,他冷冷说道:“梁书记倒是对首长的习惯很清楚嘛!不过,我倒是很不理解,你区区一个市委书记,凭什么让胥委员长亲自给你来电话?你还真当这些首长个个都是你老丈人啊!”

    这样的一句话对一个男人来说,无疑是一把插在自尊上面的尖刀。下面看热闹的人有不少都没忍住噗嗤笑出了声,战况看似向罗贯中方面偏转的情况,让他们少了些忌惮。笑出声后,不少人都懒得掩饰,就这么挂着这幸灾乐祸的笑容,堂而皇之地朝着梁健,等待着看梁健灰头土脸地从这里被赶出去。

    梁健目光从这些人的脸上扫了一眼,只一眼,他就看到了不少人,看来这里有很多人对他都是有意见的,巴不得看他从这市委书记的位置上滚下去,再换个新的人来。

    对此,梁健内心没有任何的不开心,反而很平静。

    他朝着罗贯中说道:“对于胥委员长这样级别的国家领导人来说,我区区一个二线城市的市委书记,确实不值一提。不过,娄山村是在我太和市的范围内,今天哪怕是国家主席站我面前,没有一份正式合法的文书,我都是不会承认胡东来这次作业的合法性的。也就是说,在事情没有白纸黑字的说明清楚前,我是不会释放胡东来的。另外,我也希望罗副省长能配合我们的工作,帮我们查清楚这次的事情。我相信,像罗副省长这样敬业的领导,肯定不会为难我这个小小的市委书记的,对吗?”

    梁健说话时,就这么炯炯地盯着罗贯中,他今天来这里之前,他就想好了。霍家驹那边现在什么情况不清楚,暂时是倚靠不上了。他能靠的只有自己。靠自己的话,他要想在罗贯中这边有胜算的话,能做的就是现在这场看似是闹剧的画面。当着众人的面,哪怕会成为笑话,也要将一切关键的问题在众人面前摊开,与罗贯中当面对峙,不给他暗中操作的机会。今天罗贯中在这会场中所说的一切,都会成为今后梁健扳倒罗贯中的利器!

    罗贯中就算之前不清楚梁健的计划,现在也应该清楚了。他面对着梁健的目光,微微眯起眼睛,片刻后,忽然一旁嘴角勾起,露出一个冷酷的笑容。而后道:

    “梁健,从现在起,你就暂时不要上班了。我觉得你在工作方面的态度很有问题,心理上也存在一些问题,虽然我不知道当初为什么中央要把你从江中省调到西陵省,但我觉得十分有必要让省纪委的工作人员给你重新做一次评估,看看你是否有这个能力胜任市委书记这个职位。在此之前,你就暂时回家休息吧!市委的事情,就暂时移交给娄江源同志来负责吧。”罗贯中说着转头看向娄江源,问:“娄江源同志,你觉得行吗?”

    娄江源猛地皱眉,道:“罗副省长,这不合适吧?”

    “什么地方不合适?”罗贯中问。

    【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