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场局中局 > 216 知己知彼

《官场局中局》 216 知己知彼

下载: 官场局中局TXT下载


    梁健忍住心底的失望,不让这些表现在脸上。朝娄江源看过去的时候,微微笑了笑,道:“现在我已经被停职了,这事情你做主就好。不过,我个人意见是不建议我们毁约。毕竟,这做人做事都是同一个道理,利益固然重要,但诚信也是重要的!”

    梁健虽然脸上没表现出失望,但话中却已有意思表露。娄江源点头的时候,笑容游戏尴尬。他说:“我已经跟豫元同志提过这件事了,具体怎么样,我再听听他的意见!”

    “这样也好!”梁健说道:“毕竟,当时我们太和市能引进华晨集团这样的企业,大部分都是豫元同志的功劳!”

    娄江源听到这话,脸上的笑容又多了些不自然。广豫元、徐京华,还有华晨之间的那层关系,梁健虽然比较清楚,但娄江源和他们接触少,知道得应该不多。

    许是尴尬,又或许是其他的因素,娄江源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坐了一会后,就站起来提出离开。梁健也没留他。倒是禾常青似乎还有话跟他说,并没有跟着娄江源一起走,他和梁健一起将娄江源送到房间门口后,又跟着梁健一起回到房间内。

    梁健将娄江源的杯子收走后,又给他的杯子里续了水,坐下后,看着他,问:“常青同志还有事要跟我说?”

    禾常青点了点头,他抬头直视梁健的眼睛,问:“现在这样的局面,梁书记有什么想法?”

    这个问题和娄江源之前的问题没什么差别,但他却故意又问了一遍,想来他应该是有什么想法。梁健笑了笑,反问他:“常青同志觉得我应该有什么想法?”

    禾常青沉默了片刻后,道:“在一般人看来,您现在似乎已经落入下风,但我看来,您还有很大的优势!”

    “哦?”梁健饶有兴趣地看着他,问:“你觉得我有什么优势?”

    禾常青忽然笑了,道:“胡东来就在您手里,不是吗?”

    梁健也跟着笑了,道:“看来我这撒谎的技巧还没到家啊!”

    禾常青接过话:“那是因为您不是一个会骗人的人!”

    梁健惊讶地看了一眼禾常青,他可不是一个会奉承人的人。梁健笑道:“我就把这句话当做是你在夸我了!”

    “我说的是实话。”禾常青和说道。

    梁健笑了笑,道:“胡东来虽然重要,但也不能完全靠他决定大局。像胡东来这种人,不是会轻易松口的人!”虽然,胡东来的重要性梁健已经明白,但他口中却依然如此说道。他想看看禾常青看明白了多少。

    而禾常青听完梁健的话后,笃定地回答:“只要他在您手里,我相信,罗贯中迟早有一天会自乱阵脚。胡东来手里有着罗贯中太多的秘密!”说到这里,禾常青停了停,声音忽然凝重了一分,说出了一句让梁健再次惊讶的话:“而且他手里不止有罗贯中一个人的秘密!”

    禾常青似乎对于胡东来手里到底掌握着什么,比梁健有着更多的了解。梁健诧异地看着他,忍不住问:“你知道些什么?”

    禾常青说:“您应该清楚,没有把握的事情,我不会说。胡东来的事情,我暂时还没有拿得出手的证据,但我可以肯定,他的手里秘密不少!只要您把他掌握在手里,握牢了,罗贯中就不敢怎么样!”

    禾常青看着梁健,眼睛里的光是梁健从没见过的。他的眼里没有仇恨,但却有着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决绝!

    梁健诧异于他此刻的坚定,不明白他为何似乎比他自己更希望罗贯中下台。不过,这时梁健倒是忽然想到了另外一件事,那就是许单所说的那两千万。

    这许单一直没打电话来,难道他最初的料想是错的吗?那可就是偷鸡不着蚀把米了!梁健皱了皱眉头,然后回神看向禾常青,问他:“之前娄山村和娄山煤矿之间的矛盾,那个两千万的事情,你清楚吗?”

    禾常青眉头一皱,道:“这事情倒是听说过,不过您来之前的反贪腐运动中,关于这两千万已经查过了,当时没有查出个什么头绪来,这事情也就相当于是糊涂账烂掉了,您怎么突然想起这件事来了?难道娄山村那边又有人为了这事情闹意见?”

    梁健摇摇头,道:“现在娄山村的人因为发现古墓的事情已经自顾不暇,你应该也听说了,娄山村的百姓在胡东来的人发掘古墓之前,曾每户人家收了胡东来两百万。虽然我不知道胡东来是怎么堵他们的口的,但是我查过,这两百万应该是确有其事。而这两千万的事情,确实是娄山村的人告诉我的,不过倒不是来跟我闹,而是告诉我,他清楚这两千万的去向,并且手里有证据!”

    禾常青一惊,道:“真有其事?这两千万的事情,当时反贪腐运动时,省里好几组人花了将近一个月时间都没查明白,这个人竟然知道?他是什么来头?”

    什么来头?梁健脑子里回想了许单的形象,戴着副黑框眼镜,穿着普通,身材略消瘦,整个就一刚毕业的大学生模样,哪里看得出像是有什么来头的人。可就是这样一个普普通通十分不起眼的人,却让梁健感觉他身上充满了神秘感。梁健苦笑了一下,道:“什么来头我也不清楚,我只知道他叫许单,据说是娄山村的人,但具体是不是也不能十分确定!不过,你刚才说当时运动时,省里好几组人都没查明白,那可能是不想查明白吧!据这个许单所说,这两千万里,有接近三分之一是进了某个人的口袋。”

    梁健没有直接挑明罗贯中的名字,是因为这个事情毕竟敏感,加上证据也只是道听途说,并没有确切的证据。

    禾常青听得懂,他将这句话在心底里反复琢磨了一遍后,答:“有这个可能。不过,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只要将证据拿到手,罗贯中必然没得好戏唱了!”

    梁健却没有这么乐观,当初的反贪腐运动,市里不少下马的领导,却没一个供出这两千万的事情,说明两点,第一罗贯中肯定有着手段让这些人不敢松口,第二,这件事必然很隐秘,不然的话,罗贯中就算有再大的本事,也不可能将此事遮得这么严实。

    他说到:“未必这么简单。罗贯中之所以能在西陵省猖狂这么多年,背后的势力,必然不小。刁书记这一次和他能联手,未必不是他们各自背后势力的一场交易。不过,不管怎么样,还是得先把证据拿到手再说!”

    禾常青问:“这个人有什么条件吗?”

    梁健摇头:“还没提。”

    “这样的证据,不可能轻易被一个普通人掌握,看来这许单不简单!您有他更详细一点的信息吗?比如照片什么的?”禾常青问,看来他是想去查一查这许单的底细。

    梁健摇头:“除了他的名字和手机号之外,其他的并没有!”

    禾常青沉默了一下,道:“我先去想办法查查。查到了告诉你!”

    “好。”梁健道。

    话到这里,好像一下子就说完了。禾常青喝了口茶,站起来告辞。梁健送他出去。刚送出去,没想到姚松的电话就来了。

    应该是许单的事情有结果了。梁健连忙接起电话,姚松在电话那头说:“哥,你让我找的资料,我发你邮箱了。大概附和你所说条件的,有三个人,我都发过去了。你有空了看看有没有你想找的!”

    “好,我现在就去看。”梁健回答。

    挂断电话后,梁健连忙打开电脑去查看邮箱。邮箱里果然有姚松发过来的邮件,总共三个压缩包,他都下载了下来。

    下载下来后,解压缩打开后,梁健先一一打开,粗略地浏览了一遍,三人中,其中一个确实和许单的情况有些相像,而且这一份当中有的照片和许单也很相像,只不过这张照片里的许单没有戴眼镜。

    梁健将这一份细细阅读了一遍,快读完的时候,却发现有一个地方,有一句话,却很奇怪。

    这句话是这样的:国有三部,其一为晋,理暗事,不示于人。

    这句话像是从某篇文言文中摘抄下来一样,和前后文都不连贯,好像并不属于这份资料一样。难道是姚松弄错了?梁健想。

    可姚松做事向来仔细,不应该会出错啊。他又将这句话仔细读了两遍,忽然他脑袋中亮光一闪,想到了之前禾常青所提到的,说北京那边一直有三大神秘组织。这也是三,那也是三,倒是对上了。这一对上,心思就下意识地会往那个方面靠。梁健又将这句话念了一遍,他忽然想到曾经读书时学到过的,晋是唐的古名。国有三部,其一为晋。这是不是就是在说,国家有三个神秘部门,其中一个是晋门,也就是唐门。

    梁健虽然没有什么证据能证明他的猜测就是真的,但他却在此刻无比的肯定,这猜测肯定是正确的。这种感觉来得很奇怪,却也很坚定。

    唐门!梁健将这两个字轻轻念了一遍,有种莫名的熟悉感,好像在哪里听到过。但一时又想不起来。

    梁健想了一会,只好先暂时将这件事放在脑后。毕竟现在唐一带来的那些人到底属于什么组织,并不是这场战争的关键。甚至,可以说是毫无关系。

    他面前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许单到现在为止还没打电话来,他心里已然没了百分百的把握。但许单手里的证据是不能放弃的,就算梁健要自己搬石头砸自己的脚,他也认了。不过在砸之前,他必须弄清楚这许单是什么来头。

    这古人说得好: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

    【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