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场局中局 > 218梦都渴望

《官场局中局》 218梦都渴望

下载: 官场局中局TXT下载


    张启生回答:“李维刚我了解得不多,只知道他是在美国留过学的,他和钟启婷的认识也是在美国。品#书¥网和钟启婷结婚后,他就回了国内发展。他在这个威海实业之前,还跟人合作过房地产开发,但是好像合作不顺利。跟他合作的那个房地产企业老总因为资金链没有跟上,欠银行太多,宣布了破产。房地产不顺利之后,他就没声音了一段时间,最近再出现,就是威海实业了!”

    梁健静静看了张启生一会后,才问他:“没了?”

    张启生点头:“有关于李维刚的,我就知道这些。”

    梁健虽然不相信张启生对于李维刚和钟启婷的事情只知道这些,但如果太着急的逼着张启生说,很可能会起反效果。

    梁健想了一下,问张启生:“你今天来找我,就是为了跟我说这些?”

    张启生再次犹豫了起来。梁健也不催他,拿过水杯,浅浅啜了一口。当他放下水杯,张启生也有了决定,他告诉梁健:“威海实业对这些矿井的掌控,并不是全部。除了威海实业外,娄山煤矿和另外两家煤矿,都有参与。他们私底下签了份合同,明面上威海实业拥有这些矿井,但实际上,这些矿井每年的收入有一半都要进这些人的口袋!”

    这倒是梁健头一回听说。只是,签合同等这么秘密的事情,张启生又是怎么知道的呢?梁健笑了一下,道:“启生同志好像对威海实业的事情,了解得很透彻吗?”

    张启生苦笑了一下,道:“我知道,梁书记现在心里肯定在怀疑我是不是跟这些事情也有什么关系。我今天既然来了这里,那我就没想过要隐瞒您!我承认,在威海实业将那些矿井全部收编了之后,威海实业的李维刚确实找我吃过一次饭……”

    “只是吃饭吗?”梁健打断了他,微微笑着问。

    张启生躲开了梁健的目光,声音略低了一些,声音中掩不住的惭愧:“还收了五十万,和一个帮助!”他这话刚说完,不等梁健说话,就立即又说道:“梁书记,我知道,这件事,无论我什么理由,始终都是我做错了。但是我是个父亲啊!您也有孩子,如果我的情况放到了您身上,当他们告诉你,他们有办法帮我的孩子,我又怎么忍心拒绝!”

    梁健皱了下眉头,张启生说这番话的时候,他脸上的痛苦神色不似作假。梁健犹豫了下,问:“你儿子什么情况?”

    张启生叹了一声,道:“一言难尽,都是我的错。梁书记,我知道,事已至此,我说什么都是苍白的。但是,我愿意赎罪!本来,这一届干完,我就退休了。现在恐怕我是没办法退休了!”

    张启生说完,惨白地一笑。梁健忽然有些不忍。张启生家里的情况,梁健也不是很清楚,上次那个砸了他的李春发老人的事情,梁健倒是认识张启生的儿媳妇,不过张启生的儿子一直没见到。

    但是,一百万那也是不小的数字。就像张启生说的,事已至此,有再多的理由,错终究是错。梁健叹了一声,道:“那你还有其他要告诉我的吗?”

    张启生咬了咬嘴唇,道:“我还知道当时吴万博是怎么死的!”

    这一句话,是真的惊到了梁健。梁健差点从沙发上跳起来,他盯着张启生,不敢置信地问:“你确定?”

    张启生点头。

    梁健深吸了一口气,压下心底忽然间涌起的怒气还有那些五味杂陈的感觉。当初吴万博的案子,也曾让梁健焦头烂额过。甚至,差点还让这把火烧到了自己身上。最最关键的是,吴万博的死这件事中,有一个关键的人物,当初在陈杰的事情上,也出现过。陈杰的事情,虽然陈杰不是完全无辜,但在梁健心里,始终还是有个疙瘩,尤其是在知道,那个也姓梁的梁丹小姑娘,竟是不折不扣地骗了包括他在内的所有人之后。

    梁健几乎是咬着牙齿的问:“他是怎么死的?”

    张启生却在这个时候沉默了。梁健等了一会后,耐心一点点的被磨去,刚刚压下去的怒气,一下子就涌了上来。他噌地就站了起来,居高临下地看着他,冷笑道:“你应该清楚,你现在犹豫的话,对你没有任何好处!”

    话音落下,张启生深吸了一口气,拿过面前茶几上他的水杯将杯子中的水一饮而尽,仿佛这样决绝的动作能带给他莫大的勇气一样。

    然后,他捏着杯子,抬头看向梁健,道:“吴万博是被人灌醉之后,推到那个湖里的。灌醉他的是个叫梁丹的女孩子,年纪好像还没满十八岁。推他到湖里的人,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吴万博死后,那个叫梁丹的女孩子拿了十万块钱,然后被送到了川边市去了。”说着,张启生伸手就从口袋里掏出了手机,不知道他捣鼓了什么,梁健的手机忽然震了几下。梁健拿过来一看,是张启生发过来的一条微信。微信上,他分享了一个地址。

    “这个就是梁丹这个女孩子目前的地址。”张启生看着他说到:“只要找到这个女孩子,我想吴万博的这个案子应该就能破了!我知道的,就是这些!”

    梁健盯着张启生的眼睛,梁健感觉,张启生肯定知道吴万博的死背后是谁主导的。但他却没有说出口。

    梁健不明白,他既然已经将梁丹的位置都已经告诉他,为什么他就不能直接说出这幕后的黑手到底是谁呢?

    梁健想着这些,忽然觉得,自己身边的这些人,似乎都藏着许许多多的秘密。许单是这样,小五是这样,张启生也是这样,就连娄江源,如今在政治上,也对他有了秘密!

    梁健回过神,看向张启生,问:“你今天这么晚来找我,应该不仅仅只是来找我坦白这些事情的吧?”

    张启生迟疑了一下,点头,道:“我是有一件事,想请梁书记帮忙!”

    “什么事?”梁健问他。

    张启生看着他忽然一笑,道:“赢了这场战争!”

    梁健愣了愣,这倒是个十分奇怪的忙。梁健笑了下,道:“这件事,不用你说,我也会尽力。但是,你确定你想让我做的只是这件事?”

    张启生点头。

    梁健微眯眼睛,盯着他看,想确认他说得是真话还是假话。这时,张启生撑着膝盖站了起来,道:“打扰您已经够久了,您早点休息!”

    他转身往外走。

    梁健忙起身,将他送了出去。无论如何,这张启生要比他年长许多,都可以当他父亲了。

    梁健站在门口,看着张启生一直走远了,才进屋。

    看了看时间,已经十一点多了。张启生似乎在这里没坐多久,却没想已经一个多小时过去了。

    窗外,灯火阑珊的太和市,安静祥和,看不出任何暴风雨即将来临的紧张感。

    梁健出神地望着,刚才张启生说的那些,一一都在脑海里回荡着。

    当他回过神后,他才想起,刚才张启生已经将梁丹的位置给他了。正如张启生所说,只要找到梁丹,不仅仅是吴万博的案子,还有陈杰的事情,都能水落石出。

    但是,让谁去找梁丹呢?

    川边市,一直在中国的西南面,与越南交界。距离西陵省有着几千公里的距离。一趟过去,就算坐飞机,起码要两到三天。如果不能顺利找到人,可能还要多折腾一两天。这么长的时间,如今太和的局势,随时都会变,梁健身边能相信的人,似乎派谁去都不合适。

    梁健想来想去,只想出了两种结果。要么让小五去一趟,沈连清是他的秘书消失时间太长会让人怀疑。要么就等这边的事情结束,再去。可是万一这边的事情不顺利,梁健没能扳倒罗贯中,那么这件事,恐怕也就只能就此石沉大海,永远也没办法找到真相了!

    梁健渴望找到真相,做梦都渴望。那么,他只有一个选择了。

    想到此处,他立即拿过手机给小五打电话。但电话打过去,却是不在服务区。梁健眉头一皱,立即又给沈连清打电话。

    电话很快就接了起来,梁健问:“小五呢?”

    沈连清回答:“他有事出去了!”

    梁健一愣,小五在他身边这么多年,很少为了自己的私事出去,就算有事要出去,也都会跟他汇报,这次连个招呼都不打就出去……

    只有一个可能!

    唐家,唐一!

    梁健心里顿时涌起许多复杂的感觉,要说其中没有生气的情绪,那是自欺欺人。

    唐家带给他的负面印象太多,哪怕那天唐一对他态度很平和,但梁健心中已然有道坎。梁健从来不是小气的人,可是在这件事情上,他却没办法大气起来。

    小五在他心里是亲人,可这个亲人,却和他人生中最不想面对的唐家纠缠在一起。这种矛盾的感觉,梁健最近一直在逃避。可再逃避,存在即是存在。

    梁健放下电话,转头看向窗外,夜还是那个夜。不会因为谁的悲伤而悲伤,也不会因为谁的欢喜而欢喜,他就那样静静地看着世人,悲欢离合。

    世人常说报应。这个世上,真的有报应吗?梁健忽然想。

    如果有,自己又该是怎样的报应?罗贯中又该是怎样的报应?

    如果有,那么项瑾是不是应该平安地度过这一次的厄难,然后迎来大难不死之后的福运!

    【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