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场局中局 > 221 书房谈话

《官场局中局》 221 书房谈话

下载: 官场局中局TXT下载


    虽然也是农村长大的孩子,但这些年在城里生活惯了,耐热性明显降低。品%书¥¥网高温才进行到一半不到,我已不幸被热倒。缓了两天,勉强缓过来一些。

    高温天气,大家一定要格外爱护自己的身体,在身体觉得很热的状态下,最好不要不要喝冷饮等冰的东西。

    ——————————————————

    去李园丽家的路上,梁健一路都想找话说,可每次转头看到项瑾偏着头看着窗外那平静无波的侧脸时,心中的千言万语终究还是只能躺在心底。

    下车的时候,梁健去接唐力,在车上睡着了的唐力一碰到梁健的手就醒了。眼睛看看项瑾,又骨碌碌地一转,看到梁健时,蓦然一怔。几秒后,猛地挣扎,想要回到项瑾怀里。这一刻,他脸上那种惊恐的神情,像是一把刀一样扎进了梁健的心里。

    “还是我来吧,唐力跟你生!”项瑾声音平静听不出什么情绪,可她那低敛的眼睑下却是浓浓的疏离,还有冷淡。

    唐力喊着妈妈,声音带着哭腔。梁健虽然心有不甘,但也知道不能强求,只好又将唐力送回了项瑾怀里,然后又护着项瑾小心翼翼地下车。

    李园丽亲自开的门,霓裳在她后面,抱着一个洋娃娃满怀期待地看着门开。当她看到门口的项瑾,还有梁健时,高兴得尖叫起来。

    梁健还没进门,就被她冲过来抱住了。

    “爸爸,你怎么又这么久都不来看霓裳,爸爸坏死了!”霓裳一边紧紧搂着梁健不肯松手,一边噘着嘴控诉,讲到末尾,仿佛满腹的委屈再也忍不住,漂亮的眼睛里噙满了泪花,泫然欲泣,看着让人心疼。梁健赶忙将她抱到了怀里,好生安慰了一番。

    霓裳是愈来愈像项瑾了,脸蛋从最初的圆脸,开始慢慢的拉长,开始像起项瑾的鹅蛋脸。眼睛大而溜圆,皮肤白而细腻,活脱脱地一个美人胚子。梁健看着她,就想到项瑾,目光从霓裳身上移开,项瑾已经走到和李园丽走屋里去了。

    梁健抬脚跟了进去。

    今天这别墅里,除了李园丽和霓裳之外,没有第三个人。唐靖宇和他的妻子小景都不在,不知是巧合呢,还是李园丽特意安排的。

    一进屋,霓裳就说要带梁健去看她在这边的房间。一边走,一边跟他念叨,最近谁又给她买了什么新玩具,她又画了哪些新画,又做了些什么事情。小家伙笨拙地事无巨细地汇报着,梁健却一点也不觉得烦,看着她认真的模样,十分心疼。

    在霓裳房间里坐了十来分钟后,忽然笃笃地敲门声响起。转头一看,是李园丽拿着一盘水果站在门口。她看向梁健时,笑容里难掩尴尬。

    “待会在这里吃晚饭吧!我买了菜。”李园丽一边将水果放进来,一边说道。

    梁健道:“不了,项瑾四点要吃药,我们再坐会就得走了!”

    李园丽有些失望:“这样啊。”

    看她失望的模样,梁健有些不忍心。犹豫了一下,安慰了一句:“饭随时都可以吃的!”

    李园丽一听这话,情绪似乎好了一些,又问:“那你什么时候回太和那边?”

    梁健想了下,道:“还不知道。”

    这个梁健是真不知道。万一项瑾不想让他留宿,那他可能只能连夜赶回太和了。这话梁健也只是在脑海里过了一下。

    大约又带了十来分钟左右,梁健就带着项瑾,唐力还有霓裳,一起返回长白山庄。

    一路,都是霓裳叽叽喳喳的声音,一会要跟爸爸说话,一会要跟妈妈说话,说得不亦乐乎。唐力看到姐姐,似乎也挺兴奋,虽还不会说话,但也想附和几句,就啊啊地偶尔给姐姐配个乐。

    梁健从后视镜中看着这一幕,心里忽然涌出强烈的幸福感。此生如此,还有何求?

    回到长白山庄后,趁着霓裳被老丈人带着花园后面玩,唐力也被阿姨抱走,就剩下他们两个的时候,梁健终于不再沉默。

    项瑾坐在桌边,放下手中的药碗。梁健伸手过去,将她的手握在了手中。她的手很瘦,手指似乎比以前更加的纤长。

    项瑾猛地抬头看他,眼睛里有些慌乱。纤瘦的手指在他的手心轻轻挣扎。

    梁健有些怕,怕一用力伤了她,可是更怕,怕一松手,她就真的跑了,再也追不回了。

    “再给我一次机会,好吗?”梁健轻声问她。

    项瑾低了头,手停止了挣扎,可却迟迟没有回音。梁健等得焦急,等得害怕。

    “以前是我疏忽了你,疏忽了孩子。但是以后我不会了。我知道我错了!”梁健迫不及待地想要将心里所有的心声都倾诉出来,以此来换回她的一次原谅,可话还没说完,就被项瑾打断:“不!你没错!”她忽然抬头看着他,眼睛里是他害怕看到的平静,和冷淡。

    梁健一下子有些不知所措。

    项瑾忽然凄凉地笑了一下,道:“你只是不爱我而已!”

    “不!”梁健下意识地反驳:“我承认,我没有你那么爱我,但是我爱你!真的!我爱你!”

    项瑾紧抿着嘴唇,脸上看不出神色变化,可那只被梁健握在手心里的手却在微微颤抖。梁健蓦然想起,两人从结婚到现在这么几年里,梁健说这三个字的次数屈指可数!

    良久,项瑾忽然嘴边又浮现了刚才那个凄凉的笑容,她轻轻吐出两个字:“晚了!”

    梁健心里猛地一慌,忙说:“不!还不晚!还来得及!”

    项瑾摇头:“来不及了!”刚才还勉强保持着的镇定,终于崩塌,眼眶瞬间红了。泪水在里面打转,眼看就要落下。

    梁健下意识地去捧住她的脸,她躲,他追。两人像是赌气一般,终于有人输,有人赢。梁健轻轻抹去她滑出眼眶的泪水,道:“没什么来不及的!”

    “我的病……”项瑾的话刚开了个头,就被梁健堵住了。软软的嘴唇带着一点冰凉,舌尖滑过唇齿,淡淡的苦涩蔓延开来,分不清是刚才的药,还是泪水。

    不远处,项部长抱着霓裳,转身又出去了。

    多久,没有这样的吻了?梁健已经不记得了,似乎很久了。她忽轻忽重地呼吸,吹在他的脸上,像是一种情药,竟是第一次这般的让他难以抑制。要不是地点不合适,加上项瑾的身体不合适,梁健恐怕真的会控制不住自己。

    他像是上瘾一般,贪恋着的她的嘴唇,直到她喘息不过来,才恋恋不舍地放开他。项瑾偏过头不敢看他。原本因病而显得苍白的脸颊上,此刻漫布红晕,娇羞得犹如情窦初开的少女。

    如此模样,像是一把火烧在梁健的心头,让他恨不得再将她拉回怀里再温存一番。可他还是忍住了。

    项瑾拿着碗准备起身放回厨房,梁健忙抢了过来。当他从厨房回来,项瑾已经不在餐桌旁了。听着楼梯上的动静,应该是上楼了。梁健正要跟上去,忽然项部长带着霓裳进来了。

    看到梁健要上楼,他叫住了他。

    “霓裳,你上楼去看看妈妈,外公跟你爸爸说几句话!”项部长温柔地将霓裳打发去了楼上,梁健跟着他进了书房。

    “把门带上。”项部长走在前面,等他一进来,就吩咐道。

    梁健带上门,项部长已经在一把椅子里坐了下来,随手指了指旁边另一把椅子,道:“坐吧!”

    梁健坐下。他以为,项部长要跟他说的是他跟项瑾之间的事情。却不料,项部长一开口却说得是之前梁健去找那位老赵的事情。

    项部长问:“听说你前几天去找过老赵?”

    梁健虽然意外,但也不惊讶。梁健认识老赵,靠的还是上一次项部长的引荐。加上这一次的事情也不小,老赵肯定早就跟他这位老丈人联系过了。

    所以,梁健倒也不用隐瞒,点头承认。

    而项部长明显知道得更多,他问梁健:“唐家也插手这件事了?”

    梁健诧异地看了一眼自己这位老丈人,迟疑了一下才回答:“目前那个古墓已经被唐家的人接管了!”

    项部长却笑了笑,道:“不稀奇。这种事情,他们有经验!”

    听得他口中似乎对唐家那点子事比较熟的样子,梁健忍不住就问:“爸,唐家接管那个古墓的是个什么组织?”

    项部长看着他,笑道:“怎么?你连那个组织是什么来头还没弄清楚?”

    梁健不由尴尬。

    “看来你这唐家接班人的身份,也是徒有虚名啊!”项部长看着他,略带嘲讽的说了一句。梁健顿时震惊,脱口就问:“什么唐家接班人?”

    项部长皱了下眉头:“你不知道?”

    梁健一脸茫然,问:“知道什么?”

    项部长看了他一会,忽然一笑,道:“原来这老家伙这么多年了,还是只会这一套!”旋即又对梁健说道:“没什么!既然唐家没告诉你那个组织是什么,那你也别打听了。少知道些,对你未必不是好的!”

    这样的话,自从到了太和之后,梁健已经听到过好多次了。

    他心里泛起些不舒服,但当着自己这老丈人的面,再多的不舒服,梁健也只能藏在肚子里。项瑾和他之间,这老丈人也是一大关键,梁健可不敢这个时候惹恼了这位关键人物。

    梁健沉默了下来。

    项部长看着梁健沉默,倒是有些不习惯,问了一句:“怎么,你就没有其他要问的?”

    问也不是,不问也不是。梁健苦笑着,摇头道:“没有了!”

    “真没有了?”项部长微眯了眼睛:“你不想知道,这次的事情,到底北京这边是哪个大佬搞出来的?”

    梁健惊讶地抬头看向他:“难道您知道?”

    “有点线索,你要不要听听?”项部长微微笑着看着他。

    梁健有些看不懂自己这老丈人到底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以前的时候,他总是劝梁健不要老是去盯着这些事情要将心思多放在城市发展上面,可此刻他倒是主动了。

    不过,不管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这么重要的信息,哪怕是毒药,梁健也要咽下去。

    “您说。”梁健下意识地往前挪了挪屁股,离项部长更近一些,生怕听漏了。

    【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