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场局中局 > 231临时变卦

《官场局中局》 231临时变卦

下载: 官场局中局TXT下载


    李春发的父亲砸梁健,其实应该和当时那位退休军人临时变卦的原因是一样的。 在那会,拆迁的事情在那一带传得很厉害,有很多的版本。当时,有几个租房住在那里的外地人,总在那说政府没钱,想捞钱,就把百姓的地卖给企业,然后企业盖了房子后再卖给百姓。转来转去,就是为了想骗老百姓的钱来填自己的腰包。他们还传了很多关于梁健的坏话,当时天一黑坐下来聊天的时候,十句话里有八句都是抹黑梁健的,把梁健以前在其他地方的一些事情,颠倒了说,怎么坏怎么说。

    李春发是个老年痴呆,没什么分辨是非的能力,听多了,就记住了梁健的坏。出事前,估计是有人说过类似见到了要打他一顿的话,所以李春发就拿石头砸了梁健。

    这是李春发女儿告诉梁健的所谓背后的真相。梁健不知真假如何,但转念想到,这件事也过去有好长一段时间了,当时的伤也早就好了。如今城东的居民也大部分都签约了,再去纠结这件事,其实也没多大的必要。于是,便当她说的是真的吧。

    梁健从她手里拿过钥匙,当着她的面给沈连清打电话,让他联系院方将李春发放出来。她听到后,很高兴,连着说了好几声谢谢。

    梁健转身欲走,忽然脑子里蹦出了李月红这个名字。梁健又停下脚步,转头问她:“你知道李月红这个人吗?”

    她的脸色猛地变了。

    看到她突变的脸色,梁健也是愣了一下。他本是抱着侥幸的心思随口问了一句,却是没想到,这李春发女儿真的知道这个人。

    他立即追问:“你知道她?她跟你公公什么关系?跟你老公又是什么关系?”

    李春发女儿忽然变得愤怒起来,这种怒气来得汹涌无比。她咬牙切齿,仿佛李月红是她的杀父仇人一般,眼镜里几乎都冒出了红光。

    “她就是个不要脸的婊!”她恶狠狠地骂。

    声音很大,引来了旁边路过的人的斜视。梁健从她的表情里读出了嫉妒,脑海中忽然一亮。这李月红,恐怕和张启生儿子的关系匪浅吧!

    果然,听得她继续骂道:“这个不要脸的女人,插足别人的婚姻不算,还传染了一身病给我老公,要不是我……我……总之,我公公现在这样,跟她也有很大的关系!”

    她似乎知道得很多。

    梁健问她:“这李月红是做什么的你知道吗?”

    “做什么?”李春发女儿脸上露出浓浓的鄙夷,骂道:“不就是个万人骑的婊,浪货吗!还能是做什么的!做鸡!就是个鸡!”

    看着李春发女儿这瞬间爆发出来的癫狂和愤怒,梁健放弃了从她口中探究李月红身份的想法。

    梁健叹了一声,回到监护室的门口,又宽慰了张启生夫人几句后,和小五离开了那里。

    坐到车上后,梁健摸出那把钥匙,端详了一会后,问小五:“你觉得这把钥匙是开什么的?”

    小五瞥了一眼,道:“应该是什么保险箱的钥匙吧?”

    梁健皱了下眉头,现在的保险箱技术都已经很先进了,一般都是采用密码锁,有些更先进的,则是指纹解锁,甚至还有虹膜解锁的。用钥匙的,估计也算得上是老古董了吧。

    梁健看着手心的这把钥匙,不管这把钥匙是开什么的,东西不大可能是放在张启生家里的。看来,他不仅得弄清楚这把钥匙是开什么的,还得找对地方才行。

    梁健又想到了那个李月红。从李春发女儿的反应来看,这个李月红和张启生儿子的关系应该不简单,而且张启生应该也知道。但张启生对李月红的了解,应该比李春发女儿要多。从张启生的事情上来看,这个李月红,说不定就跟罗贯中之流有些关系。说不定,这背后的一切,都不过是某些人的手段。

    正在这时,禾常青的电话来了。他已经将许单和他的家人都已经安排好。关于那两千万的证据,许单也已经交了出来,目前在禾常青的手里。

    梁健想到了胡东来。有了这两千万的证据,或许可以先去见一见胡东来了。胡东来在自己手里已经有好几天了,罗贯中他们估计也快要沉不住气了。

    现在他手里已经有了王一柄的录音,许单的两千万证据,张启生的钥匙也已拿到了手中,如果再有胡东来添上一把火,那么就算没人帮他,梁健也不怕。这些证据单独每一个都是一件足以震动朝野的大事,梁健不相信,就这还不够将罗贯中那老梆子给从位子上撬下来。

    梁健想起了倪秀云,当时陈青案子时,那个人给他的视频里,虽然没有画面,但里面的声音足以证明,倪秀云的死绝对和罗贯中有关。

    所谓墙倒众人推,等罗贯中跌下了这个神台,或许这些事,就能有个水落石出,真相大白的时候了。等到那时候,梁健也算是对得起倪秀云了。

    最后,梁健将张启生媳妇给了他一把钥匙的事情跟禾常青提了提。禾常青听后,问:“会不会是银行保险箱的钥匙?”

    禾常青这么一问,梁健顿时脑中一亮。但,太和市虽然经济不发达,银行不少。有保险箱业务的银行也有好几个。到底是哪一个呢?

    禾常青自告奋勇,说这件事交给他去查。

    两人又约定了晚上在国际酒店见面,禾常青把许单的证据带给梁健。

    事情到此,似乎只要等到那些证据聚齐,梁健就可以召唤神龙,打死罗贯中这个大BSS了!

    梁健坐在车里,忽然有些不真实的感觉。一切证据似乎都来得太容易,这大半年来,发生了很多事,那时候无论哪一件事都总是有种束手束脚的憋屈感,但怎么就一下子,苦尽甘来了吗?

    梁健有种不敢置信的感觉。

    晚上,禾常青如约到了国际酒店。他带来的不仅仅是许单两千万的证据,还有张启生那把钥匙的消息。张启生果然有个保险箱,但不是在银行里,而是在一家私人公司。这家公司专营出租保险箱业务。

    禾常青来的时候,已经联系过这家公司的负责人,可以随时拿着钥匙过去取东西。梁健一听,立即就和禾常青出发,直奔这家公司。

    张启生的保险箱内藏了一个笔记本,和一个U盘。

    梁健将其都取了出来,回去的车上,他翻了翻那个笔记本。笔记本内记录的竟是张启生对于罗贯中的一些调查。从这个笔记本中可以看出,张启生对于罗贯中的调查,应该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里面有关于罗贯中的一切,很多都是梁健从未听说过的。

    梁健还从这本笔记本里,看到了卿堂居的名字。在笔记里张启生提到,卿堂居的生意,起码有三成以上是罗贯中的。卿堂居的老板叫张天一和罗贯中还是拜把子兄弟。

    梁健震了震,又想到了倪秀云,还有蒙蒙。倪秀云已经死了,但蒙蒙还在。蒙蒙现在是唐家人。难道卿堂居和唐家也有关系吗?

    梁健对卿堂居绝对是深恶痛绝的。先不说当初那个绿萼小姑娘,就说倪秀云。倪秀云的死和卿堂居也脱不了干系。但如果卿堂居和唐家有关系……

    梁健没有再想下去,有些事光想是没有用的。既然唐一在这边,他不如亲自去问问。

    再次来到那个铁门外,门口的那两个人已经记住了他。一见到他,就说:“您稍等,我这就联系唐队!”

    唐一还是开着他那辆越野车来了。和上次一样,他没有开门让梁健进去的打算。梁健站在门外,开门见山:“就问你一个问题,希望你如实回答我!唐家和卿堂居什么关系?”

    唐一一听到卿堂居的名字,尤其是梁健神情严肃的模样,顿时眉头皱了起来,脸色一沉,道:“你问这个干什么?”

    梁健道:“你只要回到我的问题就行了!”

    唐一看了他一会,答:“没有关系。”

    “没有关系?”梁健盯着他,直觉告诉他,唐一在说谎。梁健眯了眯眼睛,又问:“那蒙蒙呢?”

    唐一愕然:“蒙蒙怎么了?”

    唐一的诧异不像作假。这下,轮到梁健看不懂了,他不解地问唐一:“蒙蒙不是老头子从卿堂居领回来的孩子?”

    “什么乱七八糟的!”唐一斥了一句:“蒙蒙是从福利院领养回来的!”

    梁健怔住。那难道唐家真的和卿堂居没有关系?梁健心想,可要是真的没有关系的话,那那次蒙蒙来太和,为何会去卿堂居?

    梁健犹豫了一下,将这些话都说了出来。这件事如果弄不明白,他心里始终是个疙瘩。唐一看着他,沉默了一会后,道:“卿堂居和唐家没有关系,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不过,卿堂居的老板张天一,和唐宁一认识。至于他们两个之间是什么关系,我不清楚。那次蒙蒙偷偷跑到太和,老爷子发现后,吩咐唐宁一将她带回去,至于唐宁一托了什么人办这件事,我还真不清楚。”

    唐一说完这些,就准备走。

    起初,梁健还真差点信了这话。可他跟当时的情况一对比,就发现有些情况对不上了。如果真是如唐一所说,那么蒙蒙和倪秀云之间又是怎么认识的?

    蒙蒙之所以能找到梁健,是因为倪秀云帮的忙!

    所以,唐一说的,肯定不是真的。梁健叫住了已经走出了好几米远的地方。梁健喊道:“你们唐家还真是可笑。一边希望我回去,一边却连一句实话都不肯说。怎么?把我当猴耍吗?”

    梁健嘲讽地看着唐一的背影,他这话,一半真一半假。唐家的行为,他素来看不惯。尤其是那老爷子,明明他希望自己回去,却偏偏要摆出一副居高临下的姿态。

    唐一站在那里,有好几秒中,才转过身来,朝梁健喊了一句:“我既然说了,卿堂居跟唐家没有关系,那就是没有关系。至于当时蒙蒙的事情,跟你现在做的事情,有关系吗?”

    梁健被问住了。

    他愣愣地看着唐一走远上车离开,半响,才回过神来。

    他还真是傻!唐一既然说了卿堂居和唐家没有关系,那就是一种表态。就是在向梁健表明,如果卿堂居出事,唐家肯定不会插手。而梁健想要的,不就是这样一个答案吗?

    【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