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场局中局 > 243 落槌之音

《官场局中局》 243 落槌之音

下载: 官场局中局TXT下载


    电话是老唐打来的。品&书¥网

    梁健第一反应是将老爷子的事情告诉了他。老唐却说知道了。梁健立即想到了墓碑前的那捧花。

    梁健沉默了一下,道:“老爷子不喜欢花。”

    电话那头顿时陷入一片寂静。良久之后,才听得老唐声音略微嘶哑地开口:“你什么时候有空,跟我一起去一趟唐家!”

    梁健诧异了一下,问:“你回来了?”

    “我一直在北京。”老唐是迟疑之后才回答的。梁健再次惊讶。老唐消失了一年多时间,他竟一直在北京?

    梁健很好奇老唐一直在北京到底在做什么,竟也跟那大禹治水一般,过家门而不入!甚至老爷子去世,他都一直没有正式露面过。而他竟一直就在北京。

    好奇归好奇,梁健一句都没问。梁健回答老唐:“可能要几天,我这边有些事情得处理好!”

    老唐没说什么,正在那时,老唐那边传来了喊叫声。电话很快就嘟地一声挂了,梁健说连问一句怎么联系都没机会。

    挂了电话,梁健睡不着了。朝窗外看看,天色还早。

    再看看手机,手机上有未接电话两个,都是禾常青打来的。还有短信,也是禾常青发来的。

    看时间,那会他应该刚熟睡没多久,应该是没听到。

    禾常青说,事情他已经给安排妥当,就等时间了。

    这一夜过去,事情应该也差不多尘埃落定了。梁健想了想,给禾常青发了条短信,问:“事情进展如何?”

    五六分钟后,收到禾常青回信:“都已妥当,八点头条!”

    梁健看了看时间,六点四十八分,距离八点还有一个小时十几分钟。梁健收拾了一下自己,去楼下散个了个步,又去吃了个早饭,上来正好八点零几分。

    梁健打开电脑,上网搜索今日太和市新闻和西陵省新闻。禾常青竟是送了他一个惊喜,这次梁丹的事情,不仅上了西陵省的新闻头条,还上了港台某个媒体网站的新闻头条。该媒体网站近年来在国内知名度不错,影响广大。梁健本以为通过梁丹来引发吴万博案子的真相曝光需要一定的时间来发酵,但没想到禾常青竟然在一夜之间,竟联系了影响面深广的大型媒体网站,实在是一大惊喜。新闻大约是八点左右的时候上的,现在是八点十二分,短短十几分钟时间,下面评论已经近万。这对于梁健来说又是一大惊喜。

    梁健立即发短信给禾常青,感谢了几句。短信发过之后,梁健仔细看了看新闻内容,内容不多,但配合了视频和几条梁健从胡东来那里掌握的吴万博案子的证据,可以说是证据确凿,直击要害。梁健不信,众目睽睽之下,还有谁敢厚着脸皮给罗贯中洗白。

    之后没多久,梁健的手机就响了起来,是娄江源的电话,梁健没有接。他应该是为了这次的新闻来的。但无论他想说什么,对于梁健来说,都已经毫无意义。

    梁健看着手机发了一会呆后,将手机调成了静音。梁健想,这个新闻一出,想找他的人,估计会不少。

    果然不久后,祁秘书的电话就来了。梁健看着手机屏幕上闪着的祁秘书的电话,脑海里先是想到了陈青的案子,然后又想到了倪秀云的事情。

    这还真是一对‘好’主仆啊!

    梁健任由手机震动着,没有接电话的打算。祁秘书连着打了三次才放弃。梁健想,刁一民看到这个消息,应该此刻心里十分震怒吧。

    梁健虽然不知道刁一民和罗贯中之间到底有着什么样的交易,梁健也不清楚,倪秀云自杀这件事,刁一民到底是想遮掩什么。但,他知道自己的这一招,打乱了刁一民的这盘棋。此刻,想必正在震怒吧。

    那么罗贯中呢?他肯定也看到了这些新闻,他又会是怎样的反应呢?

    正想着,手机又震了。梁健一看,是沈连清的电话。梁健接起来的时候,就在想,应该是祁秘书将电话打到他那边去了。

    果不其然,沈连清找他就是为了祁秘书的事情。刁一民想让他去省里汇报。梁健对沈连清说:“你就跟祁秘书说,你找不到我!”

    沈连清犹豫了一下,道:“这样会不会不太好?”

    梁健知道沈连清顾虑的是什么,在沈连清看来,刁一民无论做了什么,只要他在这个位置上一日,对于梁健,依然拥有着生杀大权。梁健实在没必要和他在台面上直接对抗。何况,这一次主要针对罗贯中,对刁一民并无什么影响。

    但梁健不这么想。这一次罗贯中的事件过后,无论是输是赢,梁健在这里恐怕是待不住了。输了,走得狼狈。赢了,刁一民也不会留他在这里,必然会想办法将他弄走。这官场的规矩,梁健不是不知道,自从永州市后,他的名声说着好听,其实那只是表面上。实际上,没一个地方的政府会喜欢他这样的。

    只不过,明白归明白,真当事情摆在面前,梁健又怎么忍得住。

    对于沈连清的疑问,梁健没说什么。沈连清自是明白,没有再多劝,照着梁健吩咐去回复了祁秘书。

    而梁健,则继续躲在他的房间里,等待着事情的继续发酵。同时,也想着倪秀云的事情。他忽然想到,当时为了陈青的案子,那个神秘年轻人曾给了他一个U盘,里面有一段没有视频的画面。

    如今想来,祁秘书录那个视频的时候,刁一民应该也在场的。

    想到这里,梁健想起,那个U盘还在太和宾馆的保险柜里。想到这个,梁健脑中一亮,或许他可以借着这个趁机做点什么。

    陈青的案子,一直是他心里一个不敢触及的痛点,是他一直觉得良心有愧的地方。之前虽然知道了凶手是谁,但因为案子早已经结案,同时也有段时间了,证据缺失太严重而不好翻案。加上,据胡东来所说,当时具体发生了什么,没人亲眼目睹。

    不过,虽然无法通过正规的法律手段来制裁,但此路不通,总会有其他的路的。

    比如,如果这个时候刁一民知道了祁秘书将U盘送给了梁健,那刁一民会是什么反应呢?

    这个念头一出现,便再也压不下。这是梁健欠陈青,欠陈青一家的。

    他仔细琢磨了许久,制订了一个详细的计划。计划的关键有两点:1、怎么让刁一民知道U盘是祁秘书送的。不能太直接,否则目的太明显。2、要让刁一民感觉到,这个U盘并没有让梁健感觉到倪秀云的事情和刁一民有关系。

    至于为什么不让刁一民感觉到梁健知道倪秀云的事情和刁一民有关系,是因为,大人物都不会喜欢有把柄捏在别人手中,尤其是一个比他不起眼的人。梁健担心,他有所察觉后,会想方设法地排除某种可能性很小的风险。如果梁健是独身一人倒是不怕,但梁健有家有女,应该要考虑周全一点。

    确认计划已经周详无误之后,梁健就开始安排实施。正准备联系小五,让他准备好车的时候,一个让梁健意料不到的人打电话来了。

    打电话给梁健的是省统战部部长徐京华徐部长。

    梁健没马上接电话,故意让电话让震了很久,才接起电话。

    徐京华开口就问梁健:“梁健啊,你现在在北京还是在太和?”梁健不答反问:“徐部长找我有什么事吗?”

    徐京华道:“事情确实有一件。还记得上次的浅浅吗?”

    浅浅?梁健怔了一下后,脑海里浮现出一个姑娘,年轻安静,一件米白色的线衣勾勒出别样的风情。

    梁健承认自己不是柳下惠,此刻想到这浅浅姑娘,心里依然会忍不住赞叹一句。但项瑾尚在病中,他若还想着其他女子,那就是禽兽不如了。何况,徐京华是什么人物,又岂会简简单单只为了一个女孩子。

    梁健斟酌了一下后,回答:“当然记得。怎么了?”

    “浅浅今天晚上到太和,你要是在太和,就帮我照顾一下。她一个女孩子出门,家里人不放心,专门托了我问我有没有熟人在那边,我就想到你了!”徐京华的一番话说得看似毫无问题,但实则问题很大。

    首先,徐京华的熟人首先就该排到的是广豫元;其次,梁健现在算起来还是‘戴罪之身’,正在停职当中,这可是刁一民亲自下的命令,按理徐京华这种事不应该找梁健;最后,就算徐京华说的都是真的,这种事也用不着徐京华亲自开口。

    可徐京华确实亲自打了电话给梁健,无论是借口还是事实,都可以称得上费了一番心思了。先不说,浅浅这次过来,是真得自己有事,还是背后另有缘故,就谈徐京华这个电话里反应出来的这些,就体现了徐京华的拉拢之心。

    徐京华为什么要拉拢他呢?

    梁健挂断徐京华的电话后,一直在想这个问题。徐京华作为统战部部长,应该十分清楚,就算罗贯中倒了,他梁健赢了,那还有个刁一民呢!徐京华这么些年一直保持中立,这个时候,他不是更应该保持中立吗?

    浅浅是晚上八点到的。那时候,梁健刚把他针对祁秘书的计划付诸实践,他接到浅浅的时候,正好收到沈连清的回复,说故意落在书桌上的那个U盘已经不在了。

    浅浅穿着一身白色的针织连衣裙,她似乎偏爱白色。清雅的颜色,在鸡场明亮的白炽灯光下,分外的出众。

    梁健朝她挥了挥手,浅浅朝他含蓄地笑了笑。站到一起后,梁健接过她的行李,她低头说:“谢谢!”

    她一举一动,一颦一笑间,都有那种静谧的味道。那长长微卷的浓密黑发从肩上往前垂在胸前,水灵灵的大眼睛,偶尔睫毛一扇,微微轻轻瞧你一眼,都好似从画里走出来的女子,浑身上下透出的那种有如处子般的美丽,让人情不自禁地着迷。梁健一边跟她随意聊着,一边警醒着自己,可千万别在这安静的美丽中,迷失了自己。

    他将浅浅安排在了离国际酒店不远的一处很具有艺术风格的酒店。送到后,他没敢多做停留,就离开了那里。

    【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