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场局中局 > 276 扒皮行动

《官场局中局》 276 扒皮行动

下载: 官场局中局TXT下载


    梁健在小店区转了一天,在欧明和金友明的陪同下,想要看到什么深层次的东西,多半是不可能的。品%书¥¥网不过,小店区各地的发展确实要比其他地方要好一些,这可能跟当地的一种特产有关。小店区有一样特产,就是石头。这种石头,不是什么玉石,但胜在好看。其通体半透明,内有血色痕迹,有时淡若如雾气,有时浓若鲜血,出名后,被称为血玉。血玉的销量这几年一直在增加,所以小店区的经济也因为这种石头,而相比于其他几个区县要好很多。太和市的大环境不好,小店区的经济状况放到外面,还是差的。

    血玉在太和市其他地方也有,但很少,唯独小店区这一块,却是盛产。但也正因为盛产,当地人开采过度,加上开采不规范,当地的自然环境破坏也是很严重,而且据说每年都有人因为开采血玉而出意外。

    梁健走访一家最大的血玉加工工厂,因为临时来访,所以多少也看出了一些问题。这些工厂并没有正规的生产线,车间环境很差,消防等也都不达标。

    看来,血玉这个行业,必须也要进行规范化。对于开采的要求,和标准都要做出明确的规范。

    回市区的时候,欧明他们极力要留梁健吃晚饭,被梁健推辞了。回到市区,天已经黑了,梁健担心霓裳和梁父梁母他们饿,就沈连清联系酒店先给他们准备吃的。而他则回了市政府,关于金友明的事情,梁健需要跟禾常青聊一聊。还有刘韬,之前在小店区不方便,梁健也有些话想跟她聊一聊。

    他个人是比较喜欢她做事直接的风格,但她的情绪实在是需要管理一下。就比如之前对金友明的那些指控,要是没有梁健在那,梁健很怀疑,刘韬是不是能下来台。

    到了市政府,梁健和刘韬坐下来。梁健给刘韬递茶的时候,才注意到,刘韬的脖子里贴着一块不小的纱布。之前因为被她的头发遮着没看出来。

    看那纱布的大小,伤口似乎不小。梁健想到她昨天的事情,便问:“你脖子里怎么了?也是昨天受的伤?”

    刘韬摸了摸脖子里的那块纱布,道:“是的。”

    “严重吗?”梁健问。

    “还好。”刘韬似乎不想多少。梁健也就不多问了。他在她对面坐下来,看着她,刘韬在那低着头。他叹了一声,道:“你呀,太冲动,这一点还是要改改!”

    刘韬生硬地回答:“改不了了!”

    梁健哭笑不得,这刘韬还有气呢。他也不想跟她计较,继续好声解释给她听:“金友明的问题,大家都看得到。但是在那种场合下,你得有证据,而且得是铁证。这样,你这话说出去,才能站得住脚。否则的话,就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就好比今天……”

    “今天怎么了?”刘韬忽然抬头,愤怒地反驳:“他金友明的猫腻在场的人都清楚。他敢这么嚣张,就是以为别人抓不住他的把柄。”

    梁健本是为她好,被她这么一呛声,也有了些不快,沉了声音道:“我希望你能注意下自己的情绪。你要记住,这是工作。在工作的时候,冷静是最起码的要求。”

    刘韬盯着梁健,胸口剧烈的起伏,显然此刻内心是多么的不爽。但梁健实在是觉得,刘韬直接是一回事,但她这情绪问题,确实应该要好好地纠正一下。总是这样的被情绪来主导的话,很难保证今后不会出问题。

    良久后,刘韬才移开目光。梁健见她似乎冷静了一些,声音就缓和了一些,道:“我知道这件事你受了委屈,我也清楚金友明多少是有些问题。但金友明有问题,我会让禾书记来处理,你这样直接在会议上提出来不合适。我们做任何事情,都要讲究方式方法。该直接的时候要直接,该迂回一下,忍一忍的时候,还是得忍一忍。”

    刘韬看了他一眼,抿着嘴好半响,才终于吐出一句话:“我知道了!”

    梁健见她松了口,心里也松了口气。

    “这几天你也辛苦了,这样,给你放几天假,在家好好休息养养伤,三天后去小店区验收就行了。”梁健道。

    刘韬点头没说话,起身出去了。

    梁健对于她这臭脾气已经是见怪不怪了。

    她走后没多久,禾常青就来了。进门,禾常青就问他:“吃饭了没有?”

    梁健这才响起,他晚饭还没来得及吃。禾常青说,他也没吃。梁健就让沈连清叫了外卖,然后又叫了小五,四个人在梁健办公室解决了之后,才开始谈正事。

    禾常青对梁健说:“金友明这个人,我那边早就在注意了。但是,这个人精明,凡事都让他夫人娘家的人出面,所以,虽然很多事我们明明知道有问题,但要真找证据,比较难。”

    梁健想了想,道:“既然他都是让他那个老丈人那边出面,那就让检察院去好好调查一下。先把他这层皮给他剥了,我看他还怎么蹦跶!”

    禾常青道:“检察院恐怕不行。”

    梁健诧异了一下,问:“为什么?”

    “检察院的副院长,就是小店区的人,跟金友明的老丈人袁龙关系不浅。”禾常青道。

    禾常青能知道这些,说明他之前确实做过了不少功课。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让检察院去查的话,确实不合适。如此的话,那就只能让明德那边派人查了。

    梁健跟明德也有段时间没有聊过了。梁健便亲自给明德打了一个电话。明德已经吃过晚饭在家休息了,听到梁健有事找他,便立即赶了过来。看到禾常青也在,便知道肯定不是什么小事。

    梁健将金友明的事情跟他说了一下。明德听后,道:“可以让刑侦那边查,不过若是检察院插手的话,恐怕会有些麻烦。”

    梁健看向禾常青。禾常青道:“检查院那边,我会想办法。”

    明德听后就道:“那就没什么问题了。”

    梁健道:“那就辛苦你了,这件事情抓紧一下。”

    明德点头。

    梁健挂念酒店的霓裳和梁母他们,事情谈完,便急着回去。明德却欲言又止,似乎有话要说。梁健看了出来,便道:“你有什么就直接说。”

    明德犹豫了一下,又笑笑道:“也没什么,不说了。”

    对于明德这种犹犹豫豫优柔寡断的性格,梁健一直不太喜欢。他忽然想到刘韬那火爆的性格,便道:“你这性子,和刘韬综合一下就好了。”

    明德一下明白不过来,倒是禾常青一下子就明白了,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朝梁健说道:“您说得还真有点道理。他们两人要是综合一下就完美了!”

    梁健看了看明德有些茫然的表情,不由得笑了出来。

    回到酒店,梁父一个人在房间里看电视。梁母和霓裳都不在。梁健看看时间,已经九点多了。这个时间,霓裳该睡觉了。便问梁父:“霓裳和妈妈呢?”

    梁父回答:“她们跟那个杨经理出去看表演了。”说着他看看时间又道:“差不多也快回来了!”

    说话间,门开了。霓裳被杨弯抱在怀里,还兴奋地和杨弯在叽叽喳喳地说话,梁母跟在他们后面,也满脸笑意。

    看到梁健,她们三人都愣了愣。然后,霓裳第一个出声,喊着爸爸就从杨弯怀里下来,冲着梁健跑过来。

    梁健接住她将她抱起来,然后道:“这么大人了,怎么还老是让阿姨抱!”

    杨弯立即帮着霓裳说话:“是我喜欢抱她。”说话时,她看向霓裳的目光,倒是真有几分宠溺的味道。

    梁健有些想不明白,这杨弯对霓裳似乎是格外的疼爱。不过,梁健也没多想。这时,梁母笑着说道:“今天弯弯带着我们去看了表演,还别说,真挺好看的!”

    杨弯接着说道:“今天正好在音乐厅那边有场文艺演出,大部分都是小孩子的表演。我想着霓裳也喜欢,便带着她们一起去了。就是回来得晚了一点,耽误了霓裳休息了!”

    “难得晚睡一天没关系。倒是辛苦你了。”梁健忙道。

    杨弯笑着说道:“没事,我喜欢霓裳这孩子。”说完,伸手过来在霓裳的鼻子上轻轻刮了一下,然后道:“那我就不打扰你们了。早点休息。”

    梁健抱着霓裳将她送到门口,然后立即给霓裳洗漱后,先哄了她睡。刚哄睡霓裳,梁健出来想看点资料,忽然梁父来找梁健。

    梁健将梁父迎进来坐下。梁健问父亲:“爸,你这么晚又过来找我,有什么事吗?”

    梁父道:“我想跟你聊聊杨弯这姑娘!”

    梁健愣了下,微微皱眉,问:“她怎么了?”

    梁父脸上露出些许严肃,道:“杨弯这姑娘也年纪不小了,三十多了吧。今天你妈打听了,人家还没结婚。”

    梁健有些摸不着头脑,便道:“这没结婚有什么问题吗?”

    梁父道:“结不结婚是人家的私事,我们外人不好说什么。但是她一个单身,你是一个已婚的,还是个市委书记,跟人走得近了,影响不好!”

    梁父原来是在担心这个。梁健一边感慨为人父母都是希望子女好的心,一边也在想,关于杨弯的问题。

    梁健自认跟这杨弯,他也没怎么样。但确实梁父的担心也不为过。这杨弯现在整日帮着他照顾孩子,时间一长,难免不会有些风言风语。

    但霓裳在这里,梁母他们对这边又不熟,杨弯帮着照顾,梁健也放心一些。何况,人家主动这么做,梁健要是严肃拒绝似乎也有些不太近人情。

    不过,霓裳在这里的时间应该也不会太长。等项瑾回来,霓裳应该就会回北京。梁健想到这个,便又松了心思。他将这话跟梁父说了。梁父看了看他,道:“总之,你自己注意。无论是从你的工作来说,还是从你已婚的身份来说,你都要注意一点。”

    梁健点头:“好的,我会注意的!”

    “那你休息吧,我走了。”梁父站起来往外走。梁健送他到门口。回来的时候,他倒是想到了一个问题,等霓裳回北京后,梁父梁母他们怎么办?难道还让他们回去?

    这个问题,梁健之前一直没想到。

    【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