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场局中局 > 277 一还是二

《官场局中局》 277 一还是二

下载: 官场局中局TXT下载


    正要出去的时候,梁健忽然想到了小店区的事情,便问:“对了,上次小店区的事情怎么样了?时间好像到了吧?”

    沈连清回答:“刘副市长今天已经给过去了,但具体怎么样还不清楚,我还没跟联系过。品%书¥¥网”

    梁健想了想,道:“这样,这件事你让翟峰尝试着跟进一下,也看看他的表现。”

    沈连清迟疑了一下,颇为担忧地说道:“刘副市长这脾气,我有点担心。”

    梁健笑笑,道:“没事。你走之后,翟峰总是要接触的。趁着你还在,他万一没做好,你还能给他擦擦屁股,教教他。”

    沈连清笑了笑。

    梁健又问了问公示的事情,沈连清说告示已经贴出去了。

    梁健便道:“等公示期过了,请你吃大餐!”

    “那我可得好好宰您一顿,要不然以后都没机会了!”沈连清笑着说道。梁健听着,莫名的就有些伤感。

    有人说,这人生路上,一路行来,就是不断地离别。亲人,友人……

    曾经身旁那么多人,随着他的脚步越走越远,这些曾经以为会是一辈子的人都已经不在身边,越走越远,甚至都不再联系。偶尔想起,也没这个勇气去联系,怕再也没话说,怕物是人非。

    “什么叫没机会!别瞎说!”梁健藏起心里那点伤感,笑骂道。

    沈连清跟着点头,谁也没拆穿。

    他出去后,梁健坐在椅子里,看着眼前这张办公桌,忽然意识到,在这条路上,他终于要一个人独行了!

    他愣了许久,才重新打起精神来。还有好多事,等着他来做呢。

    正如梁健所料,这翟峰跟刘韬还真是彗星撞地球,据沈连清的描述,第一个电话打过去,没三句话,这翟峰的脸就崩了起来,虽然还保持着理智没有吵起来,但火药味已然很浓。

    梁健清楚刘韬的脾气,这翟峰的性格,根据那天在会议室的举动,也能推测出个一二。这样的人,放在身边真的合适?

    梁健再次有些犹豫。

    他想了想,让沈连清将翟峰叫了进来。

    梁健看和他坐在对面,清瘦书生的模样,似乎没有任何侵略性。可他眼睛里透露出来的那股深藏在骨子里的固执,却又十分清晰。

    梁健开口道:“听说,你刚跟刘副市长吵起来了?”

    翟峰抿着嘴过了一会,开口道歉:“梁书记,对不起,是我没有掌握好沟通的技巧,在跟刘副市长的沟通过程中,出现了一些不恰当的用语。”

    他能这么快的承认错误,让梁健还是有些意外的。不过,他能承认错误,说明他对这个工作还是有在意的。这一点,让梁健刚才的犹豫少了几分。

    他看着翟峰,道:“既然你知道自己的问题在哪里,那我也就不说你了。这几天,你多跟小沈学学。等他公示期一过,他就要去荆州了,到时候就需要你自己来独当一面。所以,你要快速地让自己成长起来!我希望,你不要辜负我对你的期望!”

    翟峰点头:“梁书记,您放心,我会尽力跟沈秘书学的!”

    “不要尽力,要一定!”梁健道。

    翟峰犹豫了。

    梁健问:“怎么?连这么点信心都没有?”

    翟峰还是有些难以应答。梁健又道:“这说话和写文章其实是差不多的。你文章会写,难道话就不会说?”梁健看他低头的模样,顿了顿,又道:“暂时不会说关系不大,就多听少说。先去学学别人是怎么说话的,学好了,再开口。”

    翟峰点头了,但一声未吭。

    梁健有些哭笑不得,又道:“是让你少说,没让你一个字不说。”

    翟峰犹豫了一下,道:“梁书记,你放心,我一定会努力学好的。”

    梁健挥挥手,让他出去吧。这翟峰的这条路,看来还有得走走。

    梁健还真不知道,自己决定选这个人,是对还是错。

    这一周,算是平静无波的过去了。干部培训的资料,在初步审核后,全部都交到了禾常青那边,禾常青那边审核过后会在下周五左右公布名单。名单一公布,下下周就会开始培训班的课程。上课是在党校上,为期一个月。交通自助,政府发放每人两百块钱的交通补贴。午饭党校食堂供应。课程从早上八点半到下午五点半,总共八节课。

    一个月的时间,对于这些人来说,都是一个不短的时间。但这次培训结束的彩蛋也十分诱人。

    这次报名的总人数在一百五十个人左右。组织部那边整理出来的岗位在四十个左右。也就是有三分之一不到的人能获得提升,没有得到提升的,有过这次党校培训的经验,也会在之后的提升中获得帮助。

    所以总体来说,大家还是都很积极的。

    周末的时候,梁健带着梁父梁母还有霓裳去了附近市的一个国家五A级景点游玩了一下。梁母信佛,去的也是一个佛教圣地,梁母一路虔诚。梁健对这个倒是不太相信。但为了梁母开心,也一路相陪。霓裳是个喜欢新鲜热闹的丫头,倒是无所谓去哪,只要是没去过的就能很开心。

    在景区内的某个山头处,意外的遇到了一只狐狸,也不怕生,问旁边寺里的工作人员,说是这山里的,去年的时候忽然出现在寺门口,寺里的僧人看它可怜,总给他一些吃的,久了,这狐狸便在这寺里住下来了。

    霓裳看到这狐狸,便走不动道了。说什么都要去摸一摸,梁健不放心,这狐狸虽说现在不怕生人,但到底是动物,万一有个意外,把霓裳咬了,那就完了!可梁健不让霓裳过去,霓裳哪里听劝,闹个不停。

    后来,是寺里的一个僧人出来,看到霓裳闹,便问了几句,听到是霓裳想跟着狐狸玩,便笑道:“这样,这狐狸跟我熟。也肯让我抱,我抱着它,让孩子摸一摸怎么样?”

    梁健虽然还是觉得不放心,再说万一咬了人家僧人也不好。但看霓裳那样子,梁健这难得陪在身边的父亲,也实在难以狠下心来,再加上心软地梁母在旁边劝。梁健就同意了。

    僧人朝着狐狸晃了晃一条小肉干,这狐狸立马就抛到僧人前面去了。僧人将肉干往手里一藏,另一只手一捞,动作犹如猴子捞月一般流畅,一下就把小狐狸给捞在怀里搂住了。小狐狸叫了几声,看僧人又将那肉干给了它后立马就不叫了。

    小狐狸满足地啃着肉干,僧人招呼梁健。梁健将霓裳抱了过去。霓裳迫不及待地就伸小手,要往头上摸。僧人拉住她的小手放在了小狐狸的肚子上。

    小狐狸轻轻挣扎了一下,梁健的心都提了起来,还好这狐狸只是看了一眼霓裳,便又去啃它的肉干了。

    霓裳开心极了,咯咯地笑,眼睛都笑成了一条缝。僧人看着霓裳,笑着说道:“小姑娘面相不错,以后必有大福气!”

    梁健虽然不信眼前这看着挺年轻的僧人能有什么高深道行,但人家到底也是在夸霓裳,梁健心里听着还是开心的,便笑着说了声谢谢。

    僧人却在这时看了一眼梁健,然后状似随口的说道:“施主不是一般人吧?”

    “是不是一般人就看人怎么看了。我觉得自己就是个一般人。”梁健看了眼僧人,道。

    这时,那狐狸已经吃完嘴里的肉干了,又将目光看向开心满足的霓裳,那双狭长的眼睛里,有晶莹的光。

    梁健担心霓裳受伤,忙想将她抱开。可就在这时,小狐狸忽然探过头,拿鼻子碰了下霓裳的手。

    这一瞬间,梁健感觉自己浑身的血都冲到了脑袋上,他都已经准备跳起来了,僧人却道:“小姑娘果然是个福缘深厚的人,这小狐狸,除了我之外,从来不主动碰任何人。”

    说话间,小狐狸又在霓裳手背上舔了一下。霓裳咯咯地笑,声音犹如珠落玉盘,清脆动听。

    霓裳如此开心,梁健也不舍得打断。见那小狐狸确实温顺,也就没躲开。这时,僧人又对梁健说道:“施主,近一年当中,要小心身边人啊!”

    梁健虽不信这些,但突然听到这僧人这么说,心里多少有些好奇和心惊。正要问一问清楚,那僧人却将那狐狸往地上一放,站起来朝梁健他们施了个礼,就走了。他一走,狐狸也走了。走两步,回过头来看看霓裳。

    霓裳满是不舍,带着哭腔地问梁健:“爸爸,我们可不可以把小狐狸带回家?”

    梁健只好将刚才僧人的话放到一边,又去宽慰她。

    回去的路上,梁健一直在想僧人的话。当时这话,听到的只有梁健和霓裳。但霓裳不懂。梁健没跟梁父梁母他们说,免得他们多担心。

    小心身边人?这个身边人是谁?

    梁健想了许久,将身边的人想了个遍,也没想出个端倪来。等他回过神来,忽然发现,车子都已经到了太和市区了。看看霓裳安静的睡颜,忽然觉得自己刚才的那些念头有些可笑。既然自己不信这些,又为何要去在意那个僧人的那句话。

    如此一想,梁健也就不将那句话放在心上了。

    回到酒店没多久,梁健忽然接到广豫元的电话。

    广豫元说:“华晨集团的事情,有消息了。”

    梁健心里一惊,忙问:“什么消息?”

    “审计团队已经从华晨集团离开了。但华晨的电话还打不通。不过,我估计应该问题不大,不然的话,肯定早就有消息传出来了!”广豫元说道。

    但没亲耳听到亲眼见到,梁健始终有些不放心。他让广豫元再跟华晨联系下看,一旦消息确认后立即联系他。

    这审计团队在华晨集团里呆了又半个多月了,这场审计到今天终于结束了。这么长的时间,只有两个结果,要么就是一无所获,要么就是有惊天的秘密。

    到底是一还是二呢?

    【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