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场局中局 > 278 无赖一说

《官场局中局》 278 无赖一说

下载: 官场局中局TXT下载


    审计团队在华晨集团呆了半个多月终于离开,但却是‘闭紧了嘴巴’离开的。广豫元觉得审计团队的这种沉默,很可能是审计团队吃瘪了,空手而归了。

    可梁健心里却没有这么乐观。华晨集团不是小企业,是百强企业,是上市企业。他的存在对西陵省的经济有着十分重要的影响。这样的前提下,刁一民不太可能会让华晨企业轻易倒下。但审计团队在华晨集团呆这么久,然后又沉默退出,真的是因为吃瘪了不好意思吗?

    梁健不觉得。梁健认为,很大可能,审计团队掌握了十分关键的证据。对刁一民来说,华晨集团最关键的是什么?是华晨集团董事长华晨和统战部部长徐京华的关系。如果刁一民能借此机会将华晨集团从徐京华身边弄开,那么对于他对于西陵省的掌控就会更有把握一点。如果他能借此机会将华晨集团控制在身边,那就更好了。

    当然这些只是梁健的猜测,再没有得到确切的消息之前都不能做最后的定论。华晨的手机一直是关机的状态,谁也联系不上。广豫元那边联系了徐克华想确认一下情况,徐克华也没说什么,只说等明天。

    梁健忽然想到曾经网络上比较流行的一个词:周一见。

    明天不就是周一么!

    夜里霓裳睡到一半忽然醒来说想妈妈,梁健弄了视屏,妈妈长妈妈短地聊了半小时才终于重新安静下来,闭着眼再次睡着。

    等她睡着后,梁健问项瑾,大概什么时候回来。项瑾说,可能还要过段时间。

    梁健本想问一句周明伟的情况,但话到嘴边又吞了回去,他怕项瑾想多。考虑到明天还要上班,两人也没聊几句就挂了。

    翻身躺下来却怎么也睡不着了。翻来覆去的,愈发的清醒。梁健索性坐了起来,想着华晨集团,想着荆州,又想到北京的唐家,南苏的周家。

    明面上,周家是商业大家族。可一个商业家族能够百年不倒,并且持续辉煌,背后要是没有权力的支持,是不太可能的。

    周家的背后,必然有着相对应的权力支撑着。

    按照唐家对周家的重视程度,周家的实力和唐家相比,应该不会有什么大的差距,甚至很可能在某些方面,周家要比唐家更胜一筹。

    如此庞然大物,要想拿下,谈何容易。哪怕,就如老唐所说,拿下唐家只要拿下周扬就可以了。可是,周扬既能代表周家,又如何能轻易拿下。

    梁健想了一会这些,就觉得心里有些烦。他虽然签了协议,但是五年后的事情。如今倒也不用急。

    目前还是要专注在这条路上的事情。

    迫在眉睫的问题,还是荆州的问题。夏天就在眼前了,如果不能解决好荆州饮用水的问题的话,今年难道还要像去年一样,再跟陵阳市的张书记去打嘴仗吗?

    这张恒是个老狐狸,去年用的办法,今年肯定不能再用了。而且,就算今年熬过去了,那明年呢?后年呢?总不能每年都去陵阳市去求那点水吧?

    所以说,归根究底,还是得靠自己。还是得从根源上解决问题。

    梁健忽然意识到,说什么这荆州的问题都不能再拖了。无论如何,都要把这件事放在首位,而且要尽快想办法解决掉。

    这么一想,就更加睡不着了。梁健下了床,去书房开了电脑,开始查各种有关于沙漠化的资料。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要想解决荆州的问题,还是得要先深入地了解荆州的问题。

    梁健查了三个多小时的资料,天边都开始有些放亮了,才终于有了些思路。梁健又仔细地整理了一下,确定了大概的方案后,才算是放松下来。一放松,疲倦就涌了上来。

    “爸爸——爸爸——”

    梁健睁开惺忪的眼,霓裳站在旁边,推着他。

    “爸爸,你怎么在这睡着了呢?”霓裳睁着好奇的眼睛看着他。梁健笑了笑,将她抱起来放到腿上,道:“爸爸昨天晚上工作得晚了,就忘了到床上去了。”

    “可是我记得你是跟我一起睡的啊!”霓裳说。

    梁健笑着回答:“后来爸爸又起来了!”

    霓裳眨了眨眼睛,忽然又道:“以后爸爸不准偷偷起来,爸爸要感冒的!”

    稚嫩的声音,带着稚气的认真,却让人心里如春日阳光照射一般温暖灿烂。

    到了办公室后,梁健立即就将昨天记下来的方案给了沈连清,让他安排一个行程。他要去一趟隔壁省蕲州市的中国科学院沙漠研究所。

    据他每年沙漠研究所都会有一大笔经费用于研究和防治沙漠。如果能让研究所这边松口,那么对于荆州来说,多多少少也是个助益。

    这是第一步,第二步,就是发动群众了。荆州的环境,也是荆州人民的环境,要是每个人都能参与进来,那么众人拾柴火焰高,想必这事情再难也终究还是能找到办法的。

    沈连清出去了一会后,又进来问梁健:“要不要叫上楚阳同志?”

    梁健一想,倒也合适。毕竟楚阳是荆州市市长,他对荆州情况的了解肯定比梁健要了解得多。

    梁健便点头了。

    沈连清很快就将行程安排出来了,并且已经跟蕲州那边的沙漠所确定过时间,保证不会出现什么差池。

    时间定在这周五。

    虽然不是很快,但也还好。在这之前,梁健觉得,还是先跟楚阳见一面,谈一谈这件事,也好让他先有个准备。

    楚阳下午就过来了。荆州缺水的问题一直是他心头最大的一块心病,听说梁健想了个办法,他立即就马不停蹄地就过来了。

    过来的时候,梁健还正在跟广豫元说话,在谈关于华晨集团的事情。昨天到现在,华晨集团那边依旧一点消息也没有,别说华晨,华夫他们也都是没办法联系上。梁健的担心是愈来愈重了。面对这种情况,广豫元也乐观不起来了。

    楚阳来了后,说得差不多的广豫元就走了。

    楚阳坐下来,梁健给他泡了杯茶,他还是受宠若惊。梁健在他对面坐下,开门见山:“事情大概小沈已经跟你讲过了。事情呢就是这么个事情,能不能成我也不敢打包票,但是我们总要是去试一试。”

    “是!您说得对!”楚阳忙点头:“该试的都得试试!”

    梁健接着说:“周五去蕲州的事情,小沈应该已经跟你说过了吧?”

    “是的。”楚阳回答。

    梁健道:“这两天,你把该准备的都准备好。对荆州的了解你要比我多多了。你在荆州这么多年,应该十分清楚,荆州那些地方情况最严重,哪里的百姓这日子最不好过。总之,我就一个要求,怎么严重你就怎么说,别怕不好意思!我们的目的就一个,务必要让研究所答应派人过来。”

    “好的。您放心,到时候我就是跪也要把那些研究员给跪回来!”楚阳下狠心地说道。

    梁健笑了笑,道:“跪倒是不必。一次不成就多去两次,磨总磨得下来。如果他们再不肯管,那么就只能跑上面了。”梁健说到这里顿了顿,然后又微微一笑,道:“当然这是后话了。最好还是能把沙漠所的人拉过来。”

    “这荆州情况的严峻,大家都看得到。这沙漠所也是为人民服务的地方,总不可能袖手旁观。梁书记你放心好了,沙漠所肯定会同意的!”楚阳说道。梁健也不知道他这个是在宽慰他呢,还是在宽慰自己,又或者他是真的这么认为。

    梁健点了点头,没说什么。他又将如果沙漠所同意的话,之后大概的计划说了一说,楚阳听后,对发动民众植树造林的想法表示认同,不过同时也表示了担忧。

    他说,这个念头他不是没动过。只不过,没成功。

    荆州现在的人口以老弱妇残为主,大部分青壮年都出去打工去了,家里留下的不是老人就是女人和孩子。

    首先,这样的一个人口结构,劳动力就不多;其次,如果让这些人免费种树,肯定是不愿意的居多;最后,就算这些人肯免费种树,但是树苗从哪里来?树苗种下去后,没有定期的水分输入,能成活的估计也不多。而现在,水喝都不够,还怎么来浇树。

    他说到这里,梁健打断了他,道:“事情总要一步步地走,才能走出路来。你说的问题,或许存在,也或许能有其他的解决办法。这样,我们周五先去研究所,去那边探探情况再说。如果他们愿意过来,或许他们有更加的治沙办法。”

    楚阳点头。

    “另外就是水的问题。”梁健又道:“我想过,治沙虽然是最根本的解决方法,但要有效果,比较慢。起码要三五年以上。但眼前的问题还是实实在在的存在的。陵阳市那边也靠不住,去年他们能妥协,今年并不一定还会再松口。所以我觉得,还是得靠我们自己。”

    楚阳皱起眉头:“道理是这个道理没错。”

    楚阳的话其实只说了一半,梁健知道。但荆州市是楚阳负责的,这个担子,梁健还是得要压到他的身上去。

    “接下去马上就是梅雨了。”梁健道。

    楚阳叹了一声,道:“按照往年梅雨的雨量,这个水并不能维持很久。”

    梁健道:“再想想办法。比如,能不能想想办法扩大雨水的搜集量什么的。”梁健也只是随口一说,但楚阳像是有了灵感,一拍大腿,道:“您还真提醒我了,我们可以……”话还未说完,他忽然又停了,这刚才才兴奋起来的情绪立马又低落了下去,无奈地笑了下去,道:“一分钱难死英雄汉啊!”

    【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