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场局中局 > 284愿意看到

《官场局中局》 284愿意看到

下载: 官场局中局TXT下载


    秋天终于来了。品%书¥¥网今早起来,空气清爽微凉,这种感觉真好。我是一个怕热死星人,这个夏天就在水深火热当中痛苦酸爽地熬过来了。G20过去,娃也开始要上学了。一切似乎都开始变得美好,哈哈。在这,恭祝大家九月安好。

    最后,上个周末又偷懒了,我知道你们要骂这个。

    ——————————

    自胡东来消失后,娄山煤矿一直是处于停工的状态。上面煤工厅也一直没有明文提出要怎么处理娄山煤矿,似乎把它遗忘了。但是,今天刁一民一来,娄江源就去娄山煤矿了。这样的动作,对于聚焦在今天这次省书记太和行的无数目光来说,就是一个信号。

    梁健得知娄江源去了娄山煤矿后,便知道,娄山煤矿重新开工的日子已经不远了。虽然他并不愿意看到这样的结果,他希望娄山煤矿最好是无限期停下去,但这一点,就目前来说,是不太可能的。

    娄山煤矿这三大煤矿不比其他。

    如今西陵省的情况,这三大煤矿,是西陵省经济的一大支柱,是老虎屁股,轻易不能摸的。这一点,梁健心底十分明确。

    刁一民不是罗贯中。

    两人间现在虽然不在一条阵线,但到底还未刀兵相见,该忍的地方还是得忍一忍。

    果不其然,不出梁健所料。娄江源去过娄山煤矿没多久,娄山煤矿的新经理就来了。据说是前段时间刚从煤工厅办了内退出来的一位干部。内退的原因说是身体不好,但世上之事哪里有正好这么巧合的。再说,既然身体不好要内退,又何必还到娄山煤矿来。

    大家心里都清楚,但谁也不戳破。

    新任经理过来上任的时候,煤工局那边按照惯例,要摆宴接风,邀请了梁健和娄江源都参加。梁健有事,让广豫元代为参加了。

    广豫元回来后,告诉梁健,晚宴上这位新任经理也不知道是酒喝多了,还是真的是这么想的,竟然夸下海口,要将娄山煤矿的产煤量再提高五个百分点。

    梁健是个行外人,听了这话,也是惊了一惊。太和市的煤矿开采至今,其实存煤量基本已经定下来了,而且为数也不多了。这几年,产煤量都有所下降,一是市场上需求量下降了,二是存煤量确实已经不多。但这新任经理第一天到太和就夸下这样的海口,真不知道是聪明呢还是愚蠢。

    梁健没说什么,只问广豫元:“江源同志有说什么吗?”

    广豫元摇了摇头,道:“他没说什么。”

    梁健不再说话。广豫元识趣地出去了。

    新任经理一上任,娄山煤矿自然就要开工了。这新任经理似乎是一个喜欢形式的人,非要弄个剪彩仪式,说要去去晦气。于是,定了一个黄道吉日,邀请了许多媒体,还有娄江源和梁健等几位领导干部。

    可,黄道吉日前两天开始下雨,虽然雨势不是很大,但一直绵绵不停,持续到了吉日当天。梁健本就不喜这个人,便找了个借口推脱了。娄江源不知是什么原因,也推脱了。两人都让各自的秘书长代替了。

    仪式是九点开始,梁健虽然没去,但毕竟是娄山煤矿的事,还是要关注下。早上送来的文件处理得差不多的时候,便打开电脑看了看新闻。新任经理,一张圆脸,挺有富态。不过,那双看着不大的眼睛里,却冒着精光,一看就是个精明的人。

    梁健看着这人的样子,就又想起他的那句豪言。五个百分点,梁健想看看,他打算怎么弄上去。

    正想着,忽然翟峰推门进来,都没敲门。梁健被吓了一跳,皱眉不悦地斥道:“着急忙慌的干什么,进来要敲门!”

    翟峰忙道歉,然后告诉梁健:“梁书记,山口区那边有队驴友共六个人被困在山里了,昨晚其中一名驴友的家人联系不到人后就报警了,凌晨四点的时候,山口区那边派出所安排了救援人员进山,面前为止还没找到。”

    翟峰说到这里,顿了顿,然后又接着道:“据山口区那边确认,那队人里面,有一位可能是北京方面某位首长的儿子。”

    梁健一听就皱了眉头,本来这驴友被困的事情,便是麻烦事。这完好地救出来还好,这要是有点什么事,舆论上就是一个救援不力,又是政府的责任。现如今,又冒出来一个首长儿子,这压力就更加大了。山口区这个时候通知市里,想必也是一时找不到人,担心万一真有个什么意外,承担不起这个后果,想找人来分担一下。

    梁健清楚山口区领导的想法,但事情既然已经通知到了这边,梁健总不能装作不知道。但怎么处理也是个麻烦事。山口区离这边不近。山口区多山,又多山体滑坡,这连着下了两天雨,给救援增加了不少难度。

    梁健想了想,给明德打电话。明德电话接起,听梁健说了事情后,回答:“梁书记,这件事我已经知道了,我现在和娄市长一起往那边赶呢!”

    梁健一听,怔了一下。娄江源好快的动作。

    梁健挂了电话后,立即亲自给山口区的区委书记打了电话。电话一通,梁健就问区委书记:“现在救援工作进行得怎么样了?”

    区委书记戚伟回答:“目前只能确认他们在那片山区,但具体位置很难确定。按照我们的人力,无法覆盖搜索,很难保证不会错过。而且这两天连续下雨,那片山区内,已经有两处发生了山体滑坡,如果雨再不停,可能会有更大的山体滑坡发生,情况比较危急。”

    “明德同志已经带人过去了。”梁健回答:“娄市长也一同过去了。据说,有一位北京那边首长的儿子也在里面,身份确认了吗?”

    戚伟犹豫了一下才回答:“具体是哪位首长还没确认,不过今天早上刁书记给我打了电话。”

    梁健听到刁一民给戚伟打了电话,便明白了为何娄江源动作这么快。想必,刁一民给戚伟打电话之后,也给娄江源打了电话。

    梁健嘱咐了几句后,就挂了电话。他坐在椅子上想,山口区,是去还是不去。

    梁健没犹豫多久,拿上外套就出门。到了沈连清的办公室一看,沈连清没在办公室里,只有翟峰在,便叫了翟峰同行。

    电梯里的时候,梁健问翟峰:“小沈呢?”

    翟峰回答:“刚才组织部将他叫过去了,好像是说过几天去荆州市上任的事情。”

    梁健点了点头,然后让翟峰给沈连清发条短信说明一下。

    路上,小五开得飞快。一下车,区委书记戚伟就迎上来说:“梁书记,娄市长到山区那边去了。”

    梁健没说什么,只问戚伟:“现在还是没消息吗?”

    戚伟点头:“还没有。不过,明局长带了人过来,人手充足的话,找到他们的问题不大。”

    梁健转头看了眼外面雨势渐密的趋势,想,这雨要么不来,一来怎么总要出点事。

    梁健没在山口区区政府多待,也直奔山区那边。山口区区长得知驴友里面有北京方面某位首长的儿子这个消息后,就一直在这边。梁健到的时候,他已经跟着救援人员一起进山找了。

    梁健进指挥帐的时候,与娄江源目光接触,一两秒后,又各自移开,彼此‘心照不宣’。

    明德已经在安排新增人员进山参与搜救工作,梁健在旁边听了会,又出去看了看春雨绵绵下,白雾缭绕的山区,心里忽然就有些不安的感觉。

    这要是,今天真出点事,那会怎么样?

    梁健想了想,这件事,运气好,是个功劳,但这功劳是谁的,可不是梁健说的。但万一要是运气不好呢?到时候,上面那位一伤心,一震怒,怪罪下来,刁一民若是嘴上一歪,那这责任,说不定就都是梁健一人的。

    梁健忽然意识到,这件事,无论如何,他都要使足了劲,甚至要比娄江源更使劲,外加祈祷,可千万别出什么事。

    雨依然在下,而且有越来越大的趋势。进山搜救的人员传出消息,山里又有一处发生了小的山体滑坡,有一人不小心被石头砸到了腿,行动不便,正在往外送。希望这边立马安排救护车。

    梁健一听这消息,这心就揪得更紧了。

    等了大约一个半小时后,梁健有些等不住了。这时,外面的雨已经很大了,打在帐篷上,砰砰砰地,像是有无数个拳头再砸一样,密麻的声音,吵得人更加心烦。

    梁健正在斟酌,要不要也进山。万一真的出事,他也起码可以表示他尽力了。正在犹豫的时候,娄江源已经穿上了雨衣,似乎也打算进山。

    他这一穿,梁健再去穿,似乎又有了别的意味。

    正在犹豫,忽然对讲机里传出声音:“找到了!人找到了!”

    这声音一听,梁健的心便落了下来。再看娄江源,他那一身雨衣,忽然就又多了几分可笑的意味。

    娄江源面无表情地快速将雨衣脱下。梁健听着明德在对讲机里询问那六个人的身体状况。那边回复,有一人受了伤,比较重,初步推断是肋骨骨折,不能走动,需要担架。

    娄江源脱到了一半的雨衣停了下来,然后对明德说道:“哪里有担架?”

    明德立即找来了一副担架,娄江源带着两个人,立即往里面送。

    梁健没跟过去,既然人都找到了,面前看,生命无虞,那么梁健起码不用面对上面那位神秘首长的怒火了。

    至于功劳,就算没有这送担架的事,也基本是娄江源的,既然如此,梁健也不必花费心思去抢了。

    等到人出来,梁健一个个慰问了一遍后,就立即离开了山口区。梁健没跟山口区那边打听,哪位才是首长的儿子。但看娄江源跟其中一个带着女孩子的三十多岁男子说了十多分钟话,便基本可以断定,那个看上去玩世不恭,出了这样的大事,还能淡定自若的男子,应该便是首长的儿子。

    【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