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场局中局 > 301 意外之惊

《官场局中局》 301 意外之惊

下载: 官场局中局TXT下载


    黑暗里,梁健坐在床边,看着床上熟睡的霓裳,心里梁母说的那番话像是鼓一样砰砰地响着。

    作为父亲,他确实失位很多。霓裳难得能陪在他身边,他除去周末时间,平时也很少陪他。一部分是因为工作,一部分可能是他这个父亲位置缺失太久,所以他有时都会忘了,有这么一个小家伙需要他的陪伴。

    梁健不想为自己开脱,不想说自己的无可奈何。但要说让他完全放下工作,保证什么,他也做不到。他只能说,在这剩下的时间里,尽量多的陪伴。

    梁健给项瑾打了电话,项瑾告诉他,这个周末,她就回来了。

    梁健想到之前老唐曾跟他提过让霓裳和梁母他们去北京住城郊别墅的事情,梁健犹豫了一下,跟项瑾提了一下,然后说了自己的打算。

    他打算让梁母他们去北京,如果梁母他们觉得住城郊别墅不方便的话,可以考虑梁母他们到长白山庄住,房子的问题让老唐帮忙安排。至于霓裳,还是让她和项瑾待在一起。父亲或者母亲,总是要有一个陪在她身边的。

    项瑾没什么意见。

    梁健问她几点的飞机,到时候可以去接她。项瑾说还没定。

    这个周末,只剩下两天时间了。梁健一忙,就将这件事忘了,直到周五晚上,霓裳跟她妈妈视频过后,在梁健面前叫着妈妈要回来了,梁健才想起来。

    梁健想问问项瑾具体航班时间,电话没打通。第二天打,还是没打通。梁健想了想,带着霓裳和梁母他们直接去了北京。先去了长白山庄,他们到的时候,项瑾他们还没到。梁健带着霓裳和梁母他们在周边逛了逛,大约一个小时左右,有车子进山庄,梁健隔着湖看到车子停在停车场后,直觉应该是项瑾他们回来了。

    梁健带着人回到房子这边的时候,阿姨已经在门外收拾落满了树叶的院子了。梁健进门,听到有笑声。

    抬头望过去,周明伟和项瑾站在桌边在说话,项瑾笑得眼睛都弯了起来。项部长没看到人影,书房的门开着,应该是在书房里。

    梁健站在门口,一瞬间,这只脚不知道该不该迈进去。

    霓裳却感觉不出大人间这丝异样气氛,大喊着妈妈就冲了过去。项瑾和周明伟转头看到门口站着的梁健还有他身后的梁母和梁父,表情有些不自然。

    之前跟项瑾之间的那次矛盾,梁母他们并不知道。梁健不想让梁母他们跟着操心,同时也考虑到项瑾的身体,尽管心里不舒服,却还是没表现出来。

    周明伟在他来后,没坐多久就走了。走的时候,梁健去送他。走出门后,梁健问他:“你们是一起回来的?”

    “没有。”周明义回答。

    梁健心里泛起一阵复杂的感觉,堵在他的胸口,无比的难受。他停住脚步,带着点怒气转头对他说道:“我不管你心里对项瑾是什么感情,但是目前她还是我的妻子,我希望你能跟她保持距离!”

    梁健将话说穿,周明伟也顿时卸下了伪装,神情变得冷峻,盯着梁健,自信而又坚定地回答:“你给不了她的东西,我能给!她有这个权力去追求她的幸福!”

    梁健回答:“她是有这个权利,但是你没这个权力替她来告诉这件事!如果她想要去追求你所说的幸福,她可以自己来告诉我!你要记住,她是我的妻子!”

    周明伟眼睛眯了眯,随后微微一笑,转身走了。

    梁健没有追上去,该警告的已经警告了,再多说,就没必要了。梁健回到房间里,项瑾正陪着霓裳在玩。梁健去看了看唐力,小家伙睡得正香,梁母在旁边陪着,梁父不知去了哪里。

    下楼来,项瑾叫住他,道:“我们聊聊?”

    梁健想到刚才周明伟的话,心猛地疼了一下,终究还是要来了吗?梁健勉强笑着说好。项瑾让霓裳去找外公,然后和梁健走出屋子,沿着湖,慢慢地散步。

    项瑾说,这次在美国,看到了很多,也想通了很多事。

    梁健看向她,心沉在谷底,有种缺氧的窒息,哪怕周围的空气是这么的清新,却依然感觉喘不上气。

    项瑾说:“我和爸爸商量过了,我打算移民。”

    虽然没有说出梁健猜想的那两个字,可是这两个字和那两个字,又有什么区别。尽管有准备,却依然让人措手不及,犹如晴天霹雳。

    梁健怔了半响,都不知道该说什么。许久,他干涩地问她:“你决定了?”

    项瑾点头:“我的身体你也知道。国内目前水平还是不够,在国外,有哥哥照应,也相对来说好一点。”

    梁健咬着牙,忍着心底仿佛拿着钝刀子在一刀一刀撕扯他的皮肉的那种疼痛,良久,他才勉强稳定住自己的情绪,问她:“那霓裳和唐力呢?你怎么打算的?”

    项瑾看向他,明亮的眼睛里,没有了很久之前那种深情的缱绻,也没了前段时间那种偶尔出现的挣扎,只剩下明亮的透彻。梁健知道,她此刻应该是真的想通了,真的决定了。

    她问他:“唐力还小,我放心不下,所以我想带过去。但是等他大一点,如果你希望他回来,可以回来。到时候如果我身体恢复得不错,我可能也会考虑着一起回来。霓裳的话,你怎么想?”

    “霓裳很依赖你!”梁健不知道该说什么,他只能这么说。他也不知道,他话中的依赖,到底是霓裳的依赖,还是他的依赖。

    此刻她还没走,可他的心里却好像已经有一块地方在刚才那会儿时间里被挖空了。

    他们不是已经和好了吗?为什么,还会是这样的结局?

    梁健想不明白。

    梁健觉得自己的脑袋有些混沌,越想越混沌。他甚至没听清项瑾说了些什么。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项瑾在喊他:“梁健!梁健!你怎么了?”

    他恍恍惚惚地回过神,项瑾还在眼前,皱着眉头,神情焦急。他仔细地打量她,这次这么久没见,她比之前分别时胖了一些,脸上气色也好了一些。再回想起,那段时间她骨瘦如柴,脸色蜡黄的样子,梁健心里仅剩的那点想要留下她的勇气也就没了。

    或许,对她来说,去那里真的是一个更好的选择吧。

    人都有权利追求自己的幸福,他又有什么资格,一定要将她禁锢在此处呢?他是那么的不合格,父亲不合格,丈夫也不合格。

    梁健苦笑了一下,看着她,道:“这件事,你要是想好了,我没意见。那,我们什么时候……”梁健说了一半,这话就说不下去了。

    项瑾看着他,眼里掠过一丝复杂,而后笑笑,也没追问梁健想说什么,她应该明白。

    两人沉默着,绕着湖走了一圈,湖很大,走一圈要很久。中途,项瑾坐在湖边的石椅上休息的时候,项瑾看着湖,轻声问梁健:“我们有多久没有这样一起散过步了?”

    梁健心里震了一下,是呀,多久了?他都已经记不得了。

    “对不起!”梁健轻声道。

    项瑾苦笑了一下,道:“你不用道歉,你有你的无奈。我以前认为我能承受,但是这场病,让我想明白了很多事情。生命那么脆弱,人生也并不长。”

    “我明白。”梁健忍着痛回答。

    其实,梁健想问,是不是跟周明伟有关。

    项瑾像是猜到了,主动提起了周明伟。她说:“你放心,我跟他只是朋友。我没做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情。”

    梁健回答:“我知道,你不会做。”说完,顿了顿,又道:“如果真的做了,我也不怪你。是我亏欠你太多。”

    真的不怪吗?之前站在门口看到项瑾对着周明伟笑,那种灿烂的笑容,他多久没看到了。可此刻去对着另外一个男人。那一刻,梁健心底的怒火,羞辱……种种情绪交织在一起,让他恨不得立刻冲上去将那个男人的那张在女人面前总是彬彬有礼的脸给狠狠地揍上几拳。他真的没有那么大方,那么不在乎,可是,他也做不到去责怪项瑾。就像他说的,他亏欠她的,始终是太多了。

    项瑾说:至少此刻,我心里还有你。我不对你忠诚,也会对我的心忠诚。

    梁健想说,既然还有我,为什么不能留下。为什么要放弃他,远赴他乡。为什么不能再多给他一点时间,只要让他把太和的事情都处理好,他就会来陪她们。

    话在心里转了一遍又一遍,终究还是没说出口。

    有些话,此刻再说,已经没了意义。

    这一晚,梁健没留下,他本想先将梁母他们送去城郊别墅那边,但是项父说让他们就住这边好了,看梁母他们也不舍得孩子,梁健也没坚持。而他自己,则是连夜赶回了太和。

    到太和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两点了。

    梁健站在窗前,看着窗外的太和市,脑子里回想着项瑾的那些话。他多希望这是一场梦,一睁眼就还是原来那样。

    可风吹在脸上,微凉的感觉,在告诉梁健,这不是梦。

    “嘟嘟——”

    是手机短信。梁健回过神,拿过来一看,竟是明月发来的短信,她问:“睡了吗?”

    【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