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场局中局 > 313 谁的套子

《官场局中局》 313 谁的套子

下载: 官场局中局TXT下载


    记者真的转身就走。品#书……网翟峰急了,看看那个大步走远的记者背影,又看看梁健,忍不住上前来劝梁健:“梁书记,万一他真有录音呢?要不我把他叫回来吧?”

    梁健看了他一眼,淡淡道:“叫回来干什么?一万块你来付?”

    翟峰一咬牙,竟真的回答:“好,我来付!”

    梁健原本只是随口磕碜了一句,没想到这翟峰竟会这样回答。梁健有些哭笑不得,看着已经要跑过去追记者的翟峰,喊住了他:“你回来!”

    翟峰脸上掩不住的焦急。

    梁健看着,心情忽然就好了一些。这翟峰和沈连清比起来,很多地方都相对没有那么成熟,但忠心上似乎不差。

    梁健笑了起来,翟峰看到梁健还笑了,心里一时转不过弯来,更加着急了,开口埋怨:“您笑什么?这要是再不追,待会就追不上了。”

    “不用追。”梁健笑着说道:“他手里真有录音也没事。好了,你忙你自己的吧,这个事情,我会处理的。”

    翟峰听梁健这么说,再着急,也只好算了。

    梁健回到办公室里后,给朱建飞打了一个电话:“老朱啊,你可是好魄力,联合一个记者,来给我下套子!”

    朱建飞懵了,忙问:“什么套子?梁书记你在说什么,我不明白。”

    梁健冷笑:“你是真不明白还是假不明白。昨天那个记者把我们的谈话都录了下来,这事情难道不是你指使的?”

    “有这种事?”朱建飞惊得声音都变了,不似作假:“梁书记,这个事情我真的不知道!我敢发誓,要真是我指使的,出门就被车撞!”

    “你不知道就不知道,发什么毒誓!”梁健淡淡的说了一句:“不过,人总是你带来的,我不怀疑你,难道我还能怀疑我自己吗?”

    “梁书记您怀疑我是应该的。不过我真的不知道他会做这种事。这样,您先等一等,我去问一问他。”朱建飞说完,也不等梁健说话,立即就挂了电话。

    梁健静静地等着。

    大约四十分钟后,翟峰来敲门,带着朱建飞走进来,后面还跟着那个记者。

    梁健看着他们两个一起进来,一点也不意外。

    “坐吧。”梁健笑了笑。

    翟峰去泡茶,被梁健叫住:“小翟,你先出去吧。”

    翟峰点点头,出去的时候顺手将门带上了。

    梁健看了眼朱建飞,然后目光转向了那个记者,笑了笑,道:“录音已经发到网上了?”

    记者低着头不说话。

    “梁书记,对不起,小杨不懂事,他其实没有录音,这个您放心。”朱建飞有些迫不及待地给梁健解释。

    梁健看了他一眼,道:“有没有录音,让他说。你现在替他说话,要是出了事,你能替他担责任?”

    朱建飞脸色微微一白,讪讪地住了口。

    梁健看着那个记者小杨,问:“怎么?现在哑巴了?之前不是气势十足,谁都不怕吗?”

    记者还是不说话。朱建飞恨恨地踢了他一脚,瞪了一眼。

    小杨这才开口:“录音的事情我是骗你的,我没有。不过,这件事,不能怪我,是你逼我的。”

    “谁逼谁,你比我更清楚。我们的交易,现在还有效,只要你告诉我想知道的,钱还是你的。”梁健说道。

    “我知道的,我都已经告诉你了。”记者还是嘴硬。

    话音刚落,朱建飞又一脚踹在了他的腿上,低声斥道:“装什么装!梁书记让你说,你就赶紧说!”

    记者恨恨地看向朱建飞,却又被朱建飞给瞪了回去。

    梁健饶有兴趣地看着这两个人,静静地不说话。

    一会儿后,记者小杨此次进门第一次抬头正眼看梁健,道:“我知道的不多,昨天的事情,是另外一个媒体的人联系我的。昨天早上,本来我们准备出发了,那个人接了一个电话,然后我们才知道你们改时间了。我只知道,那个人称呼电话里的人叫夏主任。”

    夏主任?梁健在心底将这个名字喃喃了一下后,问小杨:“那联系你的那个人是哪个媒体的,叫什么名字?”

    记者看了梁健一会,忽然道:“这个他也知道。你可以问他。”

    梁健眉头微微一皱,看向朱建飞。朱建飞慌忙摆手解释:“梁书记,这个是这样的,你听我解释。”

    “你说。”梁健道。

    “这个人我是之前就认识的。你也知道,我作为报业集团的党委书记,跟太和市这些大大小小的媒体多多少少也都有接触……”

    “说重点。”梁健打断他。

    朱建飞愣了愣,忙点头:“这个人我虽然之前认识,但是这件事,我也是刚才来的路上才从小杨嘴里知道的。最开始我并不知道他也跟这件事有关系。”

    “听你这话的意思,你应该跟这个人很熟,是吗?”梁健问他。

    朱建飞应该是担心被连累,急忙地撇清关系,梁健看了他一会,道:“不管怎么样,这个人就交给你了,该怎么做,你应该清楚吧?”

    朱建飞支支吾吾地不敢答应。

    梁健也不理他,又去问记者小杨:“那昨天到场的那些人呢?据我所知,这些人好像并不都是受害者家属吧?”

    小杨有些诧异地看了看梁健,然后道:“既然你已经知道了,何必来问我。”

    梁健道:“现在这些人还都在公安局,如果你能证明这些人是被人特意聚集在一起的,那这件事性质就不一样了!”

    朱建飞有些心惊地看了梁健一眼。

    记者小杨微微皱了眉头,犹豫了一下,道:“这些人里面有几个我认识,以前采集新闻的时候碰到过,城西城郊那边有个棚户区,都是些日子不好过的外地人,那几个就是这里面的。你可以让人去那边问问。不过,你要是想让我出面作证,我劝你还是趁早别打这个主意了。”

    梁健笑了笑,没接他的话。不过他说的,他已经记下来了。

    梁健又问他:“除了你说的这些,还有其他的吗?”

    小杨摇摇头,道:“我也就是那人钱财替人办事,至于内幕,你觉得他们会告诉我吗?”

    梁健对他的嘲讽毫不在意,道:“行,今天就到这吧。别忘了我们说好的,最后再告诉你一句,我的钱也不是这么好拿的,你的东西得要有分量!”

    小杨嘁了一声,然后道:“你先把今天的一万块给了。”

    “鉴于你一开始的表现,今天只给你五千!”梁健道。小杨顿时气怒,作势就要开骂,被朱建飞一个眼神灯过去,喊道:“五千已经很好了!就凭你之前敢撒谎威胁梁书记的表现,要换成我,一分都不会给你,你还不赶紧谢谢梁书记!”

    小杨恨恨地,咬牙切齿地说了一声谢谢。

    “那钱呢?”他问。

    梁健笑了下,看向朱建飞。朱建飞莫名其妙,茫然地不明白梁健的意思。

    小杨倒是明白过来了,将伸出来的手伸到了朱建飞面前。朱建飞这下明白了,哭也不是笑也不是,脸上表情精彩极了。

    梁健道:“我今天身上没带钱,你先替我垫上,我回头再给你。”

    朱建飞哪敢说个不字。

    他们走后,梁健打了个电话给广豫元,问了问成海的情况,得知情况稳定后,梁健对广豫元说道:“既然情况稳定,你就先回来吧。这边有点事,你去办一下。”

    “好的。我现在就回来了。”广豫元道。

    “嗯,我让办公室这边去个人替你。对了,我待会可能会去趟北京,这边你盯牢一点,有什么事立即给我打电话。”梁健道。

    “好的。”

    挂了电话,梁健又将翟峰叫了进来,将要交给广豫元做的事情,跟翟峰交代了一遍。然后,他离开了那里。

    梁健出去后,先去找了禾常青。今天周六,禾常青不在办公室,但他也没在家里休息。按他的说法是,他需要清净的环境来处理一些事情。

    两人约定了一个地方见面,梁健将刚才小杨说的那些话,简略的跟禾常青说了一下,让禾常青去留意那个‘夏主任’。

    禾常青一一记下后,问梁健:“明德那边那些人怎么办?总不能一直这么关着吧?”

    梁健道:“我正准备过去一趟。”

    禾常青看着他,似乎想说什么,但又有些犹豫。梁健看了出来,但也没点破。过了一会,禾常青忽然道:“其实无论事实如何,成海同志受伤已经是既定事实了。哪怕查出来这件事真的跟成海同志有关,上面也会考虑到成海同志受的伤,无视我们查出来的事实的。”

    梁健看了他一眼,道:“你的意思是让我退一步?”

    禾常青说:“我的意思是,我们可以两手准备。”

    梁健看着他,抿嘴沉默了一会,道:“霍家驹回京后,徐京华上位的可能性很大。到时候省里的局势就会明朗。我们只要再坚持一下,胜利未必不是我们的。”

    “徐京华上位的可能性是很大,但他新上位,很可能会先选择低调。刁一民虽然在西陵省没什么根基,但到底是省书记,加上上面对他支持很大,徐京华的压力只会比现在更大。”禾常青说道。

    禾常青对省里的局势似乎很清楚。

    梁健沉默下来。禾常青说的也有一定道理。他在心里默默地将‘两手准备’这四个字念了两遍。

    忽然,他想到一事,问禾常青:“昨天晚上,成海同志突发性休克,送去急救室抢救了你知道吗?”

    禾常青点头:“秘书告诉我了。我早上还去了医院。”

    【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