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场局中局 > 320 只差一线

《官场局中局》 320 只差一线

下载: 官场局中局TXT下载


    天才刚亮的时候,禾常青的电话就将梁健从睡梦中叫醒了过来。 梁健看了眼旁边微微皱了眉头却没睁开眼的霓裳,忙拿了手机走到外面去接电话。

    “怎么这么早?”梁健声音里还带着大梦初醒的嘶哑。

    电话那头,禾常青声音有些沉重:“人找到了,不过状况不太好。”

    梁健愣了一下之后,瞬间清醒,追问:“怎么不太好?”

    禾常青说:“你来了就知道了。”

    禾常青将地址告诉了梁健,梁健去叫醒了梁母他们,让梁母过来陪着霓裳,然后自己叫上小五匆匆走了。

    朱老板已经被禾常青送到医院了,梁健到的时候,人还没从抢救室出来。据说是将一整瓶安眠药都吃下去了。禾常青他们找到他的时候,脸色都青了,但还有呼吸,现在还不知道能不能救得活。

    禾常青还说,从现场的情况看,自杀的可能性比较大。

    而至于胡全才的那个姘头,他们没找到。据说,那个女人已经消失了两天了。

    梁健没在那里多待,了解了情况后,交代了禾常青一些事情,就离开了那里。这么一折腾,时间已经不早了。梁健直接去了办公室。差不多时间,正好上班。

    广豫元已经在办公室泡好茶等着他了。梁健进门看到他,问:“今天怎么这么早?”

    广豫元回答:“昨天我去过那户人家了,谈了一下,那家人也还算讲理。他们要求的也比较简单,毕竟人已经不在了,或者的人也还是要生活的。”

    “他们什么要求?”梁健问。

    广豫元说:“赔偿吧,六十万。这是我和他们谈过的结果,我觉得,这个钱不多,毕竟是一条人命。”

    梁健看了他一眼,道:“六十万是不多,也该赔。不过,你应该知道,我昨天让你去,是为了什么吧?”

    “我知道。”广豫元忙道:“联系他们的是一个叫姓胡的人,叫什么他们也不清楚。”

    梁健立即想到了胡大海。看来当时当校门口的那件事还真是胡全才这些人一手策划出来的。只是目前还不能确定,朱老板偷工减料的事情,到底和胡全才是不是有关系。这件事不是小事,必须要掌握确凿的证据。

    梁健想到还在医院的朱老板,他要是能醒了,那么这件事就成了。

    梁健想了一会回过神,对广豫元说道:“赔偿的事情,你和小沈商量着处理,安抚好这些人。”

    “好的。”广豫元说完,犹豫了一下后,又问:“省里对楚阳同志的处罚是不是已经有决定了?”

    梁健眉头微微一皱,问:“什么决定?”

    广豫元看着他,迟疑了一下,回答:“撤职,而且听说有可能要承担刑事责任。”

    梁健惊了一下,问:“徐部长告诉你的消息?”

    “不是。”广豫元忙摇头:“今天早上楼里在传,我听来的。”

    所谓无风不起浪,这话,肯定有什么出处。说不定,省里真的已经有打算了。梁健不由得急了起来,如果省里明文下了这个决定,那么梁健做再多也没用,省里不可能自己打自己的脸!

    梁健对广豫元说道:“你想办法探探省里的消息,看看那边到底是什么风声。”

    “好的。”广豫元知道梁健是什么意思。

    广豫元又将今天的一些工作文件跟梁健汇报了一下后,就先走了。他走后,梁健坐在椅子上,想他刚才说的关于楚阳的处理问题。

    这件事,如果省里真的打算让楚阳承担刑事责任,那省里这决定可就有点过分了。

    十首县水库的事情,一般人不清楚,梁健不相信省里也不清楚。他们清楚,却还是要做出这种决定来的话,那就真的太让人寒心了。

    梁健在这边因为这句话而有些心烦意乱的时候,禾常青又来电话了。朱老板已经从抢救室出来了,命是保住了,但什么时候能够醒过来,很难说。

    梁健心情没轻松多少,醒不过来的朱老板对于梁健来说没用的。

    “胡全才那个姘头呢?你觉得她可能会知道些什么吗?”梁健问禾常青。禾常青考虑一下回答:“根据我们的调查,胡全才跟这个叫许萍萍的女人关系很不错。胡全才基本上,每个星期都要跟她见一面,大部分都是胡全才来市里。这样的关系保持了有五六年了。能保持这么长时间,我个人觉得这个许萍萍应该是对胡全才的事情就算不说全知道,清楚五分应该不成问题。”

    “那找得到她吗?”梁健问。

    禾常青犹豫了一下回答:“现在不好说,我只能说我尽力。”

    梁健沉默了一会,道:“还有那个胡大海。”

    “嗯。您放心,这事情就差最后一步,就能真相大白了。”禾常青许是感觉到了梁健有些紧张的情绪,宽慰道。

    梁健犹豫了一下,将之前广豫元的话说给了禾常青听。

    禾常青听后颇为惊讶:“追究刑事责任?这会不会有些过了?”

    梁健叹了一声,道:“希望这是假的。不然的话,省里就太过分了!”

    “您放心,只要那个姓朱的一醒,我们就能还楚阳一个公道。”禾常青宽慰。

    梁健又叹了一声,没再说话。

    说着简单,可这姓朱的到底什么时候醒,谁也说不清楚。

    挂断电话。梁健想来想去,觉得这件事不能就这么等着。他得想想办法,起码也要给禾常青他们争取点时间。

    梁健在办公室里来回走了千百遍,终于想到一件事,一个人。

    这件事,梁健能找的人只有两个人。一个是徐京华。但现在这个时间敏感,徐京华恐怕不会为了一个楚阳而去拿自己的仕途冒任何风险,哪怕只是很小很小的风险。

    这一次,徐京华对于省长这个位置是势在必得的。

    那么,梁健能找的,只剩下最后一个人了。

    霍家驹。

    梁健决定,亲自走一趟省里。

    他决定了后就立即出发了。到了省里,梁健没有直接去办公室找霍家驹,免得被人看到传到徐京华耳朵里他不高兴。

    虽然,在当初小叶的事情上,梁健多少对徐京华有些意见,但到底,梁健只要在太和,在西陵省一天,还是需要有这么一个人在背后站着的。真的要是弄到了爹不疼娘不爱的那一天,对于梁健绝对是没好处的。

    所以,梁健还是要考虑到他的。

    梁健在离省政府不远的地方找了一个人少的咖啡厅坐了下来。然后给霍家驹的秘书打电话。小杨接到他的电话,语气不太好:“有什么事?”

    梁健道:“我在未来大街上的新百商城对面的树山咖啡厅,我想见霍省长。”

    小杨冷笑了一声,道:“梁健,你以为你是谁?别以为你手里拿了那么点把柄,就能够对省长发号施令了!我警告你,你最好识趣一点!”

    “我这一次是想请霍省长帮忙!”梁健说道。

    “帮忙?”小杨冷笑:“霍省长很忙!再说了,你不是应该去找你的徐部长吗?我们省长跟你的关系,好像没那么好吧?”

    “是没那么好,但是也没那么坏对吗?”梁健道:“再说了,霍省长愿不愿意帮我,应该他自己来决定,你只是一个秘书,秘书什么时候有这个权利来替领导做决定了?”

    “我确实只是个秘书,但是再怎么样,也要比你这个没人待见的市委书记要强吧?”小杨讥讽道。

    梁健懒得跟他打嘴仗,说实话,这小杨忠心护主,倒是也让人挺敬佩的。霍家驹是注定要离开这里了,小杨这个时候还没有二心,确实难得。不过,难得归难得,梁健还是得要见霍家驹。

    他对小杨说道:“我之所以不想直接过来找霍省长,是不希望给霍省长造成什么误会,让刁书记对他有什么猜疑。但如果你执意不肯替我传这个话的话,那我也只能亲自去找霍省长了。”

    “话别说那么好听,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不直接过来只是不希望徐部长知道你来找他而已!”小杨倒是也不笨。

    可梁健说的那一点,他也不敢不放在心上。梁健在西陵省政界是出了名的难缠。小杨不敢打赌。

    最后,他还是只能妥协,将消息传给了霍省长。

    霍省长最终还是来了。

    他带着小杨一起来的。梁健看着他们一前一后走进咖啡厅后,站了起来,笑着朝他们挥了挥手,那模样,亲切得好像是相熟了十几年的老友。

    霍家驹看到他后,也笑容温和地朝他抬了下手。

    两人都是演技很好的演员。

    一坐下来,两人一对视,火花四起。

    “什么事,说吧!你只有十分钟的时间。”霍家驹微微笑着,可声音很冷酷。

    梁健微微一笑,道:“事情很简单,我就是希望你能在楚阳的事情上帮把忙,拖一拖时间。”

    霍家驹看了他一眼:“一个楚阳,究竟有什么本事,弄得刁书记都要亲自出马!”

    “十分钟时间,大家都别废话,您就说,帮还是不帮?”梁健笑着问。

    霍家驹答:“我为什么要帮你?好像我们之间的关系,没那么好吧?”

    【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