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场局中局 > 408谁的难题

《官场局中局》 408谁的难题

下载: 官场局中局TXT下载


    在上一章节中,我可能有个别地方没写清楚,导致大家有了些误会。前文中,我有提到梁健跪下等词,这里的跪是单膝下跪,所以有些比较愤怒的同志们,看到这样的解释,会不会心里舒服一点。其实,有时候,跪并不代表就是软弱了,本身下跪就是一个需要极大勇气的行为。他能跪下,说不定,反而是勇敢的。而且,这里是指单膝下跪,这一点是我没写清楚。

    接下去,正文。

    清晨醒来,项瑾在楼下的厨房里忙碌,她娴熟的动作,和记忆中的她,有些出入,可愈发的吸引他,让他着迷。

    他靠在门框上,看得有些发呆,连霓裳从楼上下来站到了他背后都没发现。

    “爸爸,你在看什么?”霓裳的声音不仅惊醒了他,也惊到了那边忙碌的项瑾。项瑾回头目光与他的目光一触,就立即躲开了。低着头拿了分装到盘子里的早餐一边往餐厅走,一边说道:“待会,你们有什么安排吗?”

    梁健也往餐桌那边走,一边走一边回答:“看你的安排。”

    项瑾放下早餐,道:“那你们先在家等我,我出去一趟就回来。”

    “你去哪?”他走到她旁边,看着她,问。

    她看他一眼,又很快将目光移开了,道:“去学校。”

    梁健愣了一下:“去学校?”

    “我在那里上课。”项瑾一边回答,一边去抱霓裳。梁健怔怔地看着她,忽然意识到,或许她在这边的这段时间,过得生活,并非他所想象的,每天看病休息。她似乎给自己找了很多事做,将自己的时间充斥得很满足。

    “你先吃吧,我陪霓裳去洗脸。”项瑾说完,抱着霓裳就走。梁健看了眼那早餐,不复杂,简单的煎蛋加面包,但就如她这个人一般,虽然简单,但精致。虽然简单,但也有一种让人心旷神怡的美。

    她抱着霓裳走后,梁健就开始在脑子里转,转很多事,但都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将项瑾的心重新追回来。

    他在心里想了一个计策又一个计策,可归根到底,心里就是缺少那么点信心。突然,后面传来一声东西敲碎的声音,梁健赶忙跑了过去,洗手间的门锁着。梁健敲了敲,问:“怎么了?没事吧?”

    “没事,东西掉地上了。你先去吃早饭吧,我们马上好了。”项瑾的声音透过门,落入梁健的耳朵。

    梁健心里放松的同时,却也感觉失落。握着门把手的手,有些无力地放下。他在门口站了好一会儿,才走开。

    浴室内,项瑾蹲在地上,一片片地捡着地上的碎片,霓裳有些害怕地站在旁边,看着她。霓裳捡完,抬头朝她一笑,道:“没事。碎了就碎了。你有没有伤到?”

    霓裳摇了摇头。

    “我再给你拿个杯子,我们把牙刷完好不好?”项瑾一边说,一边起身准备去镜柜里找杯子。刚打开镜柜,忽然听到霓裳的声音:“妈妈,你是不是要和爸爸离婚了?”

    项瑾身心都是一震,一低头,霓裳正仰着头,眼里水汪汪地盯着她,嘴巴瘪着,随时都能嚎啕哭出声来。

    项瑾赶紧去哄霓裳,费了好一番口舌,才将这小姑娘重新哄的眉开眼笑。

    门外,梁健在屋子里四处地看着。昨天进来的时候,天都已经黑了也没仔细看,这回梁健看仔细了。屋子里的摆设很精致,不像是短时间内布置好的。

    再去屋后看了看,昨天来时梁健就在揣测的后院,果然如梁健所想,很大,还有个不小的泳池,不过泳池里没有水。但泳池的一边,种满了玫瑰花,开得正艳。

    梁健看着那一片玫瑰花,心里的某个地方,忽然感觉不安起来。这种不安的来源,正是这个房子。

    “在看什么?”项瑾站在不远处,看着他。他回过头,她站在那里,欣长消瘦,让人心疼。梁健藏起心底的那些像是毒药一般的念头,笑了笑,走过去,坐下来,开始吃早餐。

    吃过早餐,项瑾就要去学校,梁健在霓裳的帮助下,也成功坐上了那辆车,去看一看项瑾上课的那个学校。

    项瑾在学校里教钢琴课,也在那里学心理学。跟着她走在学校里面的时候,偶尔会碰到几个人跟项瑾打招呼,有男有女,女的目光和善,男的目光爱慕。

    一种复杂的情绪,一直在心底酝酿。

    等项瑾请好假,安排好后离开学校。项瑾开车,梁健坐在副驾驶,霓裳坐在了平时唐力坐的安全椅旁边。

    “现在我们去哪?”梁健看着车子慢慢地开出繁华的地区,终于开口打破了沉默。

    项瑾回答:“去余悦他们那里,把我爸和唐力接回来。”

    梁健看着她的侧脸,一时不知该如何接话。此刻,两人之间,车厢之内,弥漫着一种让人难以启齿的尴尬。这种尴尬,从见面时就存在,他企图打破,可他刚要打破一点,她都会立马给他补上,以至于从昨天到现在,这种尴尬没减少,反倒是多了一些。

    梁健知道,这种尴尬不能这样让它一直存在下去,他必须得想办法,一鼓作气地打破这种尴尬,否则,何时才能功成?

    有时候,有些事,其实就是一咬牙的事。就像现在,一咬牙,话说出口了,也就说出口了。

    梁健让项瑾将车子靠边停了下来。霓裳安静地低着头顾自己玩,仿佛知道这个时刻,是梁健的关键时刻。

    她低头看着方向盘,不看梁健。梁健伸出手,硬是掰着她的脑袋将她扭了过来,看着他。有些话,他想看着她的眼睛说,言语不能表达的感情,要用眼神来补。

    话不知道从哪里开始,但总要有个开始。挑了个头后,再拽着这个头后,去抽丝剥茧,总是要比徘徊要好。

    梁健说了很多,说了他对她的感觉,说了他这次来的目的,表明了决心。她安静地听着,神色平静,可目光没那么冷静。时不时就要躲开的目光,也在彰显着她并不平静的内心。

    末了,梁健还是忍不住,说:“如果,你已经有新的喜欢的人了,也没关系,你可以直说,我不会来干涉你。”

    说这句话的时候,梁健心里转的是房子的事情。可话不能那么说出口。

    项瑾终于正式地看着他了。

    “暂时我是不会跟你回去的,不过,你放心,如果你担心的是周明伟的话,我说过,我跟周明伟之间,没什么!以前没什么,现在没什么,以后也还是没什么。”

    梁健本想说,之前周明伟曾经说过唐力叫爸爸的事,话到嘴边,梁健忍住了。现在说这些,又有什么意思。

    他努力笑了一下,道:“你这么受欢迎,我有点不够自信。”

    “你也不差。”项瑾忽然回答。梁健一愣之后,心里反倒是轻松起来。项瑾白了他一眼,重新启动了车子,往前开去。

    仿佛这一句抬杠,就消散去了两人间很多的尴尬,接下去的路程,两人的话反倒是多了起来,加上又有霓裳从中调和,到余悦他们那边时,两人已能说个笑话了。

    他们到的时候,余悦正带唐力在门口玩耍。唐力坐在草坪上,在玩玩具。余悦看到项瑾从车上下来,便惊讶地问:“怎么今天就过来了?不是说呆三天吗?”

    话刚说完,梁健也从车上下来了。余悦看到梁健,怔住了。梁健跟她打了招呼,她才回过神来,立即抱起唐力走了过来,看看项瑾,笑着说道:“你来了好!”说完,将唐力往他怀里塞,一边塞,一边跟唐力呢喃:“快看,谁来了?爸爸!爸爸!这是爸爸!”时不时地,她还会瞄上项瑾一眼,趁着项瑾去抱霓裳的时候,余悦忽然低声对梁健说道:“你总算是来了,我说你,怎么那么沉得住气!”说完,还不忘白梁健一眼。

    梁健自知理亏,也不好辩驳解释,只好心虚地笑笑。

    进屋,项父在书房看书。余悦的丈夫,项瑾的表哥去手术了,还没回来。梁健陪唐力玩了一会,就敲开了书房的门。

    项父看到梁健,惊讶不已。慢慢地摘下眼镜,淡淡地说道:“我还以为你不打算来了。”

    梁健走进去,歉疚地回答:“我无论如何,都是会来的。您和项瑾还有唐力都在这呢!”

    “既然过来了,那你什么打算?”项父问。

    梁健迟疑了一下,道:“我想来接你们回去。”

    “回去,我是没意见的。”项父看着他说道:“本身我也是打算回去了。不过,项瑾她那边怎么打算,我做不了主。”

    项父说完看着梁健,梁健知道,项父这是要想看他的态度和决心呢。

    梁健便道:“来这里之前,我已经辞去了太和那边的职位,以后都会留在北京。”

    梁健这话说完,项父却没什么反应,反而是忽然蹦出一句:“唐家接班人的身份,算是敲定了吧?”

    梁健看着项父,一下子不太明白他突然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唐家……”项父喃喃了一句,忽然叹了一声,道:“梁健啊,你给我出了一道难题!”

    梁健猛地想起了很久之前项父曾说过,让他跟唐家保持距离的话。想到这个,他也就明白了,项父所谓的难题是什么。

    但唐家,到如今,想舍已不是那么容易的事。一方是父母宗族,一方是妻子家庭。梁健不想再做选择,只想兼得。古人说,鱼和熊掌不能兼得,但梁健偏偏就要兼得一回。

    梁健看着项父,道:“爸,唐家自然是不能和你们在我心目中的分量相比,但既然我的父亲是唐家的人,这一点是没办法改变的。您就别给我出难题了!”

    【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