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98小说 > 官场小说 > 官场局中局 > 422屁股后面

《官场局中局》 422屁股后面

下载: 官场局中局TXT下载


    昨天在群里有位朋友提到,在上一卷快结尾中,有个人的名字弄错了。 事实是,确实是我弄错了,唐家收养的那位姑娘叫蒙蒙,我记成了婷婷。在此表示抱歉,另外也不往回更正了。因为我已经忘了在第几章了。HAHA

    梁健跟在甄东文的屁股后面,走向他的办公室。一路上,梁健都在想,甄东文要是因为赵静和关明明打架的事情就开除了赵静,这处罚是不是重了。

    走进办公室,甄东文前脚进去,就吩咐梁健进来后把门关上。梁健将门带上,还没来得及走上前,就听甄东文说道:“梁健啊,虽然说你只是来这里过渡一下,但你该管的还是要管啊,刚才这事,你说像什么样子!”

    “是我的疏忽,抱歉。”梁健立即回答。这种话上,没什么好争执的。而且甄东文这话也没什么问题,换做任何一个领导,事后场面话总要说几句,体现以下自己的威严。

    梁健的识趣,让甄东文张了张嘴,又将剩下的话吞了回去。他看了他一会,转身绕过办公桌坐了下来,然后对梁健说道:“我听说,赵静和这个李启东走得比较近,现在赵静走了,这个李启东搞不好心里会有意见,你回头去做做工作。”

    梁健犹豫了一下,道:“刚才赵静是冲动了,但开除会不会重了点?”

    甄东文意外地看了他一眼,然后脸色微微一沉,道:“重不重我心里有数,不需要你来告诉我!”

    梁健识趣地闭了嘴,不再提。不过,他也看出来了,甄东文开除赵静,不仅仅只是为了刚才的事情。

    甄东文见梁健不说话了,脸色又缓和了一些,问:“我听明明说,赵静突然发疯把一杯茶全泼在她身上了,你知道是什么原因吗?”

    梁健摇摇头,道:“不知道。她现在一句话都不肯说。”

    甄东文听了,忽地叹了一声:“这赵静在工作上一直都还算勤恳,人也挺聪明的,怎么就突然干出这种事情来。本来她和李启东的事情,我也是一直睁只眼闭只眼就当做不知道,现在闹成这样,局里谁还不知道她,她即使再优秀,我也不好再留着她了。”

    甄东文这一串话,似乎又在替自己向梁健解释为何要开除赵静。梁健却觉得事情没甄东文说得那么简单。

    巧合是有,但这么多巧合一下子撞到一起,那就不是巧合了。梁健将这一整天的事情在脑海里按照时间顺序理了理,先是早上甄东文找到梁健问及净水项目的事情。然后是原本出差去的赵静和李启东突然就回来了。

    赵静一回来就被叫走了,然后哭着回办公室,李启东又被江河叫走,赵静把茶水泼在了关明明的脸上,两人打了起来。

    梁健理完这顺序,看了一眼甄东文,赵静回来之后是见了谁?江河还是甄东文?

    梁健想到这里,忽然想试探一下。于是,便问道:“局长,赵静本来今天是去出差的,突然就回来了,然后不知道去见了谁,见完就哭着回来了,然后就跟明明吵起来了。我觉得,要是能问清楚赵静去见了谁,说不定就能知道这事情是怎么回事了?万一里面有误会,弄清楚了,也就能解开了。”

    甄东文听完这话,皱了下眉头,道:“能有什么误会?有天大的误会,也不能二话不说就上去把茶水泼在别人身上。还好这茶水不烫了,要是刚泡的怎么办?明明还没结婚呢,万一要是烫伤了,脸上身上哪里留个疤,那可是一辈子的事情。”

    梁健看他的神情义愤填膺,眉宇间微微的皱着,透着对梁健的不满意。梁健忙顺着他的话说道:“您说得是。赵静确实是太冲动了。”

    梁健两次试图维护赵静,让甄东文对他不满意起来,甩甩手,让梁健出去。

    梁健走出来,正好碰到李启东从江河的办公室出来。梁健看了他一眼,将赵静被开除的事情跟他说了。

    李启东身形一震,开始还勉强镇定,问梁健是什么原因。

    梁健将赵静和关明明打起来的事情跟他说了。李启东一听,当即就变了脸,转身就要往甄东文的办公室冲过去,要去跟他理论。

    梁健早有准备,用力拉住了他。看着走廊那边来往的人又有朝这边看的趋势,忙低声在李启东的耳边说了一句:“你要是再闹一场,说不定连你一起开除出去了。”

    李启东虽然脸色还是忿忿,但到底还是稍微冷静了下来。梁健心里还是忍不住好奇这背后的事情,于是就问李启东:“赵静跟关明明吵架,是不是和净水项目有关系?”

    李启东听到净水项目这四个字,脸色顿时就变了,他惊惧地看了梁健一眼,又很快移开了目光,藏起了眼底的惊惧,略微低着头,回答:“为什么梁处长会觉得和净水项目有关系?我不太明白您的意思。”他说话时,声音都是不一样的。他站在梁健旁边,梁健能感觉到,他此刻就连呼吸里都透着紧张。

    梁健看着他,道:“你不觉得,赵静就这么被开除了,对她来说很不公平吗?”

    李启东神色阴晴不定,低着头躲避着梁健的目光,口中说道:“不公平又能怎么样?官大一级压死人,甄局长都已经定下来的事情,我又能怎么样?”

    “赵静回来的时候,去见谁了?”梁健忽然问他。李启东本能地回答了:“甄局长。”

    说完,脸色猛地变了一下,抬头怒视着梁健:“你套我话。”

    两人已经快走到办公室门口了,梁健想了一下,招呼他走到了另一边的楼道里。将消防门一关,梁健问他:“如果我说我有办法或许可以保住赵静的工作,你愿意说实话吗?”

    李启东惊疑不定地看着梁健,犹豫不决。半响,他问梁健:“你有什么办法可以保住赵静的工作?”

    梁健笑了笑,道:“山人自有妙计,这个你不用管,你直说愿不愿意。”

    李启东沉默了好一会,一咬牙,道:“你想知道什么?”

    梁健朝他欣慰一笑,道:“看来你和赵静之间,还有点真感情。”李启东脸上微微一红,道:“赵静是个不错的女孩子,要不是……”

    “这些话我不需要知道,她好不好,你知道就行。”梁健打断了他的话,道:“你知道告诉我,净水项目的事情是怎么回事?跟你们两个又是什么关系?”

    李启东脸色沉了下来,几秒没说话,然后叹了一声,道:“这事情,跟我没多大关系。我也是从赵静那里知道这些的。净水项目一开始是江副局长在会议上提出来的,是东城那边一条叫布河的净化工程。这个工程的拨款总共是八百万,分两期,前期是三百万。因为是江副局长提出来的,所以由江副局长来全权负责这件事。具体工程是怎么开展的,三百万是怎么用掉的,反正我们谁也不知道。半年后,局里派人过去督查这个项目的前期开展情况,当时决定是让关明明和彭书明一起去的。但后来彭书明身体不舒服,没去成,就变成了关明明一个人去。去了回来之后,关明明就说净水项目不合格,三百万根本就没用到点上。她这么一来,那剩下的五百万就拨不下去了。后来,没过多久,关明明又去了一趟布河,回来之后,忽然就说项目前期的工作开展效果不错,合格了。当时,关明明写了报告,但是她找了个理由,让赵静帮她在这个报告上签了字。那会赵静正好是家里有些困难,关明明正好能帮到她,她就同意了。”

    李启东说到这里忽然停了下来,脸上露出痛心疾首的表情,口中低声说道:“当初我劝她不要签,她非不听,结果现在……”

    梁健打断他:“你还没说完,后来又怎么了?”

    李启东凄凉地笑了一下,道:“还能怎么了?东窗事发了,布河的这个净水项目总工八百万的拨款,一分钱都没用到治理河道的事情上去。关明明当时应该是跟江河达成了什么协议,才改了报告,但关键是现在签字是赵静的!今天突然回来,就是因为甄东文打电话给赵静把她叫回来的。我不放心,就跟着一起回来了。后面的事情我也不知道了。”

    梁健听完,这事情倒是和他心里揣测的走向基本相同。当然细节上的,梁健不可能猜想得这么完整。

    这时,李启东又说道:“梁处长,我怎么觉得这事,好像是甄东文和他的小姨子一起给江河下了一个套,而赵静被当成炮灰了!”

    李启东的话,也不是不可能,应该说,是很可能。不过,江河既然敢从这项目里捞钱,应该是有准备的。不然的话,这世上的贪官早就被人抓光了。就怕,到最后就是可怜了一个赵静。

    梁健想着,忽然觉得有些悲哀,替小人物悲哀。赵静在这环保局里就是个小人物,小人物在这种事情上,连替自己伸冤的可能性都没有。

    甄东文肯定和赵静之间已经有过什么协议,不过赵静向来是气不过关明明给他下这个桃子,所以泼了她一脸水。而甄东文就顺势开除了她。

    不过,梁健心里还有个疑点,如果这事情和李启东没关系,那江河找李启东干什么?梁健打量了一下李启东,这个三十多岁的男人,或许没看上去那么诚实呢?

    【看小说,更新快,就选澳门星际赌场|澳门星际赌场官网|澳门星际赌场网站|澳门星际赌场网址,百度搜索 98小说】